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八章 血扇逞威

作品:《大主宰

    呜呜!

    血红色的冰扇,在天空中微微的震荡着,竟是传出了令人心悸的破风声,那种凤声中,仿佛都是掺杂着浓浓的血腥味道。⊙,

    天地间的温度,愈发的寒冷,而且这种寒冷之中,又多了一些阴冷之感,犹如是能够渗透进骨子里面一般,令得人体内血肉都是被侵蚀。

    祭坛之上,诸多强者望着这惊人的一幕,无不是面色剧变,甚至,就连那白冥,赤红舞这些凤凰族中的强者,脸色也是变得异常的精彩。

    “疯了!这白冥真是疯了!”赤红舞俏脸铁青,银牙紧咬,道:“他竟然使用这一招,他难道不知道这会对准圣物造成极大的损伤吗?!”

    这所谓的凰血祭灵,是一种近乎两败俱伤的手段,虽说能够借此将准圣物的力量提升到一个惊人的层次,但那却是一种透支,所以之后也会对准圣物造成损伤。

    眼下这白冥为了获胜,竟然是直接眼红的使出了这般手段。

    在那一旁,白斌也是面色有些僵硬,他望着天空那呈现血红色的灵扇,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他没想到那个牧尘,竟然将白冥逼到了这一步...

    “准圣物虽然珍稀,不过只要能够获得不死鸟传承精血,一切都是值得的!”白斌为白冥辩解道:“而且,白冥大哥这一战可不能输,他是寒凰一族中的天骄,如果在这里输给了牧尘,咱们凤凰一族面子都不好看。”

    “你!”

    赤红舞嗔怒。不过最终还是颓丧了下来,事已至此。她说什么都是没用,这白冥的好胜之心太强。也太高傲了,他根本容忍不了无法战胜牧尘,所以,为了能够胜利,他必然会不择手段。

    可如此一来,那牧尘就危险了,在使用了这般手段的白冥之后,那寒凰灵扇的威力将会强得惊人,虽说依然无法达到真正圣物的层次。但也绝对比其他的准圣物要强大许多。

    而面对着战斗力将会暴涨的白冥,牧尘将会毫无胜算,即便他也是拥有着准圣物...

    “嘿,这白冥竟然被逼到这一步了...”震惊于白冥此时手段的,不仅是赤红舞等人,甚至就连另外两座战场上,孔灵等四人也是神色动容,再难保持平静。

    他们乃是与白冥同等级的强者,对于后者的手段自然也是颇为的了解。眼下这一招,如果白冥施展出来的话,就连他们也是得退避三舍,一旦退不及。说不得还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然而眼下,这等能够让得他们生畏的手段,却是被用来对付一位七品至尊实力的人类。

    若是以往。他们对此自然是得哂笑一声,略作嘲讽。然而眼线一幕,却是让得他们再也笑不出来。只得满脸凝重,因为他们也明白,换做他们,此时恐怕也是难以将那牧尘战胜。

    这个仅仅七品至尊的人类,并非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天空之上,牧尘的身影立于大日不灭身之上,他同样是面色凝重的望着那悬浮在白冥上方的血红冰扇,从那上面,他察觉到了一股令他头皮发麻的危险气息。

    牧尘的目光微微闪烁,下一刹那,他却并未转身而退,因为他知道,他并没有后退的选择,一旦后退,那就相当于放弃了不死鸟的传承精血。

    所以,他直接选择先下手为强。

    牧尘眉心处,灭生瞳再度开启,只见得其中黑光一闪,一道黝黑光束便是暴射而出,贯穿天际,闪电般的直奔白冥脑袋而去。

    “嘿...”

    血红的冰扇之下,白冥略显惨白的面庞上似乎是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他抬起头来,只是盯着那洞穿而来的黑色光束。

    嗡。

    而就在那道光束出现在其面前十丈范围的时候,半空中突然有着一缕血红寒流席卷开来,于是黑色光束瞬间被冰冻,化为冰柱,最后砰的一声,爆碎开来。

    牧尘的瞳孔微微一缩,那寒凰灵扇的威力,竟然变得如此的强大了。

    “这一次,还真是我白冥有些眼瞎了,竟然被你逼到这一步...”那白冥抬头,眼神不含丝毫情感的望着牧尘,略显嘶哑的声音缓缓的传出。

    “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再后悔也是无用,为了表达我对你将我逼到这一步的“谢意”,我会将你的尸体冰冻,然后当做收藏品,留作警醒。”

    白冥的眼睛依旧通红,他盯着牧尘,嘴角掀起,那张惨白的面庞,竟是显得格外的狰狞。

    他的声音落下,其手掌一伸,只见得半空中那血红的凰扇便是缓缓的落下,被其握在手中。

    他握住凰扇,面色淡漠,直接是对着牧尘遥遥的一扇。

    嗡!

    血红的寒流在此时犹如风暴般的席卷而出,那等速度快得无法形容,寒流之中,凝聚成无数冰刃,那些冰刃呈现血红之色,每一道,都是能够将七品至尊巅峰的强者轻易的撕裂。

    那等攻势,委实可怕。

    血色风暴在牧尘眼前急速的放大,他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当即不敢怠慢,心念一动,大日不灭身身躯之上便是爆发出璀璨金光,犹如金光之罩。

    砰!砰!

    无数的血刃在寒流的席卷下冲刷而来,重重的劈斩在大日不灭身之上,面对着如此狂暴的攻击,只见得大日不灭身那金色光罩迅速的变得暗淡,最后直接是轰然爆碎开来。

    “斩了!”

    白冥狰狞笑道,手掌一握,只见得那铺天盖地的血红寒流猛然凝聚,竟是化为了一柄万丈庞大的血红长刀,长刀劈斩而下,空间碎裂。一刀便是斩向了大日不灭身。

    那一刀尚未落下,牧尘已是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当即目光一闪,单手结印。真凤之灵自背后形成凤翼,猛然一扇,他的速度暴涨,化为一道光影自大日不灭身头顶倒射而退。

    嗤!

    血红的冰刀斩下,竟直接一刀便是将大日不灭身一斩为二,那种可怕的锋锐,看得牧尘眼皮都是阵阵急跳。

    “真是跟兔子一样滑溜。”白冥望着果断后退的牧尘,咧嘴一笑,而后他眼光凝聚在牧尘背后的凤翼上。在那上面,他察觉到了真凤的气息,这令得他眼神中瞬间有着狂热爆发出来。

    “你的身上果然是有着吾族真凤气息的宝贝,嘿,看来我多了一个必杀你的理由了。”

    白冥大笑,旋即脚掌一跺,背后也是有着一对冰蓝色凰翼伸展开来,身形一动,直接是出现在了牧尘的前方。手中血红冰扇之上一道道血纹凸显出来,犹如血管一般,最后陡然扇下。

    轰!

    血红寒流犹如巨龙般的咆哮而出,直接是席卷向牧尘。

    牧尘先前在见识了那血红冰扇的威力后。自然不敢小觑,身形急退的同时,金光爆发。龙凤体催动到极致,护住周身。

    砰!

    血红寒流呼啸而来。直接是重重的撞击在了牧尘身体之上,可怕的寒流瞬间就令得牧尘周身金光变得暗淡下来。而他的身体也是如遭重击般的倒飞而出,最后坠落下地,将那坚硬的广场,都是砸出了一个百丈大小的深深巨坑。

    祭坛上诸位强者看得眼皮急跳,此时的牧尘显然是节节败退,看上去完全阻拦不了白冥。

    九幽,墨铃她们此时也是俏脸有些苍白,这般激斗实在是太过的跌宕起伏,没想到之前还占据一些上风的牧尘,转眼便是被扭转局面。

    九幽银牙紧咬,玉手紧握,美目中满是担忧,她甚至是想要牧尘退出与白冥的战斗,不死鸟传承精血,她也可以放弃,但最终她未曾说话,因为她知道,以牧尘的性子,是决然不可能放弃的。

    眼前的牧尘,再不是当年那个北灵境中小小的少年,这些年来,他所经历的生生死死,早已将其锤炼得坚韧以及...强大。

    广场之上,巨坑之内,牧尘有些狼狈的躺在其中,他的身体表面满是血痕,那是被寒流刀刃所割伤,鲜血流出来,令得他看上去如同血人一般。

    祭坛上,其他的那些强者也是遗憾的摇了摇头,看眼下这般模样,这结局应该已是明了,这牧尘,想来是败了。

    不过,能够将白冥逼到这一步,就算是败了,也足以自傲了。

    天空上,白冥扇动着冰蓝双翼凌空而立,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巨坑之内的牧尘,手中血红冰扇缓缓的扇动,带来可怕的波动。

    他的嘴角掀起一抹隐带着狰狞的戏谑之色,笑道:“之前的时候,你可想到你会如此的狼狈?犹如丧家之犬。”

    巨坑内,牧尘纹丝不动,双目都是闭上,犹如是在调息。

    白冥见状,也是无趣的摇摇头,淡漠的道:“既然已经放弃反抗了,那你就去死吧。”

    话音落下,他手中血红灵扇陡然暴射而出,竟是疯狂的扇动起来,只见得一道道血红的寒流呼啸而出,最后竟是凝聚成了一道万丈庞大的血红龙卷风暴,风暴犹如巨龙升腾,然后直接是撕裂天地,携带着毁灭之力,对着下方的牧尘呼啸而去。

    显然,这白冥已是打算结束这场战斗!

    诸多强者遗憾摇头。

    在那祭坛上,九幽浑身灵力爆发,美目含煞,显然就要忍不住的出手。

    不过,也就是在那血红的寒流龙卷风暴呼啸而下,以为那牧尘准备闭目等死时,后者紧闭的双目,终于是在此时陡然睁开。

    在其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的气势仿佛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那是一种舍身成魔的决然之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