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零五章 何谓恐怖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零五章

    轰!

    三道磅礴血光,携带着滔滔血光,摧枯拉朽般的撕裂了洛神族那诸多强者所组成的防线,三道阴冷狰狞的目光,遥遥的锁定牧尘。??.??`?

    下方的洛河,都是因为三人的高,直接是撕裂出三道巨大的水痕,经久不散...

    三人的度极快,几乎是顷刻间便是接近了牧尘。

    这天地间无数道目光紧紧的注视在这片区域,虽然他们都认为陷入这种局面的牧尘必然毫无生望,但在见到牧尘那年轻而平静的面庞,他们也是不由得升起一些饶有兴致,莫非这个青年,竟然还有着隐藏手段不成?

    唰!

    而也就是在他们心中心思转动间,牧尘的身影终于是动了,不过他却并没有主动的迎上血神族的三位长老,反而是身影一转,对着右侧暴射而去,身形快若奔雷。

    “哈哈,小子,你先前不是狂妄得很吗?怎么现在就知道逃了?”而瞧得牧尘竟然脱身远去,那三位血神族的长老顿时爆出大笑,笑声中充满着讥讽。

    牧尘这般退避的行为,在他们看来显然与示弱没区别了。

    而洛神城中那无数道视线瞧得这一幕,也是不由得有些失望,旋即他们又是因为自己的心态自嘲了一下,毕竟任何一位下位地至尊,遇见了三位同等级的级强者如此围剿,恐怕也只能认命逃窜。

    然而,面对着那血神族三位长老的嘲讽以及那无数道失望目光,牧尘却依旧是面色平静的暴射而出,他的度极快,这也导致那迅追击过来的三位血神族长老彼此间的距离也是开始被拉开。

    那血衣长老的度最快,比起牧尘也只是差上一线,所以他居于最前方,在其后面则是那位血瞳长老,最后则是那位血手长老。

    “小子。你若是再这样跟老鼠一样的逃下去,那我等可要对洛璃出手了。”血衣长老望着不管他怎么全力追击,都是与牧尘差着一些距离,也是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陡然间冷喝道。

    他的喝声似乎极其的有效,因此当其声音刚落下时,那前方远处的牧尘便是停在了河面之上,然后他转过身来,只是让得血衣长老有些惊讶的是。?.?此时的牧尘面上,竟是噙着点点讥讽笑容。

    “你们真以为我是在逃跑吗?”牧尘冲着他微微一笑。

    然而,还不等这血衣长老回答,那天地间无数强者便是见到,牧尘突然双手相合,结成了一道玄妙印法。

    “轰!”

    就在牧尘双手印法结成的瞬间,那血衣长老猛的现,在那后方的洛河之中,突然有着无尽灵光暴射而出,隐隐间。似乎是有着低沉的龙吟之声响彻而起。

    血衣长老立即转头,然后便是眼瞳一缩的见到,在那后方的一片区域中,洛河被撕裂开来,河水滚滚而开,无数道灵光彼此交汇,竟是形成了一座巨大的灵阵。

    那座灵阵之中,七条灵力巨龙迅的成型,盘踞之间,竟是有着恐怖的灵力爆出来。而此时原本跟在他之后的血瞳长老,却正好是被那一座灵阵笼罩在了其中。

    哗!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直接是在天地间掀起了震耳欲聋的哗然之声,无数强者面目震惊的望着那一座巨大的灵阵。从那座灵阵上,他们感应到了极为强大的灵力波动。

    “那是一座宗师灵阵!”

    “天啊,这个牧尘,竟然还是一位灵阵宗师?!”

    各方强者都是瞪大了眼睛,他们显然谁都没想到,这个如此年轻的下位地至尊。竟然还同时是一位灵阵宗师!

    “原来先前他不是在逃跑,他是故意拉开血神族三位长老的距离,再借助洛河的掩盖,暗中布置出了一座灵阵,并且在那血瞳踏入其中的时候,动灵阵将他困住!”

    终于是有着敏锐之人察觉到牧尘的意图,当即忍不住的失声道,那脸庞上满是骇然之色,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恐怕血神族那三位长老刚刚动手时,就已经落入了他的设计之中。

    这个看上去如此年轻的家伙,竟然拥有着这般老奸巨猾的手段!

    原本催动至尊法相将洛天神压制住的血灵子,也是面色铁青的望着这一幕,不过同时他也是有点心悸,因为先前就连他都是没察觉到牧尘是如何布置出一座宗师灵阵的,虽说这是有着洛河的掩盖,但也足以说明牧尘在灵阵上面也是有着极高的造诣。?.

    “这个变态的小子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怎么连灵阵都是修行到了这一步?”血灵子心中颇为的恼怒与震动,常人这般年龄,能够达到其中一项成就,那就绝对算得上是傲视同龄的天骄了,然而眼前的牧尘,却是两者同时达到,那究竟是需要何等的天赋以及机缘?

    这种人,如果再给予他足够的修炼时间,恐怕假以时日,有很大的可能也会成为这大千世界中的巅峰存在。

    而一旦他真的到了那一步,那今日他们血神族的所作所为就将会引来毁灭般的报复。

    想到此处,血灵子的眼神不由得愈的阴森,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根本就收不了手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将这个未来的巅峰强者彻底的抹杀了!

    “血衣,血手,一起杀了他!”

    于是,血灵子阴森的声音,犹如鬼枭一般,再度响起。

    血衣闻言,也是眼神阴寒,厉声道:“就算你困住了血瞳,我二人要杀你,依旧是易如反掌!”

    牧尘看了一眼那迅对着血衣靠近的血手长老,却是淡淡一笑,道:“他过不来的。”

    血衣瞳孔一缩,旋即阴寒的笑道:“哦?难道你要告诉老夫,在这么短的时间中,你布置了两座这种等级的灵阵?!”

    “不是灵阵...”

    牧尘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屈指一弹,只见得远处河水再度沸腾,下一霎那,竟是有着千道身影直接自河底暴射而出。最后铺天盖地的悬浮在了那血手长老的前方,犹如一道无可突破的天险,横档在了他与血衣长老之间。

    轰!

    那上千道身影刚刚出现,便是爆出了恐怖的战意。战意如潮,席卷而出,仿佛是层层龙卷一般,将那血手长老围困在了其中。

    战意横空,而这座城市。却是在此时彻底的变得寂静下来...

    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上千道身影,他们自然是看得出来,那是一支极其精锐的军队,只不过这支军队并不具备生机,而是在陨落前以秘法所化...

    这支军队极其的强大,足以抗衡下位地至尊,但是,让得他们震撼的却并非与此,因为想要操控这种精锐的军队,那么也就是说。牧尘...还是一位战阵师!

    而且,还是一位达到了百万纹层次的战阵师!

    嘶!

    整个城市一片寂静,那一道道惊骇欲绝般的目光,死死的望着远处洛河上那一道年轻的身影,一片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这一刻,他们隐隐的有些知晓,究竟何谓恐怖了...

    一个如此年轻的下位地至尊,虽然少见,但不值得让人过于的难以置信,可如果同时他还是一位灵阵宗师。那就足以让人感到真正的震撼了,而若是在这上面再加上一个百万纹战阵师,那就真的让人感觉内心有点崩塌了。

    那洛修,洛青崖也是在此时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他们借助着洛神族的诸多资源,方才渐渐的成为战阵师,然而顶天了也就才刚刚触及到十万纹战阵师的地步,可眼前的牧尘,却是达到了恐怖的百万纹战阵师级别...

    到了这一刻,他们真的是升不起一点与牧尘竞争的心思了。

    他们对视一眼。苦涩一笑,旋即又是有点释然,或许也就只有这般优秀的人,才能够真正配得上如此完美的洛璃吧...

    “战阵师...”

    血灵子眼睛通红的盯着这一幕,几乎是从牙缝之间挤出了这三个字来,他的眼皮疯狂的跳动着,心中的杀意几乎是要化为实质般的喷薄出来。

    而在血灵子的对面,洛天神同样是有些愣,片刻后,他方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翻滚的涛浪,他此时方才明白,为何牧尘有着胆气来到他们洛神族,原来在这短短数年间,那个曾经的少年,已经开始成长为一个庞然大物。

    面对着此时的牧尘,就算是强如洛天神,都是感到丝丝的惧意。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当年在带走洛璃时,那个在他眼中显得有些无助的少年所说的那句话,他说,下一次,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从他的身边带走洛她...

    当时的洛天神对于这种话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显然,这些年里,那个曾经的少年,便是在为此拼尽全力的奋斗努力着,洛天神不知道牧尘是如何修炼的,但他能够猜测得出来,那必然是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徘徊。

    这个家伙,就是拥有着那种可怕的执着与韧性...

    而在那漫天的震撼中,那站在牧尘对面的血衣,同样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血瞳被一座宗师灵阵困住,血手被一支可怕的军队缠住...

    原本他们这边的绝对优势,就这样在眼前那个青年弹指之间,尽数的被抵消...

    望着眼前那面带微笑的青年,这一刻,就算是血衣这般人物,内心深处,都是渐渐的有着一抹恐惧之意攀爬了出来。

    然而,面对着面色变幻不定的血衣,牧尘却是在此时伸了一个懒腰,旋即他伸出手指,轻轻的一点。

    嗡嗡!

    磅礴的金光,在他的身后汇聚而起,亿万道金光四射,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金光之中,一道巨大的紫金光影,携带着一种神秘与不朽的气息,在此时矗立在了牧尘的后方。

    紫金光芒笼罩下来,牧尘抬头冲着面色僵硬的血衣微微一笑,他的声音,在河面之上传开,却是令得后者额头之上,冷汗滚滚而下。

    “现在的话,应该可以一对一的好好打一场了吧?”

    ...

    (待会我会在公众威信上面布一张洛璃的图,美美的,大家可以看看

    没有关注的童鞋可以在威信上面搜索天蚕土豆,然后关注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