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三章 三兽尊

作品:《大主宰

    宫装美妇笑吟吟的望着牧尘,然后后者却是并没有任何荣幸之感,反而是头皮有些发麻,前者这般态度,显然已经是发现他身怀战阵师的本领。∑,

    然而他却从未显露过,但即便如此,依旧被人洞悉,这令得牧尘忍不住的心中骇然,天至尊竟然可怕到这种程度吗?仅仅只是一眼,便仿佛是洞穿了他所有的秘密。

    祭坛之上,其他那些强者也是察觉到宫装美妇的视线,当即目光一转,便是有些惊愕的凝聚在了牧尘的身上。

    “他竟然还是一个战阵师?”有着人忍不住震动的惊呼出声,这显然对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冲击,这样说来的话,岂非即便是之前面对着白冥,这牧尘依然还留有最后的底牌?

    一些强者面面相觑,最终都是感叹着摇了摇头,愈发的觉得牧尘深不可测。

    “这位小友,可愿助我们一臂之力?”宫装美妇微笑的望着牧尘,道:“若是不将眼前的麻烦解决,恐怕你们这里谁都是无法安然脱困的。”

    唰!

    周围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此时投向牧尘,那等灼热眼神,看得牧尘心头都是一紧,此时他若是拒绝的话,恐怕不用这三位兽尊出手,这些家伙就会如狼似虎的冲上来。

    九幽也是苦笑的望着这一幕,那位不死鸟前辈眼力实在是太过的毒辣,一眼便是看穿了牧尘的底牌,从而让得他无可隐遁。

    而到了这种时候。牧尘也明白他不可能再退后,只能硬着头皮道:“前辈实在太看得起小子了,小子这区区七品至尊的实力。如何能左右眼下的局面?”

    “行不行,那也得试了才知道。”那荒兽所化的赤膊男子冷哼道:“你们这些小辈引起的灾祸,自然也得你们来出点力。”

    牧尘闻言,脸都有些绿,虽然他的确承认眼下局面或许跟他们有点关系,但这决然不会是主因,这荒兽。未免也太能甩锅了。

    不过和一位曾经的天至尊讲道理显然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所以牧尘只能干笑一声,不敢再说什么。

    桀桀!

    而也就是在他们说话之间。那祭坛之外的魔地上,那魔脸似乎愈发的庞大与狰狞了,它发出桀桀的尖锐怪笑声,突然巨嘴一张。便是有着铺天盖地的魔烟喷薄而出。犹如魔龙一般咆哮天际,对着祭坛席卷而去。

    “哼!”

    那万灵鸟所化的儒雅男子,则是一声冷哼,只见得他袖袍一挥,五彩之光爆发开来,那霞光绚丽无比,其中犹如是蕴含着神秘的力量,席卷之间。直接是将那磅礴魔烟抵御下来,然后双方不断的互相侵蚀。在这等侵蚀下,方圆数万丈内的空间都是在不断的崩塌,犹如破碎的玻璃。

    祭坛上的牧尘等人望着那种近乎毁天灭地般的破坏力,也是阵阵头皮发麻,那种力量,只要他们受到一点波及,恐怕就将会化为灰烬。

    不过,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谁都看得出来,那五彩之光正在不断的崩碎,而那魔烟却仿佛是无穷无尽一般,不断的从那魔嘴中席卷而出,似乎不将祭坛抹灭誓不罢休一般。

    祭坛上的众人也是看得心惊胆颤,如果连三位兽尊的灵影都是抵挡不住这魔影,那恐怕他们这里的所有人,今日都得化作血食。

    “这魔物倒是越来越难缠了。”那荒兽所化的赤膊男子面色也是变得凝重了一些,旋即他一掌拍出,一道数万丈庞大的掌印便是凭空而出,掌印之上,铭刻着无数古老的符文,那一掌,仿佛连天地都是无法承受其重。

    有了这荒兽帮忙出手,那滚滚魔烟终是无法再靠近祭坛,双方形成僵持,在那天空不断的斗来斗去。

    桀桀!

    不过这种僵持并未持续多久,那魔脸再度尖啸,只见得那片魔地震动,竟是裂开无数口子,在那口子中,铺天盖地的魔影呼啸而出,滚滚魔气,遮天蔽日。

    这魔脸为了今日,显然也是准备了无数载,一旦展开攻势,竟是可怕到连三位兽尊的灵影一时间都是节节败退。

    毕竟眼下的他们,仅仅只是三道灵影,而并非本尊。

    祭坛上的牧尘见状,神色也是彻底凝重起来,先前他看见有着三位兽尊在场,还抱着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想法,但眼下开来,这大树似乎没想象中那么坚挺,而一旦三位兽尊灵影消散,他们这些人,无一能逃。

    只是,这魔物,也强得太可怕了吧?

    “这魔物乃是由五位域外族王者陨落的残念所化,还吞食了无数陨落域外族强者的尸骸,以此方才成形,不过当时发现时,吾等三人也已陨落,所以只能留下灵影,将其镇压。”那宫装美妇看了牧尘一眼,语气也是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牧尘等人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难怪这魔物如此可怕,原来是由五位域外族王者残念所化,那五位王者,也相当于大千世界的五位天至尊。

    怪不得连三位兽尊所留下的灵影都是难以将其对付,原来这魔物来历也是极其的不凡。

    “不知前辈需要晚辈做什么?”牧尘抱拳问道。

    “猪吾等将此魔物彻底抹杀!”宫装美妇沉声道,语气之中有着肃杀之气。

    牧尘一怔,旋即苦笑道:“以晚辈的实力,就算是倾尽全力,恐怕也是无法对此魔物造成丝毫伤害。”

    宫装美妇闻言则是盈盈一笑,旋即她玉手轻挥,顿时这座祭坛之上有着无尽光芒绽放,然后众人便是见到,祭坛的地面荡漾起阵阵涟漪,一道道光影。缓缓的从祭坛之中升起,最后静静的矗立在了祭坛之上。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得那一道道身影皆是身披兽甲。他们双目紧闭,体型壮硕,一股可怕的肃杀之气萦绕在他们周身,煞气磅礴,犹如是杀神转世。

    这些光影,每一道,都是拥有着不逊色于牧尘等人的实力。而且,他们那种气势,更是强悍无匹。远非牧尘他们可比。

    最重要的,这些光影的数量,赫然达到了数万人的恐怖地步。

    这是数万名气势如一的强大战士,显然。这是一支相当可怕的军队。如此军队,远超牧尘之前所看见的任何一支。

    如果能够掌控如此强大的一支军队,就算是地至尊级别的超级强者,也是不敢憾其锋芒。

    “这是...传说中的天兽军?!”

    在牧尘为眼前这支军队震撼间,那祭坛上,却是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骇然之声,那些诸多强者,都是目瞪口呆。

    “天兽军?”牧尘倒是一脸的陌生。他并非神兽种族之人,所以自然不知道这些秘辛。

    “传闻远古时期。神兽之原三位兽尊麾下,有着一支强大无比的军队,这支军队,拥有着斩杀地至尊的可怕力量,而这支军队,便是被称为天兽军,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眼前这支了。”九幽在一旁惊叹出声道。

    牧尘闻言,这才暗感骇然,一支足以斩杀地至尊的军队,那得恐怖到什么程度?如此精锐的军队,恐怕是每一个战阵师梦寐以求的,只要能够掌控在手,这大千世界,哪里闯不得?

    “真正的天兽军在当年那一战中早已彻底毁灭,眼前这些,只是以一些战士骨骸所炼制,算是保留了一些生前实力,也是我们用以抹杀魔物的最后手段了。”宫装美妇轻叹一声,眼下的他们毕竟只是灵影残留,并非当初那举手投足间就足以毁灭天地的天至尊,所以也得借助诸多外力,而他们由并非是战阵师,当年的天兽军,是由一位同为战阵师的至交好友掌控,可如今他们显然不再具备这个助力了。

    “前辈是想让我掌控这支军队,借此斩杀魔物?”牧尘问道。

    宫装美妇点点头。

    牧尘面有难色,他虽然是战阵师,但充其量也就算是万纹战阵师,距十万纹战阵师都有些差距,眼前的军队,数量可能就几万,但无一不是以一当百,换算下来,足以抵御百万甚至千万正常军队,以他这万纹战阵师的造诣,如何能够催动得了?

    如果强行而为的话,一个不慎,就会被那可怕的战意冲毁灵智,反噬自身。

    那宫装美妇见到牧尘的脸色,便是知道他在顾虑什么,当即一笑,她玉指一点,便是有着一缕光芒羽毛飞射而出,直接射进牧尘的眉心,道:“此物可对你进行一些保护,不过...本宫也不瞒你,天兽军战意强横,凭你之力,或许的确难以操控,所以这之中,就算有本宫护持之物,也必然会存在危险。”

    “因此,你可选择,究竟是否出手。”宫装美妇盯着牧尘,缓缓的道。

    唰。

    周围诸多目光都是凝聚向牧尘,所有的队伍都是身体紧绷,眼巴巴的盯着牧尘,生怕牧尘撂挑子,否则的话,他们都得葬身于此。

    宗青峰,孔灵,陆候等人也是面色复杂的望着牧尘,之前谁能够想到,他们此时,竟然是需要牧尘的帮助,才能够从此地全身而退。

    而在周围那一道道紧张无比的目光注视下,牧尘也是无奈的叹一声,这种时候,他难道还有拒绝的余地吗?就算是为了自身的性命,他显然也是只有帮忙搏上一搏,不然等到三位兽尊灵影灵力消耗殆尽,他们也是必死无疑。

    而且,以不死鸟的身份地位,一旦他能够完成这种任务,必然不会亏待于他,那所谓的大造化,他何曾不心动。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不再犹豫,看向宫装美妇,重重点头。

    “前辈尽管吩咐,我愿一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