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一群天至尊的对峙

作品:《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轰!

    当那墨银,黑光二人话音落下时,只见得他们周身的空间顿时以他们为源点崩塌下来,两股恐怖的威能,令得整座大千楼都是在微微的颤抖着。

    不过他们出手也是有着分寸,只是将力量压缩在周身的范围,并未破坏整座大千楼,毕竟这是属于大千宫的地盘,面对着大千宫,就算是他们浮屠古族,也得给予面子。

    但即便是如此,那两股天至尊的威压席卷而出,也是足以让得一名顶尖的地至尊大圆满吓破胆子。

    “那老夫今日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有没能耐从我手中抢人!”赤炎老仙瞧得这两个老家伙竟然如此霸道,心头也是涌起一阵怒意,当即冷笑一声,周身同样是有着恐怖的威压升腾而起,赤红的灵力,犹如是岩浆一般沸腾,令得大千楼内的温度节节攀升。

    他立于牧尘前方,将来自墨银,黑光两人的天至尊威压,尽数的抵挡下来。

    墨银,黑光两人见到赤炎老仙打定主意要保牧尘,苍老的面庞也是愈发的阴沉,但他们却并没有任何要收手的迹象,因为他们已是决定,今日不管如何,都要将牧尘擒住!

    八部浮屠,绝对不能落在他的手中。

    心中念头闪过,墨银,黑光两人对视一眼,旋即黑光猛的上前一步,一掌对着赤炎老仙拍去,那一掌,看似轻描淡写,但却是有着漆黑如墨般的灵力在其掌心疯狂的压缩,最后化为了一轮不过人头大小的黑日。

    那黑日之中,没有任何的光芒散发出来,虽说看上去小巧,但所有人都是能够感受到,那小小的一轮黑日之中,究竟是蕴含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如果是将那黑日不加控制的扔出去,恐怕整座圣渊城,都将会在顷刻间化为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天至尊一出手,便是显露出了超乎想象的破坏力。

    赤炎老仙见到那黑光手中的黑日,眼神也是一凝,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的老脸迅速的变得通红,嘴巴一张,便是喷出了一朵仿佛流淌着岩浆的火苗。

    那朵火苗不断的颤抖着,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但当它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温度散发出来,似乎连空间,都会被那种温度所灼烧。

    他们都知晓,这是黑光与赤炎老仙收敛了力量所导致,否则的话,那一朵火苗飘出,恐怕万里之内,都将会化为无尽火海。

    嗤!

    黑日与火苗直接是碰撞在一起,但却并没有恐怖的巨声响彻,但谁都能够见到,两者正在疯狂的侵蚀对方,那对碰的空间,不断的在这种对碰中破碎...

    而也就是在黑光与赤炎老仙对上的时候,那墨银却是眼露寒光的盯向了牧尘,森然一笑,便是直接对着牧尘走起。

    赤炎老仙见状,面色微变,如今他与黑光正在激烈对峙,若是主动后撤,必然会被黑光占据主动,反而将他压制。

    “你们浮屠古族未免也太霸道了!这是打算与我太灵古族交恶不成?!”赤炎老仙沉声道。

    墨银脚步不停,冷笑道:“赤炎,你太高看你了,你还代表不了太灵古族!”

    说着,他的眼神却是森冷无比的锁定着牧尘,犹如鹰隼盯着猎物一般:“老夫看你这罪子,今日还能如何蹦跶?”

    在那后方,玄罗,墨心二人则是眼露喜色的望着这一幕,看向牧尘的目光中,更是充满着得意怜悯之色,你获得了老祖认可又能如何,到头来,还不是没能力保住八部浮屠?

    牧尘望着那携带着满身煞气而来的墨银,脸庞上却出奇的没有什么畏惧之色,因为他知道,畏惧也并没有什么作用。

    他伸手将玉手紧握的洛璃挡在身后,黑色眸子中,寒光疯狂的凝聚起来。

    如果是在进入上古圣渊之前,面对着一位天至尊,他恐怕还真是只能逃跑一途,但如今他不仅已是半步大圆满,更是获得了玄龙军,八部浮屠这两张王牌。

    借助着这些底牌,他若真的是要拼命的话,恐怕这墨银还不见得就能够轻松的杀了他。

    这老狗若真是要咄咄逼人,那今日就让他知晓,想要将他牧尘当做软柿子咬,那就得有着牙被崩出血的准备。

    “河婆!”

    不过,就在牧尘眼中寒光大盛,准备不顾一切施展底牌与那墨银长老硬憾时,在其身后的温清璇突然大声喊道。

    唰!

    一道鬼魅的身影,出现在了牧尘的前方,那一身红袍,正是温家的那位天至尊,河婆。

    她站在牧尘前方,眼睛冰冷的望着墨银长老,袖袍鼓动间,仿佛是有着河流奔腾的声音,从其体内若有若无的传出。

    墨银长老的脚步终于是停了下来,一张老脸变得极为的阴沉,他盯着河婆,阴沉道:“温家也要插手我浮屠古族的事吗?”

    温家河婆眼皮一抬,淡淡的道:“我温家虽然没你浮屠古族底蕴那等深厚,但也知晓有恩报恩,这小子帮清璇他们大忙,老婆子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这些老不要脸的欺负于他。”

    墨银眼中怒意涌动,不过他却并未震怒,只是深吸一口气,阴翳的盯着牧尘,道:“没想到要保你的人,还真是不少。”

    牧尘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眼中有着一抹杀意掠过。

    “不过可惜...今日不管有多少人保你,都是无用!”墨银脸庞上浮现出一抹讥诮笑容,然后他转身对着大千楼之外,抱拳道:“九长老,请出手吧。”

    “唉...”

    大千楼外,似是有着一道叹息声响起,然后众人便是见到,一名身形佝偻的老者,手持黑杖,慢吞吞的自大门外走进。

    他面目枯瘦,双瞳略显漆黑,看似缓慢的身形,却是犹如踏破空间,一步之下,便是出现在了墨银的身旁。

    这老者浑身并没有什么太过强大的灵力波动,但当他在出现的时候,赤炎老仙,温家河婆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

    “浮屠古族九长老,墨幽?!”赤炎老仙沉声道。

    “仙品天至尊?!”温家河婆眼神也是一凝,这浮屠古族为了追捕牧尘,竟然连仙品天至尊都是派了出来?

    这种等级的人物,就算是在浮屠古族中,都是大人物,如今却是为了抓捕一个半步大圆满,就亲自出动?

    大千楼中,也是响起阵阵惊哗之声,众多诛魔师眼神惊奇的望着牧尘,眼中满是同情之色,这个家伙,还真是能搞事,竟然能够引得这么多天至尊为他出手...

    牧尘的眼神也是在此时彻底的阴沉下来,他同样是没想到,这墨银,黑光二人竟然谨慎到这种程度,为了抓捕他,还请了一位仙品天至尊!

    “你便是那个罪子吗?”黑杖老者漆黑的双瞳看向牧尘,语气毫无波澜的道。

    牧尘道:“看来你们大长老的话,在浮屠古族中并不怎么管用。”

    从清霜的嘴中,他已是知晓他的娘亲与浮屠古族大长老有着约定,但如今这些天至尊依旧接二连三的冒出来,显然是打算无视那个约定了。

    “事急从权,想来大长老也会理解的。”

    那名为墨幽的老者,语气悠悠的说道:“只要你将八部浮屠交出来,老夫可以放你离去。”

    牧尘面色淡漠,缓缓摇头,袖中的手掌一握,一枚石符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那是武祖给予他的,眼下这种情况,或许他只能动用了。

    面对着灵品天至尊,他还能够拼尽底牌的交手一番,但若是仙品...除非他能够将“玄龙军”发挥到巅峰战力。

    “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老夫也只能以大欺小了。”见到牧尘拒绝,墨幽叹息一声,只见得他手中黑杖轻轻一跺,一道黑色光圈猛的自杖上飞射而出,那道光圈,直接是封锁了空间,甚至连天地灵力都是被禁锢在了那片范围之中。

    牧尘同样是感觉到了那股禁锢之力,当即抿了抿嘴,手掌一用力,就要果断捏碎石符,将武祖请动。

    砰!

    不过,就在他将要捏碎石符的那一霎,一道茶盏忽然横空射来,拍在那光圈之上,将那道光圈,硬生生的拍碎而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那墨幽也是一怔,然后他缓缓抬头,望着大千楼柜台处,那缓步走出的灰袍老头。

    那正是这座大千宫分部的负责人。

    “你们浮屠古族,未免有些过分了点吧...”灰袍老头慢吞吞的来到牧尘身旁,懒洋洋的道。

    墨幽的眉头皱了皱,道:“大千宫也要插手?”

    浮屠古族虽然是五大古族之一,但大千宫在大千世界中同样拥有着超然的地位,并不惧怕他们浮屠古族。

    “这是吾族族内之事,大千宫若是要插手,恐怕是坏了规矩。”墨幽缓缓的道,大千宫地位超然,但却有着规矩,从不插手各大势力之间的事。

    “坏规矩的,不是我,是你们。”灰袍老头摇了摇头,道。

    说着,他视线转向牧尘,那眼神也是相当的奇妙,最终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道:“将诛魔令给我。”

    牧尘微怔,但还是掏出了那金光灿灿的诛魔令,放在灰袍老头手中。

    灰袍老头握着诛魔令,然后举起,冲着那墨幽微微一笑,道:“在我大千楼中,你要动我大千宫的诛魔王,你说你是不是坏了规矩?”

    ...

    ...