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四章 火袍男子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三十四章

    咻!

    一望无尽的昏黄天地间,一道火红的光影暴掠而过,流光之内,是一位身披火红长袍的男子,他的身躯上,燃烧着熊熊的赤红烈火。△,

    那是因为他所修炼的火焰灵力极其旺盛的标志,如此方才会灵力外显,仿佛火衣,将他保护在其中。

    而此时,这位火袍男子正眼神锐利的扫视着四方大地,犹如捕猎的鹰隼一般。

    他正在找寻着猎物,一旦对方实力稍弱的话,那么立即就会被他死死的缠住,然后将其手中战印夺取。

    不过在这片战场中,猎人与猎物的身份随时会出现变化,所以,这位火袍男子也是格外的谨慎,一旦察觉到对方太过的危险,他就会立即远离。

    凭借着一道独特的火遁神通,他对自身的速度有着自信,同等级内的强者,想要追上他的,应该不算多。

    而且,一旦对方真的穷追不舍,那么他就能够借助着速度的优势,慢慢的将对方拖入消耗战,那样的话,他将会占据极大的优势。

    在之前的时候,他就已经凭借着这种敌追我跑,敌跑我追的战术,成功的夺取到了一颗战印。

    火袍男子手握两颗战印,战印在他的掌心缓缓的转动,他面带微笑,他知道,在这种群强云集的战场,以他的实力,恐怕根本没资格争夺那唯一的名额,所以他的目标,也并非是那大陆之子的唯一名额,他只是打算尽可能的夺取一些战印,然后从战皇宝库中换取一件他看上的宝贝。

    到时候宝贝到手,他就可以满足的退出,至于那名额,就让其他那些家伙去拼死拼活吧...

    “嗯?”

    在火袍男子心中转动着念头的时候,他神色忽然一动,双目微眯的望着远处的山脉,在那里,他察觉到一道隐晦的灵力波动正在悄悄的撤退。

    那灵力波动的主人显然也是在竭力的隐藏自身灵力,但却终归没能逃出火袍男子的感知。

    火袍男子眼中有着火光凝聚,下一霎那,他的视线直接是穿透了遥远的距离,瞬间就破开重重隐匿,看见了那山脉深处中的一道人影。

    “下位地至尊?”

    当火袍男子瞧得那道年轻身影时,顿时怔了怔,旋即回过神来,不由得眼露玩味之色:“是那个牧尘吗?”

    在这片上位地至尊战场中,唯一的一位下位地至尊,应该就是那个牧尘了。

    当火袍男子发现牧尘的行迹时,后者仿佛也是有所察觉,当即猛的暴射而退,身形化为流光,在那山脉中不断的转移,试图离开。

    “嘿,送shàng mén的战印,还有走得了的道理?”

    火袍男子见状,却是咧嘴一笑,旋即他脚掌一跺,赤红的火焰自其体内爆发开来,而后火焰一闪,他的身影便是凭空消失,直接是出现在了山脉上空,而后一掌拍下。

    这火袍男子显然是谨慎之人,他也听说过,在那西天战城中,牧尘与熊霸之间的交锋,因此他也知道,与牧尘交手,最好不要与其由着直接的灵力接触。

    所以,他此次出手,根本就不与牧尘接近,而是采取远距离的灵力狂轰。

    轰!

    燃烧着熊熊大火的灵力巨掌笼罩而下,炽热的高温,将山脉中的大片森林瞬间化为火海。

    砰!

    巨掌落下,不过牧尘的身影也是在关键时刻逃出了巨掌笼罩范围,不过那狂暴无匹的炽热冲击波,依旧是将他震得有些狼狈。

    但牧尘此时也顾不得这些,头也不回的继续狂奔。

    “想走?”

    火袍男子嗤笑一声,不过他并没有立刻贸然追击,而是目光锐利的扫视着这片山脉,在察觉到没有其他任何隐晦的灵力波动后,方才化为火光爆追而去。

    如今这战场中,其他的那些上位地至尊都不是省油的灯,想要有所斩获实在是艰难,而与他们相比,从一个下位地至尊的手中夺取,显然是要更容易一些。

    不过虽说如此,但必要的谨慎,也是需要的,免得到时候阴沟里翻船...

    抱着这些念头,火袍男子立即不远不近的跟上牧尘,然后时不时的从天上轰下一道充满着毁灭波动的灵力攻击,不断的对牧尘进行着消耗。

    于是,这一路上,一片片山脉不断的被焚为火海,而在火海的最前方,一道身影,不断的逃窜...

    ...

    西天战城,白玉广场之上。

    此时的广场周围,汇聚着铺天盖地的身影,那无数道视线,看向广场的上空,只见得那里有着一道道光幕出现。

    光幕之中,有着各种各样的景象,每一个之中,都是在爆发着激烈的让人热血沸腾的战斗。

    显然,这些光幕,便是此时三大战场之中所发生的情景。

    一旦战场中有着战斗即将发生,那么就会被立刻投影出来,让得无数人观摩。

    “那灵战子真的是太厉害了...才这么一会的时间,他已经打败了三位上位地至尊了!”

    “灵剑子与灵龙子也是不差啊,如今也各自打败两位上位地至尊了...”

    “啧啧,在那下位地至尊战场,洛璃可真是无人能挡啊...”

    “那灵妃子也是战绩惊人...”

    “......”

    而在观摩着那一场场激烈的战斗时,广场周围,也是不断的爆发出震耳欲聋般的惊呼之声。

    洛天神处于人群中,他也是仰头望着那些光幕,当他看见洛璃在下位地至尊战场中横冲直撞时,也是不由得面露欣慰之色。

    虽说洛璃突破到下位地至尊不久,但因为洛神传承的缘故,她的根基超乎想象的稳固,而且,有些手段之厉害,就连洛天神都是感到陌生,显然,这应该并非是洛神族的,而是她从洛神传承中得来。

    “此时洛璃可还没有动用洛神法身呢,若是动用的话,下位地至尊战场中,能够对她造成威胁的,应该屈指可数。”洛天神轻捋胡须,然后目光扫了一眼那诸多光幕,眉头又是轻轻一皱。

    因为这段时间中,他都没有看见牧尘的身影,那也就是说,牧尘并没有爆发战斗,这种效率,与灵战子等人比起来,显然是低了许多。

    不过洛天神也知道,凭牧尘那下位地至尊的实力,面对着诸多上位地至尊,究竟是何等的艰难,所以,眼下他也只能暗暗祈祷,希望牧尘能够尽可能的顺利一些。

    “呵呵,那不是那个叫做牧尘的家伙吗?”

    “怎么会追杀成这个狼狈样了...看来下位地至尊在上位地至尊战场,还是太勉强了啊。”

    “让这小子猖狂,视我西天大陆无人,哼,眼下真正动手,方才知晓上位地至尊的厉害吧...”

    突然间,有着一些声音传来,令得洛天神眼神一凝,连忙转移目光看向了一道光幕,只见得那光幕中,赤红的火焰席卷,一片片山脉被焚烧,而在那火海的最前方,一道身影略显狼狈的逃窜着,看其模样,正是牧尘!

    此时的周围,也是越来越多察觉到这一幕,当即爆发出哄笑之声,之前他们倒是听说了一些牧尘的不凡,可如今一旦动起手来,似乎就有些露馅了。

    不过,洛天神见到这般情况,倒是双目微微一眯,出乎人意料的并没有显露出什么担忧之色,因为他对于牧尘的手段颇为的了解,以他的实力,不至于会被一位上位地至尊追杀得如此狼狈...

    所以...他会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

    示敌以弱,引敌入瓮。

    ...

    轰!

    火焰巨掌呼啸而下,再度将一座山脉化为灰烬,那火袍男子瞧得下方虽然狼狈,但依旧还是活蹦乱跳的牧尘,眉头终于是皱了起来,感觉到了一些不耐烦。

    “不能再拖了,这样下去引来其他人,怕是会有变故。”火袍男子眼目阴沉,他望着再度躲进一片山脉中的牧尘,再不犹豫,突然袖袍一挥,只见得一朵火云飞射而出,火云蠕动间,竟是化为了一座火云罩,然后当头笼罩下来,将牧尘所在的那一片山脉尽数的覆盖了进去。

    在将这片山脉封锁后,火袍男子这才化为流光射出,数息后,他出现在了这片山脉的上方,面无表情的望着一座山峰上的年轻身影。

    “怎么不跑了?”火袍男子讥讽的一笑,眼神冰寒。

    然而,面对着他的嘲笑,牧尘却是伸了一个懒腰,抬头笑了笑,道:“你这家伙,真是太小心了,为了打消你的警惕,害我绕了那么远的路...”

    听到牧尘此话,火袍男子瞳孔猛的一缩,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脚下火焰出现,就要立即催动火遁神通远离此地。

    不论牧尘的话究竟是真是假,谨慎的他,都宁愿选择稳妥,大不了万一发现牧尘诓骗他,他再追上来便是。

    啪!

    不过面对着反应极快的火袍男子,牧尘则是淡笑一声,然后他伸出修长手指,一声清脆的响指声,传了出来。

    轰!

    就在响指声落下的瞬间,这片山脉陡然震动起来,无数道灵力光柱冲天而起,最后形成一座巨大的灵阵,瞬间就将这片天地笼罩在了其中。

    灵阵成形,九条灵力巨龙,盘踞虚空,虎视眈眈的将火袍男子锁定。

    牧尘望着那面色变得极其难看的火袍男子,微微一笑,道:“九龙弑仙阵,完整形态,请君品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