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一剑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轰!

    浩瀚无尽的灵力,在此时以凛冬老人为中心,对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最后直接是以最为蛮横的姿态,狠狠的冲进了牧尘,洛璃所占据的区域之中。

    砰!

    在这等蛮横的冲击下,牧尘与洛璃的身躯都是微微一震,即便他们身后的至尊法身都是在此时爆发出无穷灵力,但他们所组成的灵力防线,依旧是在逐渐的被侵蚀...

    虽然两人在下位地至尊中都是佼佼者,甚至有着越级挑战的实力,但眼前的凛冬老人,可不是上位地至尊,而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地至尊大圆满!

    这种层次的存在,就算是光凭借着灵力,都是能够碾压牧尘二人。

    而且也亏得眼下他们的交锋只是在灵力的侵占上,而并非是真正的战斗交手,否则的话,一旦开战,牧尘与洛璃就算是联手,恐怕都是难以匹敌。

    毕竟不管如何,下位地至尊与地至尊大圆满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过的难以逾越了。

    凛冬老人望着牧尘与洛璃的灵力防线渐渐的被他所侵占,嘴角也是有着一抹冷笑之色浮现出来,按照这种速度下去,或许一炷香之后,他能够直接占据这片星空约莫七成甚至八成!

    而一想到他能够独占八成的大陆洗礼之力,即便是以凛冬老人的心性,都是心中忍不住的有着狂喜在涌动。

    “这可真是天降福缘!”

    凛冬老人心中大笑着,如果此次不是牧尘与洛璃夺得了两个大陆之子的名额,令得西天战皇不喜,恐怕他也不会有着这种机会,毕竟按照以往的规矩,为了照顾下位地至尊与上位地至尊的名额,这些大陆洗礼之力都是在西天战皇的主持下平均分配的。

    在凛冬老人暗自得意间,洛璃柳眉也是微蹙,她看向牧尘,传音道:“牧尘,怎么办?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分配到的大陆洗礼之力恐怕剩不了多少。”

    牧尘深吸了一口气,凛冬老人给予他的压力,也的确是让得他有些意外,果然,地至尊大圆满,比起上位地至尊,就算是灵战子那种等级的上位地至尊,都是要强悍太多太多。

    不过,想要轻松的从他这里将属于他们的大陆洗礼之力抢走,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一念到此,牧尘漆黑双目中寒光掠过,旋即他双手猛然结印,身后空间波动,紧接着,只见得两道身影闪现而出,正是身着黑袍与白袍的两个牧尘。

    这两个牧尘一出现,便是盘坐下来,磅礴的灵力爆发开来,也是加入到了防线之中,阻拦着凛冬老人的侵蚀。

    而随着这两个牧尘的加入,凛冬老人的侵蚀速度,也是立即减弱了下来,有时候一点小小的区域,都回来回的割据许久方才会出现结果。

    “这小子,还真是棘手!”

    凛冬老人察觉到这种情况,眉头也是皱了皱,他也是没想到牧尘一个区区下位地至尊,竟然会难缠到这种程度。

    如果眼下双方是在直接正面战斗,那么凛冬老人自然不惧牧尘,即便后者拥有着两道神异的化身,但凛冬老人依旧是有着绝对的信心将其战胜。

    可现在,他们实在争夺洗礼之力的份额,如果他要以地至尊大圆满的战斗力强势碾压,那显然不符合规矩...

    所以,面对着牧尘,洛璃的大力阻拦,凛冬老人也是暂时无法取得绝对的优势。

    “哼,不过优势依旧是在我这边,只是侵蚀的速度降低了罢了,这样下去,一炷香后,我依旧能够达到七成的份额,这也足够了。”

    凛冬老人心中冷笑,虽然牧尘的竭力反抗,让得他无法获得八成份额,但七成的话,也足以让得凛冬老人满意了。

    这般想着,凛冬老人也是按耐了心中的焦灼,开始催动着灵力,一点点的蚕食...

    洛璃见到牧尘施展手段稳住了局面,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但脸色依旧一片肃然,因为她能够感觉到,即便他们顽强阻拦,但他们的份额,依旧还是在一点点被凛冬老人所蚕食,只是那种蚕食的速度,比起之前慢了许多而已。

    “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一炷香后,我们仅仅只能守住三成的份额,这对于两人来说太过稀薄了...”洛璃贝齿轻咬着红润小嘴,已是下定决心,若真到了那一步,那么她就放弃她的份额,将剩下的大陆洗礼之力都留给牧尘,否则的话,低于三成的洗礼之力,根本无法顺利的完成洗礼。

    对于洛璃心中的想法,牧尘倒是并不知晓,他的神色倒是显得极为的平静,没有因为那渐渐被蚕食的灵力防线而显出丝毫的惊怒。

    那种模样,仿佛是放弃了争夺一般。

    凛冬老人见状,则是暗自不屑一笑,这小子倒还算是识相,知晓凭他们两个小辈,根本就不可能从他手中夺食。

    “看在这小子识趣的份上,最后就给他们留三成份额吧,免得说老夫欺负小辈。”凛冬老人咧嘴一笑,大度的想道。

    在那古老星空之外,西天战皇也是见到了这一幕,不过他却是眉头微微皱了皱,因为他可是了解,那个牧尘可不是什么软弱之辈,就算对手再如何的厉害,他都敢一搏,不然的话,在面对着他这位天至尊时,牧尘也不会连尊敬都懒得表露出来了。

    但为何面对着凛冬老人的咄咄逼人,他却是只是固守忍让?

    “是真的放弃了,还是...留有手段?”西天战皇目光闪烁了一下,但他却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牧尘究竟是凭什么来与一位地至尊大院满争夺?

    时间,在西天战皇的疑惑间,迅速的流逝。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接近了尾声,而此时这片古老星空中,约莫七成的范围,都是被凛冬老人所占据,磅礴浩瀚的古老灵力,流淌在他所占据的区域中。

    “哈哈!”

    随着时间接近尾声,凛冬老人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得意,仰天大笑起来,有着这七成份额的洗礼,这让得他对于日后突破到天至尊,终于是有了一丝信心。

    洛璃玉手紧握,她看了一眼牧尘,然而后者依旧是神色毫无波动。

    时间滴答的流逝,只见得这片古老星空中,那些古老的灵力,开始渐渐的发出明亮的光芒,显然是即将要转化成为洗礼之光。

    牧尘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膝盖,而就在他感应到最后的时间来到的霎那,他那黑色眸子中,猛然有着明亮的光芒爆发出来。

    他陡然起身,手掌一握,一柄犹如水晶般的古老长剑便是闪现而出。

    他手持长剑,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气息,直接是在此刻,宛如神灵一般,横扫而出,而后,他遥遥的对着凛冬老人,一剑斩出!

    咻!

    仿佛是有着一道水晶之光掠过虚空,直奔凛冬老人而去。

    那一剑,悄无声息,毫无气势,然而,面对着这一剑,凛冬老人脸庞上的笑容直接是凝固下来,下一瞬间,惊骇欲绝的恐惧之色,疯狂的攀爬上他的面庞。

    因为他从那一剑上面,竟然察觉到了一种深不可测的波动,那种波动,犹如他平常时候在面对着西天战皇一般!

    那是真正天至尊的气息!

    “天至尊?!”

    凛冬老人骇然尖叫,骇得亡魂皆冒,他的身躯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疯狂暴退,原本席卷开来的灵力急忙收回,在其身前化为无数重灵力防御。

    砰!砰!砰!

    水晶剑光掠过,无数重灵力防御不断的崩溃,凛冬老rén miàn色更加惨白,就在水晶剑光即将劈斩而至时,他一声暴吼,体内灵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他深吸一口气,下一瞬间,一道深蓝色的寒流,自其嘴中喷了出去。

    这一道寒流,看似不起眼,但当其喷出时,就连凛冬老人眼光都是黯淡了下来,显然是倾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砰!

    深蓝寒流与水晶剑光碰撞在一起,寒流先是崩溃,不过在寒流崩溃时,只见得那水晶剑光,也是一点点的黯淡,最后竟是随着寒流的消散,也是破碎开来。

    嗤。

    破碎的剑光,在凛冬老人胸膛上划出深深的血痕,但他却是猛的愣了下来,这带着天至尊气息的一剑,竟然被他给阻拦了下来?

    先前的时刻,他真是以为他要死在这一剑下了!

    可似乎,这一剑,虽然危险,但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恐怖...

    凛冬老人愣神了瞬间,然后猛的回过神来,当即陡然抬头,然后他便是眼眶欲裂的见到,在他先前被那一剑震骇的时候,牧尘竟是直接催动了灵力,将他先前侵占的那些份额,全部都给抢了回去!

    此时的他,竟然只剩下三成的份额了!

    “混账!”

    凛冬老人暴怒咆哮,可怕的灵力爆发而起,不过就在他要展开疯狂反击时,这片星空中,那些古老的灵力,开始化为万丈光芒,光芒笼罩下来,整片空间仿佛都是被凝固在了其中,而凛冬老人的身体,也是犹如琥珀中的蚊虫一般,陷入了凝固。

    身躯凝固,他暴怒的目光看向牧尘所在的方向,只见得后者那年轻的脸庞上,仿佛是划起了一抹讥诮的笑容。

    ...

    我在公众微信上面发布了大主宰微diàn ying牧尘的饰演者,是一个很帅气的小鲜肉哦,大家可以看看怎么样...

    ps:打开微信,搜索天蚕土豆,然后点击关注,查看历史消息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