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恩怨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两道目光在半空中交汇,那一刹那,似乎是连空间都是有些扭曲。

    迦楼罗眼神深邃如渊,他盯着牧尘的身影,面庞上那始终挂着的微笑,似乎是在此时一点点的收敛了下去,因为他感觉到了体内灵力的异样波动,甚至他背后的空间微微震荡,隐隐间,仿佛是要有着一尊巨大的光影凝聚出来。

    那是他所修炼的至尊法身,此时竟是要自主的引发。

    不过迦楼罗最终还是强行将其压制了下来,他双目犹如鹰隼一般的锁定着牧尘,在那眼神最深处,有着一抹令人心悸的杀意涌了出来。

    当那一抹杀意从迦楼罗眼中出现时,顿时有着一股极端强大的灵力波动犹如火山一般从其体内爆发出来,顷刻间,这片天地仿佛都是变得昏暗下来,唯有着那迦楼罗的身影,开始变得越来越有压迫感。

    他脚下的那座万仞山岳,都是在其脚下震动起来,犹如是在惧怕被毁灭一般。

    嗡。

    而当迦楼罗爆发出杀意时,牧尘同样是有了反应,只见得他身躯之上金光绽放,体内有着龙凤齐鸣之声响起,手臂之上,真龙真凤之灵游动起来,释放出强悍的力量波动。

    在其身后,空∠,..间扭曲,至尊海若隐若现,磅礴灵力,震动天宇。

    两人仅仅只是一个对视,便是不约而同的爆发了对彼此的杀意,显然,他们都是互相感应到了对方所修炼的至尊法身。

    同为大日不灭身的修炼者。如果他们想要让自身的法身再度进化,那就必须打败其他的竞争者。因为那进化之法,只能一个人获得。

    九幽在牧尘灵力刚刚爆发出来时。便是毫不犹豫的催动灵力,顿时娇躯之上有着水晶般的火炎熊熊燃烧起来。

    萧潇,林静倒是微怔了一下,显然一时间还没明白为何这两人明明一句话都没说,怎么就突然间一副要生死决斗的模样,不过她们的疑惑只是持续了一瞬,然后便是不约而同的将眸子锁定了迦楼罗,周身空间波荡,隐隐间有着惊人的灵力波动散发出来。

    与牧尘相比。那迦楼罗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即便后者似乎有点棘手,但这丝毫不妨碍萧潇,林静她们做出帮助牧尘的选择。

    于是,在牧尘身后,三女皆是爆发出灵力,刹那间,牧尘这边声势浩荡,竟直接是将那迦楼罗体内爆发出来的灵力威压不断的压制。最后硬生生的逼回其周身百丈。

    迦楼罗见到这一幕,瞳孔也是微微一缩,他看了一眼萧潇与林静,从两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波动。似乎丝毫不比他弱。

    若是单独对战的话,他倒并不忌惮牧尘,可眼下对方阵容强悍。一旦出手,显然是他要吃亏的。

    一念到此。迦楼罗也就没有再做无用之功,眼神深处的杀意渐渐的收敛。周身强大的灵力波动也是消散而去,然后他冲着牧尘微微一笑,道:“没想到阁下竟然也修炼了大日不灭身,今日能够相遇,真是缘分。”

    即便对方人多势众,阵容强悍,但这迦楼罗依旧是谈笑风生,从容不迫,没有显露丝毫的惧意,光是这份心性,就连牧尘都是暗赞了一声,能够修炼出大日不灭身,这迦楼罗,的确相当不凡。

    “的确是缘分。”牧尘点了点头,笑容和煦,若是不知道内情的人,恐怕还真会以为两人是惺惺相惜,恨不得做一个交心的生死之交,但唯有牧尘与那迦楼罗才知道,眼前的人,绝对是大敌,而且还是必须弄死的那种。

    所以这不是生死之交,应该是生死之敌。

    不过虽说知晓这迦楼罗是自己争夺大日不灭身进化之法的最大敌人,但牧尘却并未在此时就打算借助萧潇她们的力量对他进行围杀,因为他知道,即便他们联手,但这迦楼罗应该也是有着全身而退的底牌,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在此时对其出手,眼下最主要的,还是先获得天河洗礼,壮大自身。

    当然,虽说暂时没有动手的想法,但牧尘依旧是深深的看了迦楼罗一眼,眼中有着戒备警告之意。

    “呵呵,我明白。”

    瞧得牧尘的眼神,那迦楼罗则是不在意的呵呵一笑,然后直接远远的退走了一段距离,表示暂退。

    “这家伙有些棘手,不能大意,你怎么惹上这家伙的?”萧潇看了一眼那毫不犹豫退开的迦楼罗,柳眉倒是挑了挑,这家伙实力很强,而且能屈能伸,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人物,之前她也遇见过这家伙一次,不过没怎么交手,但她还是能够察觉到后者的不凡。

    “第一次遇见,没招惹。”牧尘耸了耸肩膀,道:“不过我和他只能活一个。”

    作为大日不灭身的修炼者,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牧尘与迦楼罗之间的恩怨,甚至比与夏禹之间的恩怨还要更深,牧尘很清楚,就算是他要退让,恐怕那迦楼罗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杀了他,所以,两人之间,必有一死。

    “那就干掉他吧。”林静拍了拍牧尘肩膀,鼓励道:“那家伙虽然不简单,不过笑到最后的人肯定是你。”

    “这么相信我”牧尘闻言都是有点惊讶了。

    林静红润小嘴一撇,道:“当初我娘给了你那么高的评价,如果你连这家伙都解决不了,那也太丢脸了。”

    牧尘只能翻了个白眼。

    一旁的九幽也是抿嘴一笑,旋即戏谑的道:“不过这样算下来的话,这天罗大陆强者榜前四,似乎对你都不怎么友好。”

    牧尘对此倒是不在意,看了萧潇与林静一眼,笑眯眯的道:“我又不是没朋友撑场子。”

    他们四人汇聚在一起。阵容其实已经相当强大了,想来就算是那祝焱。面对着他们四人,都只能退避三舍。

    三女闻言。都是不由得白了他一眼。

    “现在怎么办?天河就在眼前,不过似乎进不去。”萧潇倒是很快将话题转了回来,她美目微亮的望着那一汪天河,说道。

    牧尘微眯着眼睛,审视了片刻,点点头,道:“这天河应该是被封印了,那封印很有可能就是那位天帝所布置的,强闯根本不可能进去。”

    “那怎么办?”林静也是问道。这目的地就在眼前,却是无法进入,实在让人心焦。

    牧尘却是颇为从容,道:“不用着急,等获得九府之主信物的人都齐聚此地后,这天河的封印自然会开启,到时候就是进入的时机。”

    早在进入上古天宫之前,他就从曼荼罗哪里知晓了这些情报。

    萧潇她们闻言,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在山峰上盘坐下来,轻声交谈,等待着获得其他信物的人赶来。

    而他们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久。那远处天边,便是有着破风之声传来,只见得一道火红光芒掠过天际。数个呼吸后,就出现在了这天河之外。

    “咦。这家伙出来了?这么快?”林静一看见那道火红光芒,顿时惊咦出声。

    牧尘眉头也是挑了挑。因为他发现来者赫然是之前被他们困在风府之中的祝焱。

    天空上,祝焱凌空而立,他身躯上仿佛是流淌着岩浆,他显然也是第一时间感应到了牧尘他们,当即将目光投射而来,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守信的人。”

    他自然是对着牧尘所说的,原本他以为牧尘会在那困住他的灵阵中做一些手脚,没想到后者却是如约的调整了灵阵,让得他在被困住一段时间后就被放了出来。

    虽说就算牧尘不这样做,他也是有着手段逃离,但至少他的这种守信,还算是让得他有些意外。

    牧尘冲着祝焱笑了笑,道:“你比我想象的来得还快。”

    祝焱淡淡的道:“虽说你的守信让我有点意外,不过我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揭过。”

    “随时欢迎。”牧尘点点头,既然当时选择了出手,那他自然就没想过善了。

    “你是炎灵族的人?”在牧尘身后,萧潇突然饶有兴致的盯着祝焱,妖媚的俏脸上,有着一抹玩味笑容浮现出来。

    祝焱看了萧潇一眼,眉头微皱了一下,因为他从后者身上察觉到一种相当危险的气息,这个神秘女子,又是从哪冒出来的?之前似乎没见到牧尘身边有她啊。

    萧潇盈盈一笑,她香肩处,那七彩小蛇再度爬了出来,对着祝焱吐着蛇信。

    祝焱盯着那七彩小蛇,瞳孔顿时一缩,面色一变:“吞天蟒?你是无尽火域的人?炎帝是你什么人?!”

    当年炎帝与炎灵族打赌,将他们族内的神火赢走,后来甚至是沉睡的老祖苏醒,都未能将炎帝留下,这几乎是成为了炎灵族的耻辱,这些年来,炎灵族与无尽火域一直都不对头,但每一次,都是被压得死死的,这些年来,无数炎灵族的强者,都试图将神火夺回。

    因为是对头的原因,所以炎灵族对于无尽火域也是颇为的了解,自然是知晓吞天蟒乃是无尽火域那位主母所拥有。

    而萧潇竟然拥有吞天蟒,那必然是与那位主母有着亲密的关系。

    “当然是我的父亲咯。”萧潇浅浅一笑,毫不隐瞒。

    祝焱眼中似乎是有着火炎爆发出来,他身躯之上有着岩浆流淌下来,然后深吸一口气,目光直接锁定萧潇,在此时,他显然根本不想理会与牧尘之前的那点恩怨,他的眼中,只有萧潇。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跟我回一趟炎灵族,然后再让你的父亲用我炎灵族的神火来换人吧。”

    滔天般的火炎,在此时自祝焱体内爆发,竟是连天空,都是在此时焚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