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一十六章 炎帝vs战皇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一十六章

    战皇淡淡的声音,回荡于天地间,无数强者背心瞬间就被冷汗湿透,他们头皮发麻,有着一种赶紧逃离此地的冲动。

    战皇乃是大千世界中的巅峰存在,而炎帝更是其中的chuán qi,两者都是踏入了天至尊的层次,如果他们动起手来,那必然是天崩地裂,那时候,恐怕连整个小西天界都将会受到波及。

    那种层次的对碰,本身就携带着毁灭。

    炎帝听到战皇的回答,双目也是微眯了一下,旋即他微微一笑,道:“有时候,这种方便怕是不得不给。”

    虽说炎帝素来给人一种洒脱温和的感觉,可一旦当他稍稍展露峥嵘时,那份霸气,竟是连战皇,都是被死死的压制。

    “哦?”

    西天战皇眉毛也是在此时一抖,他眼神锐利得犹如鹰隼般,锁定向炎帝,缓缓的道:“早就听说炎帝搜集天地万火,炼成帝焱,霸道无匹,今ri běn皇倒是想要见识一番。”

    对于炎帝的威名,战皇何曾不知,他更是知道,或许在很多人看来,炎帝比起他战皇,理应是要更甚一筹,这令得战皇分外不服,他同样是自信无匹之人,并不觉得自身会比对方弱多少。

    今日若是其他的天至尊现身,或许战皇说不得会给个方便,可既然来的是炎帝,那就不能太过轻易的松口了。

    不然的话,此事传出,难免会让人觉得是他西天战皇惧了炎帝。这一点,是爱惜羽毛的战皇所无法忍受的。

    “我也早听说了西天战皇的战皇诀独步大千世界。可将灵力与战意相融,玄妙无双。今日难得相遇,也想讨教一番。”面对着西天战皇那充满着战意与某种挑战般的言语,炎帝轻声一笑,并未退避,反而是一言便是接了下来。

    因为他也知道,以战皇那等性子,光是说话,恐怕是说不通的。

    当其声音落下时,炎帝手掌轻抬。只见得有着绚丽的火焰呼啸而来,最后汇聚在他的掌心,化为一道绚丽的火团。

    那道绚丽火团极为的美丽,仿佛是蕴含着万千种颜色,只是,那种摇曳的美丽之下,却是蕴含着令人感到恐惧的可怕力量。

    无数强者眼神惊恐的望着那一团绚丽火焰,他们能够感觉到,一旦那道火团落下来。恐怕方圆数十万里内,都将会在顷刻间化为火海,其中的一切生灵,都会随之湮灭。

    绚丽火焰翻涌。每一次的火苗升腾,都将会令得那片空间不断的崩塌,而后空间岁间碎片掉落下来。直接是被火焰焚烧成虚无。

    绚丽的火团在炎帝的手中翻腾,然后迅速的压缩。数息之后,一朵精致得让人爱不释手的火莲。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

    这朵火莲,美丽得让人沉醉,一眼看去,仿佛连灵魂都是沉浸在了其中,难以自拔。

    “诸位还是不要看它为好,免得自身灵力被燃烧。”不过就在那无数强者沉浸在这朵火莲的美丽中时,突然炎帝那清朗的笑声响彻起来,直接是将他们惊醒过来。

    这些强者惊醒的瞬间,便是猛的察觉到体内传来炽热的感觉,然后便是骇然失色的感应到,身体内流淌的灵力,都是在此时渐渐的沸腾,进而有着燃烧的迹象。

    无数强者骇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再盯着那朵火莲,都是急忙转移开视线,体内的沸腾这才渐渐的平息。

    这般一幕,令得诸多强者心中倒吸一口冷气,炎帝竟然恐怖如斯,这般火莲,仅仅只是让人看了一眼,就差点灵力自燃,先前若非是炎帝好意提醒的话,恐怕现在的这里,早已出现了无数自燃的火人了。

    在将诸人惊醒后,炎帝冲着战皇一笑,然后屈指一弹,只见得那一朵绚丽火莲便是缓缓的飘飞而出,直奔战皇而去。

    那一朵火莲的速度虽然看上去极为的缓慢,但却是给人一种无法逃避的感觉,那种感觉,仿佛不管自身躲到何处,就算是破开空间而逃,那一朵火莲,最终都是会落在自己身上一般。

    西天战皇望着那飘飞而来的火莲,那英俊如刀削般的脸庞上,也是浮现了一抹凝重之色,因为在这火莲上面,甚至就连他,都是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帝焱之名,真是名不虚传!”

    战皇低声自语,旋即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双手猛然结印,顿时间浩瀚金光犹如一轮轮金色烈日一般自其体内升腾而起,那每一轮金色烈日中,竟是隐隐的有着一道道的人影浮现。

    嗡!

    金色烈日震荡,一股浩瀚的灵力荡漾出来,引得天地震荡。

    牧尘紧紧的盯着那一轮轮金色烈日,面色却是微微一变,因为他察觉到,那种金色灵力中,他竟然察觉到了战意的波动。

    这战皇,竟然能够将灵力与战意融合在一起!

    这可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毕竟战意乃是由一支军队的强大意念所化,那是与灵力截然不同的体现,比如牧尘虽然也是战阵师,但他却是绝对做不到将自身的灵力与战意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因为战意再强,那也是属于军队所有,而并非是自身。

    但眼前,这西天战皇,却是成功的做到了,这如何能不让牧尘震惊莫名。

    在牧尘震惊间,那一轮轮金色烈日凝聚在一起,竟是化为了一座金色的大鼎,金鼎之上,铭刻着无数道身影,仿佛是一支支精锐的军队一般。

    “战灵不败鼎!”

    西天战皇一声低喝,只见得那金鼎直接是镇压而下,俯冲之间,一口就将飘来的绚丽火莲给吞了进去。

    金鼎悬浮天际,静静不动,隐隐间,似乎是有着无数道厮杀声,自其中传出。

    “我这不败鼎上,有着数百万军队镇压,再融入灵力,就算是天至尊落入其中,也得被困。”西天战皇低沉的声音,略显自傲的响起。

    “的确不凡。”炎帝也是赞同着点了点头,旋即他笑吟吟的道:“不过此鼎虽强,却是经不住火烧…”

    就在炎帝声音落下的瞬间,只见得那金鼎之上的无数人影突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去,一缕缕细微的绚丽火苗不知道何时的攀爬出来,火苗过处,磅礴金光犹如是残雪一般,迅速的消融。

    西天战皇眼瞳也是在此时微微一缩。

    熊熊!

    绚丽火苗源源不断的涌出,不过瞬间,便是将整座金鼎都是笼罩在了其中,而后火焰升腾,那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金鼎,竟然就是在此时迅速的化为金色浆液,流淌开来...

    哗。

    天地间爆发出一阵哗然声,无数强者暗感骇然,谁都没想到,这两位天至尊的交锋,这么快便是分出了优劣。

    这种时候,就算是他们,都看得出来两者交手,还是炎帝的帝焱,更为的霸道。

    西天战皇望着这一幕,也是愣了一会,旋即面色有些复杂的盯着炎帝,声音低沉的道:“原来你已到了这个境界了…”

    两人的交手,并没有想象中的毁灭天地之景,但在结果出现的瞬间,战皇便是知晓了,眼前的炎帝,他不可能将之战胜。

    “不愧是炎帝...怪不得连摩诃古族的那位摩诃天都是奈何你不得。”

    “此次只是略胜一筹而已。”炎帝倒是没什么自得之色,只是淡淡一笑。

    战皇大袖一拂,道:“略输一筹也是输,洛神族我不会为难。”

    炎帝望着战皇,笑道:“战皇可忘了我这牧尘小友。”

    炎帝是何等的人物,如何听不出战皇言外之意,他不为难洛神族,但却是未曾将牧尘他们也是包含进去。

    战皇闻言,眉头皱了皱,道:“此人率他那所谓牧府,来我西天大陆作乱,还对我西天战殿不敬,如何能不惩戒?”

    炎帝闻言,却是不恼,只是笑道:“战皇可莫要胡搅蛮缠了,牧尘小友此次将我请来,其实正是给了你面子。”

    此言一出,不仅战皇眉头紧皱,就连其他诸多强者都是摸不着头脑。

    “呵呵,炎帝能来我西天大陆,倒的确是蓬荜生辉。”战皇冷哼道,显然是认为炎帝此言,是在自卖自夸。

    炎帝笑着摇了摇头,指着牧尘,道:“牧尘小友手中还有另外一物,也是能够请来一位帮手,那一位,与你还有点渊源,但我想,战皇应该不太想遇见。”

    “哦?”战皇双目一眯,冷笑道:“本皇倒是想要知道,这大千世界,有谁是本皇不想遇见的?”

    炎帝盯着战皇,脸庞上浮现出一抹似笑非笑之色,而后缓缓的道:“武祖,林动。”

    这四字入耳,所有人都是见到,那西天战皇的面庞,顷刻间便是如锅底般的黑了下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