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牧尘出手

作品:《大主宰

    黑色石碑之前,牧尘静立,他凝视着石碑表面那无数道印痕,隐约间,仿佛是能够感受到那无数强者曾经站在这里,凝聚着所有的肉身力量,挥出最强的一击。←,

    据说在那远古时期,曾经有着强者将九盏青铜灯尽数的点燃,这让得牧尘实在是有些惊叹,当然,他也知晓,能够将九盏青铜灯点燃的人,其本身实力,必然应该是远超了他们,甚至极有可能,其本身就是八品甚至九品至尊的强者。

    再加上远古时期这神兽之原对于肉身的各种淬炼之力,也是导致神兽之原中的诸多强者都是肉身极为的强悍,要说他们能够做到点燃九盏青铜灯,牧尘并不怀疑。

    而且,自从神兽之原破碎后,那些进入神兽之原寻找机缘的各族天骄们,能够在炼体塔第四层点燃九盏青铜灯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而那些人,无一不是在那一辈之中显赫之极的妖孽人物,即便是各族的天骄,也是在他们的光芒下格外的黯淡。

    而对于点燃九盏灯,牧尘也清楚其难度有多可怕,即便是强如那韩山,倾尽所有的力量,也仅仅只能勉强点燃第七盏灯,这距离九盏,还有着不小的距离。

    所以,对于自己最终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绩,牧尘现在也无法估量,但不管如何,这一次,他必然是会全力以赴!

    为了能够在这炼体塔内,将龙凤真经突破到第二层!

    呼。

    牧尘心中念头渐渐的平复下来,他深吸一口气。手掌也是在那所有的视线注视下,紧紧的握拢了起来。

    淡淡的金光。开始在此时自牧尘的体内散发出来,他的皮肤。竟是被渲染得犹如黄金所铸,这种金色,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的暗沉内敛,犹如一尊岁月久远的黄金之像。

    他催动着龙凤体,渐渐的将体内的所有力量,都是从血肉深处开始抽动出来,这一次,他要将龙凤体的力量。施展到最极限!

    在那不远处,宗腾,韩山,墨锋三人望着此时的牧尘,双目都是微微一眯,因为他们能够察觉到,站在那里的牧尘,此时有着一种无可撼动的沉重之感散发出来。

    感觉上,就犹如是一座矗立天地的巍峨山岳一般。

    随着龙凤体逐渐的运转到极致。牧尘双臂上,那盘踞的真龙真凤之纹,也是在此时微微的颤动着,紧接着。那龙吟凤鸣之声,便是从其体内传出,震荡着血肉。令得牧尘体内的力量,在此时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出现增幅。

    龙吟凤鸣越来越嘹亮。越来越急促,牧尘浑身的血肉。都是在那震荡间变得渐渐的沸腾起来,特别是在双臂处的真龙真凤之纹,更是在此时变得滚烫,犹如烙铁一般。

    牧尘的双目,愈发的金光璀璨,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因为体内的力量,在此时凝聚到了一种相当可怕的程度,这股力量,比之前重创陆隋的时候,还要来得更强!

    韩山三人望着那不断喷薄着金光的身影,眼神也是渐渐的凝重起来,那种金光,并非是灵力所化,而同样是牧尘体内的气血凝聚到极致的表现,只不过让得他们有些惊异的是,牧尘的这种气血之光颇为的奇异,而且似乎还蕴藏着一种令他们感到有些压迫的波动。

    “没想到凭借着六品至尊的实力,就能够凝聚出如此可怕的气势…”韩山目光锐利的盯着牧尘,虽说他并未小觑过牧尘,但也并未料到,后者的能力会是如此的出众,他有着预感,恐怕牧尘这一次的出手,最起码都将会超越宗腾,墨锋,甚至…说不定还会追赶上他!

    这个人类,不简单。

    而对于韩山他们的凝重视线,此时的牧尘已是无法察觉,伴随着体内血肉愈发的沸腾,他发现外界的动静仿佛是被屏蔽,整个世界,似乎都唯有他一人。

    这种状态,让得牧尘将浑身精气神都是凝聚到了巅峰。

    犹如实质般的金光,自牧尘的双目中喷薄而出,他体内的力量,已是彻彻底底的达到了巅峰,甚至,体内的血肉,骨骼,都是在发出隐隐的刺痛感。

    那是极限的表现。

    既然已到极限,那就出手吧!

    牧尘神色古井无波,仿佛无我无他,他右手紧握,然后平平的一拳轰出。

    轰出的刹那,真龙以及真凤之纹尽数的游动而来,最后竟是同时盘踞在了牧尘右臂之上,紫金光芒散发,金色的龙爪凤爪,伸展开来,将牧尘的拳头尽数的覆盖。

    吼!

    一拳轰出的刹那,那嘹亮的龙吟凤鸣声,终是无法被牧尘的身体所遮掩,直接是传荡而出,最后轰然在这座古老的广场中响彻起来。

    而韩山,墨锋,宗腾三人的身体,则是在此时猛的一僵,他们察觉到一股可怕的威压,正在疯狂的从牧尘体内席卷出来。

    那种威压,令得他们血脉都是在为之颤抖。

    那是一种血脉压制!

    但这种压制让得三人都是难以置信,因为他们本身的血脉便属于高等血脉,在灵兽界中算得上是顶尖,然而眼下,竟然因为牧尘体内传出的威压,产生了血脉压制?

    那是唯有源自超级神兽的超级血脉,才有可能办到的啊!

    而就在三人震惊之间,牧尘的那缠绕着真龙真凤,犹如黄金所铸般的拳头,已是轰爆了空间,最后携带着层层黄金涟漪,重重的轰在了那黑色石碑之上。

    轰!

    轰击的瞬间,韩山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整个古老广场都是在此时震动了一下,甚至,连那素来稳如磐石的黑色石碑。仿佛也是微微的颤了一颤。

    韩山他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牧尘拳头与黑色石碑的碰撞之点,然后瞳孔都是猛的一缩。

    那里金光涟漪冲击开来。牧尘的拳头瞬间崩裂,鲜血溅射出来。甚至隐隐间都是显出了白骨,这表明牧尘的这一拳之强悍,竟是连他的肉身都是有些无法承受,那种反震力道,直接震碎了他的拳头。

    不过,即便是拳头鲜血溅射,森森白骨显露,但牧尘却并没有任何要收手的迹象,反而是一声低喝。体内所有的力量,都是在在此时顺着拳头疯狂的涌了出去。

    金色涟漪,一的从牧尘拳头之下荡漾开来,席卷了整个石碑表面。

    他脚下的古老地面,也是在此时悄然的裂开一道小小的裂纹。

    嗡嗡!

    恐怖的力量冲击之下,韩山他们顿时见到,在那石碑之上,青铜灯之中立即有着火苗出现,旋即噗噗噗的点燃声音不断的响起。

    一盏盏青铜灯迅速的被点燃!

    短短一息。六盏青铜灯,同时被点燃!

    而在第六盏青铜点燃后,那第七盏青铜灯中,火星也是开始迅速的涌现。最后在那一道道震惊的目光中凝聚起来,噗的一声,便是燃烧而起。

    “竟然点燃第七盏青铜灯了!”炼体塔内。惊呼声响彻起来,所有强者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因为牧尘点燃第七盏青铜灯的速度,竟然比韩山还快!

    韩山的神色同样是在此时一变。旋即他死死的盯着那第八盏青铜灯,虽然那里一片漆黑,但他却是隐隐的感觉到,牧尘这次的力量,似乎还没完。

    而也就是在韩山这般死盯之下,那第八盏的漆黑持续了数息,而后终于是有着一点火星出现…

    墨锋与宗腾也是见到那一点火星,当即都是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凉气,牧尘此次的力量,竟然还能够在第八盏青铜灯内出现火星?!

    这可是之前韩山都未曾办到的事情啊!

    滴答。

    鲜血不断的从牧尘拳头上滴落下来,白骨隐现,但他却是纹丝不动,那犹如黄金般的拳头之下,金光涟漪依旧在冲击开来,疯狂的冲入那黑色石碑之中。

    嗤嗤!

    第八盏青铜灯内,原本微弱的火星,也就是在此时,出现了第二点火星…第三点火星…

    一点点火星在韩山他们逐渐睁大的眼睛中凝现出来,最后终于是汇聚到了极致,噗的一声,化为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第八盏青铜灯,点燃!

    韩山他们的神色在此时显得有些滞涩,他们怔怔的望着那燃烧起来的第八盏青铜灯,再看了看那石碑前如磐石般的年轻身影,内心的震动,不言而喻。

    谁能想到,牧尘竟然能够将第八盏青铜灯都是点燃!

    他那一拳的力量,究竟该有多恐怖?!

    那等力量,恐怕就算是他们,都得动用所用的力量来应对吧?

    炼体塔内塔外,都是在那燃烧起来的第八盏青铜灯下,变得安静下来…

    不过,也就是在他们都是因为震惊而有些失语时,那黑色石碑之前,牧尘那被渲染成金色的眸子盯着石碑,拳头上传来的剧痛几乎被他忽略,他的脑海也是因为那种极限般的力量,从而变得有些空空荡荡。

    但不知道为何,他的本能却是告诉他,这还并没有结束!

    他能够隐隐的感觉到,他之前那一拳轰进黑色石碑的力量,他还能够将它们控制,犹如一种极为奇特的暗劲。

    它们如果爆发,还将会造成一段更为惊人的破坏力。

    说不定,便是能够将那第九盏青铜灯也是点燃!

    金光自牧尘的双目中喷射而出,旋即他再没有任何的犹豫,拳头狠狠的按在石碑碑面上,然后沙哑的声音,从其喉咙间低低的传出来。

    “给我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