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伏魔卫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波涛汹涌的海泽之上,数千道身影踏水而立,它们身形犹如磐石般纹丝不动,周身没有生机,但那自它们体内散发出来的恐怖战意,却是令得不少隐匿在暗中的豪强都是心头为之震动。

    对于牧尘的情报,基本上诸多西天大陆的顶尖豪强都是有所知晓,所以他们都知道,牧尘除了是灵阵宗师外,还拥有着战阵师的身份。

    而对这一点,倒是并不怎么感到惊奇意外,因为战阵师乃是灵阵师的一种衍变,想要精通战阵师,那自然就必须拥有着一些灵阵师的底子。

    不过,一般而言,大多数人都是采取两者专修其一的路子,但眼前的牧尘,似乎却是在两条道路上,都是拥有着不低的造诣。

    “那一支军队,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如此惊人的战意,这种等级的军队,恐怕就算是咱们西天大陆,都唯有西天战殿能够拿出来!”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怎么底蕴如此之深厚!”

    “……”

    当那一支伏魔卫现身时,这片海域中,也是响起了诸多惊声,显然,这些隐匿在暗中的顶尖豪强,都是被牧尘这一张底牌震慑住了。

    因为从伏魔卫中爆发出来的战意,竟然连他们这种上位地至尊,都是感到了丝丝危险的气息。

    而在那些窥视的诸多顶尖豪强惊疑之间,那血灵子的面庞,更是异常的难看,他死死的盯着那一支伏魔卫,心中都是忍不住的微微泛着寒意。

    在此之前,他根本就未曾见过牧尘动用这一支神秘的军队,显然,这是牧尘的一张底牌,而如今,当底牌掀起的时候,那种震慑力度,简直惊人。

    “这个混蛋,究竟是什么来历,这种等级的军队,可不是任谁都能够拥有的!”血灵子面色阴晴不定,在大千世界中,战阵师独辟蹊径,即便不依靠自身,也是能够拥有着恐怖的力量。

    不过战阵师唯一的缺陷,那就是培养精锐的军队太过的困难,因为其中所需要的人力,财力太庞大了,所以战阵师的后面,必然是要有着强大势力的支持,才能够成为威慑力。

    更何况,牧尘手中的这两支军队,都是战傀,这更是稀少罕见,因为只有着极为精锐的战士,在临死前催动秘法炼化自身,才能够将自身化为战傀并且长久的保存下来,而且,这其中还有着不小的失败率,那也就是说,想要拥有着这么一支数量近千的精锐战傀军队,那么这支军队生前的规模,必然已经过万了。

    而这种军队过万是什么概念?放眼整个西天大陆,唯一有这种能力培养的,恐怕也就只有身为超级势力的西天战殿了。

    所以,血灵子怎么都是想不通,为什么不过下位地至尊的牧尘,竟然能够拥有着这种可怕的底蕴。

    “怎么?刚才的嚣张气焰没了吗?”

    倒是牧尘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望着面色阴沉的血灵子,道。

    血灵子嘴角抽搐了一下,旋即眼神再度阴寒下来,道:“小子不要张狂,空有军队罢了,两支截然不同的军队与战意,我就不信,你能够将它们掌控!”

    虽然不清楚牧尘是如何得到这两支军队的,但血灵子却是敢确定,这绝对不是牧尘培养出来的,既然如此,想要掌控这种军队的战意,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牧尘闻言,则是微微一笑,按照常理而言,这种战傀军队都是有着生前的执念,这导致很多时候就算是得到,也不见得就能够将其催动,但牧尘不一样,伏魔卫虽说是属于第一殿主,但牧尘却是获得了天帝的传承,几乎就相当于第二任上古天宫之主,以这种身份来掌控屠灵卫以及伏魔卫,基本上不会有丝毫的阻碍。

    于是,牧尘伸出手掌,轻轻一挥。

    轰!

    这一瞬间,两支军队之中,两股恐怖的战意顿时犹如火山一般冲天而起,浩瀚的战意遮天蔽日,直接是将这片天地都是笼罩了进去。

    天地昏黄,残阳如血,仿佛来自远古的厮杀之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两股浩瀚的战意,化为战意海洋,环绕在牧尘的周身,每一次战意的呼啸,都将会引得空间震动。

    战意海洋中,两头庞然大物缓缓的成形,那是战意之灵,屠灵卫的战意之灵,是一头巨蟒,巨蟒巨大的身躯上,密密麻麻的战纹犹如繁星一般,达到了一百五十万的数量。

    而伏魔卫的战意之灵,则是一头狰狞的巨龟,巨龟有着獠牙巨嘴,龟壳之上,一根根锋锐的骨刺伸出来,而在它的身躯上,所拥有着的战纹数量,更是高达四百万!

    在那上古天宫中,伏魔卫乃是最为精锐的军队,在其生前全盛时期,就算是面对着域外邪族的进攻,他们都是能够阻挡一时,虽说如今数量不过千,但依旧是要比屠灵卫强悍许多。

    嘶!

    巨蟒战灵仰天嘶鸣,下一瞬间,庞大的身躯暴射而出,直接是洞穿空间,携带着浩瀚磅礴的战意,闪电般的对着血灵子冲杀而去。

    而面对着巨蟒战灵的狂暴攻击,血灵子眼神也是一沉,旋即他双手陡然结印,暴喝出声:“血影子法相!”

    仿佛是有着血河自血灵子的体内爆发出来,下一瞬间,直接是在其身后形成了一道数万丈巨大的血影。

    那道血影,极为的玄妙,仿佛是处于实质与虚幻之间,散发着一种诡异之感。

    这是血神族的镇族法身,在那九十九等至尊法身榜上,高居三十八。

    面对着此时牧尘召唤出来的两支精锐军队,血灵子再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出手,便是直接将至尊法相给召唤了出来,深怕不一小心就阴沟里翻船。

    轰!

    血影子法相一凝聚而成,便是伸出血红大手陡然拍下,掌心之中,有着血河汇聚,最后一掌落下,狠狠的拍在那冲来的巨蟒战灵之上。

    砰!

    空间震荡,那巨蟒战灵直接是被血手一掌就拍下,巨蟒战灵毕竟才不过一百多万的战纹,这种力量,顶多也就抗衡下位地至尊,想要正面面对一位上位地至尊,显然还是差了不少。

    “给我捏碎它!”

    一掌拍飞巨蟒战灵,血灵子趁胜追击,想要强行打散这道战灵,那样的话,牧尘的屠灵卫,也将会受到牵连。

    于是,那蕴含着血河的血手,直接是凝聚成拳,一拳洞穿虚空,狠狠的对着巨蟒战灵笼罩下去。

    唰!

    不过就在血红巨拳要轰在巨蟒战灵之上时,一道巨影从旁掠来,巨龟盘踞虚空,龟甲之上绽放亿万毫光,任由那巨拳落下,轰在龟甲之上。

    轰隆隆!

    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疯狂的肆虐开来,大海上一座座山峰直接是在那种冲击下化为粉碎,万丈浪潮席卷,滚滚散开。

    半空中,巨龟战灵微微震动,但却是硬生生的将血灵子那霸道凶狠的一拳给挡了下来,而且,在最后时刻,其獠牙巨嘴张开,一口就将那血手咬掉一半。

    伏魔卫战意所化的巨龟战灵,拥有着四百万的战纹,这种数量,已经足以正面匹敌一位上位地至尊,血灵子想要再取得之前对付巨蟒战灵的那种优势,显然并不容易。

    天空上,血灵子面色也是有点阴沉,牧尘对于战意之灵的操控熟练度,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吼!

    不过接下来牧尘却再没给他率先出手的机会,只见得巨蟒战灵与巨龟战灵同时暴射而出,直接是对着那血影子法相展开狂暴无匹的攻势。

    轰轰!

    于是,天空之上,狂暴无匹的战意以及血红的灵力不断的碰撞,每一次的交锋,都将会引得空间震碎,下方海洋被撕裂出一道道数万丈巨大的沟壑。

    那等交锋,激烈得无法形容。

    而在这片海域中,那些隐匿在暗中的诸多顶尖豪强,也是面色凝重的望着天空上的激斗。

    牧尘手中的两道战意之灵,巨蟒战灵实力最弱,基本上就相当于一位下位地至尊,而巨龟战灵则能够匹敌一位上位地至尊。

    但如果要单独而论的话,显然还是有着血灵子源源不断ti gong灵力支持的血影子法相战斗力更强,可牧尘却硬是凭借着完美的掌控,让得那巨蟒战灵与巨龟战灵配合极其的默契,直接是将血影子法相一次次恐怖的攻势尽数的化解。

    而且,在化解之余,两道战灵偶尔发动的反击,也是将那血影子法相逼得有些措手不及。

    这场大战,显得出奇的纠缠与激烈。

    面对着这种局面,不论是在场的诸多豪强,还是在那白玉广场周围无数围观战况的人们,都是暗感震惊,因为谁都没想到,即便是在失去了灵阵之外,牧尘依旧还有着手段能够真正的正面抗衡一位实力不凡的上位地至尊。

    海泽上空,血灵子望着不断疯狂进攻的两道战灵,面色也是愈发的难看,这种僵局可不是他想要看见的,虽然上位地至尊灵力浩瀚雄厚,可牧尘凭借的可是战意的力量,只要那些军队不灭,战意就源源不绝,长远来说,必然是他要吃亏的。

    必须尽快扭转战局!

    血灵子眼光闪烁,旋即猛的一咬牙,喝道:“鬼大师,速速破阵助我,事成之后,他身上的所有战印都归你,我再额外加两颗!”

    他的喝声响彻开来,顿时令得暗中不少上位地至尊暗暗摇头,看来这家伙,是真正的狗急跳墙了。

    而那处于九龙弑仙阵中的鬼大师闻言,则是眼睛一亮,旋即一声大笑,道:“老兄真是豪气,既然如此才,给我半炷香时间,看我如何破了此阵!”

    他声一落,袖中便是飞出无数灵印,顿时那缠绕在九条灵力巨龙身躯上的锁链,便是开始长出无数暗刺,迅速的吞噬着巨龙体内的灵力。

    而随着灵力的消失,九龙弑仙阵也是渐渐的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见到这一幕,不论是那诸多豪强,还是白玉广场周围,都是响起了一片的哗然声。

    广场外,洛天神望着这一幕,也是面色铁青起来,眼中有着浓浓的担忧之色浮现。

    如果灵阵被破,那鬼大师一入场,局面必然将会彻底逆转,牧尘就真的必败无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