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七十四章 红色葫芦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七十四章

    唰!

    白袍牧尘手持古朴的水晶长剑,瞬间便是穿透了空间,当头就对着顾狮皇脑袋怒斩而下,他这奇袭般的一剑,来得犹如鬼魅,所以就算是以顾狮皇的实力,一时间都是无法闪避,只能够骇然的望着那长剑划过虚空。

    这一霎那,顾狮皇是真的亡魂皆冒,因为他能够察觉到,这个白袍牧尘手中的水晶长剑,竟是散发着一种令他感到恐惧的可怕气息。

    那种气息,必然是属于天至尊。

    这柄剑的主人,也定时一位货真价实的天至尊。

    所以,当长剑划落时,即便是以顾狮皇这地至尊大圆满的实力,内心都是泛起了无边的恐惧,他怎么都未曾想到,牧尘的手中,竟然握有这等可怕的大杀器。

    那柄水晶长剑,等级定然是超越了高阶圣物。

    剑光呼啸而下,仿佛是无可躲避,不过顾狮皇终归也是一只老狐狸,在那最后关头,他竟是以一种诡异的姿态,硬生生的将脑袋偏移了数分。

    嗤!

    水晶剑光从他的耳边划过,一剑便是斩在了他的肩膀之上,那一霎那,即便是以顾狮皇的肉身之强,都是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刺痛涌来。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顾狮皇的嘴中传出,只见得他肩膀之下,将近半个身子,都是在此时被一剑斩断,而且,剑光过处,水晶般的光芒疯狂的侵蚀着他的血肉,所以就算地至尊的恢复力极为的强大,但却始终无法愈合,鲜血淋漓间,令得此时的顾狮皇看上去极为的凄惨。

    砰!

    惊骇欲绝的顾狮皇,疯狂的暴退,也不管那被斩断的半截身体,如此暴退了上万丈,方才惊恐的停下来,目光骇然的望着远处的白袍牧尘。

    “可惜了。”

    白袍牧尘手持水晶长剑,他望着被斩断半截身体的顾狮皇,则是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先前以本体加上一道化身作为诱饵,正面的吸引了顾狮皇所有的注意力,他才能够暗中潜伏,施展这一道难以想象的奇袭。

    而效果显然也极为的不错,即便是顾狮皇都是未曾躲避开来,只是最后关头,还是被他避开了要害,否则此时的顾狮皇,就算不死,也将会彻底的丧失战斗力。

    白袍牧尘剑身一抖,上面的鲜血便是被蒸发而去,他瞥了一眼水晶长剑,能够感受到其中残留的力量,又是消散了一部分。

    暗中他的估计,恐怕天帝剑的力量,顶多再能够施展两次,便是会彻底的消散,到时候天帝剑,也将不会再拥有如此恐怖的杀伤力。

    “不过,此时的顾狮皇,战斗力应该也锐减了六七成,已不足为患。”

    白袍牧尘看向牧尘,后者微微点头,他当即再度暴射而出,水晶长剑仿佛是再度的有着光芒涌起,此时的顾狮皇,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候,这种机会,可决不能放过了。

    而顾狮皇瞧得白袍牧尘再度冲来,竟是不敢再与其硬碰,急忙仓惶后退,显然他是被天帝剑的威能吓破胆了。

    嗡!

    立于不朽金身之上的牧尘见状,也是再度催动不朽金身,一道道不朽神纹腾空而起,疯狂的对着顾狮皇发动了攻势。

    于是天空之上,原本占据压制优势的顾狮皇立即陷入了狼狈之中,他不断的躲避着白袍牧尘的追杀,同时还要防备着牧尘的攻势,一时间,竟是显得险象环生。

    而在顾狮皇落入险境中时,另外一处战场中,被龙象,洛璃缠住的梁邪鱼,也是有所察觉,当即面色剧变,他怎么都没想到,顾狮皇竟然会被牧尘逼到这种地步...

    “该死的,这个罪子竟然有着这等手段?!”

    梁邪鱼心中震动,眼中也是掠过了一抹惊慌之色,如果顾狮皇真的战败的话,那恐怕他们今日就真的是下场不妙了。

    他必须想办法去帮一下顾狮皇。

    “这个时候,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不过就在他分神的时候,一道狞笑声却是突然传来,龙象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后一拳轰出,顿时漫天都是龙象咆哮,那仿佛是是蕴含着万头龙象力量的拳头,便是趁机重重的轰在了他面前的灵力光幕上。

    砰!

    坚固的灵力光幕顿时爆碎开来,而梁邪鱼也是被一拳轰得倒飞了出去,面色青白交替,好不容易方才压下了体内翻腾的灵力,只见得龙象又是如影随形般的冲了上来,他只能一声怒骂,收敛心神,专心的对付起眼前的龙象与洛璃。

    而在梁邪鱼被缠住的时候,那被困在周天落星阵中的绿蛇老祖,却是面色阴翳的望着险象环生中的顾狮皇,他偶尔看向那白袍牧尘手中的天帝剑时,眼中也是会掠过一抹惊骇之色。

    先前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白袍牧尘手持天帝剑,差点就将顾狮皇给斩杀了...

    “这个小子好诡异,明明只是上位地至尊,但却是拥有着两道实力与本体一模一样的化身,而且那柄剑,绝对是属于天至尊所有!”

    “莫非这家伙的背后,也有着天至尊吗?”

    一想到此处,绿蛇老祖心头便是一寒,他只是孤身寡人,身后并没有犹如浮屠古族这般强大的背景,万一到时候牧尘背后的天至尊现身,找不了浮屠古族的麻烦,难道还找不了他一个地至尊大圆满的麻烦吗?

    顾狮皇等人有浮屠古族庇护,可他却是什么都没有!

    “该死的老东西,竟然把我扯进这种麻烦之中,这个小子,哪里像是毫无背景之人?!”

    绿蛇老祖心中疯狂的咒骂,因为眼前的情势,显然与顾狮皇和他所说的没有半点相仿。

    “此地不宜久留,这是那小子与浮屠古族间的恩怨,老夫可没必要掺和在其中。”

    绿蛇老祖一咬牙,手掌忽然一握,只见得一张金huáng sè符纸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符纸之上,弥漫着空间波动。

    这是一道瞬移古符,乃是他在一次上古遗迹中所得,只要使用,便是能够脱离任何的陷阱险地之中。

    原本他可不想动用,但如果到时候那牧尘背后的天至尊现身,他就真是逃无可逃了。

    一念到此,绿蛇老祖再不犹豫,屈指一弹,手中古符便是燃烧了起来,顿时强烈的空间波动爆发开来,下一霎,便是形成了空间漩涡,破开了周天落星阵的封锁。

    “绿蛇,你要做什么?!”如此强烈的空间波动爆发,那顾狮皇也是有所察觉,当即骇然暴喝。

    然而对于他的暴喝声,绿蛇老祖却是理都不理,一步就踏入漩涡之中,头也不回的瞬间消失而去。

    “混账!”

    见到绿蛇老祖竟然独自溜走,顾狮皇气得暴跳如雷,一旦没有绿蛇老祖的压制,那灵溪就会操控周天落星阵对付他们,到时候面对着一座如此厉害的灵阵,本就岌岌可危的他,恐怕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嗡嗡。

    他的想法一点都没出错,就在绿蛇老祖逃走的第一时间,笼罩整座岛屿的周天落星阵也是在此时震动起来,再然后,一道道星光从天而降,直接就对着席卷而去,欲要将他也是困住。

    顾狮皇望着那些降落下来的星光,也是头皮发麻,这座大阵,本来就是能够抗衡地至尊大圆满,若此时他是全盛状态,那倒是不惧,可如今不仅重伤,而且还有着牧尘在疯狂的堵截,一旦真被困住,牧尘再用那可怕的长剑斩两次,恐怕今日他真是会陨落在此。

    一想到陨落,顾狮皇心中也是泛起无边的恐惧,下一刻,他猛的一咬牙,厉声道:“小畜生,这可是你逼我的!”

    吼声一落,只见得他手掌一握,一枚玉简就出现在他的手中,然后直接将其捏碎。

    砰!

    玉简碎裂,化为无尽的灵光冲天而起,最后竟是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空间漩涡,漩涡之中,仿佛是有着一道恐怖无比的波动破空而来。

    见到这一幕,牧尘面色也是一变,因为那股灵力波动,深不可测,光是微微感知,便是让人感觉到一种绝望之感。

    “是天至尊!”

    牧尘瞳孔紧缩,没想到这顾狮皇,竟然能够将浮屠古族的天至尊都是召唤而来。

    他面色阴沉,手掌之间,一枚石符闪现出来,若是那浮屠古族真是要派出天至尊的话,那他也就只有将这最后一道人情用了,把武祖请来了...

    如此动静一出现,洛璃那边的战场也是立即停手,梁邪鱼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顾狮皇身旁,他望着那巨大的漩涡,却是忍不住的道:“老家伙,你难道不知道大长老说过,不准天至尊出手对付这个罪子吗?”

    “管不了这么多了!”

    顾狮皇咬牙切齿的道:“黑光长老是我们的人,到时候保密一点,大长老也不会知道。”

    梁邪鱼闻言,也只能点了点头。

    “破坏那空间漩涡!”

    此时牧尘仰天厉声道,如果能够将那空间漩涡破坏,那天至尊也就无法降临。

    当牧尘喝声落下时,只见得那周天落星阵顿时降落下无数道星光,犹如陨石一般,对着那空间漩涡轰去。

    牧尘也是催动不朽金身,一道道不朽神纹冲天而起,轰向漩涡。

    龙象,洛璃也是全部出手,意图破坏漩涡。

    不过对于他们的破坏,顾狮皇却是一声冷笑。

    无边的漩涡迅速的扩大,而就在那众多攻击即将落下时,一道犹如天雷般的苍老声音,蕴含着无匹的威压,穿透了遥远的空间,陡然响彻在这天地之间。

    “孽障,在老夫面前,岂容你们张狂?!”

    轰!

    一只无法形容的灵力巨手,直接是从空间漩涡中探了出来,巨手一拍之下,所有的攻击尽数的破碎,那只巨手,呼啸而下,遮天蔽日,将整座岛屿都是笼罩了进去。

    龙象面色惨白,面对着天至尊的威严,他们根本就毫无抵抗之力。

    牧尘眼神愈发的阴沉,他望着那呼啸而下的巨手,牙齿一咬,就要捏碎石符。

    不过,也就是在这一刻,他们面前的空间,突然破碎,一只红色的葫芦,竟是从破碎空间中,诡异的跳了出来。

    “哎呀,老头子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好苗子,若是被你们浮屠古族给我毁了,我太灵古族可不会与你们善罢甘休!”

    当红色葫芦跳出时,一道戏谑的笑声,也是在此时,在牧尘他们身旁,响彻了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