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零七章 也该绝望了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零七章

    咻!

    血珠掠过天际,直奔血衣而去,而此时的后者却是面色剧变,身形极其狼狈的疯狂暴退,因为在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与黄泉血海失去了联系。⊙,

    所以,眼前这一颗血珠,虽然其中蕴含着他的黄泉血海,但他却是无法再将其控制,现在的黄泉血海,可不会再认他这个主人。

    那颗血珠,就犹如是一颗极其危险的炸弹,只要稍稍接触,就会爆发出恐怖的杀伤力。

    黄泉血海对至尊法身拥有着极强的腐蚀性,这一点血衣心知肚明,所以当此物在他的手中时,自然是利器,可万一这被别人当成了用来对付他的wu qi时,他也将会忌惮无比。

    就犹如现在...

    面对着飞射而来的血珠,他只能如临大敌,在那无数道惊愕的目光中狼狈的暴退,不敢与其接触。

    而立于不朽金身之上的牧尘也是脸色平淡的望着这一幕,那黄泉血海的确很霸道,对于至尊法身而言,也是有着独特的破坏力,按照他的估计,如果如今他所修炼的法身,依旧还只是大日不灭身的话,那么恐怕他真的会是在血衣的这一手之下吃不小的亏。

    但可惜的是...他现在的法身,不是大日不灭身,而是不朽金身!

    论起排名,这足以抗衡九十九等至尊法身榜前十五的至尊法身!

    而其威能,自然不需多说。

    在不朽金身的身躯上,弥漫着真正不朽的气息,这些气息能够抵御一切的腐蚀,侵蚀之力,所以。几乎绝大多数的阴毒之力,不朽金身都是能够将其免疫。

    比如这黄泉血海...

    甚至不朽金身能够一口将黄泉血海吞噬而不伤自身,并且还能够将其压缩成一颗血珠,再在其外面以不朽之力遮掩覆盖,断绝了血衣对黄泉血海的控制。

    在这种时候,牧尘也总算是体验到了这种等级的至尊法身所拥有的玄妙之能。这种玄妙,是那些排名较后的至尊法身无法想象的。

    “就让你成为我这不朽金身真正第一战的祭品...”

    牧尘喃喃道,自从修成不朽金身后,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用来对抗同等级的超级强者,而那个结果,显然也让得他很是满意。

    他再度望向了狼狈暴退的血衣,微微一笑,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

    砰!

    就在他清脆的响指声在天空上传开时,那身形暴退的血衣瞳孔猛的一缩。那血珠的速度陡然加快,瞬间就至前方,然后便是轰然爆炸开来。

    那一霎那,滔天般的血海疯狂的席卷而出,血浪滚动,直接是在翻滚之间,便是对着那血衣脚下的血袈裟法身冲刷而去。

    血衣见状,顿时一声尖叫。印法一变,血袈裟法相之上。爆发出万道血光,这些血光迅速的在法相周围化为血红色的晶壁,形成防护。

    砰!砰!

    血红的浪潮冲刷在那晶壁之上,只见得晶壁直接被迅速的腐蚀消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薄弱,最后终是破碎开来。黄泉血海便是狠狠的轰击在了那血袈裟法相之上。

    嗤嗤!

    冲刷的瞬间,便是有着血红色的烟雾升腾起来,那血衣的惨叫声也是随之响彻。

    嗡!

    黄泉血海翻腾,巨大的血袈裟法相爆发出浩瀚灵力,终是狼狈的冲出了血海范围。而后那血衣急忙抛出一道血瓶,血瓶席卷,将那仅仅只剩下一小半的黄泉血海,再度的收了回去。

    随着黄泉血海的爆发,那束缚在其上的不朽之力也是消散,所以此时的血衣方才能够再度将其收回,不过即便如此,此时的他,也是狼狈到了极点。

    他脚下的血袈裟法身,更是血光黯淡,庞大的身躯上有着一块块刺目的血斑,散发着阴冷之力,如果不是血衣本身的灵力属性与黄泉血海相近,恐怕光是这些血毒,就够他吃一壶。

    不过即便如此,此时他的血袈裟法相也是受到了相当重的削弱,原本周身磅礴浩瀚的灵光,都是变得黯淡了不少。

    天地间那无数强者望着这一幕,都是忍不住的面面相觑...

    谁都没想到,这血衣原本强势的出手,不仅对牧尘毫无作用,反而是被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直接将黄泉血海给丢了回来,搞得自身狼狈不堪。

    不过,更多的一些实力与眼力都是不弱的强者,则是开始将凝重的目光看向牧尘脚下那不过数百丈的不朽金身,到了这一刻,如果谁再以为牧尘的这道神秘至尊法相是因为灵力不足才是这般体形的话,那么恐怕就真的是蠢货了。

    不过,让得他们有些疑惑的是,他们依旧是无法认出牧尘这座神秘的至尊法相究竟是大千世界中的哪一种至尊法身...

    他们看向那神色始终古井无波的站在不朽金身肩膀之上的牧尘,却是感觉这个年轻人,似乎愈发的深不可测了...

    血衣面色苍白而阴沉的盯着牧尘,旋即他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血瞳与血手所在的地方,此时的两人也是在疯狂的攻击那一座灵阵与精锐军队,显然都是打算尽快的破阵而出。

    而看两人的进度,显然的确是占据了上风...看来他的猜测是对的,没有人掌控的情况下,一座宗师级灵阵以及一支军队,还不足以阻拦两位地至尊。

    看到此处,血衣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旋即他眼神阴狠的看了牧尘一眼,猛的一咬牙,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将牧尘拦在这里!

    心中有了决定,血衣再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直接是自血袈裟法相肩膀上盘坐下来,双手闪电般的结印,与此同时,那血袈裟法相。也是开始结印。

    嗡嗡!

    无数道血光陡然自血袈裟法相体内暴射而出,隐隐间,仿佛是有着一种梵音回荡在天地间,不过这种梵音不仅无法让得人心境祥和,反而是令得人心中渐渐有着杀戮与嗜血之意涌现。

    血衣双目通红,下一瞬间。他身体之上血液渗透出来,一声暴吼之下,让人惊骇的一幕出现了,他身躯之上的那一层皮竟是在此时生生的脱落下来。

    嗡!

    通红的rén pi脱落,那血袈裟法相也是爆发出咆哮声,其身躯上那一道巨大的血袈裟腾飞而起,然后与那rén pi相融,顿时间,直接是化为了一面巨大得足以遮天蔽日的血红rén pi袈裟...

    在那rén pi袈裟上。铭刻着无数血红符文以及狰狞的面孔...

    整个天地间,都是血气弥漫。

    “至尊神通,血魔大袈裟!”

    浑身血肉模糊的血衣双目通红狰狞的望着牧尘,旋即他那嘶哑的咆哮声,便是响彻天地。

    咻!

    巨大的rén pi袈裟在此时笼罩下来,犹如一层血红天幕,直接是将牧尘以及不朽金身覆盖而进,袈裟合拢。犹如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血红布袋,将牧尘层层困进。

    天地间爆发出阵阵哗然声。一些识货的强者也是暗暗咂舌,这血魔大袈裟乃是血衣的成名手段,被那大袈裟笼罩,其中会生出无尽血魔,硬生生的其中之人化为血水。

    不过每一次使出了这般手段后的血衣自身防御都会被极大的削弱,所以一般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轻易施展,但现在,为了困住牧尘,他显然也顾不得这些了。

    “这一次,我看你还能如何破我的血袈裟!”

    血红之色弥漫视野。牧尘抬头,他望着那遮蔽天日的血皮袈裟,此时的袈裟上不断的有着鲜血渗透出来,最后渐渐的形成了一头头通体血红的血魔,这些血魔无形无质,能够穿透诸多防御,甚至连灵力,都是能够被它们消融。

    “这次倒是有些能看的手段了...不过,也该我出手了。”

    牧尘微眯着双目,旋即一笑,然后他自不朽金身肩膀上盘坐下来,双手陡然结印,而随着他印法的变幻,只见得不朽金身身躯之上,突然有着紫金光芒凝聚,再然后,一道犹如蟒蛇般的玄妙紫金光纹,蜿蜒着出现在了不朽金身面前。

    这道紫金光芒,自然便是不朽金身的神通之一,不朽神纹!

    牧尘看了一眼那一条不朽神纹,再度变幻印法,体内灵力犹如潮水般的涌出,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不朽金身之中。

    想要突破眼前这道血袈裟,光凭借着一道不朽神纹,显然还不够。

    伴随着牧尘全力灌注灵力,不朽金身身躯之上紫金光芒也是越来越强横,紧接着,一道又一道的不朽神纹,开始被不朽金身凝炼而出。

    在上古天宫中时,牧尘还仅仅只能够凝炼出两道不朽神纹,但经过这数月之间自身与不朽金身的磨合加深,他对于不朽金身的神通领悟,显然也是随之加深...

    一道接一道的不朽神纹逐渐的凝炼而出...

    而在牧尘凝炼着不朽神纹时,那无数头血魔也是冲来,不过不朽金身则是在此时爆发出万丈紫金光芒,不朽之气横扫而开,直接是将那些血魔尽数的震退而去。

    十数息后,牧尘睁开了双目,而前方蜿蜒盘踞的不朽神纹,赫然已经达到了整整...六道!

    “不朽神纹,千变万化。”

    牧尘面色平淡,屈指一弹,只见得那六道不朽神纹陡然相融,紫金光芒爆发,数息之后,只见得那六道不朽神纹,便是迅速的变化成了一根...巨大的不朽神针!

    牧尘望着那悬浮在面前的不朽神针,而后袖袍一挥,后者便是在此时化为一道紫金之光,冲天而起,直接对着那覆盖天地的rén pi袈裟暴射而去。

    牧尘盯着不朽神针划过天际,双手负于身后,淡淡一笑。

    “陪你玩了半天,这一次,也该绝望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