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一章 争夺

作品:《大主宰

    “六百万至尊灵液。∮,”

    略显平静的声音在阁楼中传开,而后引来诸多惊异的目光,最后视线扫动,便是凝聚在了三楼之上那有着一对漆黑双眸的年轻人身上。

    “此人是谁?他会出手拍买这灵阵图,莫非他是一位灵阵师不成?”

    “不知,如今这极西之地云集天罗大陆上无数天骄,哪能一一识别,不过看其陌生得很,应该也不算是天罗大陆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但看其周身那灵力波动,竟也是达到了半步九品,这在年轻一辈中也不普通了。”

    “……”

    诸多声音在楼阁之中传开,大多都是带着疑惑,显然是对于牧尘的身份颇为陌生。

    而在那阁楼之上,同样也是有些目光在此时锁定了牧尘,而那四皇子夏弘便是其一,他双目犹如狐狸般的微微眯起,淡漠的扫了牧尘一眼,眼中光芒闪动。

    “呵呵,这位朋友出价六百万至尊灵液,不知道可还有人出价?”楼台上,那韩非在看了牧尘一眼后也是收回了目光,然后笑吟吟的望着全场,问道。

    场中沉默了一下,不过此处显然也是有着其他的灵阵师,他们对于这九龙弑仙阵同样有着不小的兴趣,所以在沉寂了一下后,便是有人开口出声。

    “六百五十万。”一名长发男子站起,他身着宽大的衣袍,那衣袍之上,似乎是有着诸多灵纹。光芒流溢,似是不凡。

    “那是仙阵宗的真传弟子。慕白,据说他如今已是灵阵大师。能够布置出天品中级的灵阵,相当不凡。”阁楼之中不乏眼力过人之辈,当即便是辨认出了此人身份,因此惊呼声随之响起。

    这名为慕白的长发男子冲着牧尘所在的方向拱手一笑,颇为的谦和。

    牧尘见状,也是回以和善的微笑,不过虽说对此人的谦和略有好感,但他显然并不打算放弃这一卷令他颇感兴趣的残阵,当即再度加价:“七百万。”

    那慕白闻言。也是微怔了一下,旋即笑道:“八百万。”

    两人显然都是对于那卷残阵很感兴趣,毕竟此物对于常人而言的确无用,可对于他们这种灵阵师而言,却是堪称宝贝,即便到时候无法将此阵成功研习,可也能够从中获得感悟,精进自身的灵阵造诣。

    两人间的争夺,渐渐的有了一些热意。这是引起了众人的关注,不过他们都能够感觉得出来,虽说两人在不断的加价,但那气氛倒是颇为的和谐。并无多少针锋相对的火花。

    两人皆是不愿放弃,而在中途,也是引来了其他的一些灵阵师的加价。所以半晌之后,那卷残阵的价格。就已经提升到了一千一百万至尊灵液的地步,这种价格。已经接近之前那件准圣物的价格,所以抢夺的人也是开始渐渐变少,最后又变回了牧尘与慕白之间的争夺。

    “一千两百万。”

    牧尘声音平静的再度开口,这个价格,其实已经不算低了,一千两百万的至尊灵液,就算是他们如今九幽宫今非昔比,那也相当的肉痛,若非此次出来,曼荼罗还给予了大部分的至尊灵液,恐怕现在的他也是只能收手。

    一千两百万的价格出来,也是在阁楼中引来一些低低哗然声,想来他们对于一卷残阵会被争夺到这一步,感到相当的不可思议。

    那慕白的神色也是凝重了许多,他似是有些犹豫不决,毕竟一千两百万的至尊灵液,对于他而言,几乎算是一整年的所有进账了。

    慕白思前顾后,最终暗叹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欲坐下,不再与牧尘争夺。

    牧尘见到慕白有着放弃的迹象,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若是对方再执意下去,恐怕要不了几轮,他也不得不开始放弃了。

    “一千四百万!”

    不过,就在慕白选择放弃,牧尘心中松气的时候,一道淡漠而突兀的声音,突然的在楼阁中响起,然后便是在阁楼之中引起阵阵轰然。

    无数道视线猛的抬起,锁定声音传来的方向,旋即面色有些精彩。

    因为在那第三层楼阁上,那大夏皇朝的四皇子夏弘正面色淡漠,他手中把玩着一颗黑色石珠,赫然便是之前拍买到手的破海珠,而他在出完这个高价之后,也没看向任何人,只是盯着自己手中的石珠,根本不在乎那些惊异的目光。

    至于那被他中途插手打乱节奏的牧尘,他更是看都未曾看一眼,仿佛先前所做的事,根本不值得在乎一般。

    而他的这般作态,也是引得阁楼内诸多强者有些惊讶,看这模样,这夏弘似乎是对牧尘有些过节呢...

    “这个混蛋!”

    九幽美目在此时有着怒意与寒芒浮现,这夏弘的针对之意相当明显,显然就是不想牧尘轻轻松松的拿下他所看中的东西。

    与九幽的愤怒相比,牧尘神色倒是并无太多的波澜,想来他也是预料过这种最差的局面,所以他只是平静的瞥了一眼那夏弘,然后笑道:“一千五百万。”

    那夏弘手中的石珠轻轻的滚动了一下,头也不抬:“一千六百万。”

    楼阁之内的气氛,已经是彻彻底底的骚动起来,如果说先前牧尘与慕白的争夺算是和善的话,那么现在牧尘与夏弘之间,则是出现了腥风血雨。

    九幽的俏脸一片冰寒,玉手紧握间,有着可怕的灵力波动在荡漾着,在其身后,白老,石王,谭秋三人的脸色同样有些不太好看。

    “一千七百万。”

    牧尘语气依旧平静,脸庞上甚至看不出喜怒。

    这个价格一出来,算是令得场内震了一下,甚至就连那夏弘手中转动的石珠都是顿了顿,然后他抬起头来,视线终是看向了牧尘,神色玩味的道:“这位朋友还真是财大气粗,既然如此,我今日就让一步,这残阵就不再争夺了。”

    不少人听得暗暗咂舌,这夏弘倒也是狠,看他的模样,显然对这卷残阵没有丝毫的兴趣,但他依旧强行加价,摆明了是要牧尘多付出一些代价,而结果似乎还不错,至少让牧尘多付出了整整五百万的至尊灵液。

    “那就多谢四皇子了。”

    而在那众多怜悯的目光下,牧尘却仿若并不在意,反而是冲着那夏弘微微一笑,道:“不过就希望四皇子日后可不要后悔将它让给了我,到时候,恐怕那种代价,就不是这一千多万至尊灵液能够相比的了。”

    牧尘此言一出,倒是引得在场不少强者有些侧目,显然是认为前者口气不小...

    不过,那夏弘听到此话,瞳孔却是微微的缩了缩,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些不安,不过旋即那细微的感觉就被他强行的压制下来,他就真不信了,一个区区半步九品的家伙,就算得了这卷残阵,又能如何?等到时候他们大夏皇朝大军来到,这种家伙,随手就能够碾死。

    于是,他只是轻笑了一声,嘴角掀起了一抹轻蔑的弧度:“既然如此,那我就等着了,希望到时候莫要让我失望才是。”

    牧尘微笑不言,不再与其争辩。

    “这个家伙着实讨厌!”九幽寒声说道,虽说五百万至尊灵液也不是小数目,但让得她更为愤怒的还是夏弘那种手段。

    “他真以为我们大罗天域是软柿子不成吗?”谭秋也是有些恼怒,他们大罗天域今非昔比,就算底蕴有所不及那大夏皇朝,可真要斗起来,那大夏皇朝也讨不到丝毫的好处。

    不过面对着她们的愤怒,牧尘只是摆了摆手,笑道:“无碍,我说过,到时候这位四皇子,怕是会后悔今日将这卷残阵让我得到。”

    他的言语间,自有一股自信,因为他能够隐隐的感觉到,这九龙噬仙阵,似乎相当不凡,如果真的能够参悟,那可绝非是所谓一千多万至尊灵液可比的。

    九幽他们见到牧尘的自信,也是微松了一口气,虽说他们不清除那九龙噬仙阵的潜力,但既然牧尘如此说了,想来应当会极为不凡的。

    而在他们说话间,那楼台上的韩非已是将九龙噬仙阵的拍卖结束,在吩咐人将灵阵送往牧尘后,变开启了第三件拍卖品。

    那是一卷有些残缺的神通之术,威力不凡而且颇为古老,不过牧尘对此却再没有生出争夺之意,毕竟贪多嚼不烂,眼下他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收集这么多的残缺之物,一一研习感悟。

    所以,这卷残缺神通,最后便是以一千八百万至尊灵液的价格,落在了那位天涯楼的沁雅大xiǎo jiě的手中...

    而随着这卷残缺神通的拍卖结束,楼阁之内的气氛,却是陡然间变得紧绷起来,无数道视线,紧紧的盯着那第四道银盘。

    来到这里的绝大多数势力,都并非是冲着前三样东西而来,他们的目标,都是这两天在城内传得沸沸扬扬之物...

    楼台上,韩非望着那一道道炽热的目光,神色也是变得肃穆起来,他亲自端起银盘,之后灵光涌动,渐渐的露出了其中之物。

    一枚有些斑驳的金色令牌,静静的躺在银盘之中,令牌之上,有着两个略显模糊的古老字体若隐若现,而仔细看去,应该便是“第二”的模样...

    牧尘眼中精光一闪,果然是第二殿主的令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