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一章 吐出来?

作品:《大主宰

    血红拳影逐渐的轰将下来,这片辽阔无尽的战场都是在此时开始崩碎,深渊般裂痕疯狂的蔓延开来,这一霎那,仿佛天地都是将要毁灭。⊙,

    而在那拳影最下方,牧尘周身金光大放,龙吟凤鸣声从他双臂之中传荡而出,最后金光射出,那真龙真凤之纹竟是首次脱离了牧尘的身躯,然后迎风暴涨,化为真龙真凤光影盘踞在他的身躯之外,金光笼罩,犹如形成了最坚固的屏障,将他守护在其中。

    龙凤盘旋,突然它们齐齐张嘴,竟是有着的犹如实质般的金光喷薄而下,犹如金色瀑布一般,将牧尘的身躯笼罩了进去。

    金色瀑布源源不断的涌入牧尘的体内,冲刷着他的肉身,他的肉身以及体内的鲜血,都是在这种金色瀑布的冲刷下,渐渐的变得金黄,隐隐间,仿佛是蕴含了一丝莫名的威严。

    那是来自真龙真凤精气的冲刷,这种冲刷,比起先前牧尘吸收的吞天神兽精气更为的强悍!

    在这种冲刷下,牧尘不仅肉身开始真正的具备了真龙真凤的气息,甚至连其体内鲜血都是受到了一些改变,进而拥有了更为强大的生命力。

    短短数息的时间,牧尘便是察觉到他的这具肉身几乎是出现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一股股连他都是感到心惊的力量,在他的血脉肌肉之中流淌,那奔涌之剧烈,犹如无穷无尽。

    牧尘手掌缓缓的握拢,那种澎湃的力量几乎是要令得他仰天长啸,他为了这一天的突破。已经酝酿与等待了太久太久。

    他的双目之中,金光涌动。同样是蕴含着强大的压迫感,他能够感觉到。如今的他,恐怕光是这具肉身,便是具备了正面抗衡七品至尊的力量!

    如果再配合上他自身的灵力,牧尘有着足够的信心,只要是八品至尊以下,恐怕能够让得他忌惮的人,屈指可数。

    这次的炼体塔之行,总归是没令得他失望。

    真龙真凤盘旋四周,牧尘此时也是抬起头来。望着那轰击下来的血红拳影,他望着那蕴含着毁灭力量的拳影,眼中光芒微微一闪,旋即轻轻一笑:“原来是这样吗…”

    低声喃喃间,牧尘竟是直接将那护在周身的真龙真凤光影尽数的收了回来,与此同时,他周身灵力收敛,放弃了所有的防御。

    他就这样毫无防御的站在了拳影之下,任由那毁灭之拳落下。

    这般模样。犹如是在自寻死路。

    然而,牧尘在先前突破的那一刹那,却是突然明悟,这第五层考验的究竟是什么…

    那考验并非是要真正的接下血战王这毁灭的一拳。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即便牧尘先前将龙凤真经突破到了第二层,但他也是心知肚明。当那一拳落下来时,他依然会灰飞烟灭。

    而不管一场考验的难度究竟有多高。但它终归会有着一丝成功的可能,而从眼下这场考验中。牧尘看不见一丝一毫的可能。

    所以,唯一的可能那便是这并非是真正的考验。

    这第五层的考验,另有其他。

    “舍身魔拳…舍身舍身…欲要得传承,那就得要用舍弃身躯生命的胆魄勇气,如果连这种胆魄都不具备,那这舍身魔拳,也是无法修炼而成。”

    拳影镇压下来,牧尘反而是抬起头,面带从容的望着那毁灭拳影,神色波澜不惊。

    轰!

    血红拳影最终狠狠的落在了牧尘身躯之上,大地崩裂,可怕的冲击波疯狂的肆虐了开来,整个天地,都被毁灭…

    而这一幕,也就是炼体塔外所有人见到的最后景象,再之后,那光幕便是颤抖着破碎开来,所有的画面,都是随之消失。

    炼体塔外,一片死寂。

    九幽美目微滞的望着那消失的光幕,俏脸唰的便是变得苍白起来,即便他们身处炼体塔外,但却依旧能够感受到那毁灭之拳的可怕,而牧尘身处其中未曾逃出来,显然是凶多吉少。

    其他的那些各族强者也是摇了摇头,有的颇感惋惜,也有的幸灾乐祸,各种不同神色的目光,不断的投向九幽。

    那天鹏族的柳清也是因为这种情况愣了愣,回过神来后,当即目光便是暗含快意的看向九幽,不管这牧尘之前表现得有多出色,但这最后一次的愚蠢之举却是令得他前功尽弃。

    人都死了,之前再出色的表现,也是毫无作用。

    在那最接近炼体塔的地面上,那先前选择放弃的宗腾,墨锋,韩山三人则是立于此地,他们同样是神色怔怔的望着那破碎的光幕,在那最后,他们似乎是看见牧尘灰飞烟灭的身影。

    墨锋的面色一片难看,眼中有着一些懊恼之色,如果早知道如此的话,当时他就应该强行拉着牧尘退出,但他也是有些疑惑,牧尘的性子不像是不知死活之人,可眼下怎么会自知死路,却偏偏却还要固执的留在其中。

    韩山同样是面色复杂的盯着炼体塔,有些惋惜的摇摇头。

    而那宗腾似乎是感到有些匪夷所思,那个让得他屡次吃瘪的家伙,竟然就这么死了?

    而匪夷所思之后,他就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快意咧嘴森然一笑,道:“真是个不知死活的蠢货!”

    在他看来,这牧尘以为还能够如同之前那般获得最大的机缘,所以贪心之下不愿放弃,但最后哪料到那血战王的一拳如此的恐怖,他们在那等拳威之下,犹如蝼蚁一般渺小,毫无抵抗之力。

    而这牧尘,不赶紧想着放弃,竟然还在苦苦坚持,他以为这是坚持就能够过关的吗?真是愚蠢!

    不过,这宗腾森然笑声刚刚脱口而出时,一道冰冷十足的目光便是犹如刀锋般的射来,他抬起头来,便是见到了不远处九幽那冰寒的俏脸。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然而面对着九幽这冰寒视线,宗腾则是并不在意的淡淡一笑,道。

    眼下牧尘已死,他自然是不会再有多少的忌惮,即便九幽与墨锋有些难难缠,但他们也同样奈何不得他,甚至,说不定他还得要让九幽把牧尘刚才吃了他的一百万至尊灵液,给他尽数的赔出来。

    “看来你在炼体塔内被教训得还不够,之前你那狼狈样子,我们在外面都看得清清楚楚呢。”九幽声音冰冷的道。

    九幽话音一落,周围顿时有些古怪的目光投向宗腾,想来都是记起了刚才后者的狼狈模样。

    而宗腾的面色,则是在此时变得有些阴沉下来,他堂堂天鹏族的天骄,却是被一个人类逼到那一步,实在是丢尽颜面,而九幽如此说,简直就是专揭他的伤疤。

    宗腾眼神阴狠的盯着九幽,周身有着磅礴的灵力渐渐的凝聚,而九幽也是毫不相让,美目冰寒,直接与宗腾对峙。

    两人之间,灵力涌动,竟是有着将要动手的迹象。

    那天鹏族的人见状,立即出现在宗腾身后,目光蕴含敌意的盯着九幽。

    “嘿,看来你九幽雀族得罪的人真是不少…既然如此的话,那我雷鸦族也得与你们算算。”而就在九幽他们与天鹏族对峙时,一道冷笑声突然的传来,只见得那不远处一直在养伤中的陆隋也是站起了身,面色阴沉的盯着九幽。

    先前被牧尘强行打出炼体塔,也是令得他颜面尽失,眼下牧尘已死,他自然是要将这口恶气撒在九幽的头上。

    九幽见到那雷鸦族也是冒出来,俏脸也是一沉,美目愈发的冰寒。

    墨锋与墨铃出现在九幽身侧,周身也是有着磅礴灵力涌动起来,显然是随时准备动手。

    “牧尘一不在,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就敢蹦跶了?”九幽幽冷的眸子扫了陆隋与宗腾一眼,讥讽的道。

    宗腾淡笑着摇摇头,道:“先前无非是他二人联手逼迫我罢了,若是单打独斗,那牧尘又怎能入我的眼,其实我倒是希望他能够安然无恙,那样的话,我会让得他怎么将我的至尊灵液吃下去的,就怎么给我吐出来!”

    “是吗?”

    听到此话,九幽美目流光转动,突然戏谑一笑,道。

    宗腾瞧得九幽那笑容,却是突然感到有些不安起来,当即冷哼道:“难道你还以为那小子还活着不成?简直做梦!”

    九幽原本苍白的俏脸此时却早是恢复过来,她似笑非笑的盯着宗腾,道:“我说,你们应该也知道,牧尘与我之间有着血脉链接的吧?”

    宗腾嗤笑一声,道:“此事你竟还好说出口…”

    话说到此处,他似乎是猛的想到了什么,当即面色便是巨变起来,如果九幽与牧尘有着血脉链接,那牧尘一旦身亡,那九幽必然也会受到牵连,可眼下面前的九幽虽然视线冰寒,但却完全没有一点受创的迹象。

    那也就是说…牧尘并没有死!

    而也就是在宗腾面色巨变的那一刻,只见得那炼体塔中,突然有着光芒席卷而出,而当光芒散尽时,一道修长的年轻身影,便是静静的立在了炼体塔外的石台之上。

    他那漆黑冷寂的眸子,缓缓的锁定在了宗腾身上,而后唇角掀起一抹蕴含着冰寒的弧度。

    “你想让我把你的至尊灵液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