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五章 借头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八十五章

    古老而斑驳的金色令牌,静静的悬浮在牧尘的眼前,光线照耀在上面,竟是无法折射而出,那种感觉,就犹如这枚令牌犹如一道黑洞一般,颇为的神秘。『,

    牧尘紧紧的注视着这枚金色令牌,手掌伸出,任由它落将下来,他手指摩挲着令牌表面,那“第二”的两个古老字迹,虽然有些模糊了,但却依旧是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威严。

    牧尘神色凝重,灵力运转,盘踞在令牌表面,试图钻入其中探测,不过,他的这种探测并没有取到什么效果,这枚令牌面对着他的探测,毫无动静,犹如是凡物一般。

    “试试能否炼化…”

    牧尘探测无果,略作沉吟,又是将鲜血滴入其上,然后灵力仿佛是化为熊熊火焰,将其包裹而进,试图尝试炼化。

    不过,那金色令牌躺在灵力火焰之中,依然是纹丝不动,那牧尘所滴落在上面的鲜血,只是化为液体血珠在上面来回滚动,但却始终无法侵染进去。

    这令牌,仿佛是有着一层强大得无法形容,但又难以察觉的屏障,阻扰着一切入侵之物。

    灵力火焰在燃烧了半晌后,依旧无果,牧尘也是略显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此物果然没那么容易窥探,不过虽说探测无果,但牧尘却并不感到因它付出了大代价而心疼,因为它越是如此难以探测,那也就说明它越是玄妙与重要。

    如果真的能够将其奥妙探测出来,其价值,必然会超过那四千五百万的至尊灵液。

    灵力火焰散去,金色令牌掉落下来,牧尘伸手握住。他轻轻摩挲,双目凝视,这令牌之上,他隐隐的能够感觉到一丝极其稀薄与隐晦的波动,但那种感知太过的微弱,所以连他一时间都是无法揣摩其源头。

    但凭借与此。牧尘也是能够确定,此物必定是属于上古天宫第二殿主所有,因为在这上面,散发着一种古老而强大的威压之感,那种威压,如影随形,即便仅仅只是一丝经历万千岁月的残留,但依旧是令得牧尘有些心惊肉跳。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整个上古天宫。恐怕都只有殿主级别的大人物才能够做到。

    “看来只能将其留在手中,好生揣摩了…”牧尘最终选择了放弃,此事毕竟不急,或许等到进入了上古天宫遗迹后,便是能够知晓此物的具体作用,想来到时候,应该不会让得他失望。

    “如今,还是先重视一下这九龙噬仙阵吧…”

    一念到此。牧尘也就不再纠结,反手便是将那金色令牌收起。然后再度取回那“九龙噬仙阵”的残卷,开始观摩推演,以期能够尽早将其感悟,成功的布置出这残缺的宗师级灵阵。

    在接下来的一日时间,牧尘皆是留在院中集中精神推演九龙噬仙阵,他并未急着带人偷偷离开西城。因为他知道,想要在那众多眼皮子底下溜走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牧尘也不愿意选择这种法子。

    而在闭门中,除了白老与林静之外。其余人也并未外出,白老是因为受牧尘吩咐,在城内一些珍宝店中为他搜集一些龙骨,而林静则是因为闲不住,她丝毫不在意眼下的她在无数人眼中是一个移动的大金库,每天依旧我行我素,肆意闲逛,不过出奇的是,虽说有着无数强者垂涎,可却并没有人真的敢对她出手,显然,他们都是有些忌惮林静背后那神秘的背景。

    而这般平静,便是这样持续到了第二日。

    第二日黄昏,庭院之中,牧尘坐于石亭内,石桌上铺就棋盘,正与九幽随意对弈。

    “如今我们这里,可是成为了整个西城最为瞩目的地方了。”九幽美目瞟了一眼院落之外,这两天看似平静,但任谁都是能够感受到其下的汹涌波涛,那些虎视眈眈的目光,在变得越来越多。

    牧尘点点头,笑道:“他们如果愿意拖着,就由得他们吧,正好给我多点时间推演那九龙噬仙阵,顺便也等待咱们大罗天域的人马赶到吧。”

    九幽螓首轻点。

    “你们那位属下似乎还没回来呢。”在那一旁,正逗弄着一只不知从何处得来的灵兔的林静,突然微微抬起那清美动人的俏脸,似是不经意的笑道。

    九幽一怔,俏脸微微一变,她这才记起,往日这个时间,白老似乎应该早早回来,以白老的性格,显然不是会耽搁时间的人。

    她抬头看向牧尘,然而后者神色倒是平静,只是那眸子微眯了一下,似是有着危险之光掠过。

    “看来有人要忍不住了。”他喃喃自语一声。

    而也就是在牧尘自语的声音刚刚落下时,突然间,一道被强悍灵力所包裹的笑声,便是穿透空间,犹如雷鸣一般,轰隆隆的响彻整个城市,并且传进了这座被灵阵包围的院落之中。

    “呵呵,大罗天域的各位,你们那位属下正在本皇子这里做客,不知能否请几位前来一叙?”笑声轰隆隆的回荡在天地间,那声音,赫然便是那大夏皇朝的四皇子,夏弘。

    他的声音,并没有掩饰,整个城市的人都是能够清晰的听见,当即各方势力的人马心头都是一动,那夏弘终于是要忍不住的对大罗天域的人出手了吗?

    “这个家伙,真是可恨!”庭院之中,九幽俏脸含煞。

    “倒也是个谨慎的家伙。”牧尘淡淡的道,原本他以为那夏弘会直接前来围剿他们此地,没想到他竟采取了这种手段,显然那家伙是担心牧尘在此地经营数天,会布置诸多灵阵,占据地利。

    “大人…我们怎么办?”谭秋看向牧尘,征询其意。

    牧尘站起身来,修长的身体犹如枪般笔直,他抬头望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微微一笑,道:“等了两天的鸡,总算是来了,不用这鸡头,如何能震慑旁人?”

    “我大罗天域在天罗大陆上的名声,就先用这个家伙来垫脚吧…”

    他话音落下,身形已是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九幽,谭秋,石王三人也是立即跟上,杀气腾腾。

    “有热闹看了!我倒是要看看,他这半步九品的实力,如何抗衡那踏入九品至尊的家伙…”在那后方,林静笑盈盈的望着这一幕,美眸中掠过一抹期待之色,旋即也是身化流光,迅速的跟上。

    而也就是在牧尘等人化为流光冲出院落时,这座西城之中,突然无数道身影破空而出,然后铺天盖地的对着那夏弘所在的方向而去。

    谁都看得出来,这西城之中隐忍了两日的暗流,终于是要在今日彻底的爆发起来。

    只是不知道今日之后,那大罗天域的人,是否还能够保得住那神秘令牌?

    在西城的另外三个位置,只见得那天涯楼的沁雅大xiǎo jiě,潜龙阁的穆山少阁主以及剑仙宗的江凌,他们都是凝视着那从牧尘所在的方向冲天而起的数道流光,旋即眼光闪动。

    “那大罗天域的牧尘倒还真是艺高人大胆呢…竟然真的敢动身前去,不过,那夏弘虽然惹人讨厌,但也绝非省油的灯,今日之事,倒是有得瞧了。”

    三人一笑,旋即袖袍一挥,身形冲天而起,在他们的后方,也是立即有着一道道光影闪电般的跟上,个个灵力磅礴强横,显然都非弱手。

    于是,整个西城,都是在此时瞬间被引爆。

    西城中央,一座森严府院之内,在那之中的一座庞大演武场中,夏弘端坐于御座之上,在其两侧,美人相拥,伺候斟酒,艳福羡人。

    而在其后方,十数道身影矗立于阴影之中,隐隐间有着磅礴的灵力散发出来,震动着虚空。

    这些身影之中,又以为首的一道人影最为的引人注目,那是一位灰袍老者,他浑身散发着一种阴冷的气息,甚至其体内散开的灵力,都是阴寒之极。

    在那演武场的一根柱子之上,铁链延伸下来,捆缚着一道人影,正是白老,他的周身有着灵力符文闪现,犹如封印,封锁了他体内灵力。

    “王公,你说那小子敢来吗?”夏弘手掌握着水晶杯,随意把玩,而后戏谑的问道。

    在那后方,那位灰袍老者阴测测的笑道:“他来与不来,结局都是注定了,那令牌,不是一个小小的大罗天域拿得起的。”

    夏弘闻言,也是满意的一笑,旋即他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而后抬起头来,望着那陡然间的热闹起来的天空,那里已经有着不少人影闪现而出,居高临下的望着这片演武场。

    “果然来了呢…有胆识。”夏弘凝视着虚空,突然抚掌一笑,道。

    而也就是在他声音落下时,演武场上空光芒闪现,数道身影在那外间无数道目光注视下闪现而出,那领头之人,正是牧尘。

    他现出身来,瞥了一眼那夏弘,旋即屈指一弹,灵力光虹掠过,将捆缚着白老的铁链尽数斩断,而后将其卷起,卷了回来。

    那夏弘见状,也不阻拦,待得牧尘将人救下后,方才笑眯眯的看向牧尘,道:“将令牌与两位美人留下,我保你离开西城。”

    牧尘闻言,也是轻轻一笑,他盯着夏弘,轻笑声传开。

    “可否借你鸡头一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