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清萱长老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大千楼中,牧尘目光震惊的望着那位宫装美妇,此时看去,他方才发现,后者似乎的确与他娘亲,有着一丝相似。

    这让得他心中涌起极为复杂的情绪,如果情况真是如此的话,那眼前的宫装美妇,岂非连他都是要叫一声姨?

    “少主,清萱长老的确是清脉之人,与您有着一些血缘关系。”龙象也是在此时低声说道,他毕竟是浮屠古族的人,虽说常年被贬斥在外,但对于浮屠古族中的一些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不过…”说到此处,龙象微微顿了顿,方才道:“但主人与清脉之间,也有着一些裂痕…”

    虽然龙象并没有说的太清楚,但牧尘却是知晓,这些裂痕,很有可能也是与他有关,这让得他心中情绪倒是渐渐的平复了下来,看来不管眼前的宫装美妇是不是真的与他娘亲是姐妹关系,他都是不能太过的异想天开。

    想到这些,他的眼神也是渐渐的平静以及淡漠下来。

    而也就是在此时,他察觉到了那宫装美妇也是将目光看了过来,他微微抬头,目光与后者交汇了一下,而后平静的收回。

    宫装美妇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牧尘,而当她的目光落在后者的脸庞上时,那有些冰冷的目光似乎也是变得柔软了一些,因为牧尘的面目,显然是有着他娘亲的影子。

    不过随即她便是见到牧尘那平静而淡漠的目光,当即眸光深处仿佛也是黯淡了一瞬,但很快她便是再度恢复了冰冷模样,目光转向了银袍与黑光长老,淡淡的道:“我只是提醒你们大长老的规定而已,若你们真是想要违背的话,我倒是不会阻拦,不过,最后若是惹出了什么事,那就你们自己兜着吧。”

    听到此话,银袍与黑光面色都是微变,他们当然知道清萱长老口中所说的麻烦是什么意思,因为不准天至尊出手的规定,据说也是在当日大长老与清衍静交手之后出现的。

    据说如今的清衍静,在灵阵的造诣上,已经达到了一种超级恐怖的地步。

    虽说以浮屠古族的底蕴,如果真要对付清衍静,那自然是做得到的,但那样他们也必然会付出代价,而那种代价,不太容易承受。

    想到这一点,银袍与黑光长老对视一眼,都是感到一阵憋闷,这浮屠古族的罪子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但他们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无法出手,这可真是让人不爽。

    不过最终,两人都是只能一声闷哼,眼神冰寒的看了牧尘一眼,冷声道:“这次就算你这小子运气好,不过老夫还是奉劝你直接到浮屠古族自首,少让你母亲多吃苦头!”

    牧尘闻言,眼中也是有着寒光涌动,他毫不畏惧的直视着这两位浮屠古族的天至尊,冷笑道:“你们放心,浮屠古族我迟早会去,不过却不是去自首,而是去接我娘,到时候你们若要阻拦,那就将你浮屠古族掀个天翻地覆便是!”

    此言一出,这片区域仿佛都是猛然一静。

    所有人都是瞪大着眼睛的望着牧尘,显然都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不过只是上位地至尊的年轻人,竟是有着这等胆魄,胆敢对五大古族之一的浮屠古族如此说话。

    这般之言,宛如蚍蜉撼树。

    “这小子,真是好狂的口气。”在那温家处,温家河婆撇了撇嘴,要知道,就算是他们温家,面对着浮屠古族这等古老种族,都是会极为的忌惮,而这个小子,却只是上位地至尊,这在浮屠古族面前,真是犹如蝼蚁一般。

    不过在她的身旁,温清璇倒是抿了抿红润小嘴,美目有些奇异的盯着牧尘,低声道:“河姨,你可知道,数年之前,牧尘在北苍灵院时,尚还未曾突破到至尊境,而现在…他已经达到了上位地至尊。”

    “或许上位地至尊在您眼中算不得什么,甚至与我们温家培养的天骄都有些差距,更何况与浮屠古族那些少主相比…但据我所知,他的背后,并没有任何超级势力的支持,他没有任何唾手可得的资源,他的一切,都是依靠自身,打拼而来。”

    “我想,这一点,不管是换作我们温家的天骄,还是浮屠古族的天骄,恐怕他们都做不到这一步。”

    “所以,可不要小觑了他,否则的话,恐怕以后会后悔莫及的。”

    “哦?”听完温清璇所说,温家河婆眼神倒是微微沉默了一下,如果此话属实的话,那么眼前这个牧尘,倒的确是一个惊天的好苗子。

    说不定在那日后,真有着机会冲击天至尊境。

    “哈哈,好小子,真是有魄力,我喜欢!”在那安静之中,赤炎老仙率先大笑出声,他拍了拍牧尘的肩膀,忍不住的道:“若不是你这小是浮屠古族的血脉,我真是想尽办法,都要将你拉进太灵古族,哈哈!”

    “哼,大言不惭!”银袍长老倒是一脸的讥讽与不屑。

    那些浮屠古族的男女,也是目光不一的盯着牧尘,不过绝大部分都是带着戏谑,嘲笑之色,毕竟一个小小的上位地至尊,竟然妄图说要将他们浮屠古族掀得天翻地覆,真是显得太过的不知天高地厚了。

    牧尘的神色,倒是渐渐的平复下来,不与这银袍长老争辩,退后半步,面色淡漠。

    未来的事,就让事实来做定论,太多的言语,只是让人觉得可笑。

    如今的他,已不再是当年的孱弱少年,需要时刻躲避着浮屠古族的阴影,此时他羽翼初成,就算浮屠古族派出了天至尊,他同样是有着制衡的手段,所以,面对着这些浮屠古族的天至尊,他自然也不需要畏惧沉默。

    “赤炎前辈,我们走吧。”牧尘转向赤炎老仙,说道。

    赤炎老仙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然后就直接率先对着大千楼之外而去,牧尘与洛璃,跟随而上。

    牧尘的脚步,在与那清萱长老搽身而过时,微微的顿了顿,但他却并没有任何的停顿,直接迈了过去。

    所谓的血缘关系,在牧尘看来,却也不过只是陌路人罢了,他也并不渴求着这种帮助,因为这些年来,他已习惯独自一人。

    宫装美妇望着牧尘好不停留的身影,美目中也是掠过一抹复杂之色,袖中的手掌,忍不住的紧握起来,心中轻轻苦笑:“mèi mèi啊,你这孩子,真是如你一般的倔强啊…”

    “哼,果然是有娘生,没人教的孽障,狂傲无边,不知天高地厚!”在牧尘离开后,那银袍长老依旧是暴怒不已,阴沉沉的道,显然先前是被牧尘气得不轻。

    “墨银长老,你嘴巴最好干净一点,堂堂浮屠古族长老,如此欺辱一个小辈,可没什么好光彩的,你这句话,若是有胆子,那就去我那mèi mèi面前说去!”清萱长老听到此话,顿时柳眉微竖,喝道。

    那墨银长老闻言,顿时一滞,连大长老在那清衍静面前都是屡屡吃瘪,他若是敢在她面前说这种话,恐怕就连大长老都保不住他。

    那个女人一旦护犊起来有多恐怖,他们这些长老可是很清楚的。

    墨银长老面色青白交替,旋即怒道:“难道就让这个罪子从我们眼皮底下溜走不成?”

    “呵呵,墨银长老说的什么话。”一道温和的轻笑声从一旁传来,只见得那立于黑光长老身后的青衫男子,微笑出声。

    “大长老的规矩,只是说不让天至尊对他出手罢了,可没说不让地至尊大圆满出手。”

    青衫男子微微一笑,道:“一个小小的上位地至尊,若是想要从我们眼皮下离开,那也太异想天开了一些。”

    “两位长老尽管放心,玄罗保证,待得我们离开圣渊大陆时,会将这个罪子带回去,交由大长老处置。”青衫男子声音温和,但那语气之中,却是不带丝毫的波动。

    “既然如此,那就看我们谁先抓住那个罪子吧。”与此同时,在那墨银长老身后,面色阴厉的黑袍男子,也是淡淡的出声。

    玄罗耸了耸肩,微笑道:“既然墨心你连这都上与我争上一争,那就试试吧,看看那个罪子,最终落在谁的手中。”

    两人语气轻描淡写,显然都并未将牧尘放在眼中,反而是当做举手可得的猎物。

    墨银与黑光长老见状,倒是缓缓的点了点头,若是玄罗与墨心出手的话,想来那个罪子,应当是无路可逃了。

    在那一旁,清萱长老见状,心头也是忍不住的一沉,玄罗与墨心乃是如今浮屠古族年轻一辈中最为杰出之人,若是他们要对牧尘出手,那么牧尘,可就真的是要凶多吉少了...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