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九十八章 投炉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两百九十八章

    嗡!

    赤红的岩浆空间,充满着狂暴而灼热的灵力,只见得在那赤红的世界中,一尊赤红巨影站了起来,那道身影,庞大无比,呼吸之间,滚滚火浪呼啸开来,将空间都是灼烧得扭曲起来。

    那尊巨影,自然便是炎煌阵所凝聚而出的灵影,这是纯粹由天地灵力所化,威能强悍莫测,就算是面对着地至尊大圆满的超级强者,都能正面一战。

    热浪席卷,令得整个溶洞之中的温度,都是随时升高。

    而牧尘这边的动静,也是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当他们在见到那一座炎煌阵时,神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

    “竟然是高阶宗师灵阵?!”温清璇睁大凤目,惊疑不定的望着牧尘的身影,原来这个家伙,竟然也是一位高阶灵阵宗师!

    难怪他有着底气去lán jié两具顶尖武侍,原来是有着这等底牌。

    “这个家伙!”温清璇贝齿轻咬红唇,眼神略微有些复杂,当年的五院大战时,那时候的牧尘,实力虽说强横,但也比她强不到哪里去。

    时隔数年,再度见面,虽然温清璇对于牧尘上位地至尊的实力感到相当的惊诧,但终归还是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

    可眼下,她怎么都未曾想到,原来牧尘的上位地至尊实力,只是表面上所显露,而这些露出来的实力,恐怕只是他的冰山一角。

    所以,面对着进步如此之快的牧尘,即便是心高气傲如温清璇,都是有点沮丧,这个家伙,真的是太变态了...

    在灵溪所布出来的那座黑水囚牢深处,武通也是眼神一凝的望着牧尘所在的方向,当他在见到那座炎煌阵时,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

    显然牧尘这一手,也是超出了他的意料。

    “这个小子,倒是有点手段,不过就算你是一位高阶灵阵宗师,那也绝对不可能抗衡我武家的两具顶尖武侍!”武通脸庞上划过一抹阴翳森冷之色,那两具武侍都是拥有着地至尊大圆满的实力,而牧尘想要借助一座高阶宗师灵阵就将它们解决,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此时被困入阵中的,只是一具武侍而已。

    另外一具武侍,接下来必然会展开凶猛攻势,让得牧尘没有丝毫的精力去操控那座宗师灵阵,而这种灵阵,一旦没有人操控,威能便会下降数成,而武侍则会轻易的破阵而出。

    到了那个时候,牧尘就将会再度陷入两具武侍的死亡攻势之下。

    “倒是这座灵阵,有点麻烦。”

    武通收回心神,他看了一眼将他笼罩的黑水囚牢般的灵阵,这灵阵攻击力虽说不强,但却是有着画地为牢般的效果,令得他施展诸多手段,都是无法破阵。

    这个女人,似乎只是打算将他缠住。

    武通目光微微闪烁,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溶洞深处那座熊熊丹炉,眼神深处,悄然的掠过了一抹莫名之色...

    ...

    轰!

    炎煌巨影一成形,便是直接对着被困在灵阵中的那一具武侍发动了凶悍的攻势,巨拳挥动之间,犹如是携带着火红的浪潮,狂暴无匹的对着武侍轰去。

    咚!

    毫无畏惧情感的武侍,也是强势迎上,顿时两者缠斗在一起,那等狂暴的力量冲击,将整座巨大无比的溶洞都是震得剧烈的颤抖。

    当灵阵之内激战爆发时,那另外一具武侍也是猛的冲向牧尘,强悍的灵力磅礴如海般的凝聚在其拳头上,令得他每一拳都是拥有着碎天裂地之力。

    牧尘眼瞳间,圣浮屠塔大放光明,将体内的灵力尽数的转化成水晶灵力,也是凶悍的一拳轰出,手臂之上,浮现出无数道水晶般的纹路。

    咚!咚!

    两道身影猛烈的轰击在一起,空间震荡,一时间倒也是显得异常的激烈。

    不过,在牧尘被缠住的时候,那座炎煌阵,倒真是犹如武通所料,灵光微微减弱,那炎煌巨影,也是被那武侍轰得节节后退。

    但这一幕刚刚出现,只见得牧尘却是淡笑一声,单手结印,其身后的空间一阵波动,一道白袍牧尘凭空闪现而出,落进了炎煌阵中,然后盘坐下来,主持灵阵。

    随着白袍牧尘的入阵,这座炎煌阵之中,立即爆发出万丈赤光,那炎煌巨影仰天咆哮,瞬间扭转局面,反而是将那武侍,彻底的压入下风。

    当灵阵那边稳住时,牧尘便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这一具武侍身上,先前的硬碰中,他已经发现,虽说借助着圣浮屠塔的增幅,如今的他已是能够正面与地至尊大圆满的强者抗衡,但显然,他依旧还是有点落入下风。

    毕竟不管如何,上位地至尊与大圆满之间,有着相当之大的差距,寻常的上位地至尊若是遇见大圆满,恐怕十回合内就会有生死之危,牧尘能够在未曾动用至尊法身的前提下,就与这具大圆满的武侍正面硬憾到这种程度,已是殊为不易。

    “一个打不赢,那就上两个。”

    牧尘微微一笑,他望着再度冲来的武侍,身体一晃,只见得在其身旁,又是一个黑袍牧尘闪现出来,两人同时出拳,浩瀚的灵力犹如是在他们的身前形成了风暴,连空气都是被硬生生的震爆而去。

    砰!

    两人的拳头,再度硬生生的与那武侍碰在一起。

    不过这一次,退后的却再不是牧尘,反而是那武侍被震得倒飞了出去。

    在那远处,正与温子羽激战的董山眼光瞟到了这一幕,面色顿时忍不住的一变,他有些骇然的望着那三个一模一样的牧尘,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牧尘搞出来的灵影,似乎实力跟他本体一样的强大。

    “哼,好好管着你这边!”

    不过就在他分神之际,一道冷笑声传来,下一瞬间,一抹森寒剑光洞穿空间而来,闪电般的自董山胸膛划过,带出一道血痕。

    “小子,你找死!”

    一个不慎被伤,董山面色也是狰狞起来,手握大刀,杀伐之气涌动,猛然化为无边刀光,铺天盖地的对着温子羽笼罩而去。

    巨大的溶洞之内,狂暴的灵力疯狂的席卷着,若非这座溶洞乃是那位灵蝶丹仙所留,恐怕如今早就已经在此等激战中,化为湮灭。

    “清璇,快去夺传承!”

    当牧尘在将两具武侍彻底压制时,他也是立即传音给温清璇。

    温清璇螓首一点,然后毫不犹豫的抽身退出战圈,然后化为流光,直奔溶洞最深处那一座鼎炉而去,她知道牧尘他们都是在为她争取时间,所以她也必须抓紧每一息。

    而对于温清璇的举动,董山等人则是大急,试图出手阻拦,但却是被缠得死死的。

    于是,在这种毫无阻拦之下,温清璇很快便是出现在了那座灵蝶般的丹炉之前,丹炉之内,燃烧着熊熊火焰,虽然并没有高温散发出来,但却是能够让人感觉到其中的恐怖。

    这丹炉乃是灵蝶丹仙所留,即便燃烧了万千载,但若是不得其法,就算是一位地至尊大圆满触摸上了,都得被化为灰烬。

    温清璇盯着这座丹炉,却是深吸了一口气,情报之中所说,灵蝶丹仙的传承,就在这座灵蝶丹炉之中,想要获得传承,就得投身入炉。

    但是,这显然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这丹炉内散发着死亡气息,就算是大圆满的强者进去都得化为灰烬,更何况她这下位地至尊的实力...

    温清璇贝齿咬着红唇,玉手紧握,她的眸子中,同样是掠过一抹一丝迟疑,不过很快的,那丝迟疑便是被她压制了下去。

    一抹决然,涌上俏脸。

    想要获得传承,那自然就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如果连这种挑战的勇气都不具备,那她凭什么获得灵蝶丹仙的传承?

    想到此处,温清璇再没有丝毫犹豫,只见得她玉足一点,便是飞射而起,最后直接是化为了一道流光,在牧尘等人微感震惊的目光中,投入了那座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可怕丹炉之中...

    虽然牧尘也能够猜到,这应该才是获得传承的方式,但他还是在心中为温清璇捏了一把汗,因为这稍有差池,恐怕就会被其中的丹火,焚烧成一片虚无...

    而此时,他唯一所能够做的,便是在心中祈祷,温清璇的选择是正确的。

    在同一时间,那被困在黑水牢中的武通忽然站起了身体,他望着温清璇投入丹炉,眼中竟也是出现了一抹诡异的期待之色。

    “温清璇,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才是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