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六章 扬名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三十六章

    昏黄的天空上,牧尘面带微笑的抛着手中的一道赤红卷轴,而在他的前方,那火云王的身躯已经消散而去,那是因为他失去了战印,直接被踢出了战场。∮,

    经过先前的一番威胁之后,牧尘并不算太过困难的就达到了目的,从火云王的手中,将他的那一道火遁神通压榨了出来。

    要做到这点并不算太难,毕竟此时的火云王已是刀板上的鱼肉,而在这战场中,生死无常,所以此时就算牧尘要将他重创甚至斩杀,那都无人能够说什么。

    或许火云王还有着最后一拼的能力,不过那样之后,他也将会受到极大的重创,甚至对其产生后遗症,那种后果相当严重,所以,在经过挣扎之后,火云王在神通与自身性命之间,选择了前者。

    “灵火神遁...”

    牧尘手握卷轴,灵力涌入,然后便是有着诸多信息涌入脑海,这道火遁神通,只是一道小神通之术,从等级上面来说,并没办法让得牧尘心动,不过,这道遁术所拥有的速度以及那种能够穿透灵阵封堵的能力,却是让得牧尘很感兴趣,不然的话,他也懒得与火云王多说废话的来榨取这道神通。

    而要修炼这种灵火神遁,必须需要以灵力火炎催动,牧尘的灵力曾经融合了不死火,刚好是能够达到这种条件。

    牧尘将卷轴收起,对于此次的战果,他相当的满意,不仅入手两颗战印,而且还得到一道低阶的防御性圣物以及一道火遁神通。

    “如今已有三颗战印,不过自身得留一颗,所以还得需要两颗战印,才能够将那“三灵战阵”换取到手。”牧尘低声自语。

    “不过如今我身怀三颗战印,恐怕不需要我去主动找人,便会有人找shàng mén来,如此的话,接下来只需要布置周全,等人来抢即可...”

    牧尘一笑,也不再停留,身形一动,便是冲上天际,对着远处暴射而去,先前的地方,已经被大战所破坏,不适合再布置灵阵,所以他需要再换一个地方。

    ...

    而在牧尘所在的地方战斗终止时,在那西天战城的白玉广场中,他的那一片灵力光幕也是消散而去,不过广场周围,那众多的目光,却依旧是有些发呆的望着光幕消散的地方。

    之前的时候,他们还看见火云王把牧尘追杀得到处逃窜,但哪料到情况瞬间发生逆转,牧尘祭出了一座威力强大的灵阵,直接是将火云王逼得只能退走,而且这也就罢了,接下来牧尘竟然还敢主动离开灵阵,以下位地至尊的实力,正面冲向火云王。

    瞧得那一幕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强者在嘲笑牧尘的不知天高地厚,被一时的优势冲昏了头脑,但他们的嘲笑声还没彻底的落下,他们就眼珠子凸出的见到不过短短十数息的时间,火云王便是毫无抵抗力的落到了牧尘的手中...

    直到光幕消散后的好半晌,诸多强者方才回过神来,面面相觑,眼中都是掠过了一抹凝重与忌惮之色。

    如果说之前他们听说牧尘与熊霸的交手时,或许还认为牧尘多半是取巧,但眼下这一战,牧尘所暴露出来的实力,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已经足以对上位地至尊造成巨大的威胁。

    “没想到,这个牧尘的灵阵造诣如此的厉害...先前那一座灵阵,必然已经达到了中阶宗师的级别。”有着强者感叹道,虽说在情报中他们都是知道,在那洛神族中时,牧尘就展现出了不凡的灵阵造诣,但此时牧尘的灵阵实力,显然比那个时候,还要更强。

    “这家伙还真是诡异,明明只是下位地至尊,但这些手段,却丝毫不逊色上位地至尊,难怪敢参加上位地至尊战场,原来是有些底牌。”

    “看来的确是一匹黑马,不过就是不知道他能黑到什么程度了,毕竟从眼下的局势看来,他距第一梯队,恐怕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是啊,那排名第一的灵战子,如今都到手六颗战印了...”

    “......”

    诸多窃窃私语声,在广场周围传开,不过这一次,却是再没了之前的种种轻视,所有人都是明白了过来,这个牧尘,的确是拥有着在那诸多上位地至尊手中夺食的资格。

    洛天神也是在此时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虽说对于牧尘的手段有些了解,但当他真正的亲眼见到牧尘将一位上位地至尊击败时,心中依旧是难免有些惊叹。

    按照他的估计,如果他正面对上牧尘的话,恐怕十有,也是会落败。

    这种估计,让得洛天神忍不住的苦笑一声,想那数年之前,他第一次看见牧尘时,后者在他眼中真是毫不起眼,他那时候虽然并未看不起牧尘,但显然内心深处,也并没有真正的将牧尘看得太重。

    然而谁又能够料到,在这短短数年之后,曾经在他面前显得无力的少年,却已是崛起到了这一步,甚至,将他超越。

    洛天神叹了一口气,将心中的复杂情绪按捺下来,然后喃喃自语:“接下来,就看这小子究竟能走多远了…”

    在那战殿之前,两方王座之上,西天战皇瞥了一眼先前有着牧尘的灵力光幕所在处,淡淡一笑,道:“难怪炎帝会让牧尘进入上位地至尊战场,原来他还是一位中阶灵阵宗师。”

    “不过这样的底牌,只是证明他有着资格与一般的上位地至尊抗衡罢了,若是想要夺冠,怕是不太可能。”

    西天战皇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如果这中阶灵阵宗师的身份,就是牧尘最大底牌的话,那么他注定是没资格争夺大陆之子的名额了。

    因为灵战子他们,无一不是上位地至尊中的佼佼者,所以,光凭借着之前的那座灵阵,可以对付一个火云王,但却无法对灵战子他们那种层次的强者造成多大的威胁。

    而面对着西天战皇的话语,炎帝则是不置可否的一笑,然后笑道:“我却觉得,牧尘小友应该不会让我那颗龙凤天尊丹亏本的。”

    西天战皇双目微眯,目光看向那诸多光幕,点了点头,略带戏谑的道:“那本皇倒是要拭目以待了,希望这小子不要让得炎帝失望吧…”

    在他看来,牧尘能够坚持到最后恐怕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想要去争夺冠军,呵呵,到时候,西天战殿的三位圣子或许会教会他,什么叫做自知之明。

    牧尘在远离了先前的战斗之地后,便是渐渐减缓速度,因为他能够感觉到,伴随着他手中战印数量达到了三颗,他的方位,也是会出现在其他强者的战印感应范围中,所以,在先前短短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中,他察觉到了数道灵力波动,在对着他接近。

    “来得倒是挺快。”

    牧尘暗道一声,然后迅速的落下身形,袖袍挥动间,无数的灵印犹如蝴蝶一般漫天的飞舞而出,最后迅速的融入虚空。

    如今的牧尘,虽说能够成功的布置出完整形态的九龙弑仙阵,不过却依然有着一些失败率,所以他必须提前做好各种布置,否则在与上位地至尊的正面交战中,对方必然不会给予他足够的时间来布阵。

    牧尘的布阵,在不出意外的经历了两次失败后,一座完整的九龙弑仙阵便是再度的出现在了牧尘所在的一片林海周围。

    他盘坐在一颗巨大无比的古树之上,九龙弑仙阵缓缓的运转,释放着强大的灵力波动,引得阵阵灵力浪潮不断的呼啸席卷。

    他这一次并没有再特意的去掩藏九龙弑仙阵,上一次他是故意要引诱火云王,然而这一次,自然会有人主动的撞上来。

    而撞上来的人,自然会寸寸探测,而一座如此雄伟的灵阵,就算隐藏得再好,也会被一位上位地至尊察觉出端倪。

    所以既然如此,牧尘也就懒得再遮遮掩掩,直接是摆明车马,就看谁有那个胆子,敢来闯一闯了。

    灵阵布置而成,牧尘便是闭目假寐,静待强敌。

    而他的这种等待,并没有持续太久,他便是察觉到了竟是有着四道强大的灵力波动从四个方向疾掠而来,最后远远的停在远处的天空。

    来到此处的四人也都彼此察觉到,当即都是远远的投去戒备的目光,在如今的战场中,每一个人都可谓是敌人。

    他们的目光很快收回,然后看向了处于那一片林海之中的牧尘,再接着,他们的神色都是顿了一顿。

    “下位地至尊?”

    “是那个外来者牧尘…”

    “他周围竟然布置了一座灵阵,好家伙,这小子,原来是一位中阶灵阵宗师,怪不得敢闯入上位地至尊战场。”

    当他们在见到牧尘的时候,当即眼芒都是一闪,彼此心中都是掠过不同的想法。

    “哪位看上我手中的战印,尽管来取便是。”

    而在他们神色有些奇异的远远注视着牧尘时,后者则是睁开了双目,淡笑的声音随之响起。

    听到牧尘这近乎挑战般的声音,四人眉头皆是一皱,不过却并没有人动手,因为牧尘周围的那一道强大灵阵,的确是让得他们感觉到一些危险的气息。

    而且,他们更多的,还在戒备着其他的三人,怕到时候出手被其他人捡了便宜。

    “若是不敢的话,那就退去吧,不要浪费时间。”牧尘瞧得他们似乎都没有出手的迹象,便是挥了挥手,道。

    “哼,狂妄!”

    听得牧尘此话,顿时有着一位紫袍上位地至尊冷笑出声,他目光闪烁的扫视了一眼牧尘周围的那座九龙弑仙阵,而后看向另外三位上位地至尊,道:“三位,如果你们不想出手的话,那就将这个机会让给我,不过你们必须先行退走。”

    那三位上位地至尊闻言,目光一闪,略作沉吟,便是笑道:“原来是紫山宗主,早就听说紫山宗乃是破阵行家,既然如今你看上了这小子,那就将他让给你了。”

    话音落下,三人直接果断的退走,因为他们的确是有些吃不准牧尘这种有恃无恐究竟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话,现在碰上去恐怕就是个头破血流,若是假的话,就先让这紫山宗主去试试,到时候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不过这三人也知道那紫山宗主必然防备着他们,所以也都没有做一些无谓的掩藏,的的确确是远离而去。

    在感觉到三人的灵力波动真正远去后,那紫山宗主方才将冰冷的目光投向牧尘,冷笑道:“无知小辈,真以为一座灵阵就能够护得了你吗?就让你看看,本宗主今日如何破了你这灵阵!”

    话音落下,他直接是暴射而出,在牧尘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冲进了九龙弑仙阵。

    之前的三位上位地至尊,在远离了牧尘所在的区域后,便是各自停下身形,然后双目微闭,在若有若无的感应中,他们察觉到,在先前的地方,的确是传出了极为狂暴的灵力波动。

    “紫山宗主果然动手了,那个小子怕是要倒霉了…”

    他们笑着,然后静静等待,等到时候紫山宗主与牧尘拼得两败俱伤后,他们再找寻机会。

    而他们的等待,约莫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接着神色就是一动,因为他们察觉到,那种狂暴的灵力波动,正在迅速的消散。

    “分出结果了?这么快?”

    三人都是微惊,然后面色有点阴沉,看来还真是被那个牧尘唬住了,这个小子,显然是在装腔作势。

    “真是便宜紫山宗主了。”三人暗骂了一声,然后同时暴冲而起,再度对着先前的方向疾射而去,他们都想要看看,还有没有便宜可以捡。

    半晌后,他们接近了那片林海,只不过此时的林海,已经被毁灭了将近大半,他们凌空而立,目光看向其中,再然后,瞳孔便是猛然一缩。

    因为他们看见,在那林海中心,一颗巨大的古老树木之上,一道年轻的身影静静盘坐,在他周身,一座虽然有些残破,但依旧还在运转的巨大灵阵,若隐若现。

    三人在看见那道年轻身影时,眼中都是有着骇然之色涌现出来,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依旧站在这里的,竟然是牧尘!

    而紫山宗主,却是毫无痕迹,显然,先前的那一场战斗,最后获胜的,竟然是眼前的牧尘!

    三人的眼中,有着无比凝重与忌惮之色涌现出来。

    他们的实力,都与紫山宗主相仿,如果牧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中收拾掉后者,那么要收拾他们,恐怕也不会花太多的时间。

    “三位也想来试试吗?”牧尘把玩着手中一颗刚刚到手的战印,冲着三人微微一笑。

    然而,他的笑容刚刚浮现,便是微感惊愕的见到,那三位上位地至尊毫不犹豫的暴射而退,眨眼间,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牧尘望着瞬间跑得干干净净的天空,最终无奈的一笑,站起身来,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战印,叹了一口气。

    “看来接下来,很难再遇见刚才那样的傻子了…”

    因为他知道,那三个家伙一跑,他接下来,就要名扬这上位地至尊战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