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夜见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夜色如幕,渐渐的笼罩了这座庞大的圣渊城,不过作为圣渊大陆中最为热闹的城市,即便是夜深,城市之中,依旧灯火通明。

    城市上空的巨大灵阵,令得这座城市成为了这片凶险无比的大陆中,屈指可数的安全点之一,也只有进入到了这里,诸多冒险者,方才能够放松紧绷戒备的身体。

    在城市中的一座幽静庭院之中,牧尘静静盘坐,双目微闭,继续参悟他娘亲所留给他的灵阵感悟以及经验。

    这段时间,即便是在赶路中,他都是丝毫未曾停歇这种修炼,而那种效果也是相当不错,牧尘能够感觉到,伴随着这种参悟,他于灵阵上的造诣,也是愈发的加深。

    那高阶宗师的境界,已是近在咫尺。

    参悟持续了一个时辰,牧尘双目也是缓缓的睁开,他伸出修长的手掌,指尖跳跃,顿时有着一道道灵印犹如繁星一般的在其掌心闪现,这些灵印彼此相连,渐渐的便是形成了一座极其复杂的灵阵。

    砰。

    不过灵阵的成形,在即将结束时,却是微微波动了一下,进而直接导致灵阵一阵颤动,便是砰然间,碎裂开来。

    牧尘望着消散而去的灵阵,神色倒是颇为的平静,这座灵阵,便是他娘亲留给他的那一道高阶宗师灵阵“炎煌阵”。

    在这段时间中,他时刻都是在研习这座灵阵,对其也是极为的熟练,只不过大多数的尝试,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高阶灵阵,终归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布置出来的。

    不过,牧尘的进步,显然也是极其的迅猛,而对于这座灵阵的诸多要点,他也是逐渐的掌握,按照他的估计,彻底掌握,应该也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嗯?”

    在牧尘体验着先前的失败之处时,他神色忽然一动,抬起头来,望着半空中,淡淡的道:“既然来了,何必鬼鬼祟祟?”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只见得那远处的空间一阵波动,然后便是见到,两道人影踏空而来,当先一道白衣胜雪的倩影,赫然便是白日里跟随在浮屠古族清萱长老身后的那位冰冷女子。

    而此时在她的身旁,还有着一位年轻女孩,看模样应该也是清萱长老那一行人中的一位。

    “浮屠古族,清脉清霜。”冰山般的美人,落在牧尘的前方,眸子注视着牧尘,她的声音,倒是与她那冰山般的气质如出一辙,冷冰冰的不带多少波动。

    “清脉清灵。”那年轻女孩也是自我介绍道,不过显然略显傲然。

    牧尘笑了笑,道:“你们和我说这些,我显然是不知道的。”

    只是他那笑容中,显然并没有多少的热情,反而是充满着拒人千里的冷淡。

    “你们来找我,若是有事就说吧,当然,如果你们也是想要将我这罪子带回浮屠古族,那恐怕就得看你们有没这本事了。”

    那名为清灵的年轻女子,显然是有些心高气傲,听到牧尘言语间的冷淡,顿时不悦的道:“哼,你这傲气,倒是比你这上位地至尊的实力还要强。”

    她自身也是上位地至尊的实力,而且自认底蕴不弱,寻常上位地至尊也根本不会是她的对手,所以在见到牧尘这个上位地至尊,竟然还在她面前表现得如此的傲气,自然是心中不爽。

    然而牧尘却并未理会她,这两人中,显然那位如冰山般的清霜,才是主事之人,于是他看向后者,道:“若你们是来说这些的话,那就请离开吧。”

    清霜美眸注视着牧尘,缓缓的道:“是萱姨让我来找你的,她想让你现在就离开圣渊大陆。”

    牧尘皱了皱眉,毫不犹豫的道:“这个恐怕做不到。”

    清霜柳眉微蹙,道:“虽然按照规矩,浮屠古族的天至尊不能对你出手,但如今那玄罗,墨心已是打算擒获你,他们可都是我们浮屠古族年轻一辈中的最为出类拔萃者,未来有望踏入天至尊境,你此时不过上位地至尊,若是被他们遇见,定然难逃!”

    “玄罗,墨心么...”

    牧尘目光微闪,在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从龙象那里知晓,这个玄罗以及墨心,便是如今浮屠古族中号称最有机会成为下一任浮屠古族族长的两位少主。

    而之前那顾狮皇,就是那位玄罗少主的属下。

    牧尘眼中的光芒渐渐的收敛,他对着清霜轻轻点头,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会走的,他们若是想要出手,那就让他们尽管来便是了。”

    虽然那两位少主底蕴惊人,但若是要将他牧尘当做泥来捏,恐怕他们也打错了如意算盘。

    “你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那清灵闻言,则是柳眉微竖,怒道:“那两人如今在浮屠古族中如日中天,就算是清霜姐,都对他们忌惮之极,你竟还想与他们争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我们好心来将消息告诉你,你就不能识趣一点吗?!”

    牧尘抬头,漆黑的眸子注视着她,淡淡一笑,道:“这些年来,我若是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恐怕也走不到这里来。”

    他这些年中,依靠自身一步步的修炼,哪一次所面对的强敌不是在死中求活?若是他始终躲避,哪能在一次次的生死之间获得突破?

    他没有这些少主的资源,抬抬手便是种种灵丹,圣物,神通,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依靠他自身于生死之间的拼搏争夺而来。

    面对着牧尘这平平淡淡的一言,那清灵也是微微一滞,因为即便是她,都是能够隐约的感觉到,牧尘那一句话语之下,所代表的凶险与决然。

    这个看上去与她们相差不多的青年,所经历的,却并非是她们所能够相比...

    清霜那冰山般的俏脸,也是在此时泛起一些波动,她凝视着眼前的青年,后者那平淡的笑容下,隐藏着一些连她都是微微心悸的东西。

    他虽然有着一个极为强大的母亲,但他却并未因此得到任何的帮助,反而还因此陷入了凶险之中,正如他所说,他能够走到这一步,完全依靠的是他自身的努力。

    他们这些少主,若是抛除了浮屠古族这个背景,恐怕他们还真不一定,就能够比得上眼前的牧尘吧...

    清霜在心中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她轻声道:“我们所来,只是将这个消息告诉你,如何选择,还是你自己的事。”

    说到此处,她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若是你执意依旧要留在圣渊大陆,那就自己小心一些,如果一旦真的遇见了玄罗,墨心,可以找我,我会帮你。”

    牧尘望着眼前那冰山般的美人,一直冷淡的眼眸,终于是微微的波动了一下,这个清霜,虽然看上去冷冷冰冰,但内心深处,倒是于此不同。

    不过面上,牧尘只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若是无事,便请回去吧。”

    虽然他能够感觉到清霜他们的善意,但对于浮屠古族,他心中始终有着芥蒂,所以对于他们的帮助,牧尘也并不打算接受。

    听到牧尘的送客之言,清霜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牧尘一眼,而后转身离去,倒是那清灵,跺了跺小脚,颇有些愤愤不平的剐了一眼牧尘,这才跟了上去。

    离开院落,清灵追上清霜,不忿的道:“这个牧尘真是太自大了,我们好心要帮他,他还一点都不领情!”

    “他是不知道那玄罗,墨心究竟有多厉害,就算是地至尊大圆满遇见他们,都是讨不到丝毫的好处,他这上位地至尊若是跟人家碰上,那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显然平日里这心高气傲的女孩,还极少遇见牧尘这种冷淡,而且她们怀着好意而来,但牧尘却并没有给她们多少的好脸色,这让得她憋屈得很。

    清霜倒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道:“静姨被幽禁多年,他们母子分离,他自然是对浮屠古族有着怨气,而且他也是心高气傲之人,不接受我们的帮助,倒是理所应当。”

    清灵嘟着嘴道:“可这不是瞎逞强嘛!”

    清霜美眸倒是在此时微眯了一下,她偏过头,看了一眼后方的庭院,喃喃道:“逞强么?恐怕有些不一定呢...”

    “一个上位地至尊而已,有什么不一定的。”清灵倒是不屑的撇撇嘴。

    清霜柳眉微微蹙了蹙,道:“反正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他的身上,隐隐的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这种气息,倒是与我遇上玄罗,墨心他们时相差不多...”

    清灵闻言,顿时一脸夸张之色,道:“清霜姐,怎么可能?你也太高看那家伙了,他怎么可能跟玄罗,墨心那两个变态比?!”

    清霜抿了抿红润小嘴,也是迟疑着点了点头,或许,这还真是她的错觉吧。

    与玄罗,墨心那两人相比起来,牧尘,的确还是差了不少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