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八十二章 熟人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八十二章

    “如今这秦天,已是大千宫的首席长老,在大千宫未曾出现下一任宫主之前,大千宫的诸多事务,都是由他以及其他轮值长老来管理,或许他在大千世界中,名声并没有类似炎帝,武祖那等巅峰人物那般响亮,但在天至尊的圈子中,他的名气,可不见得就会弱于他们。”

    在牧尘,洛璃四人为诛魔王秦天的惊人战绩而震撼时,赤炎老仙再度抚着胡须,有些感叹的说道,从他的声音中,就算是牧尘他们,都是能够听出一些钦佩之意。

    牧尘也是微微点头,虽说他并未见过那诛魔王秦天,但既然他能够在天至尊的圈子中,获得如此之高的评价,想来其实力,应当也是极其惊人,甚至很有可能,也是处于了与炎帝,武祖他们相同的层次。

    这大千世界,可当真是藏龙卧虎。

    “赤炎前辈,那诛魔令,要去何处领取?”牧尘问道,显然,诛魔令所带来的好处,让得他相当的心动,不提能够获得大千宫客卿的称号,光是诛魔点可以换取绝世神通这一点,就让得他垂涎三尺。

    毕竟,即便是以他如今的身家,除了位列三十六道绝世神通之一的一气化三清外,就再没有了任何绝世神通,若是能够从大千宫得到的话,那对于他而言,无疑也将会有着极大的提升。

    赤炎老仙瞧得被提起兴趣的牧尘一行人,也是微微一笑,然后直接转身对着城市中央走去,牧尘等人见状,赶紧跟上。

    一行人自城市中迅速穿梭而过,如此将近半个小时后,赤炎老仙的步伐方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此时,牧尘他们才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那座巨大无比的诛魔碑之下,而在那诛魔碑下方,则是有着一座黑色楼阁矗立,一股沉重的压迫感,自大殿中散发而出,令人忍不住的收敛了神色。

    “这就是大千楼,大千宫的分部之一,也是用于镇守圣渊大陆,监视此地域外邪族动静。”赤炎老仙指着黑色阁楼,说道。

    赤炎老仙说完,便是抬步对着大千楼而去,牧尘四人也是连忙跟上。

    一行人径直的踏入大千楼,眼前的视线顿时宽敞开来,那第一层的阁楼,极为的庞大,水晶灯悬浮在半空中,散发着明亮的光线,照耀着整个阁楼。

    在庞大阁楼极为宽敞的一角,仿佛是酒楼一般,人来人往,喧哗声不断的传出,而当牧尘眼神看过去时,眼神也是微微一凝。

    他能够感觉到,那片区域中,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散发着强横的灵力波动,而且那种波动之中,有着煞气流动,显然都是一些经常历经生死之战的狠人。

    牧尘他们一行人的进入,无疑也是引得了那片区域中不少人的注意,不过显然,他们的目光,绝大部分都是带着惊艳之色,停留在洛璃的身上。

    毕竟以洛璃这般容颜气质,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般的存在,更何况是在这种历经杀伐的地域中,只是相对于寻常惊艳的目光,这些人的视线,无疑是要显得肆无忌惮一些。

    而察觉到这些目光,洛璃柳眉也是微微一蹙。

    不过还不待她说什么,牧尘的身影便是站在了她的身前,将那些目光尽数的挡去,与此同时,他面无表情的盯着那片区域,黑色眸子闪烁间,一股凶狠的煞气,便是陡然自其眉宇间释放出来,令得此时的他,犹如修罗一般。

    这些年来,牧尘同样是经历了不知多少生死之战,那骨子中的杀伐之气,比起这些混迹在圣渊大陆中的诸多狠人们,只强不弱,只是寻常时候,他都是收敛了那种杀伐,而一旦情绪外显,煞气流动,足以让人心寒。

    那些原本因为牧尘的阻挡,而还显得有些不爽的诸多强者,在瞧得牧尘眉宇间那等煞气后,心头也是微微一凛,这才将肆无忌惮的目光收回,有些惊奇的看向牧尘,显然他们也是没想到,一个如此年轻的青年,竟会有着这等杀伐之气。

    “那里是招揽区,一般想要去圣渊大陆深处狩猎域外邪族,都是得以团队的形式出马,否则单枪匹马,成活率都不高。”

    “所以一般会在那里等待人招揽的人,大多都是有两把刷子,其中不乏上位地至尊...”赤炎老仙随口解释了一声,然后便是走向了这座巨大楼阁深处,那里有着柜台,柜台之后的墙壁上,有着一片灵力光幕,光幕不断的闪烁着,时不时的有着诸多名字出现,显然是与外面的诛魔榜同步。

    柜台处,一位灰袍老者懒洋洋的趴着,睡眼惺忪的模样,仿佛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无法保持清醒一般。

    “啪!”

    一只手掌狠狠的拍在柜台上,赤炎老仙暴喝的声音响起:“老睡鬼,别睡了,起来干活!”

    灰袍老者猛的一个激灵,勉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眼前的赤炎老仙,没好气的道:“老酒鬼,喊什么喊,你还没死啊?”

    “呵呵,要死也是你先死。”赤炎老仙毫不客气的回骂道,然后挥手让牧尘他们过来:“给这四个小家伙办个诛魔令。”

    “喏,这老鬼就是这座分部的管事。”他同时还跟牧尘他们介绍着眼前的灰袍老者。

    牧尘他们闻言,也是心头微惊,没想到眼前这个不起眼的老头,竟然就是这座分部的负责人,若不是赤炎老仙提醒的话,恐怕他们还真会将他当做一个普通的接待员。

    他们眼神好奇的扫视了一眼灰袍老者,然而后者依旧是浑身毫无灵力波动,看上去犹如未曾修炼过灵力一般。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如此来说的话,能够将自身灵力内敛到这种丝毫不显的地步,除了天至尊之外,恐怕就算是地至尊大圆满,都无法做到如此的彻底。

    牧尘,洛璃面面相觑,都是暗感震动,难怪先前赤炎老仙说了不要只是将“大千宫”当做一个象征,原来它所蕴含的实力,同样是如此的恐怖。

    那灰袍老者抬起睡眼惺忪的眼睛,看了牧尘四人一眼,然后转向赤炎老仙,有点惊讶的道:“老鬼,看来你这次又是冲着“太灵通天光”来的啊,不过似乎每次最后你选的人都是败了呢。”

    赤炎老仙闻言,老脸顿时一黑,道:“说得其他人就成功了一样!”

    灰袍老者咧嘴一笑,道:“我只是奇怪你这次怎么选一个只是下位地至尊的小女娃而已。”

    他竟是如何一眼就看了出来赤炎老仙选择的是洛璃,而非牧尘三人。

    赤炎老仙撇撇嘴,道:“想要获得“太灵通天光”,可不是靠的实力,而是天赋以及机缘,这个小女娃,可是我这些年来见过最合适的人了。”

    “是吗?”灰袍老者将信将疑,不过也没再多说,只见得他手掌一挥,牧尘四人顿时感觉到指尖一痛,四滴鲜血便是从他们的指尖射出,悬浮在了灰袍老者面前。

    牧尘他们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看向灰衣老者的眼神都是有点惊惧,显然后者这一手随意从他们的体内抽取血液的手段,实在是有点霸道。

    因为这灰衣老者,竟完全无视了他们的灵力防御,轻而易举的控制了他们体内鲜血。

    “嘿嘿。”

    灰袍老者冲着他们咧嘴笑起来,然后屈指一弹,只见得四道灵光射出,直接包裹了那四滴鲜血,而后灵光凝固,化为了四枚令牌,飞向牧尘他们。

    牧尘伸手接过,只见得那枚令牌呈现黑色,令牌上,有着血红的“诛魔”二字,而在令牌最下面,还有着低级诛魔师的字样。

    “若是你们斩杀了域外邪族,只要将其一缕魔魂打碎,灌入诛魔令中,就会获得相应的诛魔点,另外诛魔令乃是以你们精血炼制,唯有你们自己才能够查探其中的诛魔点,所以别人即便得到也是无用。”灰袍老者说道。

    牧尘四人把玩着这诛魔令,而后冲着灰袍老者抱拳道:“谢过前辈。”

    赤炎老仙见到牧尘他们得到诛魔令,方才再度冲着灰袍老者低声道:“老睡鬼,这一次圣渊出现,有多少势力闻风而来了?”

    灰袍老者抬了抬眼皮,嘿嘿一笑,道:“喏,这不是来了一个么?我瞧瞧,似乎是北域温家的人呢...”

    赤炎老仙转过头,然后便是见到,在那大门处,一行人突然踏进了楼阁之中,在那为首的位置,一位红衣老妪缓步而来,慢吞吞的模样,却是引得赤炎老仙眼神都是微微一凝。

    “竟然是温家河婆...”

    牧尘,洛璃他们也是也是在此时好奇的抬头,望着那步入楼阁之中,显然气势不凡的一行人,而当他们的视线越过那位红衣老妪后,却是见到一道高挑纤细的骄傲倩影突兀的印入了眼帘之中。

    那道倩影,虽说数年未见,但却依旧是显得如此的熟悉。

    而牧尘与洛璃也是眼睛微微睁大,面面相觑时,面色都是有点奇特,显然他们怎么都未曾想到,在这多年后,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一个曾经的熟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