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四十章 玄武战灵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四十章

    轰隆隆!

    九龙弑仙阵中,狂暴的灵力波动不断的传出,九条灵力巨龙不断的挣扎,但却是被那些锁链捆缚得死死的,锁链上,暗刺闪烁着寒光,源源不断的吞噬着灵力巨龙体内的灵力。

    在这种侵蚀下,谁都能够感觉到,九龙弑仙阵在逐渐的减弱。

    此时的牧尘被血灵子缠住,无法分出心神来发挥九龙弑仙阵的威力,所以也是导致那鬼大师寻得破绽,对灵阵大加破坏。

    按照这种情况来看,恐怕要不了多久,灵阵就将会被破掉。

    处于战意海洋之中的牧尘见到这一幕,眉头也是微微一皱,这血灵子看来是彻底不要脸面了,不过这样一来,对于他而言,的确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怎么?现在不敢嚣张了吗?”瞧得牧尘的面色变幻,那血灵子顿时讥笑出声,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快意。

    他宁愿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都是要将牧尘斩杀于此,由此可见,他对后者的恨意有多深。

    不过,对于血灵子的讥笑,牧尘却只是袖袍一挥,只见得那巨龟战灵以及巨蟒战灵的攻势顿时变得狂暴起来,一时间,竟是将那血影子法相都是震得涟漪不断。

    显然,牧尘打算在鬼大师破掉九龙弑仙阵之前,先将血灵子解决掉。

    不过,那血影子法相的确是颇为的不凡,它能够在实质与虚幻之间转化,一旦遭遇猛烈攻击,便是化为虚幻,如此一来,再强的攻势,它都是能够免疫一部分。

    而若是在反攻时,它则是化为实质,攻势猛烈,如此这般,简直是攻防兼备,相当的棘手。

    “呵呵,想要先解决掉我吗?可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这血影子法相,也是你能攻破的?”血灵子也是瞧出了牧尘的打算,当即讥讽笑道。

    那些隐匿在暗中的顶尖豪强也是微微摇头,血灵子所修炼的血影子法相极为的棘手,就算是同等级的上位地至尊对上,都会极为的头疼,更何况牧尘。

    即便后者拥有着强大的战意,但这显然还不达不到能够碾压血影子法身的程度。

    眼下的局面,倒是对那牧尘越来越不妙了。

    牧尘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忽然袖袍一挥,只见得那巨蟒与巨龟战灵便是退了回来,环绕在牧尘的周围。

    “终于打算放弃了?”血灵子阴冷一笑,看来牧尘终于知道他先前是在做无用功了。

    牧尘眼神漠然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单手陡然结印,而随着印法的变化,只见得那两道战意之灵突然呼啸而下,化为磅礴战意海洋。

    战意海洋海面上不断的泛起涛浪,一道巨大的漩涡在海面成形,谁都能够感觉到,屠灵卫以及伏魔卫的战意,竟然是在此时试图融合在一起。

    一股股惊天般的战意波动,不断的扩散着。

    “嗯?”

    血灵子见到这一幕,眼神也是一凝,旋即他冷笑道:“原来你是打算将这两支军队的战意融合在一起吗?想法倒是不错,可惜太天真了。”

    两种军队的战意如果真的能够完美融合,那自然是效果非凡,可惜的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可绝对不容易。

    如果这两支军队都是由牧尘一手打造出来的,那么这种融合或许还有些可能,但显然,牧尘根本没有能力打造出两支这种等级的军队,所以,他的融合计划,也是不可能成功。

    那些暗处的顶尖豪强也是在此时摇了摇头,显然是将牧尘此举当做是最后一搏,而且看起来失败率太高了。

    哗啦啦。

    在那众多视线的注视下,战意海洋海面上涛浪不断,漩涡之中,两股强大的战意不断的接触,不过,每当要尝试融合在一起时,两股战意都是会散发出一些排斥感,令得融合出现失败。

    “看来你失败了。”那血灵子见状,脸上的讥讽更甚,笑眯眯的道。

    牧尘眼皮一抬,道:“是吗?”

    话音落下,他突然手掌一握,只见得一柄水晶般的古朴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然后直接隔空就对着战意海洋之中劈斩而下。

    “给我融合!”

    暴喝之声响彻,一道剑光射入战意海洋之中,剑光过处,战意海洋中的沸腾顿时平息下来,而那两股因为互相排斥迟迟不能融合的战意,仿佛是在瞬间丢弃了所有的排斥,然后便是犹如两股海水一般,悄然的汇合在了一起。

    轰!

    融合的瞬间,一股强悍得无法形容的战意波动冲天而起,整个天地间仿佛都是笼罩在了那种战威之下。

    战意海洋海面上漩涡疯狂的转动,然后所有人都是骇然的见到,一头庞然大物,缓缓的从漩涡中钻出,最后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那头庞然大物,依旧是龟身,但其嘴巴却是异常的凶恶狰狞,它的尾巴,更是变成了巨蟒之形,蟒身缠绕在龟甲上,狰狞的蛇头,吐着蛇信,战意磅礴。

    龟身蟒尾,是为玄武。

    那玄武战灵庞大的身躯上,布满着密密麻麻的战纹,粗略看去,竟是达到了六百万的恐怖数量!

    如此威能的战意之灵,就算是上位地至尊,也将会畏之如虎。

    而当那由屠灵卫以及伏魔卫战意融合而成的新生战意之灵出现时,那血灵子脸庞上的笑容几乎是在顷刻间凝固了下来,他惊恐欲绝的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怎么都想不到,牧尘竟然真的能够将那两种彼此并不相同的战意融合在一起,那种程度,绝对不是现在的牧尘能够办到的!

    但再怎么感到不可思议,事实都已经出现了...

    因为从那玄武战灵身上,血灵子察觉到了一种致命般的危险气息,身具六百万道战纹的战意之灵,就算是在上位地至尊中,都绝对是拥有着顶尖般的战力。

    “鬼大师,速速破阵!”

    此时此刻,通体发寒的血灵子只能声音尖锐的暴喝出声。

    那原本优哉游哉破阵的鬼大师,也是被这一幕吓得不轻,当即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他显然也是没想到,牧尘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

    他深吸一口气,再不敢怠慢,袖中灵印不断的暴射而出,加快破阵速度。

    他知道,如果血灵子真的败在了牧尘的手中,那么凭借他一人,恐怕也不是牧尘的对手。

    在那众多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牧尘望着那一道玄武战灵,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正如血灵子所料,现在的他,并不具备将屠灵卫以及伏魔卫的战意融合的能力。

    不过好在的是,他拥有着天帝剑...天帝剑上有着天帝的气息,所以此时的他,只是狐假虎威,借助着天帝的气息,以强迫的形式,将两股战意最终融合在了一起。

    但不管如何,他总归是成功了。

    牧尘抬头,目光冰寒的看向了血灵子,而此时见到他的目光,后者再没了之前的跋扈,反而是面色显出了一丝苍白。

    “给我撕了他!”

    牧尘森然一笑,手掌陡然挥下,只见得那玄武战灵当即爆发出咆哮之声,巨嘴一张,只见得数万丈庞大的浩瀚战意洪流便是席卷而出,那等洪流之中,无数战纹闪烁,杀伐声,自其中冲天而起。

    “血河壁垒!”

    面对着此时这道玄武战灵的攻击,血灵子再不敢如先前那般怠慢,印法一变,只见得那血影子法相便是嘴巴一张,喷出滔滔血河,在其前方,化为了一道粘稠无比的血河壁垒。

    轰!

    战意洪流毫不留情的轰在了那血河壁垒之上,顿时血河被层层消融,战意洪流顷刻间将其洞穿,霸道无匹的轰在了血影子法相之上。

    关键时刻,那血灵子急忙催动血影子法相,将其虚幻化,于是,虽然战意洪流轰中了血影子法相,但却有着大部分战意洪流,直接自血影子法相中穿透而过。

    如此一来,原本足以重创血影子法相的战意洪流,最终却只是在那血影子法相上留下了一个巨洞,而且巨洞还在迅速被流动的血河修复。

    那血灵子见到这一幕,紧绷的身躯方才松缓了一下,看来就算是牧尘融合出了一道惊人的战意之灵,但想要对付他的血影子法相,也没那么容易。

    轰!

    不过牧尘对此倒是神色平淡,屈指一弹间,只见得那战意洪流再度疯狂的呼啸而出,不断的对着血影子法相轰击而去。

    而血灵子见状,则是采取彻底的防御姿态,不断的转变着血影子法相的虚实,以此来避免致命的攻势。

    他现在只需要拖延时间,等到鬼大师破阵而出,那么两人联手,就算牧尘再有手段,今日也必死无疑!

    天空之上,战意呼啸,局面倒是激烈得很,不过那些暗处的诸多顶尖豪强则是眉头微微皱起,因为他们发现,牧尘那一道玄武战灵虽说霸道之极,但似乎对于血灵子那奇特的血影子法身,却并没有太大的效果。

    如此一来,反而让得血灵子将时间拖延了下来,而反观另外一边,那一座九龙弑仙阵,已经摇摇欲坠...

    “轰!”

    又是一次猛烈的轰击,血影子法相虚幻下来,避开大部分的冲击,而血灵子立于法相之上,忍不住的冷笑道:“小子,这种无用之功,你究竟要做到什么时候?你是真蠢吗?”

    听到血灵子的冷笑声,牧尘一直平静的脸上,终于是掀起了一抹戏谑的弧度,他盯着前者,道:“真的只是无用之功吗?”

    血灵子瞧得牧尘那戏谑笑容,微微一怔,旋即猛的低头,看向脚下的血影子法相,眼中灵光汇聚,下一刻,他便是面色剧变的见到,在血影子法相之中,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无数道水晶般的光点,那些光点,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犹如是萤火虫一般。

    血灵子望着那些水晶般的光点,仿佛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面色瞬间一片惨白,浑身冰寒。

    也就是在他面色惨白时,牧尘淡淡一笑,单手结印,轻轻的声音,在其心中悄然的响起。

    “封印!”

    声音落下,只见得那无数水晶光点顿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而后光芒席卷,弥漫了血影子法相全身,下一刻,血灵子便是惊骇欲绝的见到,血影子法相犹如是失去了灵力的支持,迅速的变得黯淡下来,而且不论他如何的催动灵力支援,血影子法相都是在迅速的缩小。

    “是他那种诡异的灵力!”

    “什么时候侵入我的至尊法相的?”

    “是刚才每一次穿透法相的时候?!”

    血灵子面色狂变,这一次他终于是明白,为什么牧尘在明明知道那种攻势大部分都会被他的血影子法相避开后,依旧还会不断的采取那种办法,原来,后者根本就不打算以战意来摧毁他的至尊法相,他的杀招,是他那种诡异的灵力!

    “必须重新凝聚血影子法相!”

    血灵子一咬牙,当机立断,就要直接斩断与血影子法相的联系,不过,也就是在这一刻,天空上,突然有着水晶之光笼罩下来,他猛的抬头,只见得一座巨大无比的水晶浮屠塔从天而降,最后直接是将他以及血影子法相,都是覆盖吞没了进去。

    水晶浮屠塔迅速的缩小,最后化为了巴掌大小,落在了牧尘的手掌之上。

    天地之间,那些暗处的顶尖豪强,皆是面色震惊的望着这一幕,甚至连那即将破阵而出的鬼大师,都是面色剧变。

    谁都没想到,这才眨眼之间,那原本还借助着血影子法相立于不败之地的血灵子,便是直接被牧尘囚入了那座水晶塔中。

    牧尘并未理会那些震惊目光,他低头望着那被吸入水晶浮屠塔中,惊慌不已的血灵子,嘴角缓缓的掀起了一抹充满着杀意的弧度,淡笑之声,传了开来。

    “这一次,你这老狗,再逃一次给我看看?!”

    ......

    (到家了,接下来应该每天都会有更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