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八十七章 高阶宗师境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八十七章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日中,圣渊城愈发的火爆,而且也是开始有着更多的超级势力队伍,开始陆续而至。

    上古圣渊乃是上古时期大千世界与域外邪族的决战地之一,在那里陨落了太多的巅峰强者,所以其中所蕴含的价值,就算是各方超级势力,都会为之心动。

    若非是因为忌惮那上古圣渊中的时空风暴,恐怕就连这些超级势力中的天至尊,都是会忍不住的出手,毕竟,面对着那种绝世神通的you huo,即便是天至尊,都会心生垂涎。

    不过即使天至尊无法出手,但这各方超级势力,依旧是派出了阵容强大的队伍,显然是想要尝试一下,能否在那上古圣渊中,得到一些传承机缘...

    也正因为如此,此时的圣渊城,也是成为了各方超级势力瞩目的焦点所在,那等热闹程度,堪称是圣渊城这些年之最。

    不过,当圣渊城因为汇聚着来自各方超级势力的豪华队伍而沸腾时,牧尘却是深居简出,完全的将心思投入到了他娘亲所留下的灵阵感悟之中。

    因为他已经能够感觉到,那种境界的突破,近在咫尺。

    此时的上古圣渊,被恐怖的时空风暴所笼罩,所以各方超级势力的队伍,都是在等待着时空风暴减弱,进而便是能够由己方的天至尊直接出手,护送他们进入上古圣渊,所以在此之前,诸多队伍,都是汇聚在圣渊城,等待着时机的来到。

    而牧尘,便是打算在这一段时间中,将灵阵境界,真正的突破到高阶宗师!

    因为他知道,在那上古圣渊中,必然会有着极其激烈的争斗,为了能够获得最终的成功,他希望自身能够达到这一阶段最为巅峰的实力。

    ...

    圣渊城,一座庭楼之中。

    一位青衫男子静静盘坐,一支碧绿的竹香点燃,缕缕香气散发开来,令得满室飘香,而在这种香气的萦绕下,任何的修炼,都是能够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青衫男子的修炼,持续了一个时辰,那紧闭的双目微微睁开,淡笑道:“怎么?请帖还是被拒了?”

    在其身后,只见得顾狮皇站了出来,满脸阴沉的道:“少主,那牧尘实在是张狂,我递了两次少主的请帖,这小子竟都是直接拒绝!”

    “这个蠢货,还真以为傍上了太灵古族,就敢如此肆意妄为!”

    青衫男子,自然便是浮屠古族的那位玄罗少主,他闻言则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拒便拒了吧,原本是想指他一条路走,奈何这罪子如此不识趣。”

    不过虽然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但这玄罗少主眼中,却是一片冷光。

    “哼,这小子不知好歹,若是能主动将“一气化三清”修炼之法交给少主,少主还能出手帮他一下,免得到时候被抓去浮屠古族时,受尽苦头。”顾狮皇身侧,那梁邪鱼也是出声说道。

    玄罗笑了笑,眼光淡漠,道:“无碍,他若是不主动的话,那也他自讨苦吃,怪不得旁人。”

    “此时虽然那赤炎老仙能够护住他,可一旦进入了上古圣渊,恐怕就再也由不得他了,一只入瓮的老鼠,还能够跑得了不成?”

    玄罗修长五指轻轻握拢,嘴角挂着戏谑之色,显然并没有真的将牧尘放在眼中,相对于能否擒获牧尘,他或许在意得更多的,还是牧尘会不会抢先一步,反而落在了墨心的心中。

    那样一旦让得墨心获得了“一气化三清”的话,对于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威胁。

    “不过此次前往上古圣渊,找回“八部浮屠”才是最重要的事,这牧尘,只是一个丰厚的添头而已...”玄罗微微顿了顿,道:“这段时间,圣渊城汇聚了不少各方超级势力的队伍,我需要所有来自超级势力的队伍的情报。”

    虽说对于自身有着绝对的自信,但玄罗也是谨慎之人,他需要知晓那些来自其他超级势力的队伍,是否会存在对他有威胁的人。

    “是!”

    顾狮皇与梁邪鱼恭敬应道,而后身形一动,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两人的退走,屋内再度恢复寂静,玄罗修长指尖轻弹,他微微抬头,视线望向了圣渊城的一个方向,眼神渐渐的变得森冷起来。

    整个房间,都是在顷刻间,伴随着他眼神的变冷,连空气都是开始化为冰霜。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蠢货啊...”

    玄罗眼目微垂,一抹冰寒的杀意自其眼中闪掠而过。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将你废了,再带回族内吧,到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你那娘能否护得住你!”

    对付罪子,自然不需要留情,到时候如果凊衍静无法忍受,一旦含怒出手,那么就会打破族内的底线,那时,就算是大长老,恐怕也只能以举族之力,惩处凊衍静了。

    而如果能够将凊衍静打压下去,想来他玄罗的声望以及手段,也将会赢得不少长老的支持,那时候,下一任族长之位,非他莫属。

    ...

    与此同时,在圣渊城中的另外一座院落之中。

    “玄罗派人给牧尘递了两次请帖,都被拒了吗?”

    院落中,宫装美妇清萱长老眉尖蹙了蹙,道:“这玄罗,究竟是什么意思?以他的性子,不可能会对牧尘有所善意。”

    “谁知道呢。”清灵耸耸香肩,然后小嘴一撇,道:“之前那牧尘说得倒是傲气,但没想到他对付玄罗的方法,竟然是躲起来不见。”

    清萱长老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道:“你可别小看了牧尘。”

    清灵有些不服气的道:“我也是上位地至尊,他顶多也就和我一样,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清萱长老微微一笑,道:一个能够依靠自身之力,在如此年纪修炼到上位地至尊,并且夺得西天大陆之子的称号,而且最重要的是,似乎他与无尽火域的炎帝,也是有些交情...你说能够取得这种成就的人,会简单吗?”

    清萱长老每说一句,清灵眼睛就瞪大一分,甚至就连一旁始终未曾说话的清霜,冰冷的俏脸上也是流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这是真的吗?”清霜开口说道。

    清萱长老点了点头,叹道:“这些天,我动用了不少的资源,方才得到这些情报,说实话,就连我,都是有些吃惊呢...”

    话到此处,她眼中浮现出一抹欣慰之色,道:“这个小家伙,真不愧是小静的孩子,如此天赋,称得上是惊才绝艳,他若是从小就在我们浮屠古族,恐怕就算是玄罗,都比不过他。”

    “他再怎么厉害,现在也只是上位地至尊而已,遇见玄罗,墨心他们,还是得吃大亏。”清灵嘟了嘟嘴巴,争辩道。

    清萱长老也是再度点头,的确,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牧尘一旦对上了玄罗,墨心,恐怕还是讨不到好处。

    “据我所知,半个月之后,便是进入上古圣渊的最好时机。”

    清萱长老看向清霜,道:“在进入之后,你尽可能的保护一下牧尘,不要让得玄罗,墨心对他不利,毕竟不管如何,他都是小静的孩子,而且,他流淌着我们清脉的血脉。”

    清霜闻言,也是螓首轻点。

    “萱姨放心,若是他遇见麻烦,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

    半个月的时间,在圣渊城各方超级势力的队伍期盼中,终于是姗姗来迟。

    当那一抹难得的晨辉撕裂厚厚的云层,照耀在圣渊城中时,这座城市,仿佛是顷刻之间,便是爆发出了惊天般的活力。

    咻咻!

    一道道光影冲天而起,然后直接是化为流光,直接对着圣渊大陆深处而去。

    一些极端强横的灵力波动,也是在此时升腾而起,荡漾在天地间,显然,那些来自各方超级势力的天至尊,也是开始动手了。

    而也就是圣渊城沸腾的时候,那在一座庭院中,静坐了整整半月的牧尘,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目。

    黑色的眸子,在此时反射着亿万道般的光彩,竟是显得极为的深邃,宛如星空。

    牧尘修长的手掌缓缓的张开,磅礴的灵力汇聚而来,隐约能够感觉到,数不尽的灵印,在此时融入了四周的虚空。

    这片空间,开始变得炽热,赤红。

    如此数分钟之后,牧尘的掌心处,呈现出一片赤红的空间,那片空间之中,犹如是充满着毁灭的波动,恐怖之极。

    牧尘盯着掌心中那一片赤红的空间,双目之中,也是有着灼热之色涌现出来。

    “呼。”

    一团如释重负般的白气,自牧尘的嘴中缓缓的吐出,他的嘴角,也是有着一抹欣慰的笑容浮现而起。

    因为,这片赤红的空间,便是一座灵阵。

    一座高阶宗师灵阵,炎煌阵!

    显然,经过这段时间的参悟与静修,牧尘的灵阵造诣,终于是取得了突破,开始真正的踏入了高阶宗师的境界!

    牧尘长身而起,他望着沸腾起来的圣渊城,微微一笑。

    “玄罗...墨心...”

    牧尘袖袍一挥,掌心中的一片赤红空间消散而去,而其身影,也是微微晃动之间,消失了踪影,唯有着一道低语之声,传荡开来。

    “那八部浮屠...我要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