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章 洛神祭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章

    洛神宫外,汹涌的洛河呼啸而过,这里是洛河的交汇之点,无尽的河流仿佛永不停歇,具备着无穷的生命力。? ?.??`

    洛神祭,就将会在这里开始。

    因此,如今的这片区域,早已经被森严的防卫所覆盖,一支支散着凌厉气息的军队,守护在洛河的两侧,甚至连天空上,都是有着骑士驾御着雷鹤组成防护网,如此固若金汤般的防御,就算是一只苍蝇都是飞不进去。

    视野对着远处扩散,则是能够看见,在那远离这片区域的洛河两侧,黑压压的人山人海,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一片鼎沸之声。

    这些洛神族的子民,都是在此地等待着他们女皇的出现。

    他们也要亲眼见证洛神祭的成功,见证他们的女皇,真正上位的那一刻。

    这片区域,无疑已经成为了整个洛神城甚至整个洛神族聚焦之地。

    咚!

    而在无数子民翘以盼的等待中,终于是有着一道古老的钟吟之声,自这天地之间响彻开来。

    咻!

    当钟吟声响起的瞬间,只见得在那洛神宫内,数道流光暴射而出,最后落在了洛河上方的一方悬空高台之上。

    高台犹如白玉所铸,在日光的照耀下散着莹莹之光,美丽之极,不过此时那无数道目光,却是根本就未曾在这上面停留丝毫,他们的视线,都是聚焦在了白玉台之上,那一道令得天地为之失色的倩影身上。

    她俏然立于白玉台上,阳光照耀下来,那一头银河般璀璨的长反射出光泽,夺人眼目,那精致得毫无瑕疵的容颜,美目顾盼之间,犹如是天地间最为完美的艺术品一般。??.??`?

    哗啦啦!

    当她出现在白玉台之上的时候。只见得在那遥远处,那看不见尽头的人山人海,竟是在此时呼啦啦的尽数的跪伏下来,犹如被狂风吹过。不断倒下的稻田一般,而那每一道看向白玉台上那一道倩影的目光中,都是充满着尊崇与狂热之色。

    “参拜吾皇!”

    无数道震耳欲聋般的声音,在此时响彻而起,整个洛神城内。都是回荡着那狂热的声音,经久不息。

    而瞧得这些洛神族子民的狂热,一些从其他地域而来,打算观摩这一次洛神祭的各方势力,也是忍不住的有点变色,他们显然是没想到,这在数年前还摇摇欲坠,几乎接近毁灭的洛神族,竟然如今却是拥有了这种万众一心的士气。

    这让得他们不由得有些感叹,而后目光带着惊艳的望着白玉台上那一道令人心动的倩影之上。到得此时,他们方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人,拥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那种魅力,能够忽视一切的困境,让得人汇聚在她的周身。

    而显然,这位洛神族未来的女皇,便属于此类。

    白玉台上。洛璃望着那无数道跪拜的身影,也是娇躯微倾,微微低头,即便未曾说话。但那股优雅与尊贵之气,依旧是让人心折。

    “吾皇!”

    在洛璃身后,两道年轻的身影单膝跪下,手掌抚胸,他们看向眼前的倩影,脸庞上同样是布满着狂热。只是在他们双目的深处,显然还隐藏着深深的爱恋。

    洛璃看向两人,他们是如今洛神族年轻一辈中最为优秀的佼佼者,如果牧尘在此的话,也是能够认出来,他们就是当初跟随着洛天神来到北苍灵院的那两位气势不凡的青年。

    他们一个叫做洛青崖,一个叫做洛修。

    数年的时间,他们的气势依旧强横,他们已经处于了九品圆满的层次,在这个年龄抵达这个层次,虽说有着洛璃给予了他们最大的资源支持外,但显然也无法否认他们自身的优秀。??.??`

    “此次洛神祭,必会有人试图破坏,希望你们能够尽力阻拦。”洛璃轻声说道。

    这些年在她的示意下,洛青崖与洛修两人基本是掌控了洛神族的所有军队,在军方之中,有着极大的号召力。

    “除非战死,否则我不会让敌人出现在您的面前。”洛青崖微微一笑,声音虽然轻缓,但却坚定得没有丝毫的犹豫与动摇。

    “就算战死,我的尸体也会缠绕在敌人的身上,不让他污您之眼。”洛修咧嘴笑起来,只是那笑容中,充满着决然与杀伐之气。

    洛璃莞尔,旋即轻轻摇头,道:“不要死。”

    洛青崖与洛修心中微暖,旋即点点头,霍然起身,直接是掠向彼此的军队,他们不会让得任何苍蝇出现,打扰到洛璃丝毫,即便为此将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望着洛青崖与洛修离去,洛璃的双眸,轻轻的扫了某个地方一眼,那里,同样是有着一支人马,在那领的位置,有着三位老者,这三人身上,都是散着强大的灵力波动,竟是三位下位地至尊!

    不过,瞧得这三位下位地至尊,洛璃眸子中不仅没有喜色,反而是掠过一抹冷意,因为这三位地至尊,乃是洛神族皇族的分支。

    在洛神族内,他们是除了皇族之外,实力最强的势力。

    但可惜的是,他们对于嫡系皇族,却并没有绝对的忠诚,反而这些年暗中试图削弱他们嫡系皇族的影响力,若非始终有着洛天神镇压着,恐怕他们早就打算强行出手,夺取皇位了。

    所以,此次的洛神祭,洛璃不仅不能依靠他们,甚至还得防备着他们。

    “天龙叔。”洛璃轻声道。

    洛璃身后,那站在洛天神身旁的一道身体壮硕如铁塔般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微微弯身,他叫做洛天龙,是洛神族皇族嫡系中除了洛天神之外,唯二的一位下位地至尊。

    早些年的时候,他与洛璃的父亲乃是生死之交,只是后来随着洛璃父亲的战死,他又是因为洛神族内的纷争有所心寒,所以就直接退隐了,但洛璃在回归后,又是数次亲自出面,将他给请出山来。

    “那边的人,请您盯住他们。”洛璃对着洛天龙说道。

    洛天龙只是下位地至尊的实力,凭他一人要盯住那三位下位地至尊显然是有些勉强,但如今的洛神族嫡系皇族颇为的式微,这已经是洛璃能够调动的最后的帮手了。

    洛天龙闻言,却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辛苦您了。”洛璃露齿微笑道。

    洛天龙咧嘴一笑,道:“你父亲对洛神族最大的贡献,就是为洛神族生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儿,我相信,洛神族会在你的手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所以,任何事情,你就只管差遣我就行了!”

    话音落下,他也不待洛璃说话,便是直接掠出,落在了那批人马与白玉台之间的位置,然后眼神漠然的看了那些不安分的家伙一眼,脸庞上,杀意不加掩饰的涌了出来,显然是在警告。

    而在那个方向,那三位老者,也是面无表情的看了洛天龙一眼,然后视线转向白玉台上的那道倩影,眼神略微有些复杂。

    待得洛天龙也是离去,洛璃方才看向洛天神,螓轻点。

    “开始吧。”

    洛天神深吸一口气,先前洛璃的一切布置,都是相当的完美,这让得他也是颇为的欣慰,不过,他知道,他们所需要防备的,恐怕不仅仅只是这些,这一点,洛璃也应该是很清楚。

    这一次的洛神祭,恐怕会是这些年来,最为凶险的一次了。

    不过再如何的凶险,他们都没有退路了。

    白玉台上,有着浓郁的灵光绽放出来,最后渐渐的在洛璃脚下形成了一方白玉莲台,而她则是盘坐下来,银河般的长轻轻飘扬,令得此时的她,有着一种窒息般的美丽。

    洛璃抬起俏脸,她望着那无数期盼的目光,几乎所有的洛神族子民,都是在期待着她的成功,因为这象征着洛神族的未来。

    所以这一次,她绝对不能失败!

    洛璃也是在此时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然后再不犹豫,贝齿轻咬舌尖,顿时一口殷红精血喷射而出,直接是从天坠落而下,落入了下方滚滚的洛河之中。

    轰!

    随着那些精血融入洛河,只见得这一片的洛河,竟是顷刻间化为了血红色彩,而后浪潮翻滚,无数道暗红色的光点,开始自那洛河中升腾而起,最后不断的飘上,落在了洛璃的娇躯之上。

    她那一身月白色的长裙,也是在此时,渐渐的化为了暗红色彩。

    那些暗红愈的深邃,到得后来,竟是直接化为了熊熊的暗红火焰,那些火焰将洛璃包裹在其中,火焰燃烧,隐隐的,仿佛是有着古老的歌吟,在这天地之间响彻而起。

    无数道目光望着那天地间熊熊燃烧的暗红火焰,都是在此时渐渐的紧绷了心灵,因为他们知道...

    洛神祭,开始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