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八十四章 浮屠古族来到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八十四章

    三支队伍踏入大千楼,无形的压迫感便是笼罩开来,原本喧哗的楼中,都是在此时悄然的变得安静下来。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此时汇聚在了那三支队伍身上。

    三支队伍,领头的是两老一女,两老皆是满头白发,只是一个身披黑袍,一个身披银袍,他们皆是面容枯老,身躯干瘦,走路之间,也是略显缓慢。

    不过,此地却没有一个人敢对他们投去嘲笑的目光,反而是眼神中充满着浓浓的忌惮与敬畏,因为只要不是蠢货,便是能够感觉得出来,那笼罩整座大千楼的压迫感,便是从这三人的体内散发出来的。

    而且那并非是他们故意催发,而是自身灵力与天地间达到了某种共振,进而产生了压迫。

    除了这两位老者外,另外一女,则是一位美妇,她容颜颇美,身着宫袍,神态间自有一种成熟的风情,不过,从她能够与那两位深不可测的老者并肩而行来看,显然,她也是一位天至尊。

    在这三位天至尊之后,还有着三人也相当的引人注目,一位是位于黑袍老者身后的青衫男子,他面目俊朗,脸庞上时刻挂着和煦的笑容,眼神扫视开来时,凡是与他眼神对碰者,仿佛都是会对他升起浓浓的好感。

    不过,也唯有着一些感知惊人的人,方才能够察觉到,那和煦的眼神深处,蕴含着何等的冰冷与恐怖。

    在银袍老者身后,则是一位墨衣男子,他的风格几乎与青衫男子截然不同,神色漠然,眼神森厉,眼神扫视时,犹如是捕食的毒蛇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而在那位宫装美妇身后,也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她白衣胜雪,黛眉杏目,修长娇躯延伸着傲人的曲线,只不过,与她那火爆xing gǎn的身材不同的是,她的俏脸,却是一片冰冷,一股寒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宛如一座不近人情的冰山,拒人千里。

    在他们之后,便是其他的一些年轻男女,虽说并没有这三人出彩,但若是放在其他地方,也必然是出类拔萃般的焦点。

    “啧啧,这浮屠古族还真是大手笔,这次竟然直接派出了三支队伍,看来是对“八部浮屠”势在必得呢。”赤炎老仙望着闯入大千楼的三支队伍,啧啧一笑,而后别有深意的看了牧尘一眼。

    此时的牧尘,则是面无表情,不过唯有熟悉他的洛璃,方才看见了先前三支队伍出现时,牧尘眼中闪过的波动。

    在旁边的灵溪与龙象,更是眼神变得凝重,微微上前半步,将牧尘护在身后。

    虽说面对着浮屠古族的三位天至尊,他们根本就没有抗衡的力量,但也绝不会让得他们在眼皮底下对牧尘做什么。

    三支队伍,则是无视了大千楼中种种目光,然后直奔深处的柜台而来。

    而当他们在看见了位于柜台前方的赤炎老仙,温家河婆时,那脚步方才微微一缓。

    “没想到太灵古族与温家已经早到一步了。”浮屠古族中,那位银袍老者冲着赤炎老仙他们一笑,道。

    在说着话的时候,三位浮屠古族的天至尊目光也是扫了一眼赤炎老仙身后,而下一刻,他们的目光,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就盯在了牧尘的身上。

    轰!

    那一霎那,三位天至尊的眼中猛的有着灵光爆发出来,他们的眼瞳中,竟是闪现出了一座浮屠塔。

    而也是在同一时刻,牧尘也是感觉到,体内的圣浮屠塔仿佛是受到了某种牵引,他的眼瞳中,也是灵光闪现,一座水晶般的浮屠塔,在他的瞳孔之中旋转着浮现。

    牧尘反应极快,几乎是在下一瞬间,便是强行压制下了体内浮屠塔的异动,面色有些阴沉的退后了两步,他没想到,这只是与浮屠古族的天至尊照面,他体内的浮屠塔便是不由自主的受到了牵引。

    “浮屠塔?!”

    这般变故,显然也是出乎了那三位天至尊的意料,当即面色一变,有些震惊的望向牧尘。

    而在他们身后,那些浮屠古族的男女,也是将惊疑的目光,投向牧尘,显然,他们也是那一霎,感觉到了牧尘体内的浮屠塔波动。

    在黑袍天至尊的身后,那位青衫男子目光也是微动,旋即双目微眯,饶有兴致的盯着牧尘,用仅有他听见的声音的自语道:“真是有意思,没想到这个罪子竟然也来了圣渊大陆,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呢…”

    “小子,你也是我浮屠古族之人?为何会跟随在太灵古族一边?你的长辈是谁?你是哪一脉的?”那银袍老者眉头一皱,神色严厉的盯着牧尘,喝问道。

    然而面对着他的喝问,牧尘却是面无表情的道:“我并非是浮屠古族之人。”

    银袍老者闻言,顿时大怒,道:“你修炼了我浮屠古族的功法,若不是拥有我浮屠古族血脉,如何能修炼而成?”

    在那一旁,温清璇也是惊讶的看向牧尘,显然是没想到后者竟然会和五大古族之一的浮屠古族有关系。

    “嘿嘿,墨银长老,他当然的确不算是我们浮屠古族的人,因为他可是罪子的身份呢。”而就在那众多浮屠古族的人惊疑不定时,一道冷笑声,突然的响起。

    只见得在那青衫男子身后,一道人影站了出来,赫然便是之前与牧尘他们在碧灵岛交过手的顾狮皇。

    “什么?!”

    此言一出,这些浮屠古族的所有强者都是面露震惊之色,紧接着眼神奇异的看向牧尘,虽说牧尘从未去过浮屠古族,但他的声名,却是因为其娘亲在浮屠古族中的地位,早已被所有人所知晓。

    “原来你就是大长老所说的那个罪子!”

    银袍老者先是一怔,进而眼中精芒暴射,眼神如鹰隼般的锁定牧尘,冷笑道:“好个孽障,竟然敢出现在老夫的面前,既是如此,今日就正好将你擒了带回族内,交由大长老处置!”

    说着,他便是一步踏出,只见得这片空间都是在此时震动起来,天地间的灵力,仿佛是一层层的枷锁,铺天盖地的笼罩在了牧尘身体之上,直接是封锁了他的所有退路。

    砰!

    不过,就在那重重灵力枷锁笼罩牧尘时,一只干枯的手掌突然拍出,一掌便是将那些枷锁拍碎而去。

    “赤炎,这是我浮屠古族的事,你太灵古族为何要插手?”银袍老者眼神一凝,直接是看向了牧尘身侧,只见得赤炎老仙站了出来,将牧尘护在身后。

    赤炎老仙闻言,则是摇了摇头,道:“你可不能对这小子出手,不然的话,老夫又要白忙活了。”

    “哼,这是我浮屠古族族内之事,可没你掺和的余地!”银袍老者冷哼一声,而后其视线转向一旁那黑袍老者,道:“黑光,难道你打算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罪子从我们眼皮底下溜走吗?若是如此,我倒是要看看大长老那里,你如何去交代!”

    那一直未曾出言的黑袍长老淡淡一笑,那略显阴翳的目光,也是盯着牧尘,仿佛是要将后者看个通透一般。

    而后,他眼神微微后移,看向身后的青衫男子,后者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牧尘身怀“一气化三清”的绝世神通,若是能够在这里先将他擒住,夺得修炼之法的话,那自然是最好。

    得到了身后青衫男子的dá àn,那名为黑光的黑袍老者,这才上前一步,两位天至尊同时对上了赤炎老仙,那等压迫,就连赤炎老仙眼神都是微微一变,干枯手掌一握,那赤红葫芦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当三位天至尊对峙的时候,即便他们并没有催动一丝一毫的灵力,但那种散发出来的恐怖压迫感,却是令得这座大千楼中众多强者浑身冷汗直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柜台之后,那懒洋洋的老头见状,眉头也是皱了皱。

    “慢着!”

    不过,就在他打算说话的时候,一道听不出喜怒的声音,突然率先的响起,直接是将三位天至尊的对峙打破而去。

    一道道视线顺着声音转移而去,只见得那出声之人,竟然是浮屠古族那第三位天至尊,那位宫装美妇。

    银袍老者见状,目光一闪,面无表情的道:“清萱长老,怎么?你对我们出手擒获罪子,还有其他意见吗?”

    宫装美妇闻言,则是俏脸冰冷的道:“两位何必这么猴急,我可是记得,大长老说过,天至尊可是不能对他出手的,你们眼下这般,可是坏了规矩。”

    牧尘有些惊讶的看了这位宫装美妇一眼,显然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帮他说话。

    那黑光长老嘿然一笑,道:“清萱长老,这个孽障,只是罪子身份而已,何必讲那么多规矩,而且我看,着急的可不是我们,而是另有他人吧?”

    银袍老者也是讥讽的笑道:“老夫倒是忘记了,你可是清衍静的姐姐呢,说起来,这个罪子,还算是清萱长老的侄子吧!怎么?你今日是想要包庇他不成?!”

    牧尘身躯一震,目光便是有些震惊以及极其复杂的看向那了面色冰冷的宫装美妇,这个女人,竟然是他娘亲的姐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