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一十章 不会?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一十章

    汹涌的洛河之中,巨大的凹陷出现,几乎是截断了洛河的流动,而在那水旋的中央,血手衣衫破碎,浑身鲜血的躺在其中,灵力萎靡,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

    在那更远的地方,血瞳也是面色惨白的瘫坐于洛河上,看上去异常的狼狈。

    而此时天空上那血衣爆碎所化的血雾,似乎方才刚刚消散…

    而天地间那无数道目光,便是在这种诡异的寂静之中,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震撼目光望着两人,这一刻,不论是血神族还是洛神族,甚至就算是一些只是打算坐山观虎斗的各方强者,都是在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升起浓浓的惊惧之意。

    因为,这种战绩,委实是太过的恐怖了。

    以一己之力,独战三大地至尊,而最终竟是直接杀一人,重伤两人!

    此时的他们,宁愿相信牧尘是一位隐藏了实力的上位地至尊,但事实终归是残酷的,如果牧尘真的是一位上位地至尊,恐怕再给血衣三人一个胆子,他们都不敢去群殴牧尘…

    所以,事实是,这个造就了如此恐怖战绩的年轻人,真的只是一位与血衣三人相同等级的下位地至尊!

    于是,天地间那一道道目光开始带着敬畏之意,转向了天空上,那里,一道修长的年轻身影凌空而立。

    他俊逸的面庞颇为的平静,即便是他刚刚造就了这种显赫战绩,但他却依旧没有太多的惊喜之色,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一般。

    而他的这种平静,如果是之前的话,恐怕绝大多数的人会认为他是在强行逞强,然而当那种战绩开始摆出来后,所有人都是认为,这种平静,更是一种深不可测的表现。

    因为震撼而带来寂静的城市中。那些洛神族的强者,都是眼神带着一些颤抖的望着天空中那一道修长的身影,那眼神深处,还带着一丝难以遏制的希冀与狂喜之色。

    显然。事态转变到这一步,已经是出了他们的预料。

    原本他们以为牧尘会因为血神族三大地至尊的围杀陷入绝境,但最终却是三大地至尊惨败,这无疑是让得他们本有些绝望的心,再度出现了一点信心。

    或许。??.??`眼前这个与女皇有着非同寻常关系的青年,或许真的能够力挽狂澜,拯救他们的洛神族。

    那洛修与洛青崖也是对视了一眼,此时的他们,早就失去了所有的攀比之心,所以他们更希望牧尘能够真的帮助洛璃,为洛神族解开这种绝境。

    之前他们还有些质疑,但此时,却是开始有点相信,或许这个牧尘。真的能够办到...

    …

    在远处的高塔上,当柳天道,幽冥宫主他们见到再度被牧尘重伤的血瞳,血手之后,都是忍不住的滚动了一下喉咙。

    再然后,当他们看向牧尘时,眼中的敬畏甚至已经达到了平日看向曼陀罗时的那种程度,此时此刻,他们算是彻彻底底的心服口服了。

    因为此时牧尘展现出来的恐怖战斗力,实在是让人感到震撼。而且,他是如此的年轻,潜力是如此的巨大。

    所以柳天道他们相信,假以时日。恐怕牧尘将会真正的越曼陀罗,到了那个时候,牧府也将会因为他的存在,变得无比的强大。

    而他们,也将会因为依附牧尘,从而获得以往无法想象的地位与资源...

    “府主可真是天纵之才。前途无量,恐怕日后,我等会因为曾经的选择而庆幸。”柳天道感叹了一声,声音中,充满着尊崇之意。

    这一次的这一声府主,可真的是自内心,诚意满满。

    幽冥宫主等人瞧得这老家伙竟然不仅这么快放下曾经与牧尘之间的纠葛,而且还直接堂而皇之的拍起了马屁,心中不由得一阵鄙夷,不过虽说心中这般想着,但他们的面上,却是一个比一个还要快的连连点头,表示对于柳天道的话,深表赞同。

    瞧得这些家伙的变化,曼陀罗小嘴也是微微上扬,她知道,从现在开始,这些家伙将会真正的摆清楚自身的位置。

    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他们才放下了以往所有的高傲与芥蒂,真正的奉牧尘为尊,并且成为他手中忠实的打手…

    …

    “这个小家伙…”

    在那无数道震撼目光中,洛天神也是有些怔怔的望着一片狼藉的洛河,然后眼神复杂无比的转向牧尘。??.?`

    这个战绩,同样是将他也是震撼得无以复加。

    以相同的下位地至尊实力,面对着三位地至尊,杀一人,重创两人,这等战绩,足以让任何人失语。

    而这一点,洛天神的心情无疑是最为复杂的,毕竟,在那数年之前,他可是亲眼的见到,那个还显得有点稚嫩的少年,在他的面前,是何等的无力与弱小。

    不过,那时候的洛天神,倒是看出了少年那弱小的实力下,所隐藏的那一份执拗与顽强。

    那时候的他,隐隐的感觉到,眼前的少年应该会变得强大起来...

    他的预感,也并没有出错,但让得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是,那一天,来得竟然是这么的快...

    这才仅仅四年的时间!

    当年那个连至尊境都还未曾踏入的少年,便是犹如彗星般的冲天而起,踏入了地至尊的层次,并且,还拥有了这等傲视下位地至尊的可怕手段与实力!

    面对着此时的牧尘,就算是洛天神,都是感到丝丝的心悸,这让得他有点庆幸,还好当初接走洛璃时,面对着弱小的少年,他也并没有如何的盛气凌人与以势压人,否则的话,如今还真是会尴尬至极。

    “宁惹白头翁,莫欺少年郎啊。”洛天神不由得深深的感叹了一声。

    因为牧尘这边恐怖战绩的缘故,那原本围困着洛天龙的那三位洛神族皇族分支的地至尊,也是在此时停了下来,他们瞧得那重伤的血瞳与血手,面面相觑。都是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了一抹惊惧之色。

    “哈哈,真是好厉害的小子!”

    倒是洛天龙眼露光芒,忍不住的畅快大笑,道:“怪不得能够让得洛璃那妮子都是那般的牵肠挂肚。哈哈,这妮子的眼光,可不比她的天赋逊色丝毫啊!”

    说着,他眼神冰寒的看向那三位皇族分支的地至尊,冷笑道:“看来血神族的大腿。也没你们想的那么粗。”

    三位皇族分支的地至尊面色有些难看,但还是硬着头皮沉声道:“那小子虽然厉害,但恐怕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洛天龙讥讽的一笑,却是再未理会他们,只是不断的将那欣赏满意的目光投向牧尘,后者先前那般狠辣手段,实在是太对他的胃口了。

    …

    天地间所有人都是在惊叹,而半晌后,他们的目光方才转向了血灵子所在的方向,此时的后者。面色阴沉如水,他的眼神蕴含着实质般的杀意,死死的盯着牧尘。

    他的身体都是在此时微微的颤抖着,由此可见他心中的暴怒到了何种的地步。

    “废物!三个废物!竟然被一个小崽子打成这幅模样,你们这么多年的修炼,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血灵子咬着牙,暴怒的声音,终于是忍不住的从牙齿缝中漏了出来,但他的暴怒,更多的是冲着血瞳与血手而去。暴怒的言语,也是令得后者两人毫无颜面。

    不过此时的两人,也是噤若寒蝉,他们也知道。三人联手都是未能将牧尘斩杀,反而是被对方杀一人,重创两人,此事传出去后,恐怕他们也是会成为笑柄。

    “你们全部出手,给我杀了那个小杂碎!”

    血灵子阴森无比的声音。从天而降,而他的阴沉目光,不仅看向了重伤的血瞳,血手,还看向了另外两位血神族的下位地至尊。

    那血瞳与血手面色惨白,但还是强撑起身子,缓缓的站起身来。

    “还有你们,三个人连一个人都收拾不了,若是不想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们!”血灵子阴冷的目光一转,突然锁定了那洛神族皇族分支的三位地至尊。

    “去和他们一起出手,今天这个小子若是不死,你们就替代他吧!”

    听到此话,那三位下位地至尊面色都是一变,旋即面色异常的难看起来,但他们瞧得血灵子那通红的眼睛以及满身的杀意,他们也不敢在此时与其有丝毫的反抗,当即只能一咬牙,分出了两人,身形一动,出现在了血瞳,血手身边。

    而另外的两位血神族地至尊,也是闪现而来,如此一来,几乎是整整六位下位地至尊,直接是站在了牧尘的对面。

    虽说这六人中有着一半的人都是受到了重创,但这种阵容,依旧是恐怖无比。

    哗!

    而面对着血神族如此无耻的手段,洛神城中,也是爆出了铺天盖地的哗然声,此时就算是一些观望的势力,都是暗骂了一声,这血神族,也真的是彻底不要脸了...

    洛神族的诸多强者,则是恨得咬牙切齿,但却对血灵子无可奈何。

    “成王败寇,若是在乎外界的看法,我血神族也没崛起的机会了。”

    然而对于那些目光,血灵子却是纹丝不动,反而是讥讽一笑,他阴测测的看向牧尘,语气森森的道:“小杂碎,你不是底牌很多吗?这一次你再试试,若你能再把他们全部打残,我血神族向洛神族称臣都可以!”

    牧尘闻言,则是笑了笑,道:“你这般狼子野心的家伙,还是一棒子打死拉到,做臣子就免了吧。”

    “死到临头还嘴硬!”血灵子眼神一寒。

    牧尘耸耸肩,他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那虎视眈眈的六位下位地至尊,笑道:“你确定死的一定是我吗?”

    “哦?”血灵子嘴角划起一抹讥讽的笑容,道:“难道你还能够对付六位下位地至尊不成?”

    牧尘笑眯眯的看了眼那豪华阵容的六位下位地至尊,突然道:“看来你已经忘记我之前所说的话了。”

    血灵子眉头一皱,冷声道:“什么东西?现在还装神弄鬼?”

    牧尘眼目微垂,淡淡的道:“我说,我叫牧尘,牧府之主。”

    血灵子一晒,冷笑道:“什么鬼玩意的牧府,听都没听过。”

    牧尘抬起头来,俊逸的面庞上,有着一抹弧度轻轻的扬了起来,而瞧得他这般模样,血灵子突然感觉到一种不安涌上心头。

    “既然我是牧府之主...莫非你以为我这牧府,就我一个孤家寡人不成?”

    “叫人,你以为我就不会了?”

    当牧尘的声音落下时,他的手掌抬起,然后轻轻一挥。

    而在其手掌落下的那一霎那,这天地间无数强者都是见到,牧尘身后的空间在此时陡然扭曲,再然后,一道道身影,携带着浩瀚的灵力波动,踏空而出,直接是在那无数道震惊的目光中,出现在了牧尘的身后。

    这一刻,就连那血灵子,都是在此时面色剧变,难以置信的狠狠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股战栗的感觉,直接从脚心冲上了脑袋,令得他头皮陡然炸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