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截杀与援手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震怒的声音,犹如是九天惊雷一般,回荡在这天地之间,竟是引得天地都是震荡起来,肉眼可见的灵力波动,疯狂的肆虐开来。`

    而在那灵力波动肆虐间,那一只干枯的大手,则是犹如一座遮天蔽日的巨山,直接是对着牧尘所在的区域笼罩下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将牧尘心神骇得亡魂皆冒,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心神一动,卷起那座水晶般晶莹剔透的浮屠塔,疯狂的暴退。

    在暴退的同时,他心神钻进浮屠塔内,将其催动,顿时有着水晶般的光芒散发出来,那等光芒似乎是有着神圣之感,光芒汇聚,直接是形成了空间漩涡。

    漩涡一成形,牧尘便是催动水晶浮屠塔欲要钻进去逃离此地。

    “鼠辈,想走?!”

    不过,就在此时,那震怒的声音再度传来,紧接着,这方古老的天地之中,忽然有着无数的繁星出现,仔细看去,方才发现,那些繁星原来是数以亿计的灵印,灵印相连,直接是形成了一座笼罩这方古老天地的超级灵阵。

    那道超级灵阵一出现,牧尘便是感觉到,这方古老天地仿佛是落入了来者的掌控之中,当即心中便是大叫一声不妙。

    “给老夫禁锢了!”

    冷哼声,从遥远处传来,下一瞬间,牧尘便是骇然的发现,那就在他身后的空间漩涡,竟然直接是在此时静止了下来。而且,他心神所藏的这座水晶浮屠塔。也是同时间无法动弹。

    那种感觉,仿佛是这里的空间与时间。都是被封印禁锢了起来,而他,则是犹如琥珀中的蚊子,看似栩栩如生,却是无法动弹。

    面对着这种情况,即便是以牧尘的心性,都是忍不住的有些绝望之感,不过他毕竟不是寻常之人,当即便是一咬牙。打算直接引爆这座得来不易的水晶浮屠塔,并且自爆这道心神。

    只是如此一来的话,损失显然就太过的惨重了,不提这水晶浮屠塔修炼之难,按照牧尘的估计,恐怕他只有这一次的机会,如果错过,或许他再也无法修成这种水晶浮屠塔。?`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心神不自毁。说不定就会被浮屠古族的强者借此搜寻到他的所在,那样的话,他也将会暴露,这显然更加的不妙。

    所以。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牧尘宁愿自爆水晶浮屠塔以及这道心神。

    “给我爆!”

    “咦?”

    牧尘一咬牙,当机立断。就要忍住心痛自爆,不过。也就是在这一霎那,他突然感觉到。他心神所在的这片区域,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灵印,这些灵印也是这座超级灵阵的一部分,但此时,它们似乎是稍微的有点脱离掌控,因为它们突然断开了彼此的连接。

    这种情况,就立刻导致这一片区域的禁锢,直接是被解开,牧尘的心神对水晶浮屠塔,也是再度有了掌控。

    这般情况来得极为的突兀,甚至连牧尘都是有点没回过神来,不过好在他反应快,当即想也不想,催动着水晶浮屠塔就钻向了身后的空间漩涡。

    “护祖灵阵怎么会出现破绽?!”

    在这般时候,那出手之人也是惊愕出声,旋即他瞧得牧尘要逃进空间漩涡,顿时暴怒:“给我留下!”

    轰!

    天空上,那干枯的大手直接是隔空猛然拍下,顿时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时崩塌下来,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力量,穿透空间,顷刻间就笼罩在了牧尘上方。

    这种时候,他显然也不打算活捉了,这种鼠辈,就算当场抹杀,也不能让他逃走!

    毁灭的力量再度降临下来,这让得牧尘心头都是一颤,只要再给他三息的时间,他就能够穿过空间漩涡,逃离此地!

    可那出手之人也是狠辣之极,竟然完全不给他这种机会。

    短短三息,在此时却是生与死之间的差距。

    牧尘只能够眼睁睁的感觉到那股毁灭之力呼啸而来,不过,此时此刻,变故再度出现。

    嗡嗡。

    牧尘周身的空间,再度出现了无数道灵印,那些灵印竟然是引动了这座护祖灵阵,然后在牧尘的上方,形成了一道薄薄的屏障。 .? `

    砰!

    虽说屏障瞬间既破,但却是刚好达到了三息时间。

    牧尘操控着水晶浮屠塔,便是在此时窜进了空间漩涡,在此时,他方才有余力看了一眼那些灵印,隐隐的,他竟是从这上面察觉到了一些亲切的气息。

    他猛的顿悟过来,当即心中就忍不住的翻江倒海起来。

    “娘亲...原来是你在出手吗?”

    牧尘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他此次两次劫后余生,那突如其来的帮助,必然是来自他娘亲的手笔!

    在这浮屠古族中,唯一会并且也有能力帮助他的,恐怕也就只有他的娘亲了。

    “娘亲,等着我,我定会将你救出来,让您与老爹团聚!”

    空间漩涡迅速的黑暗下来,那片古老空间也是消散而去,牧尘却是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在牧尘的心神以及水晶浮屠塔冲进空间漩涡后,这古老天地的毁灭波动也是立即消散,数息后,一道浑身散发着腐朽气息的老者从天而降,他直接是出现在了那道空间漩涡消散的地方。

    他伸出手掌,抚摸着这一处空间,试图凭借着那残留的气息,将其方位模糊的确定。

    不过,片刻后,当他手掌收回时,面色却是一片阴沉,因为他发现,这里的所有空间痕迹,竟然都是被抹除得干干净净。

    那种干净程度,甚至是连他这等实力。都是感应不到丝毫...

    老者抬头,望着这片古老天空。满脸阴沉。

    ...

    幽暗寂静的塔内,一道倩影静静盘坐。片刻后,她突然睁开了双眸,她望着虚无处,唇角却是泛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不过她嘴角的消息仅仅存在了数息便是消散而去,再度化为了古井无波。

    嗡嗡。

    塔内的黑暗空间在此时扭曲起来,一张苍老的面孔自黑暗中凸显出来,不过此时的苍老面孔,却是带着震怒的看向塔内的倩影。

    “凊衍静,你刚刚做了什么?!”

    塔内的倩影抬头看了一眼那苍老的面庞。漫不经心的道:“我可不知道大长老你在说什么。”

    苍老面庞之上满是怒意,他暴喝道:“先前有贼人偷入祖地,偷取祖气,最后关头,护祖灵阵却是出了问题,反而庇护那贼人逃走!”

    “这与我有何关系?”凊衍静笑道。

    “哼,有何关系?当初你便是构建护祖灵阵的人之一,要留一些手脚还不容易吗?你真当老夫老糊涂了不成?先前那投入吾族祖地偷取祖气之人,恐怕就是你那流落在外的孩子吧?!”那大长老冷哼道。

    “是吗?”凊衍静不置可否。

    大长老冷声道:“看来老夫倒是小觑了此子。这才几年时间,便是成了一些气候...据说此子竟然能够凝炼出圣浮屠塔,看来真是继承了你的血脉,既然如此的话。那吾族就要对他提高重视了,老夫接下来将会派遣长老,前去捉拿!”

    原本一直都是脸色平静的凊衍静听到此话。顿时柳眉倒竖,眼神锋锐的看向大长老。缓缓的道:“你若是敢派出长老,那就休怪我也不讲情面了!”

    浮屠古族的长老。地位崇高,而且都是拥有着天至尊的实力,一旦出手,对于牧尘而言,是极大的威胁。

    “你能如何?”大长老阴沉着脸说道,显然对凊衍静的威胁感到不满。

    凊衍静淡淡的看了大长老一眼,然后双目微闭。

    而也就是在凊衍静闭上双目时,这座黑塔顿时震动起来,然后那大长老便是有些震惊的见到,塔内那些原本用以镇压凊衍静的封印,竟然是在此时一个个的蹦碎开来。

    而且,在同一时间,大长老感觉到浮屠古族中掀起了巨大的动静,心神一扫,便是面色大变的发现,浮屠古族的天空上,那些原本应该被长老院所控制的守护灵阵,都是在此时不受控制的运转了起来...

    “你!”

    大长老惊怒交加的看着凊衍静:“你的灵阵造诣,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能够暗中将吾族的守护灵阵暗中掌控?!”

    凊衍静长身而起,在她的周身,闪烁着无数犹如星辰般的灵印,她眼神平静的看向大长老,道:“大长老,当年我会选择妥协,回到族中接受惩罚,那并非是因为我怕了你们,而是不想让我的孩子受到牵连,如果如今你想要威胁我的孩子,那么,你们就考虑一下,究竟将会付出何种的代价吧。”

    此时的凊衍静,再没了寻常时候的淡然,而是露出了獠牙,此时的她,犹如是护犊的雌狮,谁若触及了她的底线,那么就将会见到那平和之下的狰狞与疯狂的一面。

    而她的底线,显然便是她的孩子,牧尘。

    大长老望着此时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状态的凊衍静,面色也是微变,他能够感觉到后者的决然,如果他真的派出了天至尊,恐怕凊衍静就会立刻造反,虽说凭借着浮屠古族的底蕴能够将其镇压下去,但他们必然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那种代价,很有可能是天至尊的陨落。

    这对于浮屠古族而言,将会是真正的重创,毕竟天至尊这等存在,对于大千世界任何的超级势力,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于是,在沉默了片刻后,大长老方才缓缓的道:“我可以不派出天至尊,但你的孩子,必须擒拿回来。”

    他的声音,虽然低沉,但却是有着不容置疑的意思,他可以不派天至尊,但天至尊之下,却是能够派出。

    凊衍静闻言,倒是平静了下来,因为她很清楚这个古老种族的顽固与迂腐,所以能够让得他们退一步,那就已经很难得了,最后的撕破脸,她也不太想做,她毕竟也流淌着浮屠古族的血脉。

    至于派出天至尊之下的强者,凊衍静虽然也有点担心,但却能够接受,因为如果牧尘真的凝炼出了圣浮屠的话,那么也就是说他也踏入了地至尊,这般实力,总归是有了自保的力量,就算打不过,也能够趁机脱身。

    她抬头望着虚无,视线仿佛是穿越了遥远的空间,看见了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身影,欣慰的一笑,同时在心中轻轻一叹。

    “我的孩子,娘亲所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接下来,一切都是得靠你自己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