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章 近在咫尺

作品:《大主宰

    巨大的祭坛之上,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是怔怔的望着那一座广场上依旧屹立的年轻身影,虽说此时的后者周身的灵力也是出现了萎靡,但他依旧神色平静,漆黑的双目犹如深潭一般,令人感觉到一些深不可测。~,

    此时的在场诸多强者,都是对于这个看上去不过七品至尊的人类,生出了一丝敬畏。

    那种敬畏,源自其本身强大的实力。

    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恐怕任谁都不会觉得牧尘能够在与白冥的交手中有任何的胜算,所以当他们在见到牧尘挑衅白冥时,都是对其投去怜悯目光。

    然而眼下的现实告诉他们,并非是牧尘过于的狂妄愚蠢,而是后者本身就拥有着这种资格,只是他们自己太过的眼拙,根本无法将其看清罢了。

    “这个家伙...真是深不可测啊。”

    寂静持续许久,终于是有着人忍不住的低声叹道,以这七品至尊的实力,竟然能够将踏入八品至尊,并且身怀准圣物的白冥打败,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居然还身怀神通之术...

    这种种底牌手段,都是让人明白,为什么牧尘即便是在面对着白冥时,依旧毫无畏惧。

    而与众多强者的震动惊叹相比,那凤凰族的诸多强者,则是神色略有些呆滞,特别是那白斌,他一直愣愣的望着远处大地上,那浑身鲜血,狼狈不堪的巨凰,那番模样。似乎是有些不相信眼前事实。

    他们寒凰一族中的天骄,竟然就这样败了?

    而且还是在手段尽出之后。依旧败在了一个七品至尊的人类手中?

    在其身旁,那赤红舞也是红润小嘴张大着。俏脸上满是匪夷所思之色,半晌后,她揉了揉眼睛,最终还是吐了一口气,喃喃道:“白冥竟然败了...”

    她知道,这白冥此次可算是栽了,此处如此之多的队伍亲眼目睹,日后此事传回冰凰族,恐怕这白冥的名声也会受到极大的打击。凤凰族的那些族内长老,谁不是高傲异常,如果知晓白冥竟然败在了一个七品至尊实力的人类手中,那必然会对其大失所望,诸多修炼资源,说不得也会给与节制。

    这白冥日后前途堪忧。

    在众多强者为眼前的结局震惊时,九幽则是最先回过神来,她望着周身灵力萎靡的牧尘,立即对着墨锋他们使了眼色。而后急掠而出,冲上广场,落在牧尘周身,将其护在其中。

    此时的牧尘显然也是消耗极大。如果有人趁机出手,难保会出现什么问题,而他们显然是必须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

    不过九幽的谨慎却是有些多余。此时的众人看向牧尘的眼中,皆是敬畏与凝重。即便都明白此时的牧尘消耗极大,力量十不剩三。但之前后者那种舍身成魔般的疯狂气势依旧历历在目,他们又哪里敢动什么心思,生怕到时候又将牧尘惹毛了,再来一次舍身,直接将他们也是拖入死地,那才是后悔莫及。

    牧尘看了九幽他们一眼,也是微松了一口气,然后直接盘坐下来,调养体内震荡的灵力,其实对于之前他能够真正的将舍身魔拳施展出来,他心中也是有些惊讶。

    这段时间虽说他日日都是在感悟舍身魔拳那种惨烈杀伐,但却始终未能真正的将其威力施展出来,不过在之前的时候,他的确是从白冥的最强攻击中察觉到了极强的危机,在那种威胁之下,反而是激发了他的血性,所以他放弃了闪避,直接是正面迎对,如此求死之路,反而是契合了舍身魔拳的气势,所以最终才能够成功的将其施展出来。

    “不求生路,只求死路...置之死地而后生吗...”牧尘喃喃自语,心中则是有些欣喜,因为他知道,经此一役,他对于舍身魔拳也是多了领悟,以后只要好生磨合,下一次想要将其施展,就不必被逼到如此绝路了。

    这神通之术,果然远非寻常神术可比,光是那等气势,就足以震慑敌人气魄全失。

    在牧尘静静调息体内灵力时,那白斌等人也终于是回过神来,他们眼神有些惊惧的看了远处的牧尘一眼,然后连忙动身掠向祭坛之外,在那片鲜血湖泊中,白冥再度化为人形,他躺在湖泊中,狼狈异常,双目紧闭,不知死活,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白斌等人连忙将其捞起,然后落回祭坛,不过这一次,他们却是不敢再靠近牧尘所在的方向,虽说他们乃是凤凰一族,高贵无比,但任何的高贵,都抵不过坚硬的拳头,如果他们不想也是丢尽脸面的话,此时还是尽量不要再去招惹牧尘为好。

    至于那不死鸟的传承精血,恐怕与他们已是彻底无缘。

    虽说他们依旧人多势众,如果全部一拥而上的话,说不定还是能够对牧尘他们造成威胁,但当白斌看了一眼周围那些面色苍白的同伴后,便是明白,众人心气已被牧尘震慑,即便出手,也是毫无作用了。

    他们这一次,算是彻底被牧尘给打压了下去。

    而在他们将重伤的白冥带回来后,在场却是并没有任何人察觉到,那祭坛之外大地上,由白冥本体所留出的凰血湖泊,竟是在悄然间的渗透进入那黑暗的大地,而在吸收了鲜血后,那些黑暗大地,似乎变得愈发的暗沉与邪异。

    ...

    牧尘的调息,持续了约莫十数分钟,那微闭的双目方才渐渐的睁开,周身原本萎靡的灵力波动,也是恢复了许多,漆黑双目中,再度有着神采凝聚。

    于是他袖袍一挥,站起身来,而随着他的站起。祭坛之外顿时诸多目光都是投射而来,神色皆是敬畏不一。

    牧尘目光环视。心中便是明了,经此一战。在场的这些强者应该再无人敢轻易挑衅于他,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将能够顺利的通往那座不死鸟的石雕,并且取得不死鸟的传承精血。

    他的视线,突然看向了凤凰族诸多强者汇聚之地,而后者等人瞧得他看来,也是立即戒备起来,不过却并未出现太过的畏惧之色。

    毕竟不论如何,他们都是凤凰族人。即便只是凤凰族内的一支分支,但他们依旧骄傲,他们知晓眼下的牧尘有多强的实力,但他们却并不担心后者会对他们斩尽杀绝。

    白冥争夺失败,凤凰族却并不因此就对牧尘有什么不满,但如果牧尘再这里直接将他们尽数斩杀,那就会真正的得罪凤凰族,那种后果,莫说是他。就算是九幽雀族,也是无法承担。

    不过对于这一点,牧尘显然也是知晓,所以他也只点到即止。只是眼神淡漠的看了白斌等人一眼,那眼神中警告之意,颇为明显。

    而后者等人此时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面咽。不敢再与牧尘有任何的争执。

    牧尘见状,也就再懒得与他们浪费时间。直接是将目光看向了另外两处战场,而那里。原本激烈的战斗,也是渐渐的落下了帷幕。

    那两座战场,不论是九彩孔雀族的孔灵还是鲲鹏族的宗青峰,或者通天猿的陆候以及天神鹤族的那位强者,他们都是货真价实的八品至尊,那等争斗,激烈程度也是让人侧目。

    不过他们之间的争斗,显然是少了牧尘与白冥只见得那种血腥之气,显然,他们都是有所节制,并不想如同牧尘那般,直接搏命而为。

    所以,那两处战场,最后的胜出者,则是鲲鹏族的宗青峰以及通天猿族的陆候以微弱的优势,胜出一招,取得了交手的胜利。

    不过,以牧尘的眼光来看,那九彩孔雀族的孔灵,其实力丝毫不弱于宗青峰,最后后者能够取胜,这之中应当是有着一些交易,不然的话,真要斗起来,笑到最后的,不一定就是宗青峰。

    不过对于这里面的门道,牧尘也没兴趣多加关注,他并不贪心,他的目标只是不死鸟传承精血,所以至于另外两道传承精血会被谁得到,他一点都不在意。

    而当那两座战场也是分出胜负后,他们的目光都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牧尘所在的方向,那四位八品至尊眼中都是有着奇光涌动,之前牧尘打败白冥那一幕,他们同样是看得清楚,所以心中也是震动难掩。

    他们的实力与白冥不分伯仲,如果换做他们的话,若不是生死之斗,想要胜出白冥,那必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眼下牧尘能够打败白冥,并且将其重伤,那么也就是说,牧尘面对他们的话,同样是能够取得相同的战果。

    一想到此,那孔灵,宗青峰等人都是不免神色凝重起来,看向牧尘时,再无当初的丝毫轻视,取而代之的是视为同等级的忌惮。

    “这牧尘着实不凡,宗腾当初传来消息时,只是说他拥有着抗衡七品至尊巅峰强者之力,但看眼下,却是连八品至尊都是败于他手,此时进步之神速,真是叹为观止。”那宗青峰深深的看了牧尘一眼,心中也是彻彻底底将宗腾的事情,尽数的抹灭而去。

    这种对手,还是不要胡乱树立的好。

    不过对于他们的心中所想,牧尘却是并未在意,他在见到他们也是分出胜负后,便是转头看向了广场后方,那里有着万道石梯,而石梯的尽头,则是那展开垂云之翼的远古不死鸟。

    而此时,那不死鸟的石雕,似乎也是开始绽放出了蒙蒙荧光,似乎是在呼唤着最后的胜利者。

    牧尘深吸一口气,对着九幽轻轻点头,然后他身形一动,直接是暴射而出,犹如电光一般,直射那石雕所在。

    这不死鸟传承精血,已是近在咫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