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七十六章 八部浮屠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七十六章

    “你们见到那位罪子了?”

    听得面前青衫男子悠悠话语,顾狮皇与梁邪鱼身体都是微颤了一下,连忙点头。

    “为何不事先将情报通知于我?”那青衫男子语气温和的问道。

    然而对于他的温和语气,顾狮皇两人都是面‘色’微白,苦涩的道:“原本我二人是想先将其擒住,再‘交’由少主定夺,此事是我们考虑不周,还请少主责罚。”

    青衫男子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弹打着膝盖,他目光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在他们汗流浃背时,方才缓缓的道:“此事你们虽说‘私’自行动,但念在你二人跟随我多年,此次便既往不咎,大长老那里,我会前去说明,让得你们免去惩罚。”

    “多谢少主!”

    顾狮皇二人闻言,顿时大喜,连忙恭敬而拜,眼中满是感‘激’之‘色’。

    “传闻那罪子,似乎也修炼出了圣浮屠塔?”青衫男子微微一笑,问道。

    顾狮皇点了点头,道:“少主,这罪子天赋卓越,仅仅只是凭借上位地至尊的实力,便是将我‘逼’得狼狈不堪,根据我的探测,他必然是修炼出了圣浮屠塔,不然的话,凭他那上位地至尊的灵力,不可能强悍到如此程度。”

    青衫男子双目微眯,淡笑道:“真不愧是凊衍静的儿子,没想到即便是没有浮屠古族的资源支持,依旧是能够达到这一步。”

    梁邪鱼倒是恨恨的道:“那罪子虽说有点本事,不过与少主一比,却是犹如萤火与皓月之间的差距罢了。”

    “那是自然,少主乃是我浮屠古族千载难遇的天骄,日后将会掌控我浮屠古族,那牧尘与少主一比,也是黯然失‘色’。”顾狮皇也是连连点头,表示极为的认同。

    话到此处,顾狮皇语气顿了顿,犹豫道:“不过在与那罪子‘交’手的时候,我发现他竟是拥有着两道实力与本尊一模一样的化身,难缠之极,我也是因为措手不及,险些败在他的手中。”

    “两道与本尊实力相同的化身?”

    听到此话,青衫男子目光顿时一闪,面‘露’沉‘吟’之‘色’,好半晌后,突然有些动容的道:“莫非是那传闻中三十六道绝世神通之一的一气化三清?”

    在那一旁,那位黑袍天至尊面‘色’也是变化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正常的灵力化身,顶多只是拥有本体的十分之一左右的实力,如果想要做到全部拥有,那也就只有传闻中的一气化三清才能够办到了。”

    “只不过一气化三清已经有很多年未曾出现过了,没想到那个罪子,竟然会有着如此惊人的福缘。”

    话到最后,就连这位黑袍天至尊眼中都是划过一抹垂涎之‘色’,毕竟那种等级的绝世神通,就算是对于他这种天至尊,也是拥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如此厉害的绝世神通,也唯有少主方才能够匹配,那罪子何德何能?!”顾狮皇语气刻薄的说道,显然是想挑动青衫男子去帮他们找回场子。

    不过,青衫男子却是神态从容,不为所动,淡淡的道:“一气化三清的确让人心动,不过如今的我,可分不出心神去找他的麻烦。”

    黑袍天至尊也是点了点头,道:“少主说的没错,上古圣渊已经临近,当务之急,是要在这一次的圣渊中获得最完美的表现,如果少主能够得到自其中得到吾族失传多年的绝世神通,“八部浮屠”的话,那么必然就能够彻底超越其他的竞争者,成为吾族下一任的族长。”

    “八部浮屠?!”

    听到这个名字,顾狮皇与那梁邪鱼也是心头一震,忍不住的失声道:“难道是那传说中同样名列三十六道绝世神通中的八部浮屠?”

    青衫男子洒然一笑,道:“这有什么好吃惊的,八部浮屠本就是吾族先祖所创,只是当年本族的那位先祖,在上古圣渊中与域外邪族的天魔帝‘激’战,最终不幸陨落,所以八部浮屠的修炼之法也是遗失在其中,这些年中,吾族想尽一切办法都是想要将其寻回,都是未曾成功。”

    “上古圣渊乃是上古时代,大千世界与域外邪族决战地之一,环境残酷恶劣,就算是地至尊大圆满,稍有不慎,都是尸骨无存。”

    那位黑袍天至尊也是感叹道:“可惜那片地域的排斥‘性’太强大了,乃是大千世界与域外族的一个‘交’界之点,所以一旦天至尊靠近,就会引发时空‘乱’流,一个不慎,恐怕就会被传送进入域外邪族的地域之中去了。”

    听到此话,顾狮皇两人都是打了一个寒颤,若是不幸被传送到了域外邪族的地盘,恐怕就算是天至尊,都会被渐渐的消耗至死,甚至万一引来对方的魔帝,那更是毫无生路。

    “如今族内的其他少主,都是在竭力备战,准备进入上古圣渊,显然,他们目的都是冲着“八部浮屠”去的,而一旦被他们夺取成功,那么就算是少主,也将会彻底的落入下风。”

    说到此处,黑袍天至尊的面‘色’已是颇为的凝重,显然这般后果相当的严重。

    顾狮皇,梁邪鱼也是点了点头,与稳固少主的地位相比,对付那个罪子,的确是可以暂时的放下。

    “不过,虽然眼下我们主要‘精’力要放在上古圣渊上,但那个罪子,也是要稍微关注一下,对于那传闻中的一气化三清,我也是颇有兴趣。”青衫男子见状,却是微微一笑,道。

    “若是我能够得到八部浮屠以及一气化三清,就算如今我只是地至尊大圆满,但就算是遇见了真正的天至尊,恐怕都将能够拥有一战之力。”

    两道位列传说之中的绝世神通,那所具备的战斗力,绝对超乎想象。

    “少主圣明,如此宝物,也唯有少主方才具备掌控资格,那个罪子,能够为少主做嫁衣,也是他的福气。”顾狮皇立即说道。

    青衫男子笑了笑,语气温和的道:“发动一些人手,尽可能的掌握那罪子的行踪,待得上古圣渊之后,我会亲自去找他。”

    “若是他能够主动‘交’出一气化三清的话,那我倒是不介意为他在大长老面前美言几句”

    “当然,最重要的是若能够将这个罪子掌握在手中的话,说不得还能够用来当做对付凊衍静的筹码,到时如果能引‘诱’得她在族中支持我的话,那么我们的实力,应该就足够了。”

    一旁的黑袍天至尊也是微微点头,道:“凊衍静虽然囚禁多年,但依旧在族内有着一些坚定的支持者,不容小觑,若真是能够让得他们倒向我们,那对我们而言,无疑是绝大的好事。”

    青衫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他抬起头来,望着云雾缭绕的深处,轻轻一笑。

    “如此看来,这个罪子,倒还真算是我的福星呢”

    幽暗的地牢深处。

    牧尘望着那静坐如莲般清冷‘女’子,也是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从眼前的模样来看,灵溪显然过得还算不错。

    灵溪同样是在此时抬起俏脸,她凝视着眼前的青年,片刻后,俏脸上有着一抹浓郁的欣慰笑容浮现出来。

    眼前的牧尘,比起当年,显然是彻彻底底的成熟了,曾经的青涩与稚嫩尽数的消除,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坚韧以及让人心安的沉稳。

    他的面目,依旧是那般的俊逸,而且更加多了一种成熟的魅力。

    望着牧尘,灵溪的笑容愈发的柔和,当年北苍灵院中的那个少年如今,已是能够真正的独当一面。

    他再也不需要她的保护,也不再需要静姨时刻的担忧。

    这一点,从他毫无畏惧的来到碧灵岛,灵溪就已经知晓,那个曾经的少年,已经成长到了不惧风暴的地步。

    “静姨牧尘他终于长大了,您也不用再担心他,我相信,或许要不了多久,浮屠古族,就再也无法用牧尘来要挟你了”

    “灵溪姐。”

    牧尘望着灵溪,俊逸的面庞上有着灿烂的笑容涌现出来,他袖袍一挥,一掌便是拍在囚牢之上,试图将其摧毁。

    嗡。

    不过,他这一掌落在上面,囚牢却是纹丝不动。

    “呃”

    牧尘一愣,有些惊异的盯着这座囚牢,这才发现,这座囚牢,竟然也是一座灵阵组成,而且其等级,似乎并不比之前的那座护岛大阵弱。

    这让得他有点尴尬的挠了挠脑袋,看来这次的耍帅失败了

    噗嗤。

    身后的洛璃忍不住的掩嘴轻笑,灵溪也是抿嘴一笑,然后她素手结印,只见得大地中有着灵力‘波’动散发出来,那座黑暗囚牢便是一点点的虚幻,紧接着彻底消失而去。

    “灵溪,原来你早就控制了这里的大阵!”龙象见状,不由得愕然道。

    “这里的灵阵,都是静姨所布置,我在这里潜修三年,自然是掌控了所有的灵阵,所以就算你们不来,那顾狮皇也奈何不了我。”灵溪轻笑道。

    此话一出,牧尘三rén miàn面相觑,最后都是苦笑了一声,敢情他们还做了无用之功。

    在三人无语间,灵溪却是展颜轻笑出声,道:“当然了,牧尘你会来救姐姐,姐姐心里还是极其高兴的呢”

    她的笑容,清澈动人,而且是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动浮现出来。

    “不过你能来到这里,倒也真是你的福缘不浅。”

    灵溪望着牧尘投‘射’而来的疑‘惑’目光,她伸出如‘玉’般的纤细小手,指尖轻轻点了点了那光滑如镜般的黑石地面,那里,犹如是闪烁着群星般的光泽。

    而她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得牧尘眼睛猛的瞪大了起来。

    “因为这里有着静姨留给你的礼物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