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第二殿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古老而残破的大殿深处,矗立着一座暗红玉石所形成的莲台之上,莲台散着柔和光芒,显得分外的神异。?? ?.

    不过牧尘的目光,却并没有在这明显不凡的莲台上有所停留,而是死死的盯着其上面那一株幽黑如墨般的妖艳花朵。

    花朵约莫十数丈,黑色的花朵之上,犹如是铭刻着天地间最为古老的纹路,每一道花纹,都犹如是禀天地而生,散着一种圆满之感。

    只是,当仔细看去时,又会现这株完美的花朵,却是断了一截枝叶幼苞,这直接是令得其本身那种圆满之感,有了一种令人惋惜的缺陷。

    牧尘望着那枝叶断处,却是明白,恐怕当初曼荼罗在重伤垂危时,便是自断枝叶,分裂幼苞,将本体封印,借助分身遁出了上古天宫,留存生机,以待来日。

    而此时的它,仅仅只是静静的盘踞在那莲台之上,犹如是陷入了最深层次的沉睡,但牧尘依旧是能够感觉到那一株花朵之内隐隐间散出来的可怕之感,那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令他暗暗咂舌。

    而在感叹了一阵后,牧尘俊逸的面庞上也是有着一抹如释重负般的笑容浮现出来,没想到藏经楼没找到,却是先一步的找到了曼荼罗的本体。

    不过,牧尘只是欣喜了一会,便是迅的收敛了情绪,然后目光迅的仔细掠过那座残破的大殿,既然他有机会提前观测地形,那就必须尽快将这座大殿的所有危险都洞察出来。

    大殿内,一片残破,而且有着诸多森森白骨,到处都是激烈大战之后的痕迹,显然,这里曾经经历过格外惨烈的战斗。

    整座大殿,寂静无声,然而。牧尘却是从这种寂静之下,本能的察觉到了一种危机之感。

    牧尘双目微眯,一点点的扫视而过,如此十数息后。他的眼神终于是猛的一凝,其视线,汇聚在了大殿的十数根石柱之下,在那里,有着一具具白骨。

    在这大殿内。骸骨不少,所以这些白骨也是并没有显得多令人在意,但当牧尘在谨慎的探查过后,却是现,这些石柱下的白骨,竟并不散乱,而且,它们是盘坐在石柱之下,虽然周身没有任何的波动,但牧尘依旧是从它们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些危险气息。

    而且,它们的位置,看似散乱,却隐隐间有着灵阵方位的迹象,所以如果牧尘没有猜错的话,恐怕这些白骨,彼此间应该是维持了一座灵阵的成形。

    这座灵阵,应该非常可怕。

    牧尘目光急促的闪烁着,之前曼荼罗告诉他,她被那6恒偷袭重伤。而如果后者真的是要出手,那必然是想要斩草除根,所以,曼荼罗选择的这个自我封印之地。必然也会有着一定的保护能力。

    而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些白骨以及它们所形成的那座灵阵,应该就是曼荼罗寄予希望之点。只不过,这又让得牧尘苦笑了一声,因为这些阻拦,在保护了曼荼罗本尊之外。也是将他给阻拦了下来。

    他可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他莽撞的闯进那座古老大殿,那些让他感到致命般危险的白骨守卫,会轻易的放过他。

    “这可麻烦了。”牧尘沉默下来,按照他的预估,就算是他将萧潇,林静她们都是请过来联手,都不可能闯过那座大殿,将曼荼罗的本体带出来。

    这让得牧尘很是头疼,这里尚未进入天帝陵园,他也不可能直接就将曼荼罗传送进来,否则到时候引空间爆炸,他们都没好下场。

    “必须得到一些外来的强大助力才有可能成功。”牧尘双目微眯,半晌后,他心头突然一动,眼中也是有着一抹奇异之光迸射出来。

    外来的强大助力…牧尘手掌突然一握,顿时一枚古老的令牌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赫然就是之前他在拍卖会中得到的那一枚来自第二殿主的..兵符!

    那支属于第二殿主的军队,屠灵卫的兵符!

    牧尘望着这枚古老的兵符,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活络起来,按照曼荼罗所说,虽说那支曾经屠灭诸多地至尊的屠灵卫如今已是尽数的葬灭,但那位第二殿主必然是有着一些特殊的手段,以其他的形态,保留下少数的屠灵卫,以作护卫之用。

    而如果他能够借助这枚兵符,控制那些屠灵卫,那么要闯过那座大殿,带出曼荼罗的本体,也未免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者,当牧尘想到更深的一点,他此次所遇见的麻烦,未免不是他表现的机会。

    表现给那藏经楼看的机会。

    牧尘眼芒闪烁,这些出现在眼前的光影,刚好是让他看见了曼荼罗本体封印之地,这未免是太巧合了一些。

    而与其相信这是巧合,牧尘更相信是有一只大手在操控这一切,而那只大手,很有可能就是那座神秘的藏经楼。

    因为那座藏经楼想要看他的表现,看看他能不能在这种局面下,成功的带走曼荼罗的本体。

    如果他能够成功的话,很可能就会获得认可,从而得到进入藏经楼的机会。

    当然,若是失败的话,恐怕不论是曼荼罗的本体,还是大日不灭身的进化之法,他都将会失去。

    这个后果,对于牧尘而言,简直是致命性的。

    牧尘想到此处,面色也是变得凝重了起来,失去了进化之法,他的大日不灭身便是只能止步不前,未来也将会失去绝大的优势,而若是不能带回曼荼罗的本体,那么待得此间事了,那大夏皇朝的夏皇,必然不会饶过他。

    而以曼荼罗此时如今上位地至尊的实力,仅仅只能抵住夏皇一人,更何况,曼荼罗还有着一个生死对头,那位圣魔宫的圣魔皇,6恒。

    所以,这一次,不论如何,他都必须成功!

    牧尘的双掌猛然紧握。面色也是变得肃然起来,旋即他的目光再度扫过那光影中的古老大殿,这座大殿,应该是在第一殿主所在的府邸之内。

    因为那些石柱上。到处都是铭刻着第一的字样…

    “先去第二殿主府邸所在之地,以兵符,获得残余屠灵卫。”

    当牧尘心中念头涌动时,他立即就感觉到了周身空间剧烈的波动起来,短短数息之后。眼前景象,便是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出现在面前的,是云雾缭绕的天空,天空之下,是一座巍峨得犹如通天般的山岳,而此时的牧尘,就处于这座巨大的山峰之上。

    山峰之中,是看不见尽头的巍峨建筑,一座座大殿耸立着,散着磅礴古老之气。整个天地间,都充斥着沧桑之感。

    而在那山峰最高处,牧尘一眼便是见到了那座最为恢弘的大殿,大殿千丈之高,人于之前,犹如蝼蚁。

    而在那大殿的上方,有着匾额,其上金色大字,书写出了“第二殿”三个威严大字。

    那匾额散着金光,隐隐间。仿佛是有着磅礴之力涌动,引得空间波动。

    “这就是第二殿吗…”牧尘望着那座巨殿,也是忍不住的咧嘴一笑,然后他再不犹豫。身形掠过,化为一道光影,直奔巨殿而去。

    当然,看似极快的前行,但牧尘依旧是蔓延开灵力感知,探寻着四周。以免闯进一些残破灵阵之中。

    不过所幸的是,一路而来,异常的顺利,那些曾经遍布此地的灵阵,仿佛是在上古时期的那场大战之中,被尽数的摧毁了。

    如此不过数分钟后,牧尘便是出现在了那大殿之前,他谨慎的探测了一番,然后便是现那紧闭的青铜大门上,竟是有着封印存在,以他之力,根本无法强行打开。

    这让得牧尘眉头忍不住的皱眉沉思,片刻后,他游动的目光突然顿在了青铜大门上方的匾额之上,顿时眼芒一闪,然后他手掌一握,那金龙弟子的令牌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

    令牌散着金光,而后金光漂浮,直接是射入了那匾额之中,顿时匾额之上有着一丝丝的光华垂落下来,落入了紧闭的大门。

    嘎吱。

    紧闭了万千载的青铜大门,终于是在此时出了嘎吱之声,然后一点点的开启。

    牧尘见状,也是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他抛了抛手中的金龙弟子令牌,有些感叹,在这上古天宫内,果然这身份令牌至关重要,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需要以令牌辨明身份。

    青铜大门徐徐开启,顿时有着一股古老洪荒之气席卷而来,那一霎那,牧尘仿佛是听见了无数的厮杀之声,惨烈无比。

    大门终是开启,牧尘也是清醒过来,他微微犹豫,然后便是一步踏出,直接是迈入了这座第二殿中。

    大殿之中,极端的辽阔,不过此时,这座曾经恢弘之极的巨殿,却是一片狼藉,遍地的裂痕,显然是经历过大战。

    不过牧尘却并没有注意这些,因为当他在进入到这座大殿的那一瞬间,他的视线,便是凝固到了巨殿的尽头,而后他的眼中,有着震动骇然之色浮现。

    在那尽头,有着一尊金色王座,而此时那王座之前,赫然是有着一道身披紫袍的身影而立,他气势吞天,威压霸气,隐隐间有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气势席卷出来,仿佛连天地,都是被其所震慑。

    那股气势笼罩而来,也是令得牧尘面色剧变,因为他骇然的现,那道紫袍身影,竟然并非是虚影,而是真正的肉身!

    在这第二殿内,能够有着这般气势之人,除了那位第二殿主之外,还能有何人?!

    而且,最令得牧尘震惊的是,他竟是在这具肉身上,察觉到了一丝类似生气般的波动?!

    这第二殿主,难道并未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