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八章 强势而来

作品:《大主宰

    “不知天高地厚...”

    龙臂至尊那淡淡的评价声音在这广场上空传荡开来,竟是直接盖过了那漫天的窃窃私语声,同时也是引得广场为之一静。±,

    无数人的眼神,都是有点古怪,特别是那些大罗天域的老牌人马,更是面色有点不悦,虽说你龙臂至尊实力强横,名声响亮,但牧尘怎么说都对大罗天域有着大功,在那大狩猎战中,若非是牧尘的缘故,曼荼罗不仅无法突破到上位地至尊,说不得最后神阁得逞,他们大罗天域都是无法再存在于北界之中。

    这般功劳,几乎是对于任何一位大罗天域的人来说都是一份恩情,所以在以往的时候,就算是三皇在面对着牧尘时,都会保持一些客气,并不以他的年轻而有所轻视。

    所以,当他们在听见龙臂至尊竟然如此对待牧尘时,还不待牧尘自己动怒,他们便是有些不高兴起来。

    “龙臂至尊,你虽然早北界成名颇早,不过对于我大罗天域而言,你毕竟只是新人罢了,你眼下因为我们大罗天域的强盛而来,但却莫要忘记了,这种强盛之下,牧尘却是有着大功的。”那早就看龙臂至尊二人不太顺眼的修罗王率先开口,淡淡的道。

    “呵呵,凡事也得有先来后到,倚老卖老,在我们大罗天域可是行不通的。”裂山王也是咧嘴嗤笑了一声,道。

    其余那些血鹰王等老牌诸王顿时纷纷附和,唯有着那些新王面面相觑,并未插入这等争执之中。免得到时候还会得罪龙臂至尊二人,毕竟这两人今日之后。便是将会封皇,成为大罗天域中顶梁柱般的存在。

    那龙臂至尊与枯老人见到这些老牌诸王竟然在此时纷纷斥责他们。一时间也是愣了愣,旋即面色就变得有些不太好看起来。

    他们乃是早早成名于北界的强者,自然是心高气傲,显然会对牧尘那般不客气,那是因为他们打心底就未曾真正的看得起过牧尘,毕竟后者太过的年轻,虽然不知道在那大狩猎战中这小子究竟走什么运气立了大功,从而使得域主对于他极为的照拂,但这种依靠关系得来的庇护。他们反而是相当不屑的。

    所以,在一见到牧尘出面,竟然就打算也是争夺他们看中的新皇之位时,龙臂至尊方才直接出言训斥,但他们显然也有点低估牧尘在大罗天域中的声望,所以这一句话出来,就有点捅马蜂窝的味道。

    不过,还不待这龙臂至尊二人开口说什么,那居于上方的天鹫皇与灵瞳皇也是开口说道:“牧王与九幽王对我们大罗天域有着大功。而眼下两位也尚还未真正封皇,你们的身份与他们相当,所以还望勿要太过无礼。”

    天鹫皇与灵瞳皇早就对龙臂至尊,枯老人有意见。眼下瞧得他们被群起攻之,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落井下石。

    而对于天鹫皇与灵瞳皇的叱责,就连那素来睡眼惺忪的睡皇。都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龙臂至尊与枯老人的面庞则是在此时变得青白交替起来。他们显然没想到这不过是一句话而已,竟然会引得群起激愤。

    原本以他们的实力与声望。要叱责牧尘这么一个年轻小辈,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哪料到竟然变成这样...

    他们面色难看的对视一眼,然后目光看向了高居王座之上的曼荼罗,试图想要后者说点什么,然而曼荼罗依旧是犹如假寐一般,并没有要开口的迹象,但同样的,也并没有阻止天鹫皇他们。

    而见到曼荼罗这般视而不见般的态度,龙臂至尊与枯老人心头便是一沉,他们似乎是远远低估了牧尘的能耐,因为眼下的曼荼罗,竟然宁愿让得他们这两位九品至尊被群攻,也没有要表露一点支持的迹象,这说明什么不言而喻,在这位域主的心中,他们的地位,恐怕尚还及不上牧尘。

    想到此处,两rén miàn色也是阵阵清白交替,虽然心中感到极其的不服气,但最终还是强行忍耐了下来,仰头看向高空上凌空而立的牧尘与九幽,强笑道:“此事倒是本尊疏忽了,还望牧王莫往心里面去。”

    到了这种时候,这龙臂至尊与枯老人心中再如何的不爽,也是只能强行服软,免得到时候引来更多的叱责,反而丢光面子。

    天空上,牧尘瞧得这群起激愤般的局面,最开始也是有些愕然,旋即便是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如今大罗天域内部,的确比起以往要更为的精彩,同时也更为的混乱,这龙臂至尊与枯老人虽说是有点触到他的霉头,但显然他们应该是早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引子罢了。

    “真是倒霉的家伙...”

    牧尘在心中嘀咕了一声,旋即面带笑容的摇了摇头,示意并不在意,接着他含笑道:“既然域主说了,这两席新皇之位,任何人都可挑战,那不知道我二人,是否也在此列?”

    王座之上,曼荼罗终是再度睁开了金色眸子,她看了看牧尘,金光涌动,旋即她那精致的小脸上便是有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浮现出来。

    虽然牧尘与九幽都是掩盖了自身的灵力波动,但实力强横如她,自然是一眼就能够看出两人如今的实力。

    “可。”于是,她点点头,说道。

    广场之中,则是再度因此而哗然起来,不过这一次,就连修罗王等人都是眉头皱了起来,他们没想到,牧尘与九幽竟然还真的是想和龙臂至尊,枯老人争夺那两席新皇的位置。

    可龙臂至尊与枯老人都是初入九品的可怕实力啊,就算是天鹫皇与灵瞳皇,都只能说是与他们相当而已。

    他们也是知道。牧尘与九幽离开的这一年,想来实力应该会有所提升。可他们离开的时候,九幽尚未达到七品。牧尘更是只有六品至尊的实力,这一年时间,提升一品,应该也就是极限了吧?

    可即便如此,若是遇见那龙臂至尊与枯老人,也是毫无胜算。

    那龙臂至尊与枯老人目光也是在此时微微闪烁了一下,旋即不在多说什么,只是那唇角,都是有着一抹难以察觉的嘲讽弧度掀起。

    这牧尘与九幽在大罗天域内声望不低。若是正常手段,或许龙臂至尊与枯老人还真是没办法将先前的场子找回来,但现在若是这两个家伙要自己的撞上来,那可就真是送shàng mén来找羞辱了...

    他们倒是要来看看,待会这两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家伙惨败在他们手中后,他们那种声望,还禁得起丢几次?

    “牧王,九幽王,争夺皇位并非易事。你二人可得慎重。”天鹫皇也是面色郑重的提醒道,他虽然感觉到牧尘二人周身的灵力波动极为的晦涩,但出于正常的心态考量,他根本就没想过牧尘两人的实力会提升到什么可怕的程度去。

    “多谢天鹫皇提醒。”牧尘笑着应了一声。但却并没有要收回念头的迹象。

    天鹫皇见状,眼中也是掠过一抹疑惑之色,他能够从牧尘的声音中感应到一种自信。而凭借他对牧尘的了解来看,后者虽然年轻。但却颇为的稳重,若非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应该不会冒险,难道说,这个家伙,又获得了什么厉害的手段,能够与初入九品的顶尖强者抗衡不成?

    一想到牧尘那灵阵师以及战阵师的种种底牌,天鹫皇方才放松了一些担心,希望牧尘,真的是有着一些把握吧,不然在这种场合自取其辱的话,真的会对九幽宫的名声造成极大的打击。

    “呵呵,既然两位执意如此的话,那老夫就只能以大欺小一次了...”那身躯枯瘦的枯老人声音嘶哑的笑了笑,旋即他身形一闪,直接是出现在了广场中一座巨大的石台上,眼神戏谑的望向天空上的两人。

    “不知道你们谁要来挑战老夫?若是老夫输了,这新皇位置,必不沾染。”

    广场之上,无数道目光唰的一声便是投向了牧尘与九幽,那些目光之中,有着期待,也有着疑惑,自然不乏一些幸灾乐祸。

    “早就听闻枯老人的大名,今日就让我来讨教一番吧。”

    在那漫天目光注视中,九幽展颜一笑,娇躯一动,出现在了那枯老人前方,美目之中,似乎是有着火焰在点点燃烧。

    那是灼热的战意。

    在那神海空间内苦修两年,借助着不死鸟传承精血以及不死鸟兽尊的指点,九幽的实力突飞猛进,而现在,她正好需要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来印证她的提升,而这枯老人,显然就是最好的对象。

    枯老人漫不经心的望着九幽,旋即眉头微微皱了皱,在如今接近的情况下,他方才察觉到,九幽周身灵力仿佛被深深的内敛,竟然没有丝毫外溢。

    “你隐藏了灵力?”枯老人有些惊疑的问道。

    九幽嫣然一笑,也不答话,只是一步踏出,下一瞬间,那压抑在她体内的可怕灵力,终于是犹如火山一般疯狂的喷薄而出,顿时间,天地震动,浩瀚的灵力遮天蔽日的席卷开来,一股可怕的灵力威压,也是自九幽的体内,爆发而起。

    广场之上,无数道目光惊骇欲绝的望着那一道高挑纤细的倩影,特别是修罗王等人,更是眼睛都仿佛凸了出来。

    天鹫皇,灵瞳皇的面色也是在此时忍不住的剧变,他们震动的望着九幽的身影,最后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难以置信的喃喃道:“她...她竟然也是突破到了九品至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