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初战地至尊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吼!

    残破的大殿之内,两千名屠灵卫似乎是低吼出声,只见得血红的战意犹如是洪流一般自它们天灵盖席卷而出,在它们的上方,形成了厚重无比的血云。

    那等恐怖的战意,远远的超越了以往牧尘所掌控的任何一支军队,在那等战意下,就算是下位地至尊,都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战意翻滚,周围的空间也是不断的崩溃,蔓延出一道道黝黑的空间裂纹,由此显露出那股战意的霸道与强悍。

    而在石门之前,那位圣魔宫的左长老,此时也是面目震惊的望着这一幕,之前的那种高高在上以及漠然姿态,早已是消除得干干净净。

    他先是骇然的望着那笼罩了整座大殿的战意血云,再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位于屠灵卫后方,年轻的面庞上满是平静的牧尘。

    显然,直到现在,他都有些无法相信,牧尘竟然真的拥有着催动如此一支精锐军队的能力。

    “怎么可能?!”

    左长老嘶哑的声音中,都是有着一丝颤抖。

    眼前的局面,变幻得实在是太快了,原本他以为翻手间就能收拾的蝼蚁,却是在一眨眼间,拥有了连他都是感到心悸的恐怖力量。○〖,..

    “看来让你失望了,这支军队,我刚好能够掌控。”牧尘望着那脸色阴晴不定,不断变换的左长老,也是忍不住的轻笑一声,同时心中隐隐的泛着激动。

    在那以往的时候。如果他遇见了一位下位地至尊,唯一的选项恐怕便是以最快的速度逃走。然而现在,当他将自身的底牌展露出来的时候。却是能够从一位下位地至尊的面庞上,收到一些惊惧之色。

    牧尘看了一眼手中的古老兵符,然后将其紧紧的握住,虽然眼下的他,只有在依靠着这支屠灵卫时,方才能够与下位地至尊抗衡,但他却是有着自信,要不了太久,他本身。也将会拥有着这种他曾经所向往许久的强大力量。

    “这位长老,现在你还打算在这里阻拦我吗?”牧尘笑眯眯的望向左长老,问道。

    “小子休要猖狂,老夫什么场面未曾见过,想要凭借一支军队就想将老夫喝退,怕也是太幼稚了一些,而且.哼,谁知道你这狡猾小辈,是否是故作镇定?”左长老眼神阴沉。阴测测的说道。

    他的确为牧尘展现出来的底牌感到震惊,但他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下位地至尊,怎么可能就会因为牧尘三言两语就会退去。

    “既然如此.”

    牧尘闻言。则是微微一笑,道:“那就请这位长老,帮我试探一下这支屠灵卫。究竟还能有多少力量吧。”

    轰!

    当其话音落下间,他一步跨出。直接是出现在了屠灵卫之中,然后盘坐下来。双目微闭,自身意念也是涌出,与那磅礴血云汇聚在一起。

    吼!吼!

    牧尘的意念,与屠灵卫的战意融合,顿时间充满着战意的吼声在其脑海中响起,同时他也是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环绕在其意念之外,任由他的支配。

    轰隆!

    厚重的血云翻滚,只见得万丈血浪席卷而出,横扫之间,空间碎裂,直接是以一种碾压般的姿态,对着那左长老笼罩而去。

    这般攻势,看似简单,但却唯有着立于之前,才能够感觉到那血浪碾压过来是,究竟是何等的无法抵挡,按照牧尘的估计,如果此时是那迦楼罗以及祝焱等人在前方,恐怕血浪扫过,他们连尸骨都不会留下来。

    因为那等血浪,乃是汇聚了屠灵卫的可怕战意所化。

    血浪充斥眼球,滚滚而来,那位左长老的面庞,也是在此时变得极其的凝重起来,他能够察觉到,那血浪之中所蕴含的恐怖力量,就算是他,都不敢小觑。

    “这个小子!”

    左长老咬牙切齿,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结果局面却是变得如此的狼狈,这如何能不让这位左长老愤怒之极。

    左长老的手掌,在此时自袖袍中探出,其手皮肤细腻,犹如婴儿,而在其五指之间,更是闪烁着如玉般的光泽。

    他手掌伸出,竟仿佛是迎风暴涨,瞬息之后,直接是化为一道千丈巨手,巨手横压而下,碾碎空间,一掌便是拍在了那滚滚而来的血浪之上。

    轰!

    两者硬憾在一起,顿时大殿之内,那一根根犹如擎天柱般的石柱瞬间崩碎开来,肉眼可见的涟漪波动,更是一层层的扩散而出,将空间震得不断的扭曲,破碎。

    这仅仅只是一个看似随意的交锋,那等破坏力,便是远远的超越了九品圆满的强者全力所催动的神通之术.

    可怕的灵力冲击席卷在大殿之内,那左长老身体也是微微一震,竟是退后了半步,他那面庞上,也满是阴沉之色。

    显然,在先前的交锋中,他竟然隐隐有着落入下风的迹象。

    若是他全盛时期,自然是不惧牧尘这屠灵卫,是战是走,都能够随心而为,但眼下,因为进入上古天宫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的力量,不足全盛时期的一半。

    如此一来,真要斗起来,他还真不见得能够抵御下那等恐怖的战意冲刷。

    轰!轰!

    而牧尘在感受着那等恐怖战意的力量后,却满是意犹未尽,那种力量,显然让得他很是垂涎与向往,当即袖袍一挥,只见得那厚重血云翻滚,无数道血红色的战意长枪便是凝练而出。

    那些战意长枪之上,布满着密密麻麻的战纹,粗略一看,便是起码数十万道,那每一道战意长枪之上所蕴含的力量,都足以让得一位九品圆满恐惧。

    “去!”

    牧尘屈指一弹,顿时那无数道战意长枪犹如箭雨般的呼啸而出,对着那左长老笼罩下去。

    “天地之相!”

    血红光影洞穿虚空,仿佛无视了空间的距离,而左长老此时也不敢怠慢,他脚掌一跺,一声暴喝,只见得天地间的灵力,竟是在此时飞快的汇聚而来,直接是在他的前方,凝练成了一座巨大的山峰。

    这座山峰,晶莹剔透,泛着五彩,那是由天地之间最为纯粹的灵力凝练所化,这是真正的实体化,犹如是凭空创造了一座灵力山峰。

    而这种能力,也只有地至尊级别的存在,方才能够做到。

    当当当!

    灵力山峰犹如是屏障一般,阻挡在左长老的前方,也是将那无数道暴射而来的战意长枪,尽数的抵挡下来。

    不过,当战意长枪尽数落下时,那犹如实质般的灵力山峰,也是千疮百孔,最后爆碎开来,化为漫天的灵力光点。

    “小辈狂妄,真当老夫镇压不了你不成?”被牧尘轮番抢攻,那左长老也是面沉如水,他一声冷哼,如玉般的手掌,猛的一翻,另外一只手,则是一指点出。

    随着他手掌翻下,牧尘感觉这天地仿佛都是缩小了下来,天地黑暗间,一根看不见尽头的无边玉柱从天而降,直接是对着身处屠灵卫守护之中的牧尘按灭下来。

    这等攻势,强横得不可思议,若是没有屠灵卫守护,牧尘知晓,此时的他,恐怕根本就无处可逃,只能在那一指之下,化为灰烬。

    “嘿,若是你全盛时期,恐怕今日要胜你还真是不易,不过此时你这般状态,凭什么与我相斗?”牧尘抬头,直视那垂落下来的无边玉柱,他知晓,那其实就是左长老的一根手指所化。

    呼。

    牧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一瞬间,他的双目陡然通红,一道暴喝,犹如雷鸣一般,轰然响彻:“屠灵卫,杀!”

    轰!

    两千屠灵卫,都是在此时猛然睁开了双目,它们抬起头,望着那无边玉柱,眼中血光战意犹如实质般的喷发出来,直接是化为两千道浩浩荡荡的战意匹练横扫虚空。

    砰!

    血红战意呼啸,那无边玉柱顿时爆碎开来。

    天地之间的黑暗,迅速消散,牧尘发现周身回归大殿,先前那般黑暗场景,犹如是幻觉,而当他看向左长老时,却是能够见到后者的一根手指在微微的颤抖,隐隐有着一抹殷红血迹出现。

    一指囊乾坤,遮蔽天地,屏蔽感官,令人无处可逃,此等手段,当真不愧是地至尊。

    牧尘眼神深处掠过一抹深深的艳羡之色,如果不是屠灵卫战意太过的霸道强横,恐怕他根本就逃不出那一指的困杀。

    这短短的交手之间,他却已经真正的体验到了地至尊的强横,那种力量,根本就不是九品圆满所能够相比的。

    不过.也该差不多了。

    牧尘舔了舔嘴唇,他冲着那左长老轻笑道:“虽然很想多体验一下地至尊的威能,不过我的时间宝贵,就不陪你玩了。”

    他咬破手指,殷红的鲜血自指尖流淌下来,然后在面前虚空轻轻划动,最后直接是形成了一道古老的鲜血符文。

    “屠灵战阵!”

    鲜血符文飘落进那厚重无比的血红战意云层之中,顿时间,无数道血光席卷而出,隐隐之间,那些血光,竟是逐渐的形成了一座巨大无比的血红战阵。

    而当左长老见到那座血红战阵时,面色也是真正的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从那座战阵中,他察觉到了死亡般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