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章 投了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三十章

    群雄楼中,一道深深的沟壑自大堂延伸到大门处,而望着那道沟壑,群雄楼中,那些各方顶尖豪强的面色也是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

    先前那一幕,来得太过的诡异,他们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熊霸那一拳,本是那等的凶悍,就算是上位地至尊都得全力对待,然而,牧尘就只是那般抬手相迎,可最终的结果,却并非是牧尘被一拳轰杀,反而是本应该取得碾压的熊霸,突然周身灵力黯淡,进而被牧尘一拳轰得吐血而退。

    这般情况,怎么看都是透着一股诡异。

    于是,那一道道惊疑不定的目光,开始转向那神色始终平静的牧尘,他们显然不会认为是熊霸在装疯卖傻,那么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先前牧尘施展了什么他们无法察觉的手段。

    但不管怎么说...熊霸一拳毫无建功,反而是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这足以让得他们明白,这个仅仅只有着下位地至尊实力的青年,的确是拥有着一些非凡的能耐。

    从他这般表现来看,有着参加上位地至尊战场的资格。

    一些原本对于牧尘的插足还有所不满的豪强,也是在此时沉默了下来,开始将这个名字记在心中,因为,从先前牧尘的出手中,他们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些危险的气息。

    如果他们还是抱着之前那种小觑心态的话,或许一旦在上位地至尊战场中遇见,熊霸就会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而在群雄楼中各方豪强心中念头转动间,那门口处,熊霸却是双目通红的站起身来,此时他浑身原本消失的狂暴灵力。又是犹如风暴般的涌了出来。

    他那塌陷的胸口,也是在迅速的恢复,牧尘那一拳,并没有真的催动杀招,所以这熊霸看似狼狈,但这等伤势对于上位地至尊的顽强生命力来说。? ?.??`只是小菜一碟。

    不过...虽说伤势不重,但对于熊霸而言,却是颜面尽丢。

    他赤红着双目望着牧尘,厉声咆哮道:“混账东西,你使了什么诈?!”

    熊霸心中的郁闷显然是无以复加,他怎么都想不到,为何他体内的灵力,会在那等关键时刻消失并且不受他的控制,但这种变故。显然是牧尘的手段。

    然而对于他的咆哮,牧尘却只是根本不理会他,手掌一抓,那落在一旁的玉瓶便是飞入他的手中,而后淡淡的道:“技不如人而已。”

    “我不服!”

    熊霸暴怒道,脚掌一跺,身形便是再度化为闪电暴射而出,显然还要强行出手。

    不过。对于熊霸的暴怒出手,牧尘只是眼皮一抬。淡漠的道:“再来一拳吗?那还是八千万至尊灵液。”

    唰!

    熊霸的身影狼狈的停了下来,他暴怒的望着牧尘,头发都是被气得倒竖了起来,他咆哮道:“还想要?你做梦去吧!”

    牧尘一笑,道:“没事,到时候我会让咱们牧府那位地至尊大圆满来找你收账的。我想有这等理由,就算是西天战皇也没办法插手。”

    熊霸满脸铁青,他的拳头颤抖着,心中的暴怒简直要让得他失去理智的当场轰杀牧尘,但最终他还是强行忍耐了下来。因为眼前的青年,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下位地至尊,他所拥有的势力以及人脉,非同小同。

    “你给我记着!”

    面色剧烈的变幻,最终熊霸只能够摞下一句狠话,然后便是在那众多戏谑的目光注视下,灰溜溜的逃出了这座群雄楼。

    那一旁的血灵子瞧得熊霸灰溜溜的离去,面色也是有些难看,他眼神阴翳的望着牧尘,他怎么都没想到,熊霸竟然都未能奈何得了牧尘。?.

    “这个小子,似乎又变强了!”

    血灵子咬了咬牙,虽说一月之前,在那洛河之上,牧尘的表现就已经相当的不凡,但血灵子敢肯定,那时候的牧尘,绝对做不到眼下的这种程度,在轻描淡写之间,就将一位上位地至尊的强大攻势给抵御了下来。

    所以,显然在这一月之间,牧尘的实力,又是有着巨大的提升。

    “下次若是想要动手的话,就不要再借他人的手了,还是直接出面吧。”牧尘眼神微带寒意的望着血灵子,笑道。

    他自然是看得出来,今天这熊霸,完全就是被血灵子给利用了,而起缘由,显然就是想要给他招惹麻烦。

    血灵子闻言,一声冷哼,阴冷的道:“虽然不知道你使用了什么手段,不过你暴露了这般手段,想来到时候进入了上位地至尊战场,不少人会防备你一手的,到时候,怕你也不会太好过。”

    这血灵子虽然阴险狡诈,但眼力劲还是相当不弱,竟是看出了先前熊霸的吃亏,应该是与牧尘进行了直接的灵力接触,而只要日后防备着这一点,那么牧尘的这张底牌,就会失去不少的效果。

    “卑鄙的老东西!”

    洛天神有些咬牙切齿,显然是对血灵子恼怒到极点。

    牧尘倒是显得很平静,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血灵子,道:“如果到时候我们遇见的话,我会让得你知晓,我手中还有多少牌...”

    瞧得牧尘的神色,血灵子心头也是微微跳了跳,旋即冷笑道:“哦?那老夫倒是期待得很,只是你也得小心了,如果在战场中被老夫不小心宰了的话,恐怕就算是炎帝,也没办法为你报仇。”

    牧尘洒然一笑,道:“你这老匹夫,哪有这种能力。”

    被牧尘如此的轻视,血灵子额头也是有着青筋跳动,不过他还是忍耐了下来,阴森森的看了牧尘一眼,然后拂袖而去。

    随着血灵子与熊霸的离去,群雄楼中的气氛也是渐渐的恢复过来,不过经过先前的一战后,那些各方顶尖豪强看向牧尘的目光,倒是多了一分忌惮,少了一分轻慢。

    看来此次让得熊霸狼狈而去,倒也的确是取到了一些效果,至少之后,应该不会再有一些未曾获得名额的家伙,想要从他这里获得突破口了。

    而且就算是想,那也得想想,究竟是不是付得起那种代价...

    三楼上,灵妃子俏脸微青的望着熊霸他们狼狈而去的身影,最后有些恼怒的道:“真是废物!”

    她付出了八千万的至尊灵液,就指望着那熊霸能够挫挫牧尘的锐气,那样的话,她则是能够借此打击一下洛璃,但哪料到,那个熊霸如此的不争气,不仅奈何不了牧尘,反而还将她那八千万至尊灵液白白的送了出去。

    那等数量的至尊灵液,就算她是西天战殿的圣子,那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灵妃子xiǎo jiě,若你真是闲的无事,倒不如多做一些准备,待得到了那下位地至尊战场,你想要怎么玩,我都陪你。”

    在灵妃子恼怒时,洛璃突然抬起俏脸,琉璃般的眸子流露着微微冰冷之意的望着前者,清冷的声音,在这群雄楼中响起。

    当洛璃的声音响起时,群雄楼中,那无数道目光唰的一声便是汇聚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诸多顶尖豪强面露玩味之色,看来那灵妃子先前资助熊霸对付牧尘的事情,也是有些惹恼了这位洛神族的女皇了。

    此时的洛璃,的确是心中微有怒意,她如何看不出那灵妃子对她敌意很深,而她对此都是能够不在意,但她却无法无视灵妃子以这种手段来给牧尘造成麻烦。

    所以,一直都是未曾出言的她,方才会在此时,直接将苗头对向灵妃子。

    三楼上,灵妃子也是没料到洛璃会这般直接,当即一怔,旋即也是感到恼怒,冷笑一声,道:“好啊,到时候我自会奉陪到底,看看谁玩得过谁!”

    话音落下,她也是懒得再停留,裙袖一挥,便是俏脸冰冷的转身而去。

    “这个女人,你到时候可得多小心一点。”牧尘望着灵妃子离去的背影,然后对着洛璃低声提醒道,女人之间的暗算争夺,有时候可比男人还要来得狠辣。

    这灵妃子,显然不是个善茬。

    洛璃闻言,则是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不过我这些年,也不是白过的呢...”

    牧尘笑着点点头,洛璃能够将当初那风雨飘摇的洛神族维持到如今的模样,并且还有着崛起之势,那等手腕,自然也是不同一般,那灵妃子或许不是善茬,但想要与洛璃斗法的话,或许不见得能够捡到什么便宜。

    “走吧。”

    洛天神说道,打算先带两人休整一番。

    “先等等。”

    牧尘忽然一笑,他看了一眼那座夺冠热门碑,然后直接是将手中那有着八千万至尊灵液的玉瓶丢向了大堂中一位侍女,笑道:“将这些至尊灵液,都帮我投了。”

    “不知大人要投谁?”那位侍女愣了愣。

    牧尘露齿微笑,既然这西天大陆的顶尖豪强大多都对他有所排斥,那他也就懒得再做那些韬光养晦的事情了。

    于是,他再度一笑:“投我夺冠。”

    一时间,群雄楼中,诸多顶尖豪强心头微震,眼中都是掠过异色,这牧尘,竟然直接将目标指定向了上位地至尊战场的冠军吗?

    这年轻人...还真是霸气十足啊。

    难道这一次的上位地至尊战场,还真是要冒一头让人意料不到的黑马出来了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