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赤炎老仙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啵!

    遮蔽天日的巨手从天而降,犹如是神灵之手,充满着煌煌之威,不可抵御

    不过就在那巨手即将覆盖而来时,牧尘他们面前的空间突然破碎,一只红‘色’的葫芦,便是以一种诡异的姿态,自其中跳了出来。.: 。

    红‘色’葫芦一出现,葫芦口处,便是有着无尽的红光喷发而出,远远看去,犹如是一座火山源头一般,那些红光,似乎是燃烧着熊熊火焰,每一点红光之内,都犹如是一片岩浆海洋

    天地间的温度瞬间升高,甚至连周围的海域,都是渐渐的有些沸腾。

    轰!

    无尽的红光冲天而起,直接是与那覆盖而来的神灵巨手硬憾在一起,冲击的瞬间,天地仿佛都是颤抖了起来,无数的云彩,都是在此时被一种恐怖的高温,燃烧起来。

    咚!

    在那蕴含着恐怖温度的红光席卷下,那一只巨手竟是迅速的出现了干枯,最后裂纹蔓延开来,下一刻,直接是被红光凝固成了一只石化的巨手。

    轰隆隆!

    巨手爆碎开来,化为无数的碎石,形成石雨,自天空上铺天盖地的降落下来,在这片海域中,掀起惊涛骇‘浪’。

    天空上,顾狮皇与梁邪鱼见到巨手被石化碎裂,眼中也是有着浓浓的骇然之‘色’浮现出来,脸庞上布满着恐惧之‘色’。

    显然眼前这一幕,将他们吓倒了。

    因为那出手之人,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至尊,然而即便是如此恐怖的攻势,依旧是被人轻松的化解了,那出手之人,实力又该是何等的可怕?

    在这种等级的强者面前,他们这种地至尊大圆满,也只不过是犹如蝼蚁一般。

    呼。

    红‘色’葫芦在击破了那只天至尊巨手后,便是倒‘射’而出,最后在牧尘他们同样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落在了身侧不远处。

    到得此时,他们方才发现,一名手持拐杖的布衣老人,不知何时的出现在了那里。

    布衣老人笑眯眯的伸手接过红‘色’葫芦,将其放在嘴边喝了一口,在那一刹那,牧尘他们能够见到,仿佛是有着赤红如岩浆般的液体,流淌进了老人的嘴中。

    那种岩浆般的液体,即便是未曾接触,但牧尘他们依旧是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温度,这让得他们知道,那种被老人当做酒来喝的岩浆液体,绝对不是他们消受得了的

    牧尘,洛璃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有着一抹惊疑之‘色’,眼前这老人太过的神秘,而且从其先前出手来看,也定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至尊。

    只是,他们显然都不认识这位天至尊,他为何会出手帮助他们?

    不过对于他们的惊疑,那布衣老人倒是并未理会,他抱着葫芦喝了一口后,方才抬起头来,望着顾狮皇他们身后通往不知名处的空间漩涡,笑道:“好歹也是浮屠古族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何必自降身份,对一些小辈出手?”

    顾狮皇与梁邪鱼噤若寒蝉,不敢说话,他们身后的空间漩涡中沉默了一下,而后方才有着苍老的声音传出:“原来是太灵古族的赤炎老仙,不过我浮屠古族与你太灵古族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为何要干涉吾族之事?”

    那被称为赤炎老仙的布衣老人闻言,则是笑着摇了摇头,道:“这里可是有着老夫找寻了好多年的苗子,怎能让你浮屠古族给毁了。”

    “哼,此子乃是我浮屠古族的罪子,你太灵古族若是将其带走,恐怕那等风‘波’,就连赤炎老仙你也承受不住!”空间漩涡中,一道蕴含着怒意的声音传出,震‘荡’着空间。

    赤炎老仙翻了个白眼,指向了洛璃,又指指牧尘,道:“老夫说的好苗子,是她,可不是他。”

    牧尘见状,也是略显尴尬,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

    空间漩涡中,那道意念似是松了一口气,而后沉声道:“既是如此,你可将她带走,不过这罪子却是必须留下。”

    洛璃闻言,立即说道:“若是牧尘留在此处,我也绝不会离开!”

    话音一落,她又是看向那位赤炎老仙,轻声道:“这位前辈看重,晚辈心领了。”

    赤炎老仙闻言,却是丝毫不怒,反而笑容可掬的点点头,然后他冲着那空间漩涡笑道:“看来这小子我不能留下来,既然如此的话,阁下若是不愿,那老夫我也只能来领教一下浮屠古族浮屠塔的威力了”

    说着,赤炎老仙手中的红‘色’葫芦也是渐渐的有着赤红光芒散发出来,隐隐间,仿佛是有着恐怖的温度升腾在天地之间。

    见到赤炎老仙如此坚决,那空间漩涡中也是一片沉默,那位浮屠古族的天至尊显然也是颇为的恼怒,可今日之事,乃是他‘私’自而为,一旦被族中知晓,难免会有些麻烦。

    特别是万一事情传到了凊衍静的耳中,以那位的‘性’子,一旦爆发起来,就连大长老都压制不住,那时候,倒霉的他,可能就是他了。

    在空间漩涡中沉默时,那赤炎老仙也是转头打量了牧尘一眼,而后眼中掠过一抹惊诧之‘色’,有些感叹的道:“这小子也是一个好苗子,你浮屠古族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此苗子,好生培养,日后必然又是一位天至尊,偏偏尔等还将其定为罪子,真是不知所谓。”

    听到赤炎老仙对牧尘的评价,那空间漩涡中也是传出了一道听不出喜怒的闷哼之声,不过最后他也并没有辩解什么,只是哼道:“既然赤炎老仙你执意要‘插’手此事,那就随你,只不过希望日后因此引发的代价,你赤炎老仙也是付得起!”

    “那就是老夫的事情了,与阁下无关。”赤炎老仙笑呵呵的道。

    空间漩涡中,浮屠古族的那位天至尊见状,也就知晓今日之事难以有进展,当即有着灵力风暴传出,直接是将顾狮皇,梁邪鱼二人笼罩,吸入了空间漩涡。

    漩涡之中,空间‘波’动爆发,最后便是渐渐的消散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随着空间漩涡的消散,那股笼罩天地的恐怖威压,也是迅速的消退,整个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时再度恢复了明亮。

    牧尘与洛璃,龙象三人都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天至尊给予他们的压力是在是太过的强大了,那种存在,的确不是现在的他们可以抗衡的。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牧尘转过身,冲着那赤炎老仙恭敬的抱拳,表达着感‘激’。

    赤炎老仙摆了摆手,眼神奇异的扫了牧尘一眼,笑道:“小子,就算没老夫出手,我想今日也没人奈何得了你。”

    他颇有深意的瞥了一眼牧尘手中并没有收起的石符,显然也是察觉到了那上面残留的某种强大气息,那种气息,连他都是有点心惊。

    牧尘微微一笑,而后与洛璃对视一眼,轻声道:“这位前辈,不知你找洛璃,是有何事?”

    他未曾收起石符,反而是任由赤炎老仙探测,其实也是一种暗中的震慑,因为他也不清楚赤炎老仙找洛璃究竟是何事,万一不是什么好事,牧尘也得让他知晓,他们虽然无法抗衡天至尊,但也不是什么手段都没有的

    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懂得借势,也是一种力量。

    洛璃也是将明媚的美眸,略带着疑‘惑’的投向赤炎老仙,后者见到洛璃的目光,则是笑眯眯的道:“老夫找她,其实也是简单只是想要让她成为我太灵古族的圣‘女’罢了。”

    “又是圣‘女’?!”

    听到此话,牧尘与洛璃脸‘色’都是微变了一下。

    “咳,你们可别将我太灵古族的圣‘女’与西天战殿的圣‘女’‘混’为一谈!”瞧得两人戒备的眼神,赤炎老仙急忙解释道。

    看这模样,他竟然也是知晓西天战皇曾经试图招揽牧尘充当圣‘女’的事情。

    “这位前辈,晚辈如今是洛神族的族长,并且我也并非是太灵古族之人,所以前辈的好意,晚辈只能心领了。”洛璃螓首轻摇,却是拒绝了赤炎老仙的好意,那太灵古族虽然也是大千世界五大古族之一,但她却无意攀附。

    瞧得洛璃毫不犹豫的拒绝,赤炎老仙也是呆了一下,毕竟以太灵古族的威名,整个大千世界中,无人不是想着能够与其有所关系,但到了洛璃这里,后者却是对其毫不在意。

    面对着这种结果,赤炎老仙也是苦着脸,显得极为的苦恼。

    牧尘与洛璃对视一眼,默契的没有去理会于他。

    牧尘看向碧灵岛深处,然后冲着洛璃低声道:“先将灵溪姐救出来。”

    洛璃螓首轻点,而后两人直接对着碧灵岛深处而去,留下一脸苦恼,不知道如何劝诫的赤炎老仙愣在原地

    与此同时,在那遥远的地域之外。

    浮屠古族中。

    一身黑袍的老者面‘色’有些‘阴’沉的盯着眼前索索发抖的顾狮皇与梁邪鱼,冷声道:“你二人倒是胆大,我给你们印符,可不是用来对付那个罪子的!”

    顾狮皇与梁邪鱼皆是面如土‘色’,不敢辩驳。

    瞧得两人这没出息的模样,黑袍老者也是一声冷哼,目光闪烁间,道:“你二人随我去见少主,将有关那罪子的一切情报,尽数向少主汇报,最后再由少主定夺。”

    话音落下,他拂袖转身而去,顾狮皇二人见状,也是连忙跟上。

    三人自重重古老殿宇中穿梭而过,最后来到了一座建造在悬崖峭壁之边的石台之上,在那石台边缘,云雾缭绕处,一名青衫男子,静静的盘坐,他气势如渊,仿佛是深不可测,那微微开合的目光中,隐约可见一座犹如水晶般的浮屠塔,绽放着万丈光芒。

    黑袍老者来到青衫男子身后,束手而立,而顾狮皇,梁邪鱼则是连忙恭敬的跪拜下来。

    “属下拜见少主!”

    青衫男子缓缓的睁开了双目,他望着眼前缭绕的云海,淡淡一笑,有着不喜不怒的声音,悠悠的声音传来。

    “你们见到那位罪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