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自投罗网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属下龙象,见过少主!”

    当那中年男子单膝跪拜下来时,原本暗中戒备,准备一场激战的牧尘顿时愣了下来,洛璃,洛天神等人也是满脸的愕然,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到了。

    他们怎么都未曾想到,片刻前还一副气势汹汹模样的中年男子,下一刻却是会摆出了这幅姿态。

    而且,从他脸庞上那种恭敬之色来看,那是真正的发自内心,没有半点的虚假。

    洛璃他们面面相觑,都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疑惑,显然并不明白这个中年男子究竟是什么态度...

    牧尘在惊愕了一会后,倒是回过神来,不过他的戒备并没有减弱,只是盯着那名为龙象的中年男子,道:“你是浮屠古族的人?”

    “是!”龙象点点头。

    “那你应该知道浮屠古族对我的态度。”牧尘淡淡一笑,眼神却是锋锐的看着龙象,道:“浮屠古族的人,恐怕不会这么对我。”

    面对着牧尘的质疑,龙象则是坦然的点头,道:“我的确是浮屠古族的人,但如果不是主人,我早就是一地枯骨,主人对我有再造之恩,在我的心中,主人的位置高于浮屠古族。”

    “你的主人是?”牧尘目光微闪。

    龙象微微一笑,道:“她就是您的母亲,凊衍静。”

    牧尘紧紧的盯着龙象,从后者的眼中,他并未看见丝毫的闪躲,而且,在说起凊衍静这个名字的时候,牧尘能够感受到那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在沉默了一会后,他眼中的戒备与怀疑方才渐渐的收敛,以浮屠古族那种古老种族的行事方式,恐怕不大可能会用这种欺骗的方式来对付他,他们实力强横,直接派出一位真正的地至尊大圆满甚至天至尊来,显然会更加的有效。

    于是,他快步上前,将龙象扶起,笑道:“龙象大哥,快快起来吧,若是不介意的话,叫我牧尘便好了,少主这个称呼,我可当不起。”

    龙象摇了摇头,道:“您的娘亲是我的主人,您自然就是我的少主。”

    他的言语间,竟是相当的固执,显然不会在这上面有丝毫的更改。

    牧尘也是略感无奈的挠了挠头,这些年他都是单枪匹马在努力,虽说他的娘亲出身自浮屠古族,而且还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灵阵大宗师,但他却并没有因此得到常人想象的高高在上的地位以及资源,所以习惯自身普通身份的他,一时间对于一位半步大圆满的超级强者如此恭敬的称他为少主,还真是感到极为的不自在。

    不过在瞧得龙象那固执的眼神后,他也就不再这上面多说什么,道:“先前的话,龙象大哥可别往心里去。”

    刚开始他以为龙象是浮屠古族派来的,自然言语间未曾客气过。

    龙象笑了笑,欣慰的道:“少主真不愧是主人的孩子,天赋卓绝,而且最重要的是,即便是脱离了主人的照拂,你却依旧是能够达到如今的地步,可真是不简单。”

    他此话倒的确是发自内心,牧尘的年龄如此的年轻,但他所取得的成就,却是极其的惊人,如今不仅是西天大陆的大陆之子,而且更是踏入了上位地至尊,最恐怖的是,面对着他这个上位地至尊,就算是强如龙象,都是不觉得自身能够胜过他。

    “若是少主自小便是在浮屠古族中,借助浮屠古族的资源,恐怕如今也绝对是族内下一任族长最有利的候选者,丝毫不会弱于如今在族内如日中天的玄罗少主。”龙象感叹道。

    牧尘对此,倒只是洒然一笑,并不感到惋惜,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依靠自身,所以对于浮屠古族拥有的庞大资源,也并没有什么觊觎之心。

    “龙象大哥...我娘亲如今怎么样了?”对于浮屠古族的资源不感兴趣,但牧尘对于他娘亲的处境却是极为的关心,以往他与浮屠古族没有丝毫的联系,眼下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娘亲的属下出现,他自然是要问个清楚。

    “主人被囚禁在族内,不过过得倒是还好,可能就是太过想念你们父子。”龙象微微一笑,旋即有些傲然的道:“主人实力深不可测,就算是大长老,也不敢过分逼若非主人不想他们牵连到少主,恐怕他们也无法限制主人的自由。”

    牧尘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想来也是,就算是强如浮屠古族这等古老的古族,想要对付一位灵阵大宗师,那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会让得他们有些伤筋动骨。

    不过一想到娘亲是因为他的原因,方才自愿回到浮屠古族被囚禁,他就微感心痛与自责。

    “少主不必自责,主人能够见到你有这般成就,也会很欣慰的。”似是知晓牧尘心中的自责,龙象出声劝道。

    牧尘点了点头,他也不是伤春悲秋之人,在这里自我自责毫无作用,他如今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的变得强大,强到有一天,能够让浮屠古族再也没办法用他来要挟他的娘亲为止。

    大殿中,洛璃等人见到顷刻间散去敌意,变得和谐下来的两人,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看情况这个棘手的中年男子,应当是友非敌。

    “少主在西天大陆夺得了大陆之子,如今名声渐渐传扬开来,浮屠古族中,也已经开始有人注意到你了。”龙象看向牧尘,提醒道。

    牧尘对此倒是并不意外,因为他也知道,浮屠古族势力强大,他不可能一直都是不会被察觉,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孱弱少年,如今幼虎逐渐展露峥嵘,就算是遇见真正的地至尊大圆满,他也能够与之一战。

    而且就算是浮屠古族真的下血本,要派出天至尊来对付他,他也是能够搬来救兵,以作抗衡。

    总是一句话,现在的他,已经有了自保的实力,不会随时担心浮屠古族强者出现将其抓走,用来要挟他的娘亲。

    “我会多注意的。”牧尘冲着龙象笑了笑,虽说如今不再惧怕浮屠古族,但该有的谨慎,还是得保持,毕竟能够成为古族之一,浮屠古族可没那么简单。

    龙象点了点头,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将话语咽了下去。

    不过也就是在此时,大殿外忽然有人进来,对着洛璃跪拜而下,恭敬的道:“陛下,先前有人传信进入宫中,不知是何人所为。”

    来者双手抬起,捧着一枚玉片。

    洛璃微怔,旋即玉手一招,那玉片便是落入了她的手中,她微微感应了一下,俏脸便是有所变化,美眸看向了牧尘。

    “怎么了?”牧尘见状,问道。

    洛璃犹豫了一下,灵力灌注进入玉片,只见得玉片中顿时有着灵光爆发出来,紧接着,灵光形成了一片光幕,光幕中,有着一位衣袍灰白的老者。

    老者盘坐于一座黑塔之前,他的眼神,似乎是穿透了空间,锁定在了牧尘的身上,淡淡的声音传出:“罪子牧尘,如今龙象或许已与你相见,不过不管他有没有将其擒住,老夫只是打算告诉你。”

    “你若是想要救出此女,就来万岛大陆的碧灵岛,否则老夫便将她交给族内,到时候刑罚之下,怕是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

    当他话音落下时,只见得光幕中,便是有着一座黑色囚牢出现,囚牢之中,身着白色衣裙的清冷女子,静静而坐。

    “灵溪姐!”

    当牧尘见到这白衣女子时,瞳孔顿时一缩,浓郁的杀意,瞬间就从他的双目中涌了出来。

    “若你不想看见她香消玉损,那么,碧灵岛上,老夫随时恭候。”

    那老者淡漠一笑,袖袍一挥,只见得那灵力光幕便是消散而去,那一枚玉片,也是在此时化为粉末。

    大殿内,一片安静,唯有着牧尘的面色,一片阴沉。

    他怎么都没想到,消失数年时间的灵溪,竟然会被囚禁于那座碧灵岛上。

    牧尘转头看向龙象,沉声道:“龙象大哥,那老家伙所说可是属实?”

    龙象沉默了一下,方才点了点头,道:“灵溪的确被囚在碧灵岛,那顾狮皇之前便是用她来威胁我,让我将你抓回碧灵岛。”

    “原本我是打算在见到你之后,暗中回去,寻找机会将灵溪救出,但没料到这老家伙竟然派人在我之后,将这个消息传给了你...”

    “看来他也早就知晓,我就算是遇见了你,也不会将你抓回去。”

    “少主,这老家伙心思狠毒,就是要你自投罗网,碧灵岛被他经营多年,固若金汤,就算是地至尊大圆满去了,都是棘手异常,更何况,这顾狮皇,本就是一位实力强横的地至尊大圆满!”

    龙象劝诫道,牧尘的实力虽然不错,但在他看来,想要抗衡一位地至尊大圆满,依旧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他的劝诫,牧尘则是不置可否的一笑,他轻轻点头,语气平和。

    “龙象大哥,我知晓这老家伙是想要让我自投罗网...只不过,或许有一点他从未想过...”

    “那就是...他这网,小了点。”

    “到时候...网破了,就不是人猎鹰,而是鹰噬人了...”

    说到此处,牧尘的嘴角微微上扬,却是划起了一抹让得龙象都是感觉到的森寒以及犹如严冬般冷厉的肃杀之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