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清衍静的消息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你不需要出手的,我能解决掉的。。: 。”

    望着炎魔统领逃遁而去的方向,牧尘转过身来,对着清霜淡声说道。

    因为他自然是看得出来,此时的清霜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先前的动静,都是强装罢了。

    清霜身旁的清灵,若是之前听见牧尘这般说话,怕又是要嘲讽一声,但在先前见识了牧尘的手段之后,此时却是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清霜 俏脸上也是再度有着苍白之‘色’涌上,她抿了抿红润小嘴,道:“是那家伙太忌惮你了,所以才会因为我的出现,变成惊弓之鸟。”

    清霜虽然有些冷傲,但却是很有自知之明,牧尘能够一眼看出她的强装,强如那炎魔统领,又如何会看不出?

    但后者依旧会选择逃遁,无非是因为牧尘给他的压力太大,让得他没有把握在对付牧尘的时候,还要稍微分心对付她。

    牧尘闻言,倒是哑然一笑,旋即摇了摇头,不在这上面多说,道:“你的伤势如何?”

    “休息一会就能恢复。”清霜螓首轻点,她毕竟也是大圆满级别的强者,生命力极为的顽强。

    “这次,谢谢你了。”清霜明眸盯着牧尘,轻声说道。

    她知道,这次如果不是牧尘及时出现,她与清灵恐怕将会落得极为凄惨的下场,那炎魔统领的残暴,她已经领教过了。

    牧尘摆了摆手,淡淡的道:“先前你们也打算帮我,这次算是两清了。”

    说着,他便是转身准备离去。

    “牧尘,跟我们一起上路吧,如今这四圣塔中不知道来了多少域外邪族的强者,大家一起,还能有个照应。”清灵瞧得牧尘要离去,连忙说道。

    先前那一幕,可算是吓坏她了,而且眼下清霜伤势未曾痊愈,如果牧尘离开,她们又是倒霉的遇见一个强大的域外邪族,那才是‘欲’哭无泪。

    牧尘闻言,倒是挑了挑眉,虽然清霜恢复过来的话,也是一个强大的助力,但他还不习惯和不太信任的人同行。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告诉你一些浮屠古族的信息,包括…你的娘亲。”清霜沉‘吟’了一下,也是缓缓的说道。

    牧尘的脚步顿了下来,然后他挥了挥手,道:“那就一起走吧。”

    说着,他袖袍一挥,灵光涌动,化为匹练将清霜,清灵皆是卷起,化为三道光影,径直对着遥远的深处而去。

    …

    “我娘亲现在怎么样了?”赶路之中,牧尘在沉默了许久后,终于是率先开口问道。

    “静姨很好。”清霜与清灵对视了一眼,皆是说道。

    牧尘闻言,顿时冷笑一声,道:“被囚禁了还好?”

    清霜微微摇头,道:“你并不知道静姨在浮屠古族中的身份地位,以她的实力,即便是大长老,也无法强行zhi fu。”

    “前些时候,大长老就与静姨忽然有过一些冲突,在那场冲突中,静姨直接掌控了整个浮屠古族的护族大阵,‘逼’得大长老不得不退步。”

    “而退步的结果,就是浮屠古族不能派出天至尊对付你。”

    清霜凝视着牧尘,道:“静姨是为了你,方才自愿被囚禁在族中,否则的话,即便是浮屠古族,想要强行囚禁她,那也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牧尘心头一震,因为他忽然记得,那个时间段,似乎正好是他闯进了浮屠古族祖地的时候,也是在那个最为关键的时刻,是他的娘亲暗中出手,护送着他逃出了祖地。

    “难怪即便如今我已经渐渐的进入浮屠古族的视野,但依旧没有天至尊强行对我出手,原来这一切,都是娘亲在暗中助我。”

    牧尘神‘色’复杂,心中涌动着暖流,或许自襁褓之后,他便是未曾再享受过那种拥抱,但在他不可知的地方,他的娘亲,却是在以另外一种方式来守护着他。

    那是一种真正毫无保留的付出与关爱。

    牧尘紧抿着嘴‘唇’,忽然淡淡道:“你们一直说我娘是你们清脉之人,为何你们也要坐视她被囚禁?”

    清霜轻叹了一口气,道:“如今的浮屠古族中,派系众多,其中最为强大的是玄脉以及墨脉,我们清脉曾经强大,那时候,清脉的领袖,便是静姨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外公。”

    “可是后来他老人家陨落,清脉开始出现下滑,在那之后不久,静姨也是离开了浮屠古族,消失了数十年,而那段时间,应该就是与你爹相识并且生下你的时候。”

    “而等到静姨再度回来的时候,便是因为被查出了血脉外流这些事情,而被长老院囚禁,此时的长老院中,大部分的席位,都是落入了玄脉与墨脉之中,即便我们清脉也争取过,但依旧无法改变结局。”

    “而且,一些清脉族人,也是对静姨有些不满,毕竟她曾经被视为我们清脉下一任领袖,但她却是没有尽到领袖的责任。”

    “因为这种种,最终静姨被囚禁…”

    牧尘皱了皱眉头,道:“不是所有人都想成为你们清脉的领袖,你们的意志,为何要强加在我娘亲的头上?”

    虽然真要说起来接触并不多,但牧尘却是能够感受到,他的娘亲并非是那种喜欢成为领袖的‘性’子,她也不喜欢背负着整个清脉的重担。

    清霜苦笑一声,道:“这些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不过那些人终归是少数,绝大部分清脉之人,对于静姨,依旧是保持着尊重,并且也在时刻想办法让她脱离囚禁。”

    牧尘沉默了一下,神‘色’也是微微的缓和下来,清霜没有必要来骗他,因为这些事情他终归会知晓。

    “待得我突破到天至尊境,我自会去浮屠古族,亲手将我娘亲救出来。”牧尘深吸一口气,语气平淡但却坚定的说道。

    清霜与清灵一怔,对视一眼,突破到天至尊?她们能够感受到牧尘言语间的那种自信,这让得她们有些失语,毕竟,天至尊太过的超然,即便如今的清霜已是大圆满境,距离天至尊看似只有一步之遥,但唯有她方才知道,那一步,恐怕比以往所有的境界鸿沟,都要难以跨越。

    在这辽阔无尽的大千世界,地至尊大圆满,或许能够成为一方豪强,霸主,但唯有踏入了天至尊境,方才是触及到了大千世界最为巅峰的层次。

    地至尊为王,称霸一方,而天至尊,则是为帝,俯视诸王。

    至高无上。

    如果是旁人,在她们面前这般自信的说终将踏入天至尊,她们可能会暗自摇头,但在面对着牧尘时,她们却是隐隐的感觉到,那恐怕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前这个青年,自未曾借助浮屠古族的修炼资源之下,依旧是凭借着自身的努力与坚持,一步步的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仅仅只是上位地至尊的实力,但就算是面对着强悍如那炎魔统领,他都是能够将后者‘逼’退,此等战绩,想来就算是比起玄罗他们,也是毫不逊‘色’。

    可以想象,如果牧尘也是拥有着和他们一般的起跑线,那此时的他,该会是何等的让人遥不可及?

    清霜与清灵都是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这个牧尘,还真不愧是静姨的孩子…

    “不过就算你踏入了天至尊境,恐怕去了浮屠古族也讨不到好处。”清灵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她可不觉得一个灵品的天至尊,就能够在浮屠古族中‘乱’来。

    牧尘闻言,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

    清霜则是若有所思,浮屠古族之所以能够让得静姨自愿囚禁多年,这并非是因为静姨畏惧,而是因为她想要保护牧尘。

    那时候尚未长成的牧尘,是静姨最大的弱点。

    可一旦牧尘真正的踏入了天至尊境,那么这个弱点就会最小化,到时候,牧尘一旦出现在浮屠古族,那么再想要静姨如以往那般安静受囚,恐怕就不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那时候,面对着如此强势的母子阵容,如果浮屠古族那些老家伙们不想付出伤筋动骨般的代价,或许就真的奈何不得他们了。

    因为他们失去了最好的机会,那个曾经被他们遗忘的罪子,已经成长到了他们无可奈何的地步。

    牧尘可不知道清霜在想什么,他的目光望着远处,道:“你的目标也是“八部浮屠”吗?那样的话,我可不会让你。”

    如今的他已是修成了“一气化三清”,若是再能够得到同为三十六道绝世神通之一的“八部浮屠”,那么只要他能够踏入大圆满境,那么即便是面对着灵品天至尊,他都将会拥有着抗衡的力量。

    清霜闻言,倒是摇了摇头,清冷的道:“你不用想着让我,还是多想想如何从玄罗,墨心他们手中争夺“八部浮屠”吧,他们绝对不会允许你染指的。”

    牧尘洒然一笑,道:“他们想斗,那就尽管来便是,想要让我退出,还得看看他们有没这能耐。”

    听得他的话,那一旁的清灵美眸中都是忍不住的划过一抹异彩,眼神忍不住的往牧尘的身上看,毕竟这些年来,在浮屠古族年轻一辈中,玄罗与墨心的名声太过的响亮,她们清脉中,就算是最为出‘色’的清霜,都无法与他们相比。

    但眼前的牧尘,面对着玄罗与墨心,却是丝毫不惧,那等自信洒脱,让得清灵都是有点砰然心跳。

    “你可莫要大意了,玄罗与墨心,据说都修成了一道准绝世神通,同等级之中,堪称小无敌。”清霜提醒道。

    “准绝世神通吗?”

    牧尘眼眸微凝,但却并没有‘露’出太大的意外之‘色’,毕竟玄罗与墨心好歹也算是浮屠古族中年轻一辈最为出‘色’的人,若是没点压箱底的手段,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我从未小看过他们,不过,也希望他们莫要太小觑我了,不然的话,恐怕会付出不小的代价。”牧尘凝视着遥远处,微笑道。

    清霜望着眼前那虽然内敛,但却依旧有着掩饰不住的锋锐之气散发出来的青年,也是贝齿轻咬红‘唇’,眸子深处隐有一丝期待。

    因为,她也很想知道,当牧尘与玄罗,墨心他们对碰起来的时候,究竟谁才能够算做是他们浮屠古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