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七章 兵符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九十七章

    “我是天帝生前所栽下的一朵花...”

    牧尘望着曼荼罗微笑的小脸,再听得她那悠悠话语,他的面庞却是一点点的僵硬了下来,那般模样,显得分外的滑稽。∑,

    当然,不止表面,牧尘的内心此时也是翻江倒海,他难以置信的盯着曼荼罗,虽说他一直都对曼荼罗为何会对上古天宫如此了解而有些疑惑,但他却从未想到过,曼荼罗竟然会是天帝所栽下的一朵花。

    虽然,这朵花肯定不会简单。

    “很难以置信吗?”曼荼罗笑了笑,她金色眸子凝视着遥远处那在空间裂缝中若隐若现的古老殿宇,道:“我的记忆以往也是被压制住了,但伴随着距上古天宫越近,我的记忆就恢复得越多,而现在,基本恢复到差不多了。”

    “那你的本体究竟是什么?”好半晌之后,牧尘终于是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咽了一口唾沫,有些艰难的问道。

    曼荼罗偏过头,颇有深意的看了牧尘一眼,然后缓缓的道:“你对它应该也不陌生...从我的名字中,你难道还猜不到?”

    嘶。

    牧尘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骇然的道:“你...你的本体是上古曼陀罗花?!”

    大千世界中,有一神花,名为曼陀罗花,此花神妙无比,天生灵智,若是成长到巅峰,丝毫不逊色那些超级神兽,甚至某些地方,还要更为的强横。

    只是这种神花太过的稀少。一旦出现,必然会引来无数超级势力虎视眈眈。毕竟若是能够带回去培养,那未来说不定便是能够获得一位堪比天至尊级别的存在。

    而此时牧尘方才明白。为何曼荼罗的眼神那般奇怪,因为他记得他的体内,存在着一道名为“不朽之页”的黑纸,那上面记载了大日不灭身的修炼之法,而且其中,还有着一道上古曼陀罗花的神纹烙印。

    当年如果不是这道神纹,恐怕牧尘早就被九幽反噬了灵智,鸠占鹊巢...

    说起来,他与这曼陀罗花。倒真是有缘得很。

    “我是由本体之上的一朵幼苞脱落所化,从某种意义而言,我并非是你所想象的灵体,而是真实存在。”曼荼罗微笑道:“这就是上古曼陀罗花的神妙之处,只要不是彻底的毁灭,我们都能够以另外的方式存活下来。”

    牧尘暗暗咂舌,这般手段,恐怕就连一些大圆满的地至尊都无法做到。

    “你光是一道分身,便拥有上位地至尊的力量。那你的本体有多强?”不过旋即牧尘便是想到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如果换作人类强者的话,想要将自身灵力赋予上位地至尊的力量,可能那就必须自身跨入天至尊了吧?

    难道曼陀罗本体已经达到了天至尊?

    曼陀罗似是知晓牧尘所想。她摇了摇头,道:“我的本体巅峰时期,也只是地至尊大圆满而已。这些年经历岁月流逝,力量必然会有所削弱。不过所幸的是我这些年也并非虚过,应该是能够弥补这些缺失。保持力量。”

    “地至尊大圆满吗…”牧尘感叹了一声,那也相当了不得了啊,毕竟就算是如今这天罗大陆上,地至尊大圆满都是罕见得很。

    “当初刚刚分离出来,我也是极其的虚弱,再加上体内的那道诅咒,实力顶多与五六品至尊相差不多,说起来还真是要感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依然只能常年沉睡,压制诅咒,更别提突破到上位地至尊,而如果无法突破到上位地至尊,就算上古天宫再现,我也不敢前来。”曼荼罗金色眸子看向牧尘,其中有着一丝感激。

    牧尘闻言倒是挠了挠头,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原来他帮了曼荼罗这么大的忙,不过旋即他便是不再多想,问道:“为何没到上位地至尊你就不敢来?”

    他敏感的察觉到了曼荼罗言语间的一些波动。

    “你忘记我的对头了吗?”曼荼罗淡淡的道。

    牧尘心头这才微震:“你在担心那圣魔皇陆垣?”

    原来如此,那陆垣拥有着上位地至尊的实力,如果曼荼罗没有与其抗衡的力量,一旦出现的话,必然会引来对付。

    “那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牧尘面色凝重的道,据曼荼罗所说,她与那陆垣都是出自上古天宫,但为何彼此间会有如此之深的恩怨?那陆垣甚至还要设计在曼荼罗体内种下那般可怕的诅咒。

    曼荼罗金色眸子眯了一下,其中似是有着危险的光芒流溢,道:“他是一头上古血蛟,同时,他也是天帝的坐骑。”

    牧尘心头再度一震,瞠目结舌,那陆垣,竟然是那位天帝的坐骑?

    可为何这天帝所栽下的曼陀罗花与其坐骑会在最后不顾生死的打起来?

    牧尘百思不得其解,毕竟不管如何,曼荼罗与那陆垣,终归都算是上古天宫的人吧?

    “当年天帝与域外族那一位魔帝大战,最终封闭了天帝陵园,而整个上古天宫都是受到了毁灭性的波及,其中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当灵智恢复的时候,上古天宫已是毁灭,当时唯一尚有灵智的,便是我与陆垣。”

    “不过我们在查探天宫内时,我却是遭陆垣突然出手,并且被其设计中了诅咒,最后不得不截断枝叶,封印自身,以分身逃出上古天宫。”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牧尘面色微变的道。

    曼荼罗眉尖也是蹙了一下,片刻后方才道:“上古天宫诸位殿主都是陨落,天宫内诸多传承宝贝,特别是天帝传承,若是能够得到,说不得便是能够获得突破到天至尊的契机,我想他应该是想独占天宫传承。”

    牧尘点点头,如此的话倒也说得过去,毕竟天宫传承,其吸引力足以让人丧心病狂,只是那陆垣的野心,还真是不小。

    “此次进入上古天宫,我会帮你多加留意的。”牧尘说道,不管眼前的曼荼罗究竟是分身还是本尊,这都无关紧要,若是能够真的帮助她找回本体,恢复实力的话,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

    曼荼罗点了点头,对于牧尘的回答显然并不意外,毕竟相处这些年,她对于牧尘也是有着极高的信任,不然的话,也不会将这种隐秘之事都是说了出来。

    “对了…你帮我看看此物究竟是何来历?”牧尘突然想起他在拍卖会中得到的那一道神秘令牌,然后便是将其掏了出来,递给曼荼罗,后者怎么说都算是上古天宫的人,想来应该会对这些东西有些了解的吧?

    曼荼罗闻言,那金色眸子便是看向了那一道古朴而神秘的令牌,眸子中闪过思索之色,半晌后,她眸子中突然有着异光浮现。

    “你认识?”瞧得她这般神态,牧尘顿时一惊,旋即喜道。

    曼荼罗并不答话,直接接过那一道令牌,细细端详了一会,方才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牧尘,道:“你这家伙从哪弄来的?”

    “就是因此才和大夏皇朝那夏弘结怨的。”牧尘道。

    “这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曼荼罗悠悠的道:“你这家伙的运气,真是连我都是有些羡慕。”

    “这究竟是什么?”牧尘被她的语气勾得心痒痒,迫不及待的问道。

    曼荼罗磨挲着那令牌,半晌后缓缓的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枚兵符。”

    “兵符?”牧尘心头猛的一跳。

    “准确的说,应该是第二殿主麾下那一支屠灵卫的兵符,那是第二殿主麾下最精锐的军队,在那上古时期,曾经剿杀过地至尊。”曼荼罗说道。

    “屠灵卫?剿杀过地至尊?”牧尘听得心惊肉跳,眼中也是有着狂喜之色忍不住的浮现出来,怪不得他会在这令牌上察觉到一股隐晦而有些熟悉的奇异波动,如今细细感应,方才恍然,那分明是一种战意的波动!

    不过这种狂喜仅仅持续了一会,牧尘眉头便是皱了起来,那支屠灵卫固然强大,可如今已是万千载过去,再厉害的军队,恐怕都已是化为尘灰,又能有什么用。

    曼荼罗瞧得牧尘的神情便是知晓他在想什么,沉吟一下,道:“倒也不尽然,上古天宫内的军队所修炼的功法颇有奇异,据说一些战士在陨落之后,灵力会融入身躯,从而成为一种只有本能,并无灵智,类似傀儡战士一般的存在,而这些傀儡,只听凭兵符之主的掌控,我觉得,在那第二殿之内,说不定便是有着它们的存在。”

    牧尘目光微闪,旋即暗暗点头,将曼荼罗的话记在心中,如果能够进入那第二殿,看来得多留点心,只要他能够掌控一些屠灵卫,那么他在上古天宫内,就损失遇见真正的地至尊,恐怕他都能够拥有着一战之力。

    一念到此,牧尘的心就渐渐的火热起来。

    “我们何时能够动手?”

    曼荼罗抬起头,目光远眺的望着遥远处那破碎的空间,然后微微一笑,道:“五日之后,这里的空间会变得稳定一些,到时候,就是将你们送入上古天宫的时候了。”

    牧尘闻言也是点点头,他抬头凝视着那些破碎空间中若隐若现的古老殿宇,眼神愈发的灼热。

    这么多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