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浮屠战血僵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晚辈愿倾力相助。.: 。”

    祭坛上,牧尘的声音传开,面对着浮屠老祖的提议,他显然没有丝毫的犹豫,毕竟他此行来到上古圣渊,最为重要的目的,便是得到“八部浮屠”。

    浮屠老祖闻言,也是欣慰点头。

    至于那玄罗,墨心二人,脸‘色’则是变得犹如锅底一般,眼中满是‘阴’沉之‘色’,他们显然没想到,在点出了牧尘罪子身份后,浮屠老祖依旧还是选择了牧尘。

    如此的话,岂非“八部浮屠”最终会落在牧尘的手中?

    一想到此,玄罗,墨心二人的眼中,便是有着掩饰不住的嫉恨之‘色’涌动。

    “真是活该!”

    倒是清灵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的讥讽道,如果不是牧尘出手力挽狂澜,恐怕祭坛早已被尸天幽所破坏,而玄罗,墨心这两个家伙,刚才不敢面对强势的尸天幽,如今一见到有便宜可占,便是立即冒头,甚至还心思恶毒的试图抹黑牧尘。

    这些手段,简直让人感到厌恶。

    但所幸的是,那位浮屠老祖,显然是一个开明之人,并非是如今族中那些老顽固。

    一旁的清霜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她眼下已经抛去了对“八部浮屠”的念想,所以也懒得去争,至于其归属,她自然是倾向于牧尘。

    “希望牧尘与老祖联手,能够将那天魔帝残魂消灭,不然的话”清霜美眸中浮现出一抹忧虑之‘色’,如今四层四圣塔中,已是有着一层被域外邪族攻破,如果他们这里也是失败,那他们的任务,怕就是失败了一半了。

    而一旦让得天魔帝残魂逃脱四圣塔,那后果,不堪设想

    在清霜暗自担忧间,祭坛之上,只见得浮屠老祖的的那一道意志忽然‘射’出,直接是灌注进入牧尘天灵盖中,而后者的眼瞳,两道万丈‘精’光喷发而出,犹如星辰夺目。

    在浮屠老祖意志灌注入体时,牧尘顿时感觉到体内有着一股浩‘荡’可怕的力量呼啸开来,那种力量太过的强大,乃至于即便以他如今‘肉’身之强,都是悄然的裂开数道血痕。

    “好强大的力量”

    牧尘感受着体内浩瀚无尽般的力量,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之前的力量,与这股意志相比,真是犹如萤火与皓月之间的差距。

    这让得他忍不住的有些心眩神‘迷’,如今的浮屠老祖,只是一丝意志残留,那等力量便是如此雄伟,真不知道,若是全盛时期,那又该是何等的惊天动地。

    圣品天至尊,果真名不虚传。

    “接下来老夫会借你的‘肉’身,与那血僵天魔帝战斗。”浮屠老祖的意志,在牧尘的心中响起,后者也是点了点头,那种力量太过的浩瀚强大,凭借他如今的能力,根本就没办法驱使。

    这就犹如即便是给一个婴孩一柄锋利大刀,他也依旧无法挥舞起来,发挥杀伤力。

    “浮屠老鬼,本帝不会给你机会,让你再将本帝镇压!”

    与此同时,那血僵天魔帝也是仰天长啸,只见得魔气滚滚而来,直接是在其身前疯狂的凝聚,数息之后,化为了一颗不过头颅大小的黑球。

    那颗魔球,仿佛一轮黑‘洞’,看似并不起眼,但当其出现时,周围的空间尽数的崩塌,仿佛不堪承受一般。

    那是一种压缩到了极致的魔气。

    牧尘望着那颗魔球,心中都是忍不住的一颤,他都是预感,那颗魔球所蕴含的力量,即便是他催动最强的防御,“不朽金连”,恐怕都是不可能将其挡住。

    “轰!”

    魔球凝聚,下一瞬猛的暴‘射’而出,所过之处,空间尽数的崩塌,而且那些锋利无匹的空间碎片,直接是被魔气吸收吞噬,如此一来,更是令得其威势愈发的恐怖。

    如此简单的一招,便是具备了毁天灭地之能。

    面对着那暴‘射’而来的毁灭魔球,只见得“牧尘”也是双手一合,掌心之间有着一座浮屠塔缓缓的冒出,浮屠塔晶莹剔透,正是牧尘体内的那一座圣浮屠塔。

    不过,此时这座圣浮屠塔,与在牧尘的手中,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层次。

    浮屠塔上,凝聚着耀眼的光泽,当其一出现的时候,犹如是一轮水晶烈日,整个天地的光芒,都是被其压制了下去。

    圣浮屠塔在牧尘的手中一震,然后塔尖摇摆,顿时有着一道水晶霞光喷出,那道霞光中,蕴含着某种极为玄妙的力量。

    霞光喷出,直接与那呼啸而来的魔球撞击在一起。

    预料之中的惊天爆炸并没有出现,因为当水晶霞光碰触到魔球时,顿时化为光芒将之笼罩进去,霞光弥漫间,黑球竟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最后支离破碎,迅速的湮灭

    “好强大的封印之力!”

    牧尘见到这一幕,心头顿时一惊,由浮屠老祖所催发的封印之力,简直强得离谱。

    吼!

    血僵天魔帝见到攻击受挫,不由得厉吼出声,只见那尸天幽的身躯上生长出无数黑‘色’‘毛’发,然后他猛的化为无数残影暴‘射’而出,指尖冒出寸许左右的尖锐指甲,指甲上,闪烁着幽光,那种锋利,即便是天至尊,都不敢轻易挨上。

    血僵天魔帝最为擅长的,便是近身‘肉’搏,所以如今也是试图贴近牧尘,以强大的近战能力,将浮屠老祖压制。

    但浮屠老祖却并没有给他这种机会,只见得他身形闪退,浮屠塔迎风暴涨,化为万丈左右,当头便是对着血僵天魔帝压去。

    铛!铛!

    血僵天魔帝闪避不及,只能以铁拳相迎,一拳拳的狠狠对着浮屠塔轰去,顿时间惊天之声响起,不过每一次他将浮屠塔震退时,他本身也是会受到极为强大的反震之力,身形一次次的后退

    如此十数次后,血僵天魔帝终是有些不耐,仰天咆哮,突然扭断自身一条手臂,然后张嘴吐出熊熊黑炎,将手臂包裹在其中。

    “僵魔矛!”

    火焰燃烧,十数息后,血僵天魔帝探手抓进火焰中,然后便是从中抓出了一柄黑‘色’骨矛,骨矛之上,散发着浓郁到极致的血腥气息。

    铛!

    手持黑‘色’骨矛,血僵天魔帝再度狠狠的对着镇压而来的浮屠塔挥去,这一次,浮屠塔倒‘射’而出,那坚固无比的塔身上面,都是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哼。”

    浮屠老祖瞧得这一幕,却是一声冷哼,旋即他‘操’控着牧尘的身体双手迅速结印,顿时整座祭坛都是剧烈的颤抖起来。

    嗡嗡!

    祭坛震动,忽然有着裂纹自其中浮现,只见得数道流光自裂缝中暴‘射’而出,迅速的汇聚,光芒闪烁间,一面闪烁着星光的铜镜,便是出现在了半空中。

    那道铜镜,极为的古老,其上遍布着斑驳古老的痕迹,镜面幽深,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只是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这铜镜竟是缺失了一角,令得它看上去不再完美。

    嗡!

    在这道铜镜出现的时候,圣浮屠塔也是在此时剧烈的震动起来,然后喷发出无边无尽的神圣霞光,不过这些霞光,并非是冲向那血僵天魔帝,而是对着铜镜而去。

    咻!

    神圣霞光的钻入铜镜之内,一息之后,铜镜震动,忽然有着一道数十万丈庞大的神圣霞光席卷而出,在那霞光之外,还缭绕着无数古老的符文,浩瀚至极。

    “封魔图!”

    伴随着浮屠老祖低喝声响起,那些霞光之中,有着一道约莫万丈左右的图卷缓缓的出现,图卷拉开,直接是‘洞’穿虚空,出现在了血僵天魔帝上空,将其环绕笼罩。

    咻咻!

    图卷中爆发出恐怖的吸力,将血僵天魔帝的身体,一点点的扯向图卷之中。

    而那血僵天魔帝对于这道图卷显然是极为的忌惮,因此疯狂的爆发魔气,抵御着图卷的吸扯,而在他的这种疯狂抵御下,他的身体渐渐的稳住。

    “哈哈,浮屠老鬼,当年你这封魔镜被本帝打碎,如今早已不再完美,还想妄图将我吸入其中镇压?”血僵天魔帝见状,不由得仰天大笑。

    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封魔图的力量,也是在逐渐的减弱。

    浮屠老祖的意志也是在此时轻叹了一声,道:“可惜”

    若是封魔镜完整的话,今日要镇压这血僵天魔帝并不困难。

    牧尘的心神,则是在此时望着天空上的“封魔镜”,他盯着那缺失的地方,心中却是微动,然后他心念一闪,便是有着一道流光自其袖中闪现而出,漂浮在了面前。

    流光收敛,化为了一道光滑的铜片。

    赫然是牧尘之前在那聚集城中,所得到的神秘铜片

    “前辈,我之前曾经偶然得到一物”牧尘传出心声。

    他的声音尚未说完,牧尘便是清晰的感觉到,浮屠老祖的意志,在此时泛起了一股极为剧烈的‘波’动,再然后,他就听见了浮屠老祖那有些‘激’动与惊喜的声音在其心中响起。

    “这这是封魔镜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