第一千零二章 黑色石碑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零二章

    当牧尘在穿过那通往炼体塔第四层的光圈时,他眼前的光线突然间变得昏暗下来,不过这种昏暗也并未持久便是消退而去,而当昏暗退去时,他眼前的空间,也是再度变幻了模样。︾,

    但出乎牧尘意料的,再度出现的景象,并非任何的残酷的环境,而是一座约莫千丈左右的古老广场,而此时的他,则是立于这座广场的一处角落,在他不远,便是墨锋四人。

    “这里便是炼体塔第四层?”

    牧尘有些惊愕的打量着这片环境,这片广场极为的古老,古老石岩所铺就的地面上满是斑驳岁月所留下的痕迹,一股苍茫之感,弥漫在整个空间中。

    与炼体塔前面三层的残酷不同,这片古老的广场,安静而祥和,一眼看去,似乎并没有任何东西显得奇特,所以面对着眼前这片场景,牧尘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些疑惑。

    “这里的确是炼体塔第四层。”一旁有着声音传来,只见得墨锋走近过来,神色淡淡的道。

    牧尘一怔,旋即皱眉道:“此地有什么玄机吗?”

    既然这里是炼体塔第四层,那么就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墨锋点点头,手指直接指向了这片古老广场最中央的位置:“看那里。”

    牧尘视线立即顺着投射而去,旋即双目一凝,这才发现,在那古老广场的中央,竟然是有着一座不过数丈高大的黑色石碑。

    那黑色石碑并不高壮。在这巨大的古老广场上,极难被忽视。所以之前竟是连牧尘都是未曾将其发现。

    不过…难道这炼体塔第四层的考验,便是这黑色石碑?

    牧尘一头雾水。

    “这是力碑。”墨锋说道。

    “力碑?”牧尘实在是感到头疼。他对于神兽之原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这第四层的规则其实很简单,只要凭借肉身的力量一拳轰在那力碑之上即可。”

    墨锋平淡的道:“看见那力碑之上的青铜灯了吗?”

    牧尘点点头,在先前看见这座黑色石碑时,他就发现,在那石碑最前方,镶嵌着九盏青铜灯,只不过等内一片漆黑,并无火焰。

    “那是衡量一拳肉身力量的标志,其极致是九灯齐燃。不过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那就算是九品至尊都办不到。”

    牧尘眼中掠过一抹惊色,连九品至尊倾尽全力的一拳都无法让得九灯齐燃?这座看似普通的力碑,竟然能够承受如此可怕的力量冲击?

    “按照规则,只要能够点燃六盏青铜灯,便是能够通过这第四层。”

    “点燃六盏吗?”牧尘手掌紧握了一下,眼中到时有着跃跃欲试之色浮现,如果只是比拼纯粹的肉身之力,那他可丝毫不会逊色于在场的任何人。而且,他也是很想试试,如今的龙凤体,如果是倾力而为的话。其肉身之力,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墨锋瞧得牧尘这神态,不由得提醒道:“莫要大意。据我所知的信息来看,往年进入到这里的诸多天骄。十有,都是在此失败。”

    牧尘微微点头。他自然是不会心怀小觑,不过墨锋的话还是让得他有些惊讶,看来点燃六盏青铜灯的难度,的确不小。

    “那通过这第四层,好处是什么?“牧尘突然间想到了最为关键的问题,炼体塔前面三层那残酷的环境有着锤炼肉身的效果,但这第四层,即便点燃了六盏青铜灯并且通过,那又能够获得什么?按照这炼体塔的规矩,不应该会让人两手空空吧?

    “好处依然在那座石碑上。“墨锋似是笑了笑,他盯着那座黑色石碑,不知道是否是错觉,牧尘分明在此时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一抹浓浓的炽热。

    这座石碑似乎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这么简单。

    “你知道这座石碑是什么做成的吗?“墨锋问道。

    牧尘自然是摇头,他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都很。

    “那是用吞天神兽的血肉铸造而成的。“

    “吞天神兽?“牧尘先是一怔,旋即便是有些动容起来,据说那所谓的吞天神兽乃是禀天地而生的超级神兽,并非任何血脉所生,其稀罕程度,远胜其他任何的超级神兽,而且似乎只有在那极为远古的时候方才出现过,如今更是鲜有人听闻。

    这吞天神兽,一怒可吞天,就算是天至尊见了都得忌惮三分。

    牧尘也只是在一些古籍中偶尔见到过一些信息,但他却是没想到,眼前这座不起眼的石碑,竟然便是吞天神兽血肉所铸。

    “真是难以想象。“牧尘由衷的感叹道,吞天神兽,那就算是真龙真凤这等超级神兽都需要戒备的可怕之物。

    “而这力碑,一旦被强力所轰击,便是会从中溢出一丝吞天神兽的精气,而这等精气,视轰击的强弱而定…简单的说,就是点燃的青铜灯越多,血气渗透出来就越强,而这,就是通过第四层的好处,你明白了吗?“墨锋眼神愈发的炽热,缓缓的道。

    牧尘心头微震,旋即重重的点了点头,吞天神兽的精气…如果能够吸收的话,那对于自身的锤炼将会有多惊人,显然不言而喻。

    这是比起雷髓更为强大的东西,难怪连墨锋都会如此的心动。

    这炼体塔果然每一层,都是大手笔啊…

    在墨锋与牧尘说话间,那韩山,宗腾,徐琨三人也是面色贪婪而凝重的盯着那座黑色石碑,然后一行人逐渐的靠近了过去。

    随着接近,牧尘方才发现,在那座黑色石碑上,竟然是布满着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拳印,掌印,显然,这些都是以往在此测试的人所留下的。

    这石碑坚硬无比,一点都看不出是以血肉所铸,不过那种黑暗的色彩,隐隐间却是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压迫散发出来,令得人血液都是在颤抖。

    牧尘知道,那应该是那吞天神兽残留下来的气息,只不过即便仅仅只是一点点,都是让得他们呼吸困难。

    而且,最令得牧尘感到惊异的是,伴随着他接近石碑,他发现体内的灵力都是渐渐的凝滞起来,根本就难以运转,如同被一股可怕的力场直接压制得无法动弹了一般。

    “灵力完全被压制…果然在这里只能使用纯粹的肉身力量。”牧尘手掌握了握,他体内的灵力催动起来极为的艰难,将近失效。

    而视线观望墨锋等人,发现他们周身原本涌动的灵力,也是在此时消失殆尽,不过他们的神色倒是平静,显然对此早有意料。

    不过虽然黑色石碑近在眼前,但在场的五人竟都是默契的并未鲁莽出手,反而直接是就地盘坐下来,调整自身状态。

    因为按照规则,每一人应该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一旦不合格,那就会被直接淘汰,进而传送出炼体塔。

    所以,那出手的一拳,必然将会是他们如今肉身之力的巅峰。

    在此之前,则是必须酝酿凝聚力量,任何的交手,都是不明智的。

    所以,在场的人此时出奇的和谐,没有任何人表露敌意,都是各自盘坐,以期迅速的将自身状态调整至巅峰。

    于是,一时间,这片古老广场上,便是变得异常的安静下来,唯有着五人那细微的呼吸声,轻轻的回荡…

    而在牧尘五人盘坐调息状态时,在那炼体塔外,也是分外的热闹,诸多目光都是好奇的盯着那第四层的光幕,那里同样是将其内的景象都是投影了出来,所以塔外的诸人,也都是能够见到正井水不犯和,各自调息的五人。

    “那应该就是传闻中的力碑了吧?“

    “据说这力碑唯有点燃了六盏青铜灯的人,才有资格通过这第四层…“

    “以往似乎绝大部分的天骄都是止步于此,那六盏青铜灯,可不好点燃啊,就算是七品至尊的实力,都极有可能败在此处。“

    “是啊,也不知道这一次究竟他们五人中还能剩多少?“

    “韩山应该很有可能,其余人就要看各自的手段了,虽说仅仅只能动用肉身之力,但也并非是没有空子可钻,毕竟只是一击,有些秘法能够瞬间增强肉身之力,我想,他们应该都是有所准备。“

    “…….“

    一些窃窃私语声在塔外传开,不过在场的人毕竟都是有些眼光,所以那所说起来,倒也的确是头头是道,颇为在理。

    九幽与墨铃也是对视一眼,然后看向那第四层光幕中的两道人影,这一层,乃是纯粹的肉身之比,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是对人类之躯的牧尘颇为的不利,不过经过先前那些变故后,恐怕在场的人不会有一个人会认为这个人类的肉身会比神兽弱。

    所以,接下来这场测验,倒还真是让人有些猜测不透。

    而也就是在众多人低语猜测间,他们突然间见到那第四层光幕中,五道人影都是在同一时间睁开了双目。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