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收服屠灵卫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轰轰!

    战场的上空,无法形容的战意席卷开来,百万道血光喷薄,那每一道血光所拥有的力量,都是让得牧尘心神颤抖,这如果是他本尊在此,恐怕他必然会被毁灭得连渣都不剩。

    这就是屠灵卫全盛时期的力量吗

    砰!

    空间震碎,而也就是在牧尘惊骇之间,那种毁灭般的血光战意,便已是呼啸而来,最后重重的轰击在了“牧尘”这具身躯之上。

    被轰击的刹那,仿佛是有着一种剧痛自灵魂深处涌来,那直接是令得牧尘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那种可怕的攻击,甚至让得他有着一种将要真正被毁灭的错觉。

    轰!轰隆!

    数十万丈的天空,几乎是在此时崩碎开来,无数道虚空裂纹蔓延,然后牧尘便是见到,他这具苍老的身躯,直接是在这种攻击下崩碎开来

    那位曾经的地至尊,就这样的陨落在了屠灵卫的绞杀之下!

    眼前渐渐黑暗,牧尘的意念仿佛是在经历某种可怕的冲刷,那种冲刷带来无法想象的剧痛,几乎令得牧尘为之疯狂。

    不过,就在牧尘有些无法承受的时候,那种剧痛终于是散去,再然后,他便是发现9≧,..四周的景象再度出现了变幻

    只不过,在他的四周,依旧有着一支身披重甲,气势吞天的可怕军队,而他的身躯,也从苍老。变成了一具中年模样。

    但有所相同的是,这中年的身躯内。依旧是蕴含着可怕的力量,显然他也是一位地至尊级别的存在。

    见到这一幕。牧尘微微恍然,这类似幻象般的一幕幕,或许就是屠灵卫曾经所镇压的那些地至尊而难道现在的他,就要将这些地至尊的陨落,尽数的体验一次吗?

    一念到此,牧尘的嘴中不由得有些发苦起来,刚才那种剧痛,实在是让得他无法忘怀,若是心智稍微不坚之人。恐怕光是一次就足以让其发疯

    不过,牧尘也是能够察觉到,在经历了这一次次的屠灵卫战意冲刷与毁灭之后,他对于屠灵卫的战意,也是渐渐的有了一些契合。

    所以这应该是来自屠灵卫战意的考验,只要能够承受下来,那么之后,他就能够借助兵符,真正的发挥出屠灵卫的力量。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牧尘猛的一咬牙。也是放松了紧绷的身躯,此时此刻,他的任何防御都是毫无效果,既是如此。那就好好的享受一下,这屠灵卫那毁灭般的战意冲刷吧!

    轰!

    天际有着无量血光战意汇聚,犹如是一轮血红烈日。猛然坠落下来,最后狠狠的轰击在了“牧尘”的身躯之上。

    犹如要被毁灭般的剧痛。再度疯狂的涌来,淹没了牧尘的脑海。

    轰!轰!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牧尘开始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毁灭,到得后来,那种剧痛,已是深入骨髓,几乎让得人麻木。

    而牧尘的这种毁灭,经历了足足八次。

    这也就是说的,曾经陨落在屠灵卫手中的地至尊,有着整整八位。

    这让得牧尘都是暗感骇然,因为他很清楚,想要真正的毁灭一位地至尊有多艰难,那等存在,就算是不敌一支精锐的军队,但如果想要逃跑的话,那还是有着诸多手段的。

    但眼下,那八位地至尊,最后都是未能成功的逃脱,反而是陨落得彻彻底底。

    由此可见,这屠灵卫全盛时期,究竟是何等的凶悍。

    在牧尘内心深处感叹之间,他也是松了一口气的发现,在经历了第八次屠灵卫战意的毁灭与冲刷后,这片空间终于是开始出现了破碎。

    牧尘的意念,也是在此时迅速的回归。

    噗嗤!

    巨殿之中,牧尘紧闭的双目,猛的睁开,再然后,他直接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额头之上,青筋都是跳动起来,令得他那俊逸的面庞显得有些狰狞。

    之前那种剧痛,也是随着意念的回归,降临到了他的肉身之上。

    呼呼!

    牧尘急促的喘着气,如此好半晌后,那紧握的拳头方才一点点的松缓下来,他颤抖着手掌抚摸着额头,忍不住的苦笑了一声。

    之前那一次次的毁灭战意冲刷,实在是让得他有些心有余悸,不过也正是如此,他也是更清晰的感应到了屠灵卫战意的凶悍与霸道。

    那可是地至尊级别的存在啊,就这样被他们镇压抹杀了足足八位!

    这等战意,如果放在如今的天罗大陆上,怕是任何顶尖势力,都得噤若寒蝉吧。

    但让得牧尘稍微有些欣喜的是,那等难以承受的战意冲刷,总算是被他熬了过来,而现在,他能够隐隐的感觉到,他与屠灵卫之间,似乎是有了一点点微妙的联系。

    而且牧尘抚摸着额头的手掌突然顿了顿,双目之中,也是有着难以置信之色涌现出来。

    因为在此时,他赫然发现,他的意念,竟是犹如涨潮一般,急速的增强了起来。

    牧尘的双目,再度变得晶莹剔透,奇异之光散发,意念横扫开来,直接是在半空中化为层层叠叠的战纹,而那等数量,竟然是直接突破到了七十五万的数量!

    七十五万道战纹?!

    牧尘嘴巴忍不住的张大了一些,在这短短不过十数分钟的时间中,他所凝练出来的战纹,为何提升到了这种地步?

    “是因为屠灵卫战意的冲刷?!”

    牧尘很快就明白过来,必然是之前他所承受的那种战意冲刷,虽然那种冲刷给他带来了无法形容的剧痛,但显然,最终也是给予了他难以想象的回馈。

    那可是硬生生的增长了十五万道战纹啊!

    如果让牧尘修炼的话,恐怕起码需要将近半年的时间,这还是因为他天赋超卓的缘故,然而现在,那半年的时间,却是在这十数分钟内完成了。

    牧尘的心中,有着喜悦忍不住的涌起,然后他咧嘴轻笑了起来,凭借他此时的意念之力,再加上兵符的协助,那么这一支屠灵卫,就真正的能够在他的手中焕发出光彩。

    而当他一想到,眼前这支屠灵卫将会为他所用时,他的心中就忍不住的澎湃激动,凭借着这一支军队,即便眼下的他尚还未踏入地至尊境,但就算是碰见了真正的下位地至尊,他也将会有着抗衡的力量。

    抗衡地至尊啊!

    牧尘紧紧的抿着嘴,此时此刻,就算是他,都是忍不住情绪的感叹了一声,在那曾经的时候,地至尊在他的眼中是何等的高不可攀。

    他也是一直在为这个境界而努力。

    而眼下他终于是拥有了这个境界所拥有的力量。

    虽说这是需要借助屠灵卫,但身为战阵师,谁都明白,他们与军队,本就是一体的,只有当两者结合,他们才能够发挥出真正的力量,缺一不可。

    牧尘自石梯之上长身而起,然后他望着眼前那支身披重甲,气势吞天般的军队,他举起兵符,只见得兵符之上光芒闪烁,就要将这屠灵卫带走。

    这兵符之内,自有一片小空间,能够将屠灵卫带入其中,只不过,前提必须是已经化为尸兵,并没有任何生机的屠灵卫。

    兵符的光芒缠绕在那些屠灵卫的身躯上,不过就在扯动之间,牧尘却是感觉到了一股细微的抗拒。

    “恩?”

    牧尘一怔,那种抗拒,应该是某种执念所留,这些屠灵卫,似乎并不愿意离开,它们至死,都要守护在此。

    这种变化,让得牧尘有些意外,旋即眉头皱了皱,如果无法带走屠灵卫,那他此行,也就将空手而归。

    他显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执念吗”

    牧尘喃喃自语,他沉默了片刻,突然转身,看向了第二殿主屹立的身影,然后他来到他的身前,微微弯身,恭敬的行了一个晚辈之礼。

    “前辈,屠灵卫的光辉,不应在此被尘埃所覆盖,晚辈愿率领它们,待日后与那域外邪族,决一生死,所以还望前辈成全!”

    牧尘的声音,在巨殿之中回荡,而后带起了许久的沉默。

    他抬起头,注视着第二殿主的面庞,在那一刹那,他似乎是看见了后者犹如雕像般的下巴,微不可察的轻轻点下。

    那似乎是一种幻觉,但又并不完全是,从某种意义而言,应该也是第二殿主的一种残留执念的体现。

    轰。

    在那后方,屠灵卫尽数的单膝跪下,它们的身体与本能,驱使着它们这么做,而这一次,它们跪拜的并非是兵符,而是第二殿主。

    而牧尘也是在此时察觉到,那些环绕在屠灵卫周身的执念,在此时悄然的消散而去,这令得他暗中松了一口气,果然,想要带走屠灵卫,不止是需要兵符,而且,还需要第二殿主的首肯。

    他再度对着第二殿主弯身行礼,然后手中兵符一扬,光圈散发出来,顿时,那两千屠灵卫也是化为光华冲天而起,最后尽数的冲进了兵符之中。

    待得最后一道光芒进入兵符,牧尘也是小心翼翼的将其收起,然后他再不犹豫,直接转身对着巨殿之外而去。

    屠灵卫已经到手,那么接下来,他就应该去将曼荼罗的本体,带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