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八章 赤红舞

作品:《大主宰

    “六十万至尊灵液,这凤炎精我要了!”

    女子的娇喝声突兀的响起,其中竟是蕴含着不容置疑的意味,而且在声音响起的时候,一道鞭影便是破空而来,直接缠绕向墨铃手中的凤炎精。

    而那飞向牧尘的光影,则是一道玉瓶,玉瓶之中,盛满着至尊灵液。

    这般变故太过的突然,而且来人出手也是迅猛之极,根本不容人反应过来,所以墨铃只能睁大着眼睛,怔怔的望着飞来的鞭影。

    不过,就在那鞭影即将缠绕上凤炎精时,一只修长手掌却是凭空伸出,一把便是将鞭影抓在掌心,可怕的力量涌动出来,顿时鞭影瞬间绷直,发出刺耳的嘎吱之声,但却是再也进不得丝毫。

    手掌的主人,自然便是一旁的牧尘,而此时他的面庞,毫无表情,他在抓住那道鞭影之后,袖袍一挥,一股劲风席卷而出,直接是将那道暴射而来的玉瓶倒卷了回去。

    “不卖。”

    他淡淡的说了一声,然后手指在那鞭影之上重重一弹,顿时那道鞭影如遭重击的蛇一般,迅速的倒射回去,同时带起了一道闷哼之声。

    而此时墨铃也是回过神来,当即那大眼睛中便是有着怒意涌起来,愤怒的看向那鞭影倒回的方向,只见得那里,一名红衣女子,正惊怒不定的盯着他们。

    那红衣女子一头红色卷发,倒是显得妩媚,其容颜也是颇为的精致。只是那脸颊上,却是有着根本不加掩饰的高傲之意。

    这种高傲与之前那柳清截然不同。后者以宗腾为依仗,狐假虎威。但此女那种傲意却是散发自骨子血脉里,那是源自自身的傲然。

    不过不论如何,这等傲然在牧尘的眼中,却是同样令人不太喜欢。

    所以他只是眼神冰冷的盯着那红衣女子,淡淡的道:“阁下招呼也不打一声,会不会太没教养了一些?”

    红衣女子似还是第一次如此被人指责,当即柳眉就微微竖起,不过在一想到之前自己的心急举措似乎的确有些冒失,气势这才微微弱了一下。但依旧不肯服软的道:“你们花五十万至尊灵液开启的凤炎精,我给了六十万至尊灵液,可不算是亏待你们了。”

    “蛮不讲理。”

    牧尘眼神冰寒,言语之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给我滚开!”

    “你放肆!”

    红衣女子直接是被气得精致的俏脸有些发青,当即手中那火鞭便是化为一条火龙呼啸而出,蛮横无比的对着牧尘席卷而去。

    这红衣女子虽然性子骄横,但其实力却并不弱,那等灵力爆发,显然也是踏入了七品至尊。而且就算是在七品至尊中,都并不算是弱手。

    牧尘眼神冰冷的望着那呼啸而来的火龙,只是一拳轰出,金光涌动间。直接是快若奔雷般的轰击在那火龙之上。

    砰!

    火龙应声爆碎,化为漫天火光消散而去。

    一道鞭影则是暗淡的倒射而回,那红衣女子见状。美目也是忍不住的一凝,不过还不待她多说什么。其俏脸突然一变,只见得牧尘化为金光。直奔而来。

    红衣女子玉足轻点,娇躯便是飘飞而退,与此同时,在其周身有着赤红灵力翻滚,竟是化为滔滔火海,对着牧尘席卷而去,大地上的岩石,都是在此时化为灰烬,显示出那等火焰的霸道。

    唰!

    不过牧尘那散发着金光的身体,却是直接穿透那火焰而出,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红衣女子前方,一拳轰出。

    金光涌动,那一拳直接是崩碎了空间,令得红衣女子俏脸也是彻彻底底的凝重起来,她玉手闪电般结印,也是玉手横拍而出。

    赤红的火焰在其玉手之上疯狂的凝聚,竟是将她的手掌,化为了岩浆,一掌拍下,那等霸道温度,足以焚灭苍穹。

    咚!

    拳掌重重的碰撞在一起,顿时炽热的气浪滚滚开来。

    牧尘的身体为之一震,而那红衣女子,身躯则是倒射出了数十步,那玉手之上,竟是浮现了大片的淤青,隐隐刺痛。

    两人的交手都是电光火石,待得那红衣女子被震退时,周围那诸多人方才回过神来,而当他们在见到那红衣女子时,顿时有着惊呼之声忍不住的传了出来。

    “那不是赤凤族的赤红舞仙子吗?”

    牧尘听到那些惊呼声,心头也是微微一震,这女子,竟然是凤凰一族中,赤凤族的人?虽然这只是凤凰族内的分支,但也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凤凰血脉了。

    难怪此女的实力也是如此的强悍,按照他的预料,恐怕这赤红舞的实力,并不会弱于九幽。

    先前他能够一拳将占据上风,有着不小的原因是赤红舞并未尽全力,而且她采取了硬碰硬的姿态,在这一点上面,牧尘可是有着绝对的自信,七品至尊内,恐怕无人能够在与他肉身硬碰中捡到多少的便宜,即便这赤红舞乃是赤凤族的人,那也并不例外。

    而在牧尘心中微微惊讶的时候,那赤红舞也是望着玉手上传来的刺痛,她似乎是有些难以置信,她竟然会被牧尘这么一个六品至尊实力的人,一拳击伤。

    “你还真是深藏不露。”

    赤红舞美目盯着牧尘,眸子中竟是出现了一抹异色,这当然不可能是什么爱慕,而是一种有些跃跃欲试的炽热,此女的骨子中,竟然也是极为的好战。

    不过牧尘对于她却是懒得多加理会,即便她是赤凤族的人,可他依然没有任何兴趣笼络关系,只是眼神冷漠的看了赤红舞一眼,便是欲打算转身而去。

    “呵呵,原来红舞你在此处,倒是让我好找…”

    而就在牧尘欲要转身而去时,一道略显阴柔的笑声突然的在此地响起,然后只见得人群分开,有着数道人影缓步而进。

    在那领头者,乃是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他模样俊美,手摇折扇,看上去竟是有着一些书生般柔弱的感觉,但那狭长的双目,却是时不时的有着光芒掠过,犹如刀锋般的渗人。

    在这白衣男子出现的时候,那牧尘身后的墨锋,面色却是突然间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牧尘也是看了此人一眼,眉头微皱,想来是从这白衣男子身上察觉到了一些危险的味道,此人显然也并不简单。

    不过牧尘并不想节外生枝,于是便是转身而去。

    “呵呵,是你之前在对红舞动手动脚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奉劝你还是先站在这里不要动为好。”不过,牧尘刚刚转身,一道阴柔的笑声便是传来。

    牧尘微微侧头,只见得那白衣男子手中折扇轻摇,竟是扇动起寒气形成涌动,将空气尽数的冻结成碎冰,而此时的后者,那双目则是犹如毒蛇一般的冰寒,漠然的将他锁定。

    “白斌,我的事不用你来多管!”那赤红舞见到这白衣男子,柳眉也是皱了一起来,叱道。

    那白衣男子闻言,则是不在意的一笑,目光看向牧尘后方,然后当他视线停留在了墨锋,墨铃身上时,顿时微微一怔,旋即嘴角便是掀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道:“哟,真是好运气,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见两只孽种…”

    牧尘闻言,眉头顿时一皱,看向墨锋,只见得后者的面色却是异常的阴沉,那盯着白衣男子的双目中,似是有着杀意流动。

    那赤红舞也是怔了一下,然后美目有些讶异的看了墨锋墨铃一眼,难怪先前她在他们身上察觉到了熟悉的波动,原来他们也是身怀凤凰一族的血脉,只是她以前,似乎并未见过。

    “红舞你有所不知,这两孽种之父本乃吾族高等血脉,但却擅自与九幽雀族一女子苟合,使得血脉自污,从而引得长老院震怒,将其父关押在黑山之下,而他们二人,其实也是在吾族刑台缉拿之列,只是因为族内有人调和,这才让得他们逃离多年。”那白斌笑吟吟的道。

    赤红舞这才恍然,不过却不甚在意,既然族内有人调和,那就是说已经容忍了这两人的存在,既然如此的话,那她也没那闲心去多管什么,但倒是这白斌,一口一个孽种,显得恶毒。

    白斌则是看着面色阴沉的墨锋,笑道:“看来你们兄妹这些年是躲在九幽雀族了,难怪一点消息都没,不过如今敢跑出来,倒是胆子不小。”

    话到此处,他又是看了牧尘一眼,道:“你与他们应该是一伙的吧?”

    “他二人乃是吾族罪人,你包庇他们,便是与吾族为敌,不过我并非刑台之人,此事也可揭过。”话到此处,他指向了那凤炎精,淡淡的道:“将此物交由于我,我今日就放这两孽种离去。”

    牧尘双目微眯,他看了看面色阴沉之极的墨锋,再看了看因为被一口一口孽种叫得眼睛有些发红,显得异常可怜的墨铃,心中也是渐渐的有着一抹暴怒涌了起来。

    于是,他缓缓抬目,望着那白斌,眼神冷厉,声如滚雷般的响了起来。

    “滚!”

    ...

    ...

    (今晚有事,应该有可能也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