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山河玺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咚!

    狂暴的灵力冲击,肆虐在天河之中,那每一道冲击,都让得一些实力踏入九品巅峰的强者头皮发麻,他们知晓,如果是他们被正面冲击,就算是使出浑身解数,恐怕都得陨落当场。

    而也由此可以瞧出,那实力看似仅仅只是初入九品的牧尘,究竟拥有着多么可怕的战斗力

    诸多强者心中感叹,他们抬头望着远处那处狂暴的战场,那里,两尊巨大的至尊法身吞吐着磅礴的灵力,一道道可怕的灵力攻势,铺天盖地的呼啸而出,以最为蛮横的姿态,冲着对方轰杀而去。

    这种程度的狂猛攻势,简直是天崩地裂,所以也是对灵力有着巨大的消耗,在最初的时候,夏禹在见到无法迅速击溃牧尘后,便是放弃了最开始的雷霆手段,转而换成以消耗为主。

    他自身毕竟是真正的九品圆满,距地至尊境,不过一步之遥,所以真要论起灵力雄厚程度,他必然是要强于牧尘一线。

    所以,只要持续的拖下去,他相信应该能够将牧尘拖到灵力枯竭。

    只是,他的想法固然美妙,可伴随着这种激烈的交锋持续,他却是渐渐的发现,牧尘脚下那大日不灭身,竟然依旧璀璨光明,灵力犹□→,..如大海一般,磅礴无尽。

    后者的灵力,仿佛是无穷无尽一般,丝毫不比他这九品圆满逊色。

    “怎么可能!”

    对于此,夏禹面色一片铁青,他自然是无法知晓,牧尘的灵力,融合了不死之炎,从而具备了生生不息的特性。所以想要凭借着灵力的雄浑,硬生生的将牧尘灵力拖入枯竭的程度,其难度,远超夏禹的想象。

    “这家伙的至尊法身太过厉害,其本体与法身叠加,威能更是可怕。想要将其斩杀,必须将他与法身隔离,单独击杀!”

    不过夏禹毕竟不是寻常人物,在这等时候,依旧是找寻出了破局之法,牧尘之所以能够凭借着初入九品的实力就与他抗衡到这种程度,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那神秘法身的存在。

    只要能够将那神秘法身稍微隔离一下,夏禹相信。他要抹杀牧尘,应当不难。

    而要隔离牧尘与至尊法身,夏禹也是有着手段能够办到,只是,让得他略微有些犹豫的是,这一手,他原本是留着用来对付迦楼罗的,如果在这里就动用了。之后必然会被迦楼罗所警惕。

    这种犹豫,持续了数息。然后就被夏禹果断的清除而去,只要抓住牧尘,拷问出那神秘法身的修炼之法,那种收获,绝对物超所值。

    呼。

    心意已决,夏禹当即将那阴狠的目光投向牧尘。他一咬舌尖,一口鲜血便是喷射而出,鲜血在其面前凝聚,最后有着一抹幽光从中一点点的冒了出来。

    幽光出现,迅速扩大。竟是形成了一道黑色的玉玺,那玉玺之上,仿佛是铭刻着无尽山河,一种厚重之气散发而出,连空间都是在此时震碎开来,犹如是无法承受其重。

    “那是大夏皇朝的镇国之宝,山河玺?”远处,那诸多强者见到这黑色玉玺,顿时一惊,旋即骇然出声。

    “怎么可能?!那山河玺乃是中阶圣物,必须是地至尊才能够将其催动,而且此宝乃是夏皇亲自执掌,怎么可能会交给夏禹,万一被抢夺,大夏皇朝必然实力大损!”也有着强者惊疑不定。

    “那并非是真正的山河玺!应该是夏皇炼制出来的小山河玺,据说有着使用次数的限制,但其威能,足以媲美低阶圣物!”不过终归还是有着眼力与阅历不凡的强者,略微思索,便是看出了端倪。

    “就算是仿制出来的山河玺,那威能可很可怕了,看来夏禹是打定主意要斩杀牧尘了,竟然连这等底牌都是施展了出来。”有人感叹,此等手段,显然是夏禹隐藏的底牌,但现在,却是被硬生生的逼了出来。

    在那诸多低哗之声响起时,牧尘也是望着那黑色玉玺,眼神微微一凝,原来是那大夏皇朝的镇国之宝,山河玺的仿制品吗?

    这夏禹,果然是藏有底牌!

    “能将我逼到这一步,你足以自傲了!”夏禹面色阴沉的望着牧尘,下一刹那,他双手陡然结印,只见得那黑色玉玺微微一颤,那玉玺表面上的山河纹路,仿佛是在此时化为了实物一般,有着万民沸腾之声传出,犹如一片江山社稷。

    “山河玺,山河屏障!”

    夏禹屈指一弹,手指便是弹在了那玉玺之上,顿时有着清脆的嗡鸣之声传出,然后众多强者便是见到,那山河玺上的社稷之图暴射而出,竟是化为了一层无形的屏障,从天而降,直接笼罩在了大日不灭身之外。

    在那屏障笼罩而来的瞬间,牧尘顿时察觉到,他与大日不灭身的联系突然中断。

    于是,那自牧尘身上爆发出来的磅礴灵力,也是在此时大幅度的削弱下来。

    牧尘的神色,也是在此时变得凝重起来,那层无形屏障来得太过的鬼魅,即便他之前早有戒备,但那屏障却是直接穿透了他所有的防备,将大日不灭身覆盖了进去。

    “竟然是专门用来对付至尊法身的圣物?”牧尘有些吃惊,这种圣物,他还是第一次瞧见,由此可见这山河玺的强大,如果与敌人交手,能够凭借此物直接封锁掉对方的至尊法身,那几乎是立即立于了不败之地。

    难怪那夏皇在天罗大陆上名声极强,原来是有着这等强大的圣物毕竟光是仿制品,就已经如此的强大,难以想象,那真正的山河玺,又该是何等的威能。

    “牧尘,现在想要后悔,恐怕已经晚了!”那夏禹瞧得牧尘愈发凝重起来的面庞,不由得森然一笑,到了这个时候,牧尘已是插翅难逃。

    牧尘目光微闪,虽说局面突变,但他心中却并没有太过的惊慌,这山河玺的确强大,但他的手中,同样是有着风神扇,如果祭出风神扇的话,定然能够破除这山河屏障。

    只是,牧尘却并没有立即这么做,毕竟,风神扇也是他隐藏的底牌,他并不太想在这里就动用,因为,他之后还会对付迦楼罗。

    轰!

    而在牧尘心中念头转动间,那夏禹却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只见得他脚掌一跺,其脚下的大天王法身顿时爆发出万丈灵光,那些浩瀚灵力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夏禹体内,竟是令得他的身躯瞬间膨胀了一圈,看上去犹如一尊小巨人一般,而且,在其身躯表面,一道道灵力纹路,凸显出来,震荡着可怕的波动。

    嘎吱。

    夏禹手掌缓缓紧握,发出刺耳之声,他望着牧尘,嘴角有着狰狞的笑容浮现出来,牧尘失去了至尊法身的力量,而他却是能够借助大天王法身的力量,此消彼长,双方的力量,已经完全不处于一个层次。

    胜负已经出现。

    砰!

    夏禹狞笑,身躯暴冲而起,直接是化为一道流光对着牧尘暴射而去,沿途残影不断的浮现,那种速度,带起刺耳的音爆。

    “天王拳!”

    夏禹低吼,一拳轰出,顿时浩瀚灵力喷薄而出,此时的他,犹如是一轮曜日,爆发出了可怕的灵力压迫,那灵光曜日之上,仿佛是出现了一张威严面庞,犹如天王。

    可怕的威压铺天盖地的笼罩而来,令得牧尘浑身刺痛,在其身躯表面,真龙真凤之灵游动,发出吼声,显然也是感应到了危险。

    这一拳,若是被击中,即便是以牧尘肉身之强悍,都将会遭受到致命般的重创。

    远处诸多强者已是惋惜感叹,这牧尘此次,恐怕是要真正的陨落在此了。

    天王之拳在牧尘眼瞳中急速的放大,那种近乎死亡般的气息,也是令得牧尘眼瞳急缩起来,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没有后退,依旧是立于原地,纹丝不动。

    “吓傻了吧你!”夏禹见状,嘴角也是有着讥讽笑容浮现。

    牧尘依旧不闻不顾,他感受着那种死亡之气,然后竟是在那诸多骇然目光中,缓缓的闭上双目,犹如不再抵抗。

    “他放弃了啊。”诸多强者感叹一声,在失去了至尊法身之后,牧尘显然也知道,现在的他,无法抗衡夏禹。

    然而,也就是当他们这般想着的时候,牧尘紧闭的双目,又是猛然睁开,只不过这一次,那漆黑双目中,竟是攀爬满了血丝。

    一种无法形容的杀伐之气,在牧尘的体内疯狂的汇聚起来。

    在夏禹那毁灭般的一拳下,牧尘再度感受到了那种死亡的气息。

    身落死地,想要破局,那就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牧尘五指缓缓的紧握,滔天般的杀伐之气,从其体内浩浩荡荡的爆发开来,在这一刻,似乎连这天河之水,都是被那杀伐之气所染红。

    牧尘抬起拳头,然后平实而缓慢的一拳轰出。

    然而,就是如此朴实的一拳,当其挥出的时候,这天河之中,无数河水,轰然爆炸。

    一股舍身成魔般的气势,冲天而起。

    舍我魔躯,踏灭今古!

    舍身魔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