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大陆洗礼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无边无际的光芒,在古老的星空中绽放出来,古老的灵力在此时再不复先前的温和,恐怖的力量爆发出来,直接是将这片星空都是凝固了起来。

    在那凝固的星空中,仿佛连时间的流动,都是变得缓慢了下来。

    在那凝固的星空一角,凛冬老人身躯凝滞,他的脸庞上,布满着暴怒之色,不过却因为空间的凝固而无法动弹丝毫。

    但他的眼光,倒依旧是在难以置信的盯着牧尘,显然心中同样是因为先前电光火石间的变故,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怎么都没想到,在那最后的关头,牧尘的反击竟然会如此的凶悍凌厉,那一剑,绝对是带有真正的天至尊气息。

    不过,在交手后,其威能却并未达到凛冬老人所想的那一步,那一剑的确是能够带给他极大的危险,一个不慎,甚至也会被重创。

    但却还并未达到能够让他惊骇失措的程度,他之所以会如此不堪,完全是被那一剑上所携带的天至尊气息吓到了。

    他怕那是炎帝留给牧尘的底牌,炎帝是何等人物,就算是给牧尘准备一张底牌,恐怕就能够轻易的对付他。

    所以,在那瞬息间,为了保住小命,凛冬老人直接撤回了所有的灵力,形成防御...

    如此一来,虽然最终抵挡了下来,但却将先前辛苦夺取的大陆洗礼之力的份额,尽数的丢了出去,而且,还多亏了一成!

    现在的他,仅仅只有着三成的份额!

    这简直比平均分配还惨!

    “该死的,该死的,狡诈的小子!”

    凛冬老人心中狂骂,无比的后悔,先前就不该太过的狂妄,若是早有准备的话,也不至于会被牧尘那突如其来的惊天一剑吓得前功尽弃。

    而在凛冬老人心中追悔莫及的时候,在那星空之外,西天战皇也是面色有点铁青的望着这一幕,同时又有点心惊的看了牧尘一眼。

    先前那一剑,的确是拥有着天至尊的气息。

    不过,却并非是炎帝的气息,而是另外一种同样浩瀚而深不可测的气息...那种气息若是全盛时期的话,恐怕连他都是远远不及。

    “炎帝说这牧尘获得了天帝的传承,若是所料不错的话,先前那一柄剑,应该就是天帝所留,借助这一剑,他才能够夺回份额。”西天战皇目光微闪,他显然也是没想到,牧尘竟然还隐藏着这种底牌。

    而且,最让人心惊的是,牧尘的隐忍...即便是面对着先前凛冬老人的咄咄逼人,他却依旧平静以待,一直等到最后连凛冬老人都开始松懈下来的时刻,然后猛然出手,一举夺回了之前损失的所有份额!

    此等隐忍,简直让人有些忌惮。

    西天战皇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无奈的一叹,再也不看那凛冬老人一眼,直接转身而去。

    如今局势已定,凛冬老人失去了最后的机会,所以他原本对牧尘下的小绊子,如今也是彻底被对方所化解。

    此时洗礼之光已经开始转化,除非他仗着天至尊的实力强行出手破坏,否则的话也无法干扰牧尘的洗礼。

    但那样的话,无疑就彻底坏了规矩,消息传出去,显然是引来无数不屑,这一点是爱惜羽毛的西天战皇无法容忍的事情。

    更何况,在牧尘的身后,还有着炎帝与武祖,若他真是做到那一步的话,恐怕就连之前与他谈笑风生的炎帝,都会对他心生恶感。

    为了要对付一个小小的牧尘,就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西天战皇显然不会愿意的...

    “就算这小子真的成为了大陆之子,那又能如何?放眼至今,大陆之子突破到天至尊的概率会比高一点,但那也是相对而言罢了,其中超过九成的人,最终依旧止步于天至尊之外...”

    西天战皇的心中掠过这些想法,而后便是淡淡一笑,身影消失在了这片古老星空之中,只要未曾踏入天至尊,那么不论是下位地至尊还是地至尊大圆满,在他的眼中,都只是蝼蚁罢了。

    在西天战皇离去时,在这片古老星空的另外一大片区域,牧尘眼中的笑意也是变得浓郁了起来,显然,这最后结果,让得他很是满意。

    他最后借助的力量,自然便是天帝所留的天帝剑,在那上面,残留着天帝的气息,那的确是真正的天至尊气息,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凛冬老人才会吓成那副模样。

    不过,凛冬老人却是不知道,天帝剑的力量,早已被天帝当初为了斩杀九尸天魔帝消耗了绝大部分,眼下残留的力量,也是只能让得牧尘使用屈指可数的次数。

    所以,为了避免陷入僵持战,牧尘选择了在最后的时刻动手,如此的话,就算是凛冬老人回过神来,那也已成定局,再也无法出手。

    而最终取得的结果,显然也正是在牧尘的预料之中,甚至说还超出了预料...

    因为他原本所想的,只是将属于他们的份额夺回来,但结果没想到还将凛冬老人的那一成也给抢了过来...

    显然,他还是有点低估了天至尊气息对于凛冬老人的震慑性。

    想到此处,牧尘心中也是忍不住的一笑,然后眼光瞟向洛璃所在的方向,在先前夺回份额的时候,洛璃便是分化了区域,不过她只是取走了三成的份额,留下了四成的份额给牧尘。

    “这妮子...”

    牧尘心中无奈,但也没过多矫情,因为在他的身边,黑白牧尘也是停留在此地,这是他故意为之,因为他想要将这两道化身,也是接受大陆之力的洗礼。

    “开始吧...”

    牧尘微微闭目,在心中喃喃道。

    嗡!

    仿佛是听见了他的心声一般,就在其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只见得他所占据的这片区域中,那些古老精粹的灵力,便是爆发出了万丈光芒,光芒席卷下来,便是将三个牧尘,迅速的淹没笼罩。

    光芒笼罩而来,牧尘立即就感觉到,古老的灵力如孔不入的渗透进入他的身体,他的血肉,竟直接是在此时沸腾起来,以一种无比贪婪的姿态,疯狂的吞食着这些古老的灵力。

    那种感觉,就犹如是婴孩吃到了最为甘甜的母乳,那是一种源自本能的渴望。

    古老的灵力,在侵入牧尘的身体时,也与他自身的灵力相碰撞,那种感觉,就仿佛是清澈的潭水,忽然有着醇厚的墨水灌入,顷刻间,便是令得自身的灵力,开始渐渐的变得厚重了一些...

    古老的灵力洗礼之下,牧尘感觉身躯的每一块肌肉,骨骼,鲜血甚至灵力,都是在发生着翻天地覆般的变化。

    吼!

    而在牧尘体内产生巨大的变化时,忽然间,他的体内似乎是有着龙吟凤鸣之声响起,只见得在他的身体表面,那许久都未曾被牧尘动用的真龙,真凤之灵,竟是再度显露了身影。

    自从牧尘突破到下位地至尊以来,真龙,真凤之灵始终未曾突破,在战斗中给予牧尘的帮助也是不大,所以牧尘也是渐渐的有些将其遗忘。

    但眼下,在那古老的灵力洗礼下,这真龙,真凤之灵也是苏醒了起来,然后贪婪的吞食着,随着它们的吞食,牧尘能够隐隐的感觉到,它们所具备的力量,竟然也是在飞快的对着地至尊接近...

    按照这种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它们也将会突破到地至尊。

    到时候,它们对于牧尘的作用,也将会再度的体现出来。

    “大陆之子,果然好处无穷。”

    感受着体内巨大的变化,绕是以牧尘的心境,都是忍不住的有些狂喜,难怪那凛冬老人如此的迫切,原来其中的妙处,竟然是如此的奇异。

    “洗礼之光太过的强烈,直接凝固了空间甚至时间...所以这里的时间流动也与外界截然不同,按照这里的时间,这种洗礼...恐怕将要持续数年左右,而这在外界,或许才过去数月罢了。”

    在感受着体内变化时,牧尘也是察觉到,周围的时间变得有些缓慢,显然,洗礼之力将这片区域的空间,时间都是改变了。

    此次的洗礼,无疑将会持续一段相当长久的时间。

    而对于此,牧尘反而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他的修炼速度远超常人,固然他的天赋绝顶,但有时候,还是得沉静下来,细细打磨。

    璞玉再好,也需要精心的雕琢,这种精心,有时候,则是需要时间来酝酿...

    牧尘的双目,缓缓的闭拢,心神也是渐渐的凝实,逐渐的进入到深层次的修炼状态之中,在这段长久的洗礼之中,他也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自身的进步...

    只有如此,厚积薄发之下,他方才能够在此次的大陆洗礼之中,再度有所突破!

    古老的星空中,无尽的光芒不断的喷发,光芒凝固了空间与时间,唯有着光芒之中的那五道身影,散发着丝丝生机。

    而时间,便是这般犹如恒古般的寂静中,缓慢的流逝了下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