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四章 龙象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六十四章

    咚!

    碧绿的竹林之中,有着低沉的脚步声响起,每当脚步声落下时,仿佛这片大地都是在颤抖,犹如是不堪重负。

    然而,让得人意外的是,有着这般沉重如山岳步伐的人,却并非是身如铁塔,反而是一个身着黑衫,略显清瘦的中年男子。

    男子自竹林外而来,行到石塔之前,见到那位衣衫灰白的老者后方才停下了脚步,语气古井无波的道:“顾老叫我来是有何事?”

    名为顾老的老者抬起头来,他望着眼前的中年男子,眼中光芒一闪,笑道:“龙象,恭喜了,看来你已经成功触及了地至尊大圆满。”

    眼前的中年男子,气势如渊,身躯之上仿佛是背负着无数座山岳,举手投足间,都是有着犹如实质般的力量波纹散发出来,令得空间颤动。

    “只是半只脚踏入了而已,充其量只能够算作半步大圆满。”名为龙象的中年男子淡淡的道。

    顾老微笑道:“以你的天赋,只要踏出这半只脚,日后突破到真正的大圆满,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罢了。”

    对此,龙象倒是并未否认,因为他也的确是有着这种自信,踏入真正的大圆满,指日可待。

    “顾老,有事?”

    不过他并未在这上面多说,再度询问道。

    顾老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道:“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哦?”

    “去抓一个人,一个下位地至尊。”顾老屈指一弹,一道灵光出现在面前,其中有着一名挺拔的年轻身影,正是牧尘。

    龙象眉头一皱,道:“区区一个下位地至尊,也要叫我出手?”

    “呵呵,这可不是一般的下位地至尊呢,他以下位地至尊的实力,在西天大陆的大陆之子争霸赛中,夺取了上位地至尊战场中的名额,就算是西天战皇那位天至尊调教出来的亲传弟子,都是败在了他的手中,此子,可相当了不得呢。”顾老笑吟吟的道。

    “上位地至尊中,恐怕少有人能够对付他,所以才只能派出你这位半步大圆满了。”

    龙象闻言,双目这才忍不住的一眯,点了点头,道:“那倒的确是个人物。”

    能够以下位地至尊做到如此惊人的战绩,就算是他这种出身浮屠古族的人,都是感到惊叹,毕竟相同的战绩,就算是他们浮屠古族年轻一辈的那些佼佼者,都不见得都能做到。

    “他是谁?为什么要抓他?”龙象看向顾老,问道。

    顾老闻言,微笑道:“大长老亲自下的命令。”

    龙象瞳孔陡然一缩,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猛的看向眼前的顾老,缓缓的道:“是之前大长老发下的抓捕令上的人。”

    “的确是那个罪子。”顾老淡淡的道。

    轰!

    听到此言,眼前的龙象眼神陡然一寒,一股恐怖的力量自其体内爆发出来,体内龙象之音滚滚不休,可怕的力量形成一种极为骇人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对着眼前的顾老席卷而去。

    吼!

    面对着龙象这等惊人的气势,只见得那顾老眼神也是一厉,金光在其身后汇聚,竟是化为了一只金色的狮头,狮头咆哮,天地震动间,直接是将那呼啸而来的骇人压迫,尽数的震碎而去。

    两者突然间的交手,龙象身躯一震,退后了半步,而那顾老的身体,也是微微震了震。

    这般交手,让得顾老眉头微微皱了皱,这龙象虽然只是半步大圆满,但却是天生神力,再加上修炼的龙象伏神诀,更是力量恐怖,若真是要斗起来的话,恐怕就算他能够赢,也将会付出一些代价。

    “龙象,你想违背族中的命令?”顾老盯着龙象,身躯之上有着一种威严凝聚而起,犹如是一头狮皇一般,凶悍无比。

    龙象眼中泛着凶光,不过半晌后,他还是缓缓的收敛了那种气势,冷声道:“那是xiǎo jiě的孩子,可不是什么罪子,顾狮皇,你最好给我嘴巴干净一点!”

    “哼,清衍静虽然是你以前的主子,可现在她却是戴罪之身,她违背族规,玷污了我浮屠古族高贵的血脉,本就是罪大恶极!”顾老沉声道。

    “你若是有意见的话,尽管去族中长老院说,他们如果改变了主意,我自然也不会说这两个字。”

    龙象面色阴沉,冷笑道:“懒得与你废话,老子不去!”

    顾老眼皮一垂,道:“碧灵岛的碧灵竹即将成熟,老夫必须守在此处,你若是不去的话,那老夫就只能将这个消息报回给族中,到时候,大长老就不知道会派什么人去了…”

    “龙象,我们只是想要活捉这个罪…小子罢了,你若是出手,还能念在你曾经主子的份上,保住这个小子的性命,否则一旦激怒大长老,派出了长老出面,那时候,这个小子的生死,恐怕就由不得他了。”

    龙象阴沉的盯着顾老,眼光微微闪烁,片刻后,方才叹了一口气:“好,我去!”

    他去的话,至少不会对xiǎo jiě的孩子下狠手,可万一族内派出了一些与xiǎo jiě不合的人出手,那到时候可真是一切不好说了。

    顾老闻言,这才一笑,道:“你能够想通,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说到此处,他忽然一顿,再度笑道:“不过龙象,我希望你不要空手而回,如果那样的话,我或许就会将囚禁在碧灵岛的那个丫头,交给族内处置了,到时候刑罚之下,她怕也是不好受。”

    龙象面色再度一变,他阴沉沉的盯着顾老,缓缓的道:“顾狮皇,我奉劝你做事不要太过分了,xiǎo jiě虽然如今被囚禁,但她是何等人物你应该也很清楚,就算是大长老也奈何不得她,如果你真的惹怒了xiǎo jiě,我想,族内恐怕没人护得住你。”

    “在xiǎo jiě的眼中,你只不过是一条翻手就能碾死的老狗罢了!”

    听得龙象如此不客气的话,那顾老miàn pi也是忍不住的一抖,他眼神恼怒的盯着前者,冷笑道:“哼,我就不信,族内会让得她如此的乱来!”

    虽然嘴上这般说着,但这顾老显然再不复刚才的冷厉,因为他的确很清楚,一个天至尊要对付他,究竟有着多少种手段。

    龙象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也懒得与他多说废话,直接转身而去。

    顾老眼神阴沉的望着龙象离去,咬了咬牙,低声道:“就让你得意吧,只要等到少主成为族长的那一天,整个浮屠古族都将会在我们的掌控中,到时候,我们可不会如大长老那般优柔寡断,而且,只要将那个罪子抓在手中,不信清衍静不听话!”

    …

    龙象离开了石塔,却并未离开,而是走向了竹林深处,那里有着一座黑塔,他进入黑塔,来到了塔底深处。

    在这里,幽暗无光,寂静无声,在塔底深处,有着一座黑色的囚牢,囚牢由黑石所铸,石头之上,闪烁着淡淡的灵光,隐约间,仿佛是形成了一个大阵,将石牢封锁在其中。

    龙象来到囚牢之外,目光看去,只见得在那囚牢之中,有着一位白裙女子,静静盘坐。

    女子容貌清冷,青丝柔顺的披散下来,杏目柳眉,透着一股知性,冷静般气质,那眸子之中,并没有因为眼下的处境有丝毫的惊慌,反而是一片幽静。

    若是牧尘在这里,看见眼前的女子,必定会惊愕至极,因为她正是当初在北苍灵院分别之后,便是再无消息的灵溪!

    “灵溪。”

    龙象望着囚牢中的女子,脸庞上也是浮现出一抹笑容,因为他感觉,眼前的女子,似乎越来越有主子的气质了。

    囚牢中的灵溪螓首抬起,她见到龙象,也是恬静一笑,道:“龙象大哥。”

    龙象到是冲着她苦笑了一声,无奈的叹道:“真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主动跑到这里来,你明知道这里是浮屠古族的产业,都有着大圆满的强者镇守的。”

    当初是灵溪自己突然间闯来碧灵岛,结果不出意外,就被顾狮皇在这里囚禁了整整三年。

    灵溪闻言,则是抿嘴一笑,眸子盯着光滑如镜的黑色地面,眼中掠过一抹旁人无法察觉的异色,嘴中轻笑道:“因为当初静姨也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呢。”

    听到这个回答,就连龙象都是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实在是无可奈何。

    “龙象大哥来这里是有事吗?”灵溪含笑道。

    龙象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我们得到了主人孩子的消息。”

    灵溪猛的抬头,然后龙象便是见到,眼前这个即便是被囚禁了三年都是毫无波动的女子,那张清冷的俏脸上,有着一抹难以遏制的惊喜之色犹如昙花般的涌现了出来。

    “牧尘…总算有你的消息了…”

    她微微低头,轻轻的笑着。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