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这,就是地至尊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天河之上,河水滚滚,时而卷起万丈浪潮,轰隆之声,在这天地之间响彻不停,同时也是掀起浓郁灵雾,遮蔽天日。+,

    而在那灵雾弥漫的天地间,一道巨大无比的光柱垂落,光柱之内,有着无尽剑光喷薄,在光柱的下方,一道人影静静的盘坐。

    剑光无孔不入的穿透进入那道人影体内,霸道的力量,不断的将其血肉炸裂,犹如是千刀万剐般的酷刑一般。

    那道人影,自然便是牧尘。

    他盘坐在此,已经足足持续了半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内,他无时无刻都是在承受着那磅礴剑光的冲刷洗礼。

    在那种冲刷下,他这具肉身,几乎每一块血肉,骨骼,都是被切割摧毁了上千上万次,不过,在摧毁之后,他又是凭借着自身龙凤体的强横,硬生生的恢复过来,然后再度如此循环。

    这般凌迟般的磨练,若是心智稍稍不坚者,恐怕早就无法承受,进而心灵崩溃,最后导致天帝所赐予的这场天大机缘,就此破碎。

    但所幸的是,牧尘终归不是那等软弱之人,这些年的修炼,早已铸就了他如钢铁般坚韧的性子,他一步步的走来,其中同样经历了诸多的生死困难,他不知道多少次在生死间徘徊,方才有了今日的成果。

    所以,这真灵灌顶固然是犹如折磨一般,但想要牧尘放弃,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在经历了足足半月的剑光冲刷后,牧尘的肉身。也是开始渐渐的适应了这种方式,因为伴随着那一次次的血肉。骨骼摧毁,那新生的血肉,骨骼,经脉等等,都是在一点点的随之增强。

    待得如今,剑光冲刷,牧尘的身躯表面已经不会再被炸裂,而只是会出现一道道深深的剑痕,那显然是其肉身变得更强的体现。

    按照牧尘的估计。他的肉身在这短短半个月内,其强横坚韧程度,比起半月之前,怕是起码强悍了数倍不止。

    这让得他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暗暗心喜,肉身的锤炼,最是不易,毕竟想要锤炼肉身,那所需要的锤炼强度,就必须一次强过一次。但同时又必须保持一个度,否则太过强烈的锤炼,反而会伤及肉身。

    而眼下由天帝以天帝剑所催发的洗礼,显然就刚好能够达到一个完美的程度。那种冲刷,将会伴随着牧尘肉身的增强而渐渐的增强,反正会保持在一个又能够锤炼提升牧尘肉身。但又不至于直接将其摧毁的平衡点上。

    所以,有着这种甜头在前。就算其中有着难以忍受的痛苦,但牧尘依旧咬牙死撑...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肉身的增强虽然让人心喜,但更让得牧尘欣喜若狂的,却是他的灵力。

    此时他的至尊海内,那海平面已经膨胀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大海之上,时不时的卷起数万丈的巨浪,每一道巨浪之中,都是蕴含着磅礴的灵力。

    而且在那至尊海上方,还源源不断的有着剑光呼啸而来,继续的温养着灵力。

    此时这至尊海内所蕴含的灵力,比起半月之前,已经增强了太多太多,按照牧尘的预料,如果现在的他与半月之前的自己交手的话,恐怕他能够直接凭借灵力的雄厚,将半月前的自己硬生生的给耗死掉。

    如果他想要凭借自身的修炼,将至尊海内的灵力强横到这种程度,恐怕最起码,都是需要整整积累一年的时间。

    然而眼下,借助着这场机缘,他却是在短短半月之内就已经达到。

    “不过至尊海内的灵力太过的雄厚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不久后,我的至尊海就会承受不住。”而在灵力疯狂增强时,牧尘也是开始有点暗暗担忧,至尊海虽然磅礴浩瀚,但终归还是有着其呈现的极限,而一旦到了极限,继续强撑的话,很有可能会直接撑爆至尊海。

    “难道想要突破到地至尊境,就必须先填满至尊海吗?”

    对于这个dá àn,尚未接触到地至尊的牧尘,显然无法确定。

    不过虽然无法确定,但牧尘却并没有停止,而且他也无法停止,这场真灵灌顶,乃是天帝在操纵,他若是不停手,牧尘就只能被动的接受着,除非他自身先崩溃。

    抱着这般念头,牧尘也就按捺下了所有的担忧,静下心来,静静的感应着肉身与灵力的高速增强...

    而如此,又是十数日悄然过去...

    至尊海内的灵力,终于是渐渐的抵达了那个极限的临界点。

    至尊海内,灵力疯狂的翻滚着,隐隐间,有着一种膨胀得即将爆炸般的感觉传递而出,这令得牧尘心脏都是忍不住的跳动加快起来。

    他毫不怀疑,若是再持续下去的话,他的至尊海就将会因此而爆炸。

    然而,让得他有些胆战心惊的时,天帝依旧没有罢手的迹象...

    “难道,真的要将至尊海撑爆吗?”

    牧尘内心情绪翻滚,一股情绪令得他要生出退出这种灌顶的冲动,但最终还是被他的理智硬生生的压制了下来。

    天帝并没有丝毫要害他的理由,而且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堂堂曾经大千世界的巅峰强者,即便如今已是陨落,但若是要斩杀他,也就是翻手间的事情,就如那圣魔皇陆恒的下场一般。

    而既非如此,那么天帝会如此做,那么就必然有着他的理由。

    所以,牧尘的内心在迟疑了片刻后,便是选择了相信。

    他在内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彻底的放开心灵,任由那无尽剑光涌入至尊海,彻彻底底的将至尊海内尽数的填满。

    当至尊海内最后一丝空间被占据时,牧尘感觉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时安静了下来。

    咔嚓。

    至尊海的空间,在此时出现了裂纹,最后飞快的蔓延开来,结果不出牧尘所料,至尊海达到极限,竟然开始碎裂。

    这一幕,对于任何一个至尊境的强者来说,恐怕都是足以骇得亡魂皆冒,因为谁都清楚至尊海的重要性,一旦碎裂,那么灵力外泄,那多载苦修,也将会在顷刻间化为泡影。

    牧尘的额头上,冷汗也是滚滚而下,但他依旧纹丝不动。

    “稳守心神,顺其自然。”

    而也就是在牧尘内心忐忑不安时,天帝的声音,终于是在他的心中响起。

    听到这句话,牧尘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稳守心神,任由至尊海变化。

    砰!

    至尊海的裂纹越来越多,最后终于是无法承受其中疯狂翻滚的浩瀚灵力,轰然一声,直接是爆碎开来。

    一抹光点,在此时自牧尘的胸口处绽放,那是至尊海所隐藏的方位,然而此时,那一抹光点伴随着至尊海的爆炸,也是猛然扩张,顷刻间便是笼罩了牧尘整具身躯。

    砰!砰!砰!

    可怕得无法形容的灵力,在牧尘的体内席卷开来,那所有的血肉,经脉,骨骼,直接是在此时寸寸崩碎成血雾...

    这种崩碎,由内而外,因此数息之后,就连牧尘这具肉身,都是在瞬间,爆碎成了一片血雾。

    血雾之中,金光浮现,飞快血雾飞快的收缩,隐隐间,一道肉身再度成形,那是牧尘在疯狂的催动着龙凤体,修复破碎的身躯。

    砰!砰!

    不过牧尘的这种修复,刚刚成形,又是有着可怕的灵力冲击爆发出来,再度将其摧毁...于是,肉身再度化为血雾。

    牧尘倾尽全力,继续修复!

    砰!

    修复!

    砰!

    一场破碎与修复的循环在不断的持续,此时的牧尘终于是有些庆幸,还好他的肉身在这段时间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不然的话,他的修复必然跟不上速度。

    而在这种破碎与修复之中,牧尘也是渐渐的察觉到,每一次的修复后,他的肉身,似乎都是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那是一种真正的蜕变。

    如果说以往牧尘肉身的增强,只是一种在体质之上的强横坚韧,那么这一次的蜕变,就是一种真正由内而外,每一块血肉,每一个细胞的质变!

    血雾弥漫,牧尘的身躯,依旧是在不断的被摧毁...

    但此时的他,原本的那种恐慌已经彻底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渐渐的明悟,他能够感觉到,他的至尊海彻底的碎裂,但他却并没有感觉到半点的虚弱,反而是一种以往无法想象的强横之感。

    那种感觉,仿佛是他足以一拳就将以往的他直接打爆一般。

    他原本的至尊海,的确是破碎消失了,但又不是真正的消失,而是变得无所不在...

    如果说以往的牧尘,仅仅只是拥有着一个至尊海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就感觉...他的体内,似乎充满着至尊海,每一块血肉之中,都仿佛化为了至尊海...

    “由唯一,化为无处不在...原来这就是,地至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