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战迦楼罗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当牧尘踏入那颗金色的星辰时,他能够感受到周身景物开始变幻,空间扭曲,待得其视线再度恢复时,出现在其眼前的,却是一座看不见尽头的金色广场。 ?.??`?

    广场地面犹如黄金所铸,夺目璀璨,广场上,矗立着一根根金色巨柱,直插云霄,整个天地间,都是因此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磅礴苍茫之气。

    牧尘立于这座金色广场上,目光却是望向了广场中央的地方,只见得那里,有着一座金色祭坛耸立而起,祭坛的最顶端,有着金光环绕,在那金光之中,一张单薄的金页,静静的漂浮在其中。

    牧尘凝视着那一张单薄的金页,他能够感觉到他的太阳穴在此时微微的鼓动着,一种细微的刺痛感自脑海中传出。

    那是因为他自身的情绪,已经在此时酝酿到了极点。

    毕竟,多年的苦苦追寻的目标,如今终于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不过,不朽金身就在眼前,但牧尘却并没有真的丧失理智以为这就是囊中之物,如果此等绝世之物,真是如此轻易就能够得到手,那也实在是有些异想天开。

    按照他的估计,恐怕要将其得到手,怕还得经历考验,而至于是什么考验,现在多想无益,反正不管是什么,他牧尘今日都尽数接了便是。

    心中掠过这般想法,牧尘也是平静下来,静静的立于这金色广场之上,双目微闭,等待着即将来到的考验。

    而他的等待,也并没有持续太久,然后他便是睁开了双目,望向了金色广场另外的一个方向。

    那里的空间,在此时出现了扭曲,金光凝聚间。一道人影便是自其中显露了出来。

    牧尘眼神平静的望着那道出现在此的熟悉人影,面庞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惊讶,因为那人,自然是同为修炼了大日不灭身的迦楼罗。

    作为圣魔宫那位圣魔皇倾尽全力培养的天才。而且同样是将大日不灭身修炼到顶尖层次的人物,牧尘可不相信,他会没有到达这里的手段。

    而在牧尘眼神漠然的注视着出现在此的迦楼罗时,后者也是睁开了双目,然后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当迦楼罗在现牧尘率先抵达这里的身影时。原本风轻云淡的面庞,也是在此时忍不住的变了变。

    “你竟然没死?”迦楼罗双目微眯,眉头皱了皱。

    先前出手阻拦牧尘的,可是他们圣魔宫的长老,即便因为进入上古天宫付出了极重的代价,但其所拥有的力量,绝对足以瞬间抹杀任何九品圆满。

    迦楼罗之前就是认为牧尘必死无疑,所以方才直接离开,毕竟,他实在是想不出。牧尘究竟有什么手段,能够从一位下位地至尊的手中,逃出生路。

    然而,他所认为不可能的事情,眼下却是真切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远处正一脸似笑非笑望着他的牧尘,显然都是在表明着,他顺利的从圣魔宫那位长老的手中保得了性命。

    “我还没将这不朽金身拿到手呢,怎会去死。”牧尘冲着迦楼罗一笑,道。

    迦楼罗面色有点阴沉。不过他终归也是心机深沉,很快就收敛了面庞上的神色,漠然的道:“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从左长老手中逃得性命。但没关系,你这条命,我来亲自收走,也是一样的。”

    牧尘似笑非笑的盯着迦楼罗:“难道你就不认为是他从我的手中逃得性命吗?”

    先前若非那老家伙跑得快,一旦等到他将战阵彻底的布置出来,恐怕他还真会成为陨落在牧尘手中的第一位地至尊。

    迦楼罗双臂抱胸。冷笑道:“若你真的是拥有着那种力量,还会允许我站在这里?”

    牧尘的手掌一握,兵符闪现而出,他灵力涌入,刚欲催动,其双目便是微微一眯,紧接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因为他现,他先前试图将屠灵卫召唤出来时,竟然是失败了。

    显然,这里直接隔绝了他与屠灵卫的联系,这应该是那座神秘的藏经楼做的事情吧...

    “想要一场看似公平的生死之战吗...”

    牧尘喃喃一声,但却没有什么不甘,只是稍微有点惋惜,毕竟唯有着最为强大的大日不灭身,方才有着进化的资格。

    这种资格的选拔,本就是如养蛊一般,唯有最强大的才能够脱颖而出,如果他直接使用屠灵卫秒杀了迦楼罗,这并不符合不朽金身的选拔方式。

    “早知如此,之前倒是应该直接将他一并解决了。”牧尘有点惋惜,但旋即又是摇了摇头。

    那个时候的他,也只是第一次使用屠灵卫,所以也不是非常的肯定能够打败那位左长老,而在这种未知的情况下,为了保险起见,迦楼罗能够支开,那的确是最为稳妥的。

    万一让迦楼罗与那位左长老联起手来,谁也不知道是否会有变数,与其如此,还不如单独解决,毕竟,眼下就算是无法动用屠灵卫的力量,但牧尘依旧不惧迦楼罗。

    迦楼罗望着正摇头感叹的牧尘,更是觉得牧尘能够逃得性命乃是侥幸,当即阴冷一笑,他手指转向金色广场中央的那座祭坛,森然笑道:“你可知那是什么?”

    “哦?”

    “那是献祭神坛...你知道需要献祭何物吗?”迦楼罗舔了舔嘴唇,眼神阴翳的盯着牧尘:“需要献祭一尊大日不灭身!”

    牧尘瞳孔微微一缩。

    “只有献祭了一尊大日不灭身,才能够点燃神火,将那金页燃烧开来,借其之力,淬炼自身法身,最后再完成进化。”

    迦楼罗森然笑道:“所以对于你能够来到这里,我其实还松了一口气,不然的话,到时候让我一人来点燃神火,我还得受一些苦。”

    “原来如此。”牧尘有些恍然,没想到这座祭坛,竟然还需要献祭。

    看来这些消息,应该都是那位圣魔皇告诉迦楼罗的,那家伙,毕竟是曾经天帝的坐骑,知晓着不少上古天宫的隐秘。

    “你这么说的话,倒是让我好受了一些。”牧尘似是松了一口气,原来要进化那不朽金身,竟然还需要此等秘法,那还好当时未曾在外面就将这家伙给解决了。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说出此话,本来是想要打乱牧尘的心境,然而后者似乎没有丝毫的动摇,这令得迦楼罗眼神有点阴沉,当即再懒得与其废话,脚掌猛然一跺!

    轰!

    澎湃的灵力,犹如风暴一般,直接是在此时其迦楼罗体内爆开来,席卷天地,那等强悍的灵力,连空间都是在震动。

    经过之前的天河洗礼,这迦楼罗的实力,显然已经是处于了九品圆满的顶峰!

    以其天赋,如果此次真的能够活着离开上古天宫的话,十有能够突破到地至尊。

    感受着那自迦楼罗体内爆出来的磅礴灵力,牧尘的神色也是微微凝重一点,在无法借助屠灵卫的力量前提下,迦楼罗显然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大敌。

    呼。

    他深吸了一口气,面庞也是变得肃然起来,这一战,关乎到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他们两人的大日不灭身,唯有一人,才能够完成进化。

    所以,这一战,也必然会是惨烈至极。

    轰!

    九品圆满级别的灵力,也是在此时犹如火山般的自牧尘体内喷而出,他的身体表面,有着金光涌动,龙吟凤鸣之声响彻而起。

    真龙真凤之灵盘踞在牧尘的皮肤表面,游动之间,带来强大的防御以及力量。

    牧尘静静的站立,但却是犹如一尊远古凶兽一般,散着令人心悸的压迫感。

    “呵呵,没想到你的肉身,竟然能够修炼到这一步!”迦楼罗望着牧尘背后那若隐若现的真龙真凤,眼瞳也是微微一缩,在见到牧尘这诸多强横之处后,他的心中也不由得有点隐隐的悔意,早在初遇牧尘时,他并没有对后者有太多的忌惮,因为按照那时候的双方实力比较,他并不觉得不过初入九品实力的牧尘会对他有多少的威胁。

    然而,谁又能想到,这才没多久的时间,牧尘就直接实力暴涨,同样的晋入了九品圆满,甚至还有着从左长老手中逃生的手段。

    若是早知如此的话,当夏禹在对付牧尘的时候,他就应该强势介入,以雷霆手段,将牧尘斩杀,也就没了现在这些麻烦。

    不过...现在的话,虽然麻烦了点,但也不算晚。

    “不过...你就真以为只有你拥有如此强横的肉身之力吗?”

    迦楼罗嘴角浮现一抹狞笑,旋即他双掌猛然紧握,只见得漆黑的灵力猛然自其身体表面爆开来,他的身躯,都是在陡然膨胀了整整一圈,他的身躯,看上去犹如是黑铁所铸,强悍得无法形容,在那身躯表面,还有着一道道古老的黑色纹路蔓延开来,每一道,都是散着可怕的力量。

    迦楼罗那低吼之声,也是在此时蕴含着浓郁的杀意,在这金色的广场之伤,爆开来!

    圣魔之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