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凰虫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凰虫

    身着紫袍的身影站立于王座之前,吞天气势席卷,引得周身空间都是呈现扭曲之感,那种恐怖的威压,层层叠叠的将整座巨殿都是笼罩在其中。︾,

    而迈入巨殿的牧尘,也是被这种恐怖的威压所笼罩,当即其身体都是变得紧绷起来,身体表面金光流转,龙吟凤鸣之声在其体内震荡,血肉都是在此时变得坚若金刚。

    面对着这未知的局面,牧尘显然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这些曾经的大人物,只需要一点点的遗留手段,就能够让他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而在尽全力的催动防御时,牧尘也是目光警惕的望着那紫袍身影,眼神深处,有着惊骇之色。因为在先前的那一霎那,他分明的察觉到了,这第二殿主的身躯之内,竟是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生机波动。

    难道这第二殿主并未彻底陨落?

    可这般模样,显然也不像是依旧存有神智啊?

    牧尘皱了皱眉头,旋即转动步伐,走到另外一个方位,这里正好正对着第二殿主的身影,而在这里,也可以将第二殿主的正面,看得清清楚楚。

    而也就是在牧尘看清楚的那一霎那,他的面色再度剧变,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他见到,那第二殿主此时的面庞,保持着决然之色,双目怒瞪,微微抬头,仰望天空,而让得牧尘骇然的。并非是其面庞上凝固的神情,而是在其眉心处。有着一个黝黑血洞。

    血洞约莫一指左右,看似不起眼。但牧尘却是知晓,正是这仿佛一指之力,几乎是在瞬息之间,直接毁灭了第二殿主的一切生机。

    一位地至尊大圆满究竟有多强,牧尘难以说清,但他却是知晓,在如今的天罗大陆上,地至尊大圆满的超级强者,屈指可数。

    然而。就是如此恐怖的一位存在,却是被一指抹杀,那出手之人,又该是何等的厉害?

    牧尘皮肤泛着一些寒意,旋即他抬头看向这座巨殿的殿穹,他眼中灵光凝聚,一阵扫视,然后凝固在了一处。

    那里的穹顶,有着一个同样幽黑。不过一指左右的小小黑洞,这个黑洞在约莫千丈巨大的穹顶之中,宛如针尖一般的不起眼,但当牧尘的视线看见这个黑洞时。他浑身的汗毛仿佛都是在这一瞬间倒竖了起来。

    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惧涌上心头。

    这一霎那,牧尘的脑海中仿佛是有着画面出现,在那域外族入侵天罗大陆时。一位令人无法想象的强大存在降落在了上古天宫,而也就是在他出现的瞬间。他随意的出手了,而且还是抢在了上古天宫那位天帝之前。

    他仅仅只是随意的一指点出。于是,第二殿的穹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洞,再然后,那刚刚有所察觉,猛然起身的第二殿主,眉心之处,便是多出了一个血洞,而其体内的所有生机,都是在这一瞬间,彻彻底底的被毁灭。

    一指灭杀一位地至尊大圆满。

    牧尘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如此恐怖的实力,除了传闻中那位与天帝同归于尽的魔帝之外,还能有谁能够做到?

    而且,他竟然能够抢在天帝之前一步出手,这就更显得其可怕了...

    “那域外族...竟然有着如此存在,难怪当初能够逼得大千世界所有生灵联合。”牧尘面色肃然,心中愈发感觉到那域外族的恐怖与强大,这可真是大千世界的真正大敌啊。

    即便是如今,恐怕那域外族依旧是在对大千世界虎视眈眈,试图彻底侵略占据。

    牧尘心中感叹了一会,便是将这般情绪收敛起来,此时的域外族,对于他而言,还稍微有些远,因为现在的他,依旧太弱。

    连第二殿主这等强者,都依旧是被一指灭杀,显然,恐怕唯有踏入了真正的天至尊层次,方才能够成为双方的顶尖力量,并且成为双方阵容之上的有力砝码。

    收敛了情绪,牧尘的视线终于是暂时的从第二殿主的身躯上转移开来,看向这座巨殿的其他方向。

    毕竟他此次来第二殿,最重要的目的,可并非是第二殿主。

    他需要寻找那一支屠灵卫。

    当牧尘视线扫视开来时,他再度察觉到了这座巨殿的辽阔,先前因为是第二殿主的身躯实在是太过的震撼人心,以至于牧尘直接忽略了这座巨殿的所有东西。

    巨殿的中央,是第二殿主所在,王座之下,是百丈石梯,然后以石梯为圆心辐射开来,而此时,在那石梯的后方,出现了身披黑色重甲的身影。

    当牧尘望见那些身影时,他的眼皮顿时急促的抽动起来,心脏跳动加快,然后眼神热切的扫去。

    越来越多的黑色重甲身影出现在视野中,那犹如是一支沉默的军队,矗立在第二殿主的后方,将其护卫。

    这些身影,粗略看去,约莫五千人左右,他们身披黑色重甲,连面目都无法瞧见,在那重甲之上,铭刻着暗红的纹路,这些纹路,犹如是鲜血所化,隐隐的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悸的煞气。他们还手持重戟,重戟尖头血红一片,仿佛血气萦绕。

    显然,当年这支军队存活时,必然也是征战四方,甚至连地至尊级别的超级强者,都曾经被他们所剿灭。

    牧尘眼神滚烫无比的盯着这支身披重甲,手持重戟的军队,则是忍不住激动的握紧了拳头,这支军队,正是他所想要需找的那一支屠灵卫!

    不过…牧尘的激动很快的减弱了下去,因为当他的灵力感知蔓延而过时,他竟然发现那五千多屠灵卫中。竟然没有一丝的异样波动。

    这些屠灵卫,似乎已经被彻底毁灭了。

    牧尘一下子面色就难看了起来。如果无法掌控屠灵卫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将曼荼罗的本体才从那重重护卫中带出来。

    “怎么会如此?”牧尘眉头紧皱。按照道理来说,类似这种精锐的军队,一旦有战死的战士,他们临死前,多半都会催动炼制自身的秘法,将生机剥夺,以一定的几率化为尸兵,如此的话,即便是死了。依旧能够成为军队的一员。

    这种尸兵,从某种程度而言,已经不算是生灵,所以它们能够禁受岁月的侵蚀。

    可为什么,现在的牧尘,从它们身上察觉到一点波动,犹如真正的死物?

    “因为这些军队还少了一个启动的引子。”

    而就在牧尘沉思之间,突然,有着一道轻笑之声从后方响起。

    牧尘的瞳孔微缩。缓缓的转过身来,只见得在那大门口处,一道修长倩影窈窕而立,赫然是那苏轻吟。

    没想到她也来到了第二殿。

    牧尘面色平静。但体内已是有着灵力流转,他与这苏轻吟之间,虽然不算什么敌人。但显然也友好不到哪里去。

    苏轻吟瞧得牧尘的戒备,则是笑眯眯的道:“别这么紧张。我现在可不想和你打,而且现在。我们合作一下,我想可能会更好。”

    “合作?”牧尘双目微眯。

    “你的目标是这支军队?呵呵,你的心可真是大,这种军队,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掌控的。”苏轻吟盯着牧尘,若有深意的道。

    “那就与阁下无关了。”牧尘淡淡的道,旋即问道:“你说的启动引子,那是什么意思?”

    苏轻吟不在意的一笑,道:这支军队的确并没有彻底被毁灭,因为当初在第二殿主被抹杀的时候,这支军队直接燃烧了神魄,将力量灌注第二殿主,试图保存他的一丝生机,所以,如果想要得到这支军队,那就得将它们的力量归还。”

    牧尘眉头微皱,道:“这样就能够护住一位地至尊大圆满的生机,那倒是太简单了一些。”

    苏轻吟螓首一点,道:“若只是如此,当然不可能,可第二殿主拥有着一只“凰虫”的罕见灵虫,此虫能够涅槃一次,为主人恢复生机,只是需要极端庞大的力量支持。”

    “凰虫?”牧尘心头微惊,难道先前他从第二殿主身上察觉到的那一点生机波动,就是这所谓的凰虫?

    而如此说来的话,第二殿主还真的有着复活的机会?

    “第二殿主已经彻底陨落,不会再复活了。”似是知晓牧尘心中所想,苏轻吟摇了摇头,道:“第二殿主受到的攻击太过的具备毁灭性了,几乎是将他体内的一切都是化为了湮粉,所以就算是“凰虫”也救不了它。”

    她转向牧尘,道:“我的目标是那只凰虫,只要我能够得到它,我就可以用秘法将其吸收的那支军队的力量逼出来,到时候你自然能够获得那支军队。”

    “所以,我们可以合作。”

    牧尘眼芒微微闪烁,片刻后,方才道:“那我要做什么?”

    不管这苏轻吟所说究竟是真是假,但现在,他不介意去尝试一下,若是这女子试图骗他,那他也会让她付出代价。

    见到牧尘意动,苏轻吟也是忍不住的欣喜一笑,然后她俏脸有些肃然的望向大殿,突然玉指点出,一道灵力暴射而进。

    嗡。

    而就在那道灵力冲进大殿时,突然整座大殿震动起来,只见得无数道灵力光线在半空中凝聚,顿时有着一道道龙吟之声响起,一座巨大的灵阵,直接是将整座大殿都是笼罩了进去。

    “我需要你帮我破开这座灵阵。”望着那散发着恐怖威能的灵阵,苏轻吟凝重的说道。

    牧尘抬头,他望着那座巨大的灵阵,面庞上,则是浮现了一抹古怪与惊愕之色。

    因为他发现,眼前这座灵阵,竟是如此的熟悉。

    那分明就是一座九龙弑仙阵!

    只不过,这座灵阵,竟然是完整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