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 妖孽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

    轰!

    两根犹如神灵般的巨指,划过天际,最后轰然相撞,在那撞击的瞬间,这片天地仿佛是在此时直接凝固了下来...

    天地间的灵力,似乎是在对着四面八方的逃窜着,犹如是惧怕被那种毁灭般的冲击化为虚无一般。

    轰轰!

    天地的凝固,持续了一瞬,但又仿佛是过去了很久,随即而来的,则是一种耀眼的光芒,光芒铺天盖地的倾泻下来,充斥在了每一个角落。

    那种光芒极其的刺眼,即便是那些身处白玉广场周围的无数强者,都是感觉到双目刺痛,双目不由得微微眯起。

    轰隆隆!

    在那光芒充斥之后,便是肉眼可见的灵力风暴,从那碰撞的源头,疯狂的肆虐开来,风暴过处,整片大地都是在此时被硬生生的撕裂开来。

    那一望无尽的林海,更是在此时被毁灭得干干净净,所有的生机,都是在那种冲击之下,化为粉末...

    白玉广场周围,无数强者面色骇然的望着那种恐怖的破坏力,皆是忍不住的头皮发麻,这种冲击,就算是上位地至尊身处其中,恐怕也是只能含恨陨落。

    “这...这两人也太变态了吧?一个上位地至尊与一个下位地至尊的对拼,竟然恐怖到这种程度?!”有着上位地至尊面色苦涩的望着这一幕,这种程度的对拼,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让得他们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妖孽啊...”更多的人,也是如此的感叹道:“只是不知道这种对碰,究竟谁能够取得上风?”

    “十有是灵战子吧,战帝法身太过的恐怖了,而且他还借助了百万军队的战意为辅助,那牧尘的法身虽然神秘,但终归自身只是下位地至尊,恐怕无法与灵战子抗衡。”

    “谁知道呢...那个牧尘简直比灵战子还要更妖孽,如果他此时也是上位地至尊的实力,恐怕就算是灵战子都不是他的对手。”

    对于这一句话,此时倒是不少强者都是深以为然,毕竟牧尘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太恐怖了,这才只是下位地至尊而已,竟然就能够将灵战子逼到这一步,如果有朝一日也是踏入上位地至尊,那又该会是何等的恐怖?

    那个时候,难不成他还能够抗衡地至尊大圆满了不成?

    想到这一点,不少强者都是头皮一麻,旋即接连摇头,地至尊大圆满虽然看似只比上位地至尊高一级,但这两者的差距,却不是一般的大。

    地至尊大圆满又号称是天至尊的门户,作为最为接近天至尊层次的存在,几乎每一位地至尊大圆满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一点,只要从此次大陆之子的三个战场的人数就能够看出来,下位地至尊战场数百人,上位地至尊战场也是接近两百,唯有着地至尊大圆满的战场,只是区区不到十人...

    由此可见,地至尊大圆满是何等的恐怖,到了那个层次,只要不去招惹天至尊,几乎已算是大千世界中小无敌般的存在了。

    所以,对于牧尘能否在晋入上位地至尊时抗衡地至尊大圆满,在场绝大多数的强者都是在心中点了否定...

    而在场中那各方强者心中思维胡乱发散时,在那万阶石梯上,西天战皇与炎帝,也是在此时凝视着那被毁灭冲击被充斥的光幕...

    “这个牧尘的确是有两把刷子...他这一座至尊法身,绝对能够排进大千世界至尊法身榜上前十五了,怪不得能够将灵战子逼到这一步。”西天战皇缓缓的道,这个时候,他也是彻底的看清楚了那不朽金身的厉害,并且开始承认牧尘的实力。

    “从至尊法身的角度上来说,上古战帝法身的确不及。”

    炎帝微笑道:“那战皇以为,他们谁能够取胜?”

    西天战皇沉吟了一下,方才说道:“这一次的硬拼,恐怕他们谁也占不到上风,最终的结果,会是两败俱伤...”

    虽然很是有些不愿意承认灵战子会被牧尘逼到这种地步,但西天战皇终归不是那种毫无气量之人,因为他知道,以炎帝的眼力,自然是看得比他还要更清楚。

    不过,他紧接着却是双目微眯的道:“不过,牧尘的至尊法身虽强,但却吃亏在自身实力偏弱,这一次的硬拼之后,他基本上将自身灵力消耗殆尽,而反观灵战子,却依旧还有手段,所以...这一战,虽说灵战子有些胜之不武,但笑到最后的人,终归还是他。”

    西天战皇毕竟是天至尊,眼力超乎寻常,在其他的强者还未曾看出牧尘与灵战子此次对拼的结果时,他却已经是看到了更后面的一步。

    炎帝闻言,也是笑着点了点头,道:“战皇所言不虚...只是,想要赢牧尘这个小子,恐怕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呢。”

    瞧得炎帝嘴角那神秘的笑容,西天战皇却是感觉自己嘴角都是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以及怀疑。

    难不成,那个牧尘,竟然还有着手段不成?!

    怎么可能!

    ...

    在那无数道紧张得近乎窒息般的目光注视下,战场之中,那肆虐在天地间的灵力风暴,终于是渐渐的消散,其中的景象,也是逐渐清晰起来。

    视线清晰,首先出现在无数道目光中的便是那被毁灭得一干二净的林海,方圆千里之内,都是在此时被夷为平地,一道道狰狞如深渊的裂痕,出现在了大地上,刺目之极。

    在那被一分为二的大地上,左边便是矗立着战帝法身那高达万丈的身躯,而在那右边,则是不朽金身...

    两座至尊法相遥遥对峙。

    轰隆!

    不过这种对峙持续了瞬间,那无数道视线便是骇然的见到,两座至尊法相竟是同时的向前倾倒,单膝触在大地上,带起轰隆隆的巨响。

    两座至尊法相之上原本明亮的光泽,也是在此时迅速的黯淡下来,那是灵力被大量消耗的原因。

    白玉广场上,无数强者望着这一幕,都是目瞪口呆起来,因为看这种情况,先前那种毁灭天地般的对碰,最终竟是两败俱伤!

    在距离牧尘,灵战子两人的远处,只见得灵剑子,苏慕,灵龙子,楚门四人也是凌厉天空,他们同样是有些震惊的望着远处的那一幕,显然,这种结果,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

    他们谁都没想到,牧尘竟然能够与灵战子拼到两败俱伤的地步!

    “这小子,真是太变态了!”

    灵剑子与灵龙子自语,眼中都是掠过一抹心悸之色,毕竟此时的牧尘,还只是下位地至尊而已,如果此时的他也是上位地至尊的话,恐怕就算是灵战子,都非他之敌。

    在那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战帝法身的肩膀上,灵战子面色一片阴沉,他死死的盯着远处的牧尘,眼神犹如刀一般。

    因为震惊的不仅仅是其他人,就是他自己,都被这种结果震惊了。

    “他修炼的究竟是什么至尊法身?!为何会恐怖到这种程度!”灵战子拳头紧握,他自然是看得出来,牧尘能够凭借着下位地至尊与他抗衡到这一步,几乎完全都是凭借着那一座神秘的至尊法身。

    灵战子眼神阴翳,不过片刻后,他还是缓缓的收敛了心中的情绪,目光阴厉的盯着牧尘,阴沉的道:“真是没想到,我灵战子也有被逼到这么狼狈的一天,牧尘,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不一般。”

    盘坐于不朽金身肩膀上的牧尘,此时面色也是略有点苍白,显然先前那种极限的对碰,也是对他有着极大的消耗。

    他冲着灵战子淡笑一声,道:“那可真是承蒙夸奖了。”

    灵战子眼皮微垂,眼中涌动着冰寒之意,他缓缓的道:“不过,现在的你,还有足够的灵力催动你那一座至尊法身吗?没有了那座至尊法身的力量,你还能与我斗吗?”

    “你的灵力也消耗了不少吧?”牧尘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灵战子微微点头,旋即他抬头,望着战帝法身那三颗光球空间,下一刻,眼中掠过一抹狠辣之色。

    “战祭!”

    灵战子脚掌猛然一跺,咬破指尖,带起血迹,在面前虚空,划出了一道诡异的血印,同时低沉的声音,随之响起。

    当他声音落下的瞬间,只见得那三颗光球空间中,那百万军队猛的一巴掌拍在胸口之上,顿时间,无数口鲜血狂喷而出。

    那些鲜血冲天而起,最后燃烧起来,竟是化为了磅礴灵力呼啸而出,穿透空间,尽数的融入了灵战子的体内。

    轰!

    随着这些精血灵力的加入,只见得灵战子原本萎靡的灵力直接是在这一刻暴涨起来,不过数息,便是恢复了巅峰。

    见到这一幕,白玉广场之外,无数强者骇然失色,谁都没想到,这灵战子竟然如此的果断狠辣,直接是采取了这种极端的方式,将那百万军队最后的力量都是榨取了出来,如此一来,虽说能够让得他恢复灵力,但对于那百万军队而言,却会造成巨大的伤害,说不得之后,灵战子就得重新培养这些军队了...

    显然,为了获得那唯一的名额,灵战子也是再顾不得这些了。

    在那无数道骇然的目光中,灵战子眼神略有些通红与森然的看向了牧尘,磅礴浩瀚的灵力呼啸在他的周身,他阴沉的暴吼声,也是在此时,回荡在这天地之间。

    “牧尘,这一次...你又凭什么来和我斗?!”

    “那大陆之子的名额,你还没资格从我的手中拿走!”

    “所以...给我滚出这座战场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