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七章 挖坑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八十七章

    轰!

    金色的龙拳拳芒席卷而过,最终与那夏弘撕裂而出的幽黑之爪硬生生的碰撞在了一起,刹那间,整片大地仿佛都是在此时颤抖起来,肉眼可见的涟漪波动自那夏弘的脚下震荡开来,掀起漫天灰尘。

    大地崩裂。

    金光与幽黑之光疯狂的侵蚀着,一冲击不断的爆炸,最后终是在那无数道目光注视下,因为灵力的耗尽徐徐消散,同时那无数道视线,霍然投射而去。

    天空有着风席卷而过,将那漫天尘灰卷起,而演武场之上也是再度变得清晰,众人投目,只见得在那中央位置,夏弘长身而立,他保持着一爪撕出的姿势,他的面庞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那微微闪烁的眼神,透露出了一丝阴厉之光。

    无数道视线凝聚在夏弘的身上,后者纹丝不动,先前那等强大的冲击仿佛根本无法撼动他丝毫,甚至,连他的衣袍都未曾掀动一般。

    不过,一些眼力毒辣之人,却是眼睛凝聚在了他身后那黄金所铸般的金座之上。

    风吹拂而来,那坚固而耀眼的金座,竟是突然间化为金色粉末,飘散开来。

    这让得不少强者眼神微微一凝,先前牧尘那一拳,虽然未曾对夏$︽,..弘造成多大的威胁,但却是穿透了夏弘的防御,直接是将其背后金座震碎。

    这一拳,显然是在立威。

    而且似乎看起来效果还不错,至少此时这片天地间。已有不少视线望向牧尘时,变得凝重了许多。此时怕是谁都看得出来,虽说牧尘仅仅只是半步九品的实力。可他所拥有的战斗力,却是远超于此。

    “这小子,倒是有些能耐啊?”在那天空上,潜龙阁的穆山望着这一幕,笑眯眯的道,他与夏弘诸多不合,眼下能够见到他被挫,倒也是乐意的很。

    “是有点出人意料…不过吃了点小亏的夏弘接下来怕是不会大意了,而认真起来的夏弘。可不好对付呢。”天涯楼的沁雅微微一笑,道。

    对于沁雅所说,就连穆山都是点了点头,他与夏弘争夺多年,但却始终未能占得上风,甚至在天罗大陆年轻强者榜上,他排名都是稍稍落后,所以,他非常清楚认真起来的夏弘有多棘手。这个牧尘虽然同样不简单,但此次的交锋,最后的胜负,怕依旧还是两说之事。

    而在那漫天的窃窃私语声中。夏弘也是缓缓的抬起双目,他眼神阴寒如刀般的盯着牧尘,那手掌慢慢的收回。声音漠然的道:“不错。”

    他似是在评价牧尘那一拳竟能够穿透他些许的防御。

    “原本以为今日之战会很无趣,但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我想象的那么差。”夏弘缓步上前,而伴随着他步伐的踏出。他周身的灵力突然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攀升起来,短短数步之后,整座演武场都是被笼罩在了他那种灵力威压之下,在这等压迫中,白老,谭秋等人皆是面色微微发白,体内的灵力仿佛都是运转得滞涩起来。

    这是真正的九品至尊!

    夏弘那锋锐的双目,直指牧尘,语气森然:“不过,如果你也只有先前那点本事,今日恐怕你就走不出此地了。”

    而就在夏弘声音刚刚落下时,突然一股同样强悍磅礴的灵力也是冲天而起,磅礴灵力立即冲散了夏弘所形成的灵力威压。

    夏弘眼神微微一凝,目光缓缓转移,停留在了一侧周身磅礴灵力犹如风暴一般席卷的九幽身上。

    九幽美目冰冷的注视着夏弘,玉手之上有着犹如透明般的火焰徐徐燃烧,她俏脸含煞,玉指陡然点出,只见得那透明火焰顿时化为一道火焰光束,快若闪电般的对着夏弘暴射而去。

    咻!

    不过那道火焰光束刚刚射出,夏弘身前突然有着灰光闪现,只见得一道灰袍老者现出身来,干枯的手掌对着那火焰光束陡然抓下,掌心强悍灵力喷薄而出,竟直接是将那道火焰光束硬生生的捏爆而去。

    “呵呵,殿下既然选中了猎物,旁人还是不要去干扰得好。”那灰袍老者将那火焰光束抵挡而下,然后笑眯眯的望着九幽,说道。

    九幽望着这现身的灰袍老者,美目则是变得凝重了许多,因为她能够察觉到,后者周身涌动的阴寒灵力相当的强大,恐怕此人,距九品至尊巅峰都仅差一步之遥,实力远超寻常初入九品的至尊强者。

    唰!

    在演武场后方,也是有着破风声响起,只见得十数道身影暴射而来,出现在演武场周围,刚好是将九幽等人远远的包在其中,封锁了所有的退路。

    谭秋,石王他们看了一眼那些身影,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因为他们发现,这些身影中,起码有着四人的实力达到了半步九品,其余人,也是全部都是达到了七品,八品至尊的程度。

    这等阵容,已经是远远超越了他们。

    而此时的这片区域,已被大夏皇朝的强者封锁得固若金汤,他们就算是想要撤退,恐怕都很难在全身而退。

    “既然已经来了,现在后悔的话,恐怕有些来不及了。”

    夏弘淡淡一笑,他的视线,带着一些垂涎在九幽那修长玲珑的娇躯上扫过,又看了一眼后面清美灵动的林静,嘴角浮现一抹玩味之色,道:“不过这般争斗也是有些无趣,不如来一场赌斗?”

    牧尘闻言,却是眼神平淡,显然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

    不过,还不待他开口拒绝,只见得林静却是美目微亮,似是大感兴趣的问道:“赌什么?”

    “赌我与他,谁能赢。”夏弘指了指牧尘,笑眯眯的道:“若是我输了,不仅让你们安然离去,而且我还以三件准圣物做赔。”

    周围天地间,众人听得这夏弘的口气,也是忍不住啧啧出声,三件准圣物,这夏弘可真是财大气粗啊…

    “若你赢了呢?”林静美目眨了眨,道。

    “那就请两位美人留在本皇子身边了。”夏弘含笑道。

    林静红润小嘴一掀,却是笑吟吟的道:“我二人就值三件准圣物?你这大夏皇朝的皇子,还真是寒碜。”

    夏弘一怔,旋即眉尖微挑,道:“那姑娘有何提议?”

    林静想了想,轻描淡写的道:“先写个欠条,并且按个灵印,就说,如果输了的话,就欠我一亿至尊灵液。”

    哗!

    此话一出,无数人目瞪口呆,甚至连那夏弘脸庞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一亿至尊灵液,这恐怕得把他们大夏皇朝的国库都掏个底朝天了。

    一亿至尊灵液,恐怕就连真正的圣物都能够买到了!

    夏弘面庞有些发僵,旋即干笑道:“姑娘此话太是太不现实了一些…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算我给你写了欠条,恐怕到时候你都从我大夏皇朝拿不走一滴至尊灵液。”

    他此话倒是不假,谁如果拿一张一亿至尊灵液的欠条去找他们大夏皇朝,恐怕他的父皇会让其知道,什么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自寻死路…

    想来到时候就算是一位上位地至尊,都不可能从他们大夏皇朝带走这笔至尊灵液。

    林静闻言,却是不置可否,撇撇嘴道:“若是没这胆量的话就别学人玩什么赌斗,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吧,真是浪费时间。”

    夏弘听得林静那清脆声音中浓浓的不屑,眉头也是紧皱,半晌后他突然一笑,道:“好,既然姑娘有这般兴趣,那本皇子今日就奉陪到底。”

    话音落下,只见得他取出一道黄金所铸的卷轴,屈指舞动,灵力在其面前虚空凝聚成为字体,并且融入卷轴之上,最后他屈指一弹,一滴鲜血落上,形成灵印。

    做完了这些,夏弘随手便是将那黄金卷轴一甩,卷轴化为金光射入了演武场上的一座石狮子之中。

    “若是本皇子输了,你们将其拿走便是,不过,还是得提醒一句,你若真是要拿着此物去我大夏皇朝,恐怕是自寻死路了。”夏弘淡笑道。

    他只是将此当做是林静的胡搅蛮缠,所以未曾多想,而且他可并不认为自己会输,再退一万步,就算他真的输了,可谁如果真想拿着这种欠条去找他们大夏皇朝,那就真是愚蠢到了极致。

    “怎么收债是我的事,就不牢你费心了。”林静见状,灵动的眸子微微弯曲,犹如小狐狸一般,透着一股狡黠之色。

    “牧尘,接下来可就交给你了啊,等赢了那一亿至尊灵液,我分你一半!”林静美目看向牧尘,舞了舞小拳头,为他加油。

    牧尘瞧得她这一系列的举动,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只是看向那夏弘的目光中,却是多了一些怜悯。

    如果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孩乃是武境的小公主,她的父亲就是大千世界中赫赫有名的武祖时,他的面色会有多精彩?

    大夏皇朝固然强横,可如果他敢赖这位小姑奶奶的账,恐怕到时候就不是什么一两个上位地至尊shàng mén的事情了…

    真惹恼了她,万一直接请出武境的一位天至尊,到时候,那大夏皇朝的夏皇,就算再硬气,都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这夏弘,这一次可是跳进了林静给他挖的无底深坑了…

    牧尘与九幽对视一眼,都是暗暗摇头。

    “这倒霉孩子…真是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