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尸魔族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恭迎吾王。”

    浩荡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令得天空上的牧尘都是怔了半晌,然后他方才有些惊愕的望着那些玄龙军,显然他没想到这支他无比垂涎的精锐军队,竟然是真的在此时,承认了他新王的地位...

    这一霎那,即便是以牧尘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心脏跳动加速,脸庞上虽然竭力的想要保持淡然神色,但依旧还是有着掩饰不住的惊喜之色涌现出来。

    到得后来,他也就索性不再掩饰,眉宇间全是狂喜之色。

    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一支军队的强大,虽说因为沉睡中,有着一些战士被岁月所侵蚀,导致此时的玄龙军有所损失,但不管如何,这都是一支足以抗衡天至尊的强大军队。

    待得牧尘有朝一日真的能够将其尽数掌控时,就算是天至尊,牧尘都将会毫无畏惧。

    而在如今的大千世界中,想要打造出如此一支等级的军队,那所需要付出的资源以及精力,恐怕就算是一般的超级势力,都绝对不可能做到。

    就如这武家,或者如那西天战殿,他们或许都是有着天至尊坐镇,但他们却绝对没有这种等级的军队。

    而如果是要让牧尘自身来亲自打造的话,就算是将他的牧府掏得一干二净,恐怕连十分之一的玄龙军,都是只能望洋兴叹。

    因为这种种,方才让得此时的牧尘,激动得有些控制不住心情。

    “诸位请起吧。”心中激动了片刻,牧尘终于是渐渐的收敛起了狂喜,然后对着那魁梧男子以及众多玄龙军战士抱拳道。

    他的态度倒是放的极为的客气,并没有因为玄龙军承认了他的地位就有所倨傲,这玄龙军,并不是他以往得到的那些战傀,而是一支有血有肉的军队,所以做一些收揽人心的举动,那是必要的。

    哗啦。

    广场上,那数万的玄龙战士也是站起身来,那魁梧男子恭声道:“请新王上位,接军符!”

    他的手指,指向广场最中央的那座石台。

    牧尘见状,也是没有拖沓,身形一动,便是飘然落下,落在了那座石台上,俯视着众多玄龙军战士。

    “属下玄龙军统领姜龙,见过新王。”

    魁梧男子先是对着牧尘一拜,然后他一咬舌尖,率先便是一口精血喷出。

    噗嗤,噗嗤。

    就在他这口精血喷出后,只见得其他所有的玄龙军战士,都是在此时喷出一口精血,众多精血迅速的汇聚,最后化为了一颗血球,悬浮在了牧尘的前方。

    血球不管的翻滚,凝聚,而后只见得一颗血红色的龙符自其中缓缓的冒了出来,并且将诸多的精血,都是吸收了进去。

    龙符悬浮在牧尘的面前,其上散发着一种玄妙的力量,牧尘眼神略显火热的盯着它,他知道,只要炼化了这枚龙符,那么这支玄龙军,就将会真正的属于他。

    所以他也是毫不犹豫的一咬舌尖,一道精血射出,落在了那枚龙符之上,精血迅速的融入进去,而牧尘便是感觉到,眼前的这支玄龙军与他之间,有了一种密切的联系。

    牧尘伸出手掌,轻轻的将龙符握在手心,他知道,这一刻,他成为了支玄龙军唯一的新王。

    在那远处的天空,武通见到这一幕,眼睛都是嫉妒得充血起来,那副怨毒的模样,仿佛恨不得将牧尘拖下来,取而代之。

    他此时后悔之心无法形容,若是早知如此的话,他绝对不会让牧尘踏入这片空间,他应该使用一切的手段,将牧尘阻截在外面。

    那样的话,他也就不用和牧尘以战阵师的手段来定输赢。

    在武通的心中,牧尘只不过是一个上位地至尊而已,如果不是使用战意的话,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将牧尘斩杀于手中。

    “该死的!该死的!”

    武通嘴唇哆嗦着,不断的喃喃骂道,眼中的血色,浓郁得犹如是要滴出血来。

    不过对于失败者的痛恨,此时的牧尘显然没有时间理会,他握着龙符,感受着他对眼前这支强悍无匹的军队的掌控力,心中无比的愉悦,这一次,光是这一支玄龙军的收获,就足以让得他这上古圣渊之行变得无比的完美。

    而此时广场上的玄龙军战士,他们的面色微微苍白了一点,显然是因为先前凝炼龙符,损失了一部分精血。

    轰!

    那名为姜龙的统领,则是望着牧尘,神色中也是微感满意,不过,就在他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这片大地,忽然间震动了一下。

    察觉到这股震动,牧尘,姜龙他们都是怔了一下,然后便是抬头望向远处的武通,这家伙,还想搞什么鬼?

    但在他们目光望去的时候,却是发现武通并没有什么异动。

    “是谁?!”

    牧尘与姜龙的面庞微微一变,似是察觉到什么,猛的转头,望向一处虚无中,厉声喝道。

    “桀桀...”

    在他们的厉喝声中,那片虚无扭曲起来,旋即有着黑色雾气自扭曲空间中渗透出来,下一瞬间,便是化为了一道通体幽黑的身影,悬浮在半空中。

    那道身影,周身缭绕着死亡的气息,那种邪恶的味道,引得在场所有的玄龙军战士面色都是为之剧变。

    “是域外邪族!”牧尘瞳孔猛的一缩,这种令人极度不舒服甚至厌恶的气息,除了那域外邪族之外,还能是何人?!

    “域外邪魔,胆敢闯我玄龙空间,不知死活!”姜龙也是在此时发出愤怒的咆哮声,面对着域外邪族,他眼睛顷刻间都是通红起来,显然对其仇恨到了极点。

    轰!

    磅礴的灵力自其体内爆发开来,那等灵力程度,竟然也是达到了地至尊大圆满的程度。

    唰!

    姜龙身形一动,直接是出现在那道缭绕着死亡气息的身影前方,一拳轰出,手臂之上,青筋犹如虬龙般的蠕动着,释放着一股恐怖的力量。

    不过,他这凶悍无匹的一拳,落在那黑影身上,却是直接洞穿了过去,而黑影诡异消散,数息后,又是出现在了另外一个方向。

    “真是蛮横...不过我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你们。”

    那道黑影充满着邪恶的双目扫了姜龙他们一眼,旋即他森然笑道:“不过,此时的你们,倒的确是最为虚弱的时候,这个机会,我就不放过了。”

    话音落下,他忽然落下地来,一只异常苍白的手掌按在地面上,然后抬起头,黑雾微微消散,露出了一张苍白无血色的阴邪面庞,冲着姜龙,牧尘等人诡异的一笑。

    “阻止他!”

    牧尘见到,瞳孔一凝,虽然不知道这域外邪族究竟想要做什么,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极大的不安,当即暴喝道。

    “嘿嘿,晚了。”

    那域外邪族的男子阴森森的一笑,只见得一道黑色的魔阵,猛然自其掌心中爆发开来,黑色粘稠的光线,犹如是蠕动的虫子一般,疯狂的钻破地面,对着地下深处暴射而去。

    姜龙见到这一幕,面色大变,骇然道:“他的目标是地下被封印的魔帝尸身,牧王,快操控玄龙军战意镇压!”

    牧尘闻言,心头也是忍不住的一震,在这地下,竟然还封印了一尊魔帝尸身?

    他手掌陡然紧握龙符,不过还不待他将玄龙军催动起来,这片大地忽然间便是剧烈的震动起来,一道道巨大的裂纹疯狂的自地面上蔓延开来。

    咻!

    裂纹之中,魔气滚滚,忽然间,一道黑光冲天而起,一股极端可怕的魔气波动,滚滚开来,充斥天地。

    牧尘有些骇然的抬头,只见得那道黑光中,竟是有着一具浑身幽黑的骨骸,骨骸虽然生机消逝,但却依旧还残留着强大无比的魔气波动。

    从那种魔气波动来看,在其生前,必然也是一位实力强悍的魔帝。

    “哈哈,我所料果然没错,在这里的确是有着一具魔帝尸骸!”那道黑影见状,顿时阴森的大笑起来。

    牧尘面色阴沉,他此时已是催动了玄龙军,不过以他如今的实力,全力之下,依旧是只能催动三千玄龙军。

    不过好在的是,这浑身缭绕着死亡气息的男子,在牧尘的感知中,也并未达到天至尊的层次,如此的话,就并非是不可抗衡。

    轰轰!

    狂暴战意,化为洪流,直接是洞穿空间,对着那死亡气息的男子轰杀而去。

    面对着笼罩而来的战意洪流,那死亡男子却并未选择硬碰,反而是身形一闪,迅速的暴退,显然是不打算硬碰硬。

    但牧尘却是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心念一动间,一道道战意洪流疯狂的冲出,他也是看了出来,此人的目标是得到魔帝尸骸,只要将其拖住,让他没有时间收取那尸骸就好。

    死亡男子闪避了数次,似也是被牧尘咄咄逼人的攻势逼出了火气,当即森然一笑,猛的止住了步伐,脸庞上的黑气消散,露出了苍白无人血的阴翳脸庞。

    他目光锁定着牧尘,阴森森的一笑。

    “既然你诚心找死,那本皇子今日就成全了你,记得,杀你者...”

    “尸魔族皇子,尸天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