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传承归属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竟然还真成了?”

    祭坛之上,牧尘也是满脸惊奇的望着手中闪烁着金光的诛魔令,那上面“诛魔王”三个金光字体,散发着威严之气。

    这个结果,显然也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毕竟先前他也只是灵机一动,想要试试这种取巧的方法能不能有用,哪知道,这还真的成了...

    “哈哈,上位地至尊的诛魔王。”在其身旁,浮屠老祖的意志浮现出来,他望着牧尘手中的金色令牌,苍老的面庞上也是忍不住的有着浓浓的笑意涌现。

    大千宫在上古时期便是存在,所以浮屠老祖也是清楚诛魔王在大千宫中具有着何等的份量,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大千宫中的每一位诛魔王,都在大千世界中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那是跺跺脚,世界都会抖两抖的存在。

    然而如今,却是忽然间冒出来了一个实力仅仅只是上位地至尊的诛魔王,这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奇葩事情。

    “从此以后,大千宫便是有了一个史上最弱的诛魔王了。”浮屠老祖戏谑的笑道。

    牧尘一脸黑线,虽然他也觉得此事有点奇葩,但刚才他会如此做,也是有着浮屠老祖在怂恿。

    所以,他没好气的看了浮屠老祖一眼,翻手将诛魔令收起,视线转向那封魔图中,只见得其中的血僵天魔帝的魔影,已是萎靡到了极致,仿佛即将消散。

    “噗嗤。”

    忽然间,有着细微破碎般的声音响起,那道魔影缩小下去,而那股曾经让得牧尘恐惧的气息,也是开始湮灭。

    这一刻,牧尘知道,那位血僵天魔帝,算是真正彻底的陨落了。

    血僵天魔帝虽然陨落,在那道魔影依旧还在震动,隐约有着低吼声传出:“放我出去!”

    “是那尸天幽的声音。”牧尘眉头微挑,看来随着血僵天魔帝残魂的碎裂,那尸天幽也是再度掌控了他的身躯。

    “这怎么处置?”浮屠老祖看向牧尘,随意的道。

    “解决掉。”牧尘毫不犹豫的道,这尸天幽乃是域外邪族,而且手段狠辣,既然如今抓住了,自然是没有放过的道理。

    “那就解决掉吧。”浮屠老祖语气淡漠,犹如是在处置一只蚂蚁一般,当然,尸天幽的实力,在他的眼中,还真是比蝼蚁好不到哪里去。

    听得两人的声音,那封魔图中的尸天幽,顿时疯狂的挣扎起来,但不论他如何挣扎,都是无法脱离封魔图的捆缚。

    所以到得后来,他只能停下来,怨毒的声音传出来:“牧尘,你今日杀了我,我尸魔族定会对你不死不休!”

    牧尘闻言,则是嗤笑一声,大千世界与域外邪族本就是敌对,即便没有尸天幽,一旦牧尘遇见了尸魔族的人,恐怕后者也会是对他不死不休。

    “那我就在这大千世界,等着你们尸魔族过来不死不休。”牧尘冷笑道。

    那尸天幽还欲放狠话,但浮屠老祖大手却是直接抹下来,犹如是搽拭墨迹一般,将那封魔图上尸天幽的身影,彻底的抹干净。

    于是,尸天幽连惨叫声都未曾发出,便是消散在了天地间。

    而随着尸天幽的消散,那封魔图中,忽然有着一缕极淡的黑气涌出来,然后缭绕在牧尘的周身。

    这一幕让得牧尘微惊,灵力涌动,试图抵御那些黑气,不过,那黑气在碰触了一下他的身体后,便是迅速的消散而去。

    “前辈,这是怎么回事?”牧尘瞧得自身毫无异样的身躯,眉头一皱,问道。

    浮屠老祖不在意的笑了笑,道:“这是一种尸气,并没有什么伤害,但却容易被尸魔族察觉,这应该是那魔崽子的手段,想要让尸魔族为他报仇。”

    牧尘这才微松一口气,那尸魔族或许厉害,但他还真不怕,因为一旦尸魔族的强者出现在大千世界,根本不用他出手,自然会有着各方天至尊赶来将其收拾。

    他可不相信,凭借一个尸魔族,就敢大肆的入侵到大千世界中来。

    “能消除掉吗?”不过虽说不惧,但出于谨慎,牧尘还是问道。

    浮屠老祖摇了摇头,道:“这是那魔崽子燃烧本命魔魂形成了一缕尸气,如果是我生前,要抹除自然是轻而易举,但现在么,却是有点难办。”

    牧尘闻言,也就耸耸肩,不再多加理会,而是盯着那封魔图,兀自有些不放心的道:“那血僵天魔帝彻底死了吧?”

    毕竟这些天魔帝,生命力实在是顽强得有些恐怖。

    浮屠老祖点了点头,道:“如今的他只是一缕残魂而已,有了天帝剑相助,足以彻底将其灭杀。”

    说着,他手一抬,只见得天帝剑便是化为一缕流动的剑光掠来,最后再度化为一柄古朴的水晶长剑,落在其手中。

    浮屠老祖将天帝剑递还给牧尘,道:“这天帝剑巅峰时期,乃是堪比圣品级的绝世圣物,不过可惜如今力量消耗殆尽,而且历经大战以及岁月的侵蚀,即便日后恢复,怕也是要退化到仙品了。”

    话到此处,他的声音中有些惋惜,毕竟圣品级的绝世圣物,即便是对于圣品天至尊而言,都是极为的珍稀,如他手中的封魔镜,那也同样只是仙品罢了。

    牧尘点了点头,接过天帝剑,此时天帝剑已是彻底黯淡下来,古朴的剑身上,犹如是布满了尘埃,无法擦净。

    牧尘知道,这是因为天帝剑残余力量消耗殆尽的缘故,除非等到他有朝一日能够突破到天至尊,否则天帝剑再也无法发挥出曾经的剑光。

    “放心吧,待得我突破到天至尊时,便会让得你再度重见天日。”牧尘抚摸着剑身,低声道。

    嗡。

    天帝剑微微震动,似乎是发出了古老的剑吟之声。

    牧尘将天帝剑收起,然后视线环视,如今的祭坛周围,那些域外邪族已是纷纷溃逃,大千世界的强者则是穷追不舍。

    不过,在祭坛不远处,还是有着一些身影凌空而立,目光不断的对着祭坛这边射来。

    而当先的两人,便是那玄罗以及墨心,显然,他们依旧还是不甘心让得牧尘从浮屠老祖那里获得八部浮屠的传承。

    “前辈,此次的任务,我可算是圆满完成了?”

    牧尘自然是知晓这两个家伙的险恶用心,当即也不拖沓,直接是对着浮屠老祖的意志询问道,想要迅速的将“八部浮屠”捞到手中。

    浮屠老祖意志闻言,也是笑着点了点头,他原本只是指望借助牧尘之手,让得那血僵天魔帝无法逃离,然而牧尘却是帮他直接将血僵天魔帝的残魂给抹杀了,所以这任务,自然是圆满得不能再圆满。

    “那前辈打算给晚辈什么报酬?”牧尘也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直接是干脆利落的道。

    那浮屠老祖也是被牧尘的干脆搞得一怔,旋即有些哭笑不得:“你这小子,还真是功利!”

    牧尘淡淡一笑,道:“我可是孤家寡人,所有的机缘都是以命搏来,可不像一些家伙背靠大山,一切来得轻轻松松。”

    浮屠老祖苍老脸庞上的神情微微收敛,他自然是听得出来牧尘话语中的意思,显然,他与浮屠族之间的恩怨相当之深。

    咻咻!

    在那远处,玄罗,墨心的身影忽然掠来,也是落在祭坛之上。

    “后辈子孙,见过老祖!”两人恭敬行礼,那般模样,真是谦逊到了极致。

    浮屠老祖也是对着他们点了点头。

    玄罗目光扫过牧尘一眼,然后对着浮屠老祖抱拳道:“老祖,我们身负重任,要将老祖您所创的“八部浮屠”寻回,还望老祖为了族中传承着想,将“八部浮屠”交予我们,吾等后辈子孙,不敢相忘!”

    “是啊,老祖,您的传承遗失万千载,已是族内不可弥补的损失,想来您老,也是希望你的传承,能够在族中一代代的传承下去吧?”一旁的墨心,也是恭声说道。

    牧尘面沉如水,但那眸子深处,却是掠过一抹寒光,这两个家伙当着他的面来抢夺他的战利品,显然也是让得他颇为的动怒。

    这些王八蛋,先前与尸天幽决战,面对血僵天魔帝的时候,逃得比狗还快,如今见到危机解除,竟然还有脸出来抢他的东西!

    浮屠老祖看了玄罗两人一眼,缓缓的道:“老夫之前也是说过,谁能帮助我解决掉血僵天魔帝,便是会送其一份大礼,而牧尘,做到了...”

    玄罗,墨心一急,连忙道:“老祖,这牧尘乃是罪子,与我族内间隙极多,万一让得他获得“八部浮屠”,那就是如虎添翼,到时候他对族内心生怨气,怕是会用老祖的绝世神通,造成吾族杀孽!”

    听到此话,浮屠老祖眉头也是皱了皱,微微沉默。

    见到话语有效果,玄罗,墨心双目深处都是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喜意。

    浮屠老祖目光注视着面无表情的牧尘,半晌后,方才道:“牧尘,老夫有一言想问。”

    “前辈请说。”

    浮屠老祖轻叹一声,道:“万一日后,你与浮屠族有所冲突,你当如何?”

    牧尘沉默了下来,这个时候,最好的dá àn显然是否认冲突,但他却无法说出来,因为日后,因为其娘亲的缘故,他与浮屠古族,必然会有冲突。

    而且,强行否认,也无法通过浮屠老祖那老辣的眼睛。

    既然如此...牧尘抬头,盯着浮屠老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不管如何,晚辈皆会凭心而行。”

    不管到时候他与浮屠古族会是何等的关系,但他知晓,他不会无辜牵连,也不会畏首畏尾,一切,凭心而行。

    在那一旁,玄罗,墨心二人听到牧尘竟然蠢到没有否认,脸庞上顿时有着掩饰不住的喜色涌了出来,他们抬头,果然是见到,浮屠老祖眼睛紧紧的盯着牧尘。

    而后者,也是毫不畏惧的与其对视。

    两人的眼神对视了片刻,玄罗二人便是惊愕的见到,浮屠老祖的脸庞上,忽然有着一抹欣慰的笑容涌现了出来。

    “凭心而行,好...好,一个能够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迎战邪魔的人,他的心,老夫相信!”

    浮屠老祖的手掌,重重的拍了拍牧尘的肩膀。

    “从今开始,你便是“八部浮屠”的传承者!”

    在那一旁,玄罗,墨心两人的脸庞,顷刻间变得煞白。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